<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零五章 复生
    “嗒。”

    罗迪从可达鸭的身上跃下,落在了霍利尔城外一处不起眼的树林内,他目光迅速搜索着四周的痕迹,随即很快确认了那条密道的出口位置。

    “就是这里…”

    伸手一拽,一面门板便被罗迪从泥土与落叶间拉开,这条密道从坎贝区的那栋民居一直延伸到这里,一旦遮掩起来,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不过罗迪在确认内部有不少脚印后,立刻勘察起了附近的痕迹。

    对方至少十个人,而地面上并没有任何挣扎或打斗的痕迹,罗迪仔细寻找,发现有一团新鲜的马粪,随后循着马蹄印找上了一条小路…

    “可达鸭!”

    有了线索,他立即跃上针尾沙锥沿着道路飞行起来——可是以惊人速度飞越二十多公里后,罗迪却遇到了一个难题:在经过一座村庄后,他彻底失去了可供辨认的痕迹。

    换句话说,罗迪跟丢了。

    内心的惶恐让他心底慌的厉害,但连续几次深呼吸后,他还是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手指颤抖的打开【地图栏】,开始尝试用最“笨”的方式来推断对方的位置。

    “昨晚到现在——十个小时,活动范围…”

    “对方步行,不可能跑远,可能途径的村庄有四个,也可能走小路,但只有一匹马的话肯定去城镇进行食物补给…”

    现在唯一能用的方式只有“排除法”,他努力用自己多年来累积的一切知识对敌人进行了判断,确认对方的行进速度、可能的目的地和赶路方式,一番推断过后,罗迪最终确认有三座城镇是对方可能经过的。

    此时罗迪唯一的优势就是可达鸭的机动性,他已经来不及去让索德洛尔集结部队大张旗鼓的搜索,纵然只靠自己的力量来寻找如同“海底捞针”,可无论能不能成功,他此时都没有了退路。

    “加速!”

    罗迪再次跃上可达鸭,朝着远处飞去。

    同一时间,霍利尔城的城市广场迎来了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温布斯克眼中,喧闹的人群就像是一群被圈养在围栏中的羔羊——而在塔斯曼王国中,“羊”也是“食尸鬼”的别称。

    亡灵是牧民,食尸鬼是羊群,不过这些“羊”并非制造食物,而是制造军队。

    亡灵无法繁殖的特征决定了他们必须靠“侵略”来扩张人口与国土,这是根本无法改变的本质。而多年来的隐忍,只是他们厚积薄发的前奏。

    一想到自己即将在王国扩张史上写下名留青史的一笔,温布斯克僵硬的嘴角便会挤出一丝笑容,他迈步走入广场的人群,听着四周那些商贩的叫卖、民众的讨价还价,轻声感叹:“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

    可没等他拿出药剂,四周突然间传来的喧哗却让温布斯克皱起了眉头,人群齐齐扭头望向了广场外围,讨论的低语声传到了这位药剂师的耳旁——

    “什么意思?来这么多军队要干什么?”

    “安格玛公爵要演讲么?”

    “不对…怎么还有骑兵?”

    温布斯克猛然间察觉到了不对,他立刻迈步爬上旁边一处高台,定睛一瞧,不远处发生的一幕让他脸色骤变!

    那赶来的队伍中,一名穿着布袍的女人举起了手中的戒指,下一刻,两名混迹在人群中的亡灵侍从竟是一起发出了痛苦的哀嚎,本能的拔剑想要反击…

    而他们的动作更让这支军队确认了某些事实,士兵们“哗啦”的一声集体竖盾,随即挥剑开始了围攻!

    “怎么可能?!”

    温布斯克脑海中瞬间乱作一团,他根本没想到议会的计划竟然会被识破,一时间只想知道到底是谁背叛了议会——可随即他意识到现在一切已经晚了,所以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他立即挥手示意混迹在人群中的侍从们发起突围。

    亡灵都是怕死的,温布斯克绝对不想自己被这些人类围死在这里。

    仅剩的十八名卫兵当即行动,抽出长剑便朝着相反方向的街道涌去,温布斯克并未显露身形,而是低头跟随着骚动的人群一起向另一个方向涌去:这种时候冒出头绝对是傻子,他不相信这些军队敢将广场所有的平民都堵住,而只要能逃开围捕,温布斯克随时可以继续执行第二阶段散播的任务。

    他拉住兜帽努力向前挤着,可没跑出几步,却发现前方传来了大声的喧哗——

    “怎么回事!?”

    “为什么拦住我们?”

    “到底出了什么事?”

    温布斯克抬起头,发现前方竟然同样涌出大量士兵,竖起的盾墙完全封锁了街道…

    他心中预感不妙,转头望去时,发现自己的随从已经和另一端的士兵们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因为数量压制和司铎的圣光协助,这些亡灵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节节后退之际完全处于了被动。

    “该死…”

    温布斯克低声咒骂,四下望去,发现城市广场的六处出口有五处被牢牢围住,只有最小的那个出口在逐个“放人”——阿卡莎手持戒指照向前方,同时以大范围“净化之环”排查并净化着这些平民,在士兵们的努力维持下正一批批将人放出广场。

    “净化一切亡灵!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目标!”

    六个出口被提图斯、惠灵顿、阿卡莎和另外三名司铎逐一把守,数量超过三百的平民被堵在了五个出口前,挡在人群前方的每一位士兵都顶着巨大的压力…然而在那群亡灵被击溃后,他们终归将广场的情况彻底控制下来。

    可随着阿卡莎这边“放人”的事实被发现,四周的人群立刻开始朝这个出口涌来,士兵们的压力陡然增大数倍,人群因为恐慌而挤压在了一起,无论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另一侧的出口甚至出现了踩踏现象,然而无论市民的呼喊有多惨,士兵们的表情却依旧不敢有任何放松。

    温布斯克也由此明白了一个事实:霍利尔城的主人明白广场即将发生什么,并且很清楚这场瘟疫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为了阻止自己,甚至能够以平民的死亡为代价!

    这是一个愚蠢、残酷却又让温布斯克别无选择的决定。

    “算你们狠…”

    温布斯克表情狰狞的低吼出声,他停下脚步,眯起眼睛望向四周密集的人群,“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办法了。”

    木质瓶塞被“啵”的一声拔开,这位亡灵药剂师直接将那瓶“诱导药剂”拿了出来,随即猛然抛向空中。

    “啪!”

    下一刻,玻璃瓶被灰色的“死灵之击”打碎,绿色的液体四溅开来,随着温布斯克的“灰霾术”吹向了广场四周各处…

    这样的声音与动作在混乱的人群中并不起眼,甚至药剂被打碎的声音都被人群的喧闹遮掩住。而那些药剂则顺利的呈雾状散播开来,逐渐飘向了广场前方的民众…

    “咳咳咳…”

    “咳咳…怎么——”

    只是十秒钟,在队伍中疯狂拥挤的人群便传来了咳嗽声,有人因为胸口的疼痛而弯下了腰,随即却是窒息般掐住了自己的喉咙…

    一阶段瘟疫早在数周前便开始散布,虽然多数人只是偶尔咳嗽,却同样是“瘟疫携带者”——因此除了阿卡莎“净化之环”笼罩的区域,其他几处出口的人群都出现了类似的状况,甚至连一些持盾士兵都剧烈的咳嗽起来。

    三位教派司铎的实力比不上阿卡莎,他们无论怎么净化,都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平民们栽倒在地,并被其他人踩在脚下…

    广场中不断有人痛苦倒地,挣扎间甚至张大嘴巴疯狂的吼叫起来,而某一刻,他们却像是断电的玩偶般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继而连呼吸也一并消失。

    死亡来临的毫无征兆,一名又一名平民在痛苦中失去了生命,广场中剩下的人中竟有超过百人倒在了地上——未感染瘟疫的人群望着身后,都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下一刻,迎面飞来的一片“骨矛术”却直接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噗噗噗…”

    魔杖猛挥,这些平民在温布斯克眼中与草芥无异,他抬手间便造成了大量伤亡,也立刻让提图斯等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不过此时温布斯克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否会暴露,他直接拿出了一张议会给予的高阶卷轴,在血液浸满大地之际狠狠撕开——

    “以血肉为代价…为塔斯曼的荣光而战吧!”

    剧烈的波动弥漫开来,刚刚死亡的一具具尸体被灰色的死灵气息尽数笼罩,继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们的身体表面生长出了一层骨质铠甲,手指向前延伸出了锋利的指甲,超过五十名双眼闪烁幽蓝光芒的亡灵士兵就这样缓缓站起了身…

    这是卷轴【死灵召唤:骨甲士兵】的效果,而同一时刻,因为瘟疫而复生为食尸鬼的市民…同样从地面上渐渐起身。

    一位穿着铠甲的士兵从地上跃起,嘶吼着想要袭击盾阵,然而下一刻便被一柄骑枪“啪”的砸碎了脑袋——

    “感染瘟疫者,杀无赦。”

    惠灵顿的声音带着不加掩饰的愤怒…被他杀死的士兵一个小时前还为他牵过马,然而此时,他却不能有一丝仁慈的斩杀对方。

    战争,直到现在才真正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