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零四章 盛宴开始
    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时刻,罗迪的表现却完全与他一直以来的镇定与冷静不相符——曾经他也面临过类似的问题,并做出了抉择。然而如今涉及到莎莉时,曾经的准则却都不再适用…

    去救莎莉,还是去阻止亡灵的瘟疫?

    去救一个人重要,还是去救成百上千个人重要?

    这就像哲学课上总是在探讨的问题一样,罗迪不是圣人,在他心里,终究更多倾向于去救莎莉—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他才能清晰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意义。

    罗迪绝对、绝对不想失去她。

    然而就在他无比纠结的时候,手臂却被轻轻拍了拍。

    “年轻人,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罗迪抬起头,发现安格玛正平静的望着他—纵然女儿失踪,自己的城池面临灭顶的灾难,这位老人此时却依旧有着罗迪难以比拟的冷静。

    “作为这片领地的领主,我做过太多不负责任的事情,而现在有人威胁到这座城市,我难道还要苟且偷生,看着你为我去打拼么?”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沉声道:“告诉我怎么解决问题,这种事…原本就该让我来处理的。”

    “而莎莉…就拜托你了。”

    灾难来临的时候终究要有人站出来扛着,这一年多以来艾弗塔发生的每一次危机,罗迪几乎都冲在了最前方—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便要心安理得的享受安宁。

    战士永远不愿死于平静的衰老。纵然步入暮年,安格玛却依旧是一位战士。时至此时,他的战意从未衰减,反而因为敌人的出现而如烈火般燃烧起来…

    “可是—”

    “我们没有时间争辩了,孩子。”

    罗迪的话语被安格玛伸手打断,他微张着嘴巴,愣在那里一秒钟——随即立刻伸手拿出了剩下的三枚“变异魔晶碎片”,迅速道:“敌人的目的是在城市广场散布瘟疫,阻止他们的办法,就是用士兵包围那里并于掉他。”

    “而如果敌人太强大,注入‘战气,后离远点把这些晶石扔出去。”

    “瘟疫或许会导致很多人变为食尸鬼,让士兵们举盾,穿铠甲,尽量不要被划伤,因为一旦尸变,过程是不可逆的,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杀。”

    安格玛伸手接过,随即一把推开了罗迪:“走…不要回头,做你应该做的事去。”

    罗迪被带的起身后退两步,想要继续说什么,却发现安格玛望着他的眼睛,出声道:“答应我,如果平安度过了这次危机,不要亏待她…”

    “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

    “我答应您,公爵。”

    罗迪深呼吸,随即转身冲出了房间。

    走出府邸前,他安排阿卡莎去掩护公爵府的队伍,随后切换魔宠,召唤了守在城外的“可达鸭”,一路冲出府邸外的塔楼,跃上了针尾沙锥的后背,直直朝着城外那支密道的出口飞去。

    而公爵府内,于窗前望着他离开的安格玛缓缓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时,他伸手拿起了那瓶始终放在桌前的紫色药剂,对着身后的约翰道:“去…把我的战甲与长剑拿来。”

    “老…老爷?”

    同样的时刻,莎莉从昏迷中渐渐醒转。

    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让她有些晕眩,身体跟随着什么东西在上下颠簸,过了几秒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趴在一匹老马的身上。

    马蹄声不急不徐,从自己所处的高度来看,这不是什么品相好的优等军马,而是最常见的那种驮马。

    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记忆回溯,莎莉却只记得自己在公爵府回卧室睡觉后的情景—她想要开口问话,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摞绳索捆的结结实实

    “她醒了,卡尔大人。”

    耳边传来说话声,莎莉抬起头,却是看到十多名农夫打扮的家伙正在四周,而旁边被称作卡尔的一名中年人,则迈步来到了她的身前,挥手道:“把她放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莎莉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利:四周都是林间小路,人迹罕至,根本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身前这些人盯着自己的目光都有着不加掩饰的敌意—而面前的卡尔,则立刻证明了她的猜测没错…

    “啧啧,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白色镰刀,?”

    卡尔的目光锐利如鹰隼,盯着莎莉的时候露出一抹狞笑:“就你这种实力,还能打败歌德主教?”

    “蝮蛇十字?”

    莎莉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身份,然而这样的事实却让她心底拔凉…自己连怎么离开的公爵府都不知道,这些异教徒的实力可想而知。

    她想念诵咒语,嘴刚张开便被卡尔施放的“沉默术”打断—这一手娴熟而强悍的施法水平,更让让莎莉的心沉到了谷底…

    “把药剂拿来。”

    药剂?

    卡尔拔开了一瓶蓝色药剂的瓶塞—莎莉摇头想要抵抗,却在对方的咒术下毫无反抗之力,连着被灌下去三四口…

    “咳咳咳咳…”

    药剂拿开,一股子冰冷寒意向胃部蔓延开来,莎莉想要张嘴说话,却觉得眼前的景物好似缓缓旋转起来,她努力挣扎的身体逐渐失去了控制,有气无力的瘫了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莎莉的内心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迷茫的目光中,那叫卡尔的主教开始对着她念诵起了一句句咒语,而随后头部便紧跟着传来一阵剧痛,让她“啊”的痛呼出声

    这是莎莉第一次体会到“头脑”被人入侵的感觉,她努力抵抗对方,却发现因为那瓶药剂,自己根本就无法阻止那股意念的侵略

    他们是想完全控制自己?

    莎莉突然明白了这些家伙的意图,可一切似乎已经来不及了,第二波剧痛袭来,让她紧咬牙关,直至最终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大人?”

    旁边的随从有些担忧的问向了卡尔,这位主教此时正伸手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显然刚才的连续施法让他花费了极大地精力—

    “呼…她的精神抵抗比一般人激烈的多,不过…法拉尼尔大人的药剂终究起了作用。”

    有着“特工头子”绰号的卡尔擅长伪装、潜入和刺探情报,不过他达成极高的成功率并非依靠“潜行术”之类的手段,而是那暗影系法术中最为难学的“精神控制”。论作战水平,他的实力远远比不上弗拉克那类战斗型暗牧,但在“精神控制”领域,整个教派之中却再难有人与他媲美。

    此时“精神控制”的成功施放,意味着他已经取得了莎莉的控制权。但随后他并未立刻让队伍继续行进,而是从随从那里拿来了“易容”用的工具,彻底改变了莎莉的容貌与形象。

    栗色的假发、粗糙的衣袍和强行用法术附着的“魔法粘土”让莎莉的脸型都发生了变化,除了那双眼眸,根本不会有人将她和“公爵之女”联系起来。

    换句话说,莎莉彻底变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村妇。

    “如果遇到前来追踪的队伍,你们都尽量别说话,别暴露自己的口音。等到了前面的镇子,我们改变伪装,以商队形象行进,离开艾弗塔后开始骑快马返回,懂了么?”

    卡尔简单和手下安排着形成,随后伸手拍了拍莎莉,让她醒转过来。

    “给她解开绳子。罗伊斯,把那个篮子给她提着。”他挥手下了命令,随即对着绳索松开后一脸迷茫的莎莉道:“跟着队伍走。”

    莎莉木然的接过篮子,仿若傀儡般在卡尔的命令下一步一步开始跟着队伍行进。

    “精神控制”链接了两人的思维,原本卡尔只需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被控制者就足以命令一切,可与莎莉的“思维链接”却有着稍稍的不同,所以他选择用口令的方式来控制她—

    事实证明…效果并没有多少差异。

    然而就在卡尔等人完全放松警惕之际,他们却并未注意到…莎莉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她握紧了手中的篮子,遮盖了掌心微微发光的“屠龙者印记”。

    霍利尔城。

    就在公爵府前的士兵们迈步朝广场行进时,药剂师温布斯克推开了临时炼药室的简陋木门,握着手中那刚刚炼制好的药剂,走出了坎贝区。

    一身灰袍的他拉起兜帽,在贫民区的街道上并不显眼。而走出七八步之后,两侧的小巷却渐渐汇聚出了衣着相似的二十多人,他们都披着宽大的斗篷,略显死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腰间微微鼓起,显然是佩戴了武器,走起路来煞气十足,令那些平民们纷纷让路。

    这些家伙显然是温布斯克的护卫,不过为了不那么招摇,在离开坎贝区后,队伍分成三支从不同街道朝城市广场绕去,而温布斯克则步履悠闲的穿越人群,目光随意的扫过四周后微微松了口气。

    一切都和计划中一样,接下来用不了一个小时,这座城市便会彻底成为一座死城了。

    他握紧了袍子下的药剂瓶,目光盯住了前方人群涌动的城市广场…

    让塔斯曼王国的复仇,就从这里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