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零二章 来不及了
    夜晚的视野极差,所以在战斗结束后,整理战场、处置伤员都因为光线问题而进度缓慢了不少。阿卡莎并非有着无限法力,没有办法始终用“圣光术”来为士兵们照明,因此光是将那些食尸鬼的尸体堆积并焚毁,便花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所幸在“净化之环”的帮助下,骑兵们都没有感染瘟疫的风险,一切收拾完毕后,这支队伍便在午夜时分踏上了归途。

    骑兵们举起火把在林间缓慢行进着,按照当前的速度,他们或许要走上一个小时才能返回霍利尔城。

    不过此时的罗迪已经没有什么要紧事,骑在马上的他目光扫视着【白骨王座的审判】任务,脑海中仔细思索着有关“瘟疫”的线索,然而回忆曾经的那些任务细节后,罗迪却发现“历史”与眼下面对的一切脱了节:瘟疫致死率低的问题实在是令人奇怪如果只是为了让人生病,那亡灵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他怎么想都想不通。

    阿卡莎在旁边的战马上愣怔发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莎莉和自己说的那几句话,不知不觉便有些走神。罗迪扭头想和她聊几句,但看到她沉默的摸样,还以为那些食尸鬼的尸体让她不适,索性闭上了嘴巴,将注意力移向了被捆成粽子扔在马背上的亡灵药剂师。

    惠灵顿骑士对这个亡灵没有丝毫客气,好端端的身体被打的像是扭曲的玩偶,胳膊和腿反折了过来,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光之锁链”捆在嘴上,让他根本没有施法的机会—罗迪望过去,本以为对方会一脸愤怒的挣扎,却没想到这位药剂师安静的有些诡异。

    似乎察觉到了罗迪的目光,对方的脑袋微微扭转过来,苍白的面颊是突然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嗬…嗬…”

    他的笑声就像是漏气的风箱,在漆黑的夜中让人不寒而栗。罗迪眉头皱了皱,出声道:“奥古斯丁被议会打压的够呛吧?”

    这话让对方眼中露出许些惊愕,可他很快便遮掩下去,继续在那里阴笑。

    “法拉尼尔为了搞这次瘟疫没少费心,这点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

    罗迪继续抛出又一个“重磅炸弹”,这让亡灵的笑声戛然而止,对方嘴角抽搐几下,随后转过头去,再也没有了半点反应。

    罗迪没兴趣现在就审问对方,所以他随手掏出仅剩的三枚“变异魔晶碎片”研究起来,不再理会亡灵俘虏。

    时间流逝,在夜色中前行的队伍在一小时后抵达了正在实行宵禁的霍利尔城。

    街道上空空荡荡,偶尔能看到举着火把巡逻的公爵府士兵,罗迪转身看到缓缓关闭的城门,心中倒是没有了多少担忧:亡灵被一网打尽,瘟疫源头被摧毁,任务又没有给时限,此时在城市封锁的情况下一切安稳,看上去应该出不了什么意外了。

    他打了个哈欠,确认诺基亚在城外的森林内,又查询了一下列表,让可达鸭也在附近待命,随后便打算回去睡个好觉,待起床之后再去寻找亡灵瘟疫的其他线索。

    队伍抵达府邸后解散休息,因为公爵身体疲乏,此时便没有人再去打扰他休息,惠灵顿和罗迪打过招呼后拖着那名亡灵俘虏去了地牢,罗迪望着他的背影,依稀听到黑暗的街道上再次传来的阵阵笑声…

    “或许这家伙已经疯了吧。”

    罗迪对着身旁的阿卡莎说了一句,随后进了府邸,一边走一边随口问向了身旁的仆从:“怎么没看到约翰管家?

    “之前约翰大人让我们各自回去休息,现在他也应该睡下了吧…”

    “哦,那…那个—莎莉呢?”

    罗迪问完瞥了一眼阿卡莎,发现她扭头望向了旁边,导致自己根本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

    “莎莉小姐已经休息了。”

    “哦…”

    罗迪听到这样的答复时微微松了口气。他的心情很复杂,觉得两人避免碰面也能尽量少一些尴尬,可随后却又在心底隐隐有些说不出的失落。然而想到阿卡莎,他还是努力把这些杂念抛诸脑后,在仆从的带领下来与阿卡莎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疲惫的罗迪几乎沾床就睡着,这一觉睡得很安稳,然而只睡了四五个小时,他便被门外略显嘈杂的声音吵醒。

    因为睡眠不足,醒来的罗迪浑身乏力。窗外天空微亮,看起来离日出还有半个小时,罗迪拉开窗帘,随便套了件袍子,推开门望了望,发现走廊里有不少仆从。

    “出什么事了?”

    “罗…罗迪大人,约翰管家被人袭击了”

    “什么?”

    这句话让罗迪瞬间睡意全无,他转身抄起武器架上的短剑便冲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问道:“他人呢?现在怎么样

    “在一楼,一直处于昏迷中…”

    听到这些,罗迪赶忙敲响了阿卡莎的房门,随后拉着小牧师便往楼下赶。

    府邸内的气氛倏然间变得紧张起来,罗迪神经紧绷,在看到被人抬到地面上的约翰后,他倒是稍微松了口气—生命值显示这位管家并没有性命之忧。

    “阿卡莎,治疗一下。”

    圣光应声落下,约翰很快苏醒过来,然而在睁开双眼之后,这位管家却是立刻喊道:“府邸内有人袭击了我”

    “在什么地方?”

    罗迪心里一沉,眯眼问道。

    约翰扫了一遍四周,伸手摸着后脑勺肿起的部位,答道:“在…在鸽笼附近,就在我去给公爵送信之后…”

    他的话音落下,旁边的两位侍女却齐齐吸了一口凉气,罗迪转头问道:“有什么问题?”

    “约翰管家去送信是在下午…可是晚上他还在给我们下命令啊。”

    “我还记得的您叫我们都回去休息呢,那时候都临近午夜了…”

    两位侍女的表情不似作伪,罗迪也记得昨晚回来时仆从就是这么回答的--如此诡异的事情,突然让他意识到了某些东西不太对劲…

    “莎莉呢?有谁看到她了?”

    他猛然起身,大声问向了四周的仆从。

    “小姐她昨晚很早就回去休息了…”

    “没有看到…”

    “不对,这不对。”

    罗迪脸色骤变,转身便朝着二楼冲了过去,七八级的台阶被他一跃而过,冲到二楼的房前,他猛然推开大门,随即发现莎莉的卧室空空荡荡,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

    心底突然间冒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罗迪当即想起了那个亡灵俘虏脸上阴森的笑容,他牙关紧咬,立刻来到楼下让约翰下令彻查府邸,并让阿卡莎点亮戒指,确认仆从之中没有亡灵。

    随后罗迪疯狂寻找着府邸内可能留下的痕迹,可问来问去,竟然没有人知道有谁离开过府邸…

    这时两位大骑士闻讯赶到府邸,询问之后,提图斯却是“啪”的一拍脑门,惊道:“难道昨晚那个不是约翰?他让我去修道院送信,难不成是为了把我引开?”

    “肯定是这样,有人天衣无缝的伪装了约翰管家,并带走了莎莉。”

    深呼吸,罗迪握紧拳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指尖却生生戳破了掌心——愤怒的情绪在其次,罗迪此时最多的想法却是懊悔…

    早知道这样,自己为什么还硬要莎莉留下…

    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掌心的剧痛让罗迪清醒些许,他转头问向惠灵顿道:“带我去见那个亡灵,现在或许只有他能知道些什么了。”

    三分钟后,推开地牢大门的罗迪径直来到被铁链吊着的亡灵面前,毫无废话的掐住对方: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马上。”

    亡灵连带着身上那四五枚十多公斤的链球被生生举了起来,跟着罗迪走入地牢的惠灵顿与阿卡莎面面相觑,均是被他身上那股子从未有过的戾气吓到…

    此时罗迪完全就是一头随时会失控的野兽。

    “嗬…嗬…嗬。”

    阴冷的笑声回荡在囚笼中,可是罗迪却再也没有耐心和他玩儿什么心理战术,抬起右手一拳便轰在了对方脸上—

    “咔”

    罗迪当前的属性力量早就超过了普通人十几倍,这一拳将对方的头骨几乎砸裂,巨大的撞击声中,亡灵的脑袋“呷”的把后方石墙砸出了一大片龟裂痕迹。

    “你们都做了什么?在霍利尔城有哪些安排?”

    罗迪声调平稳,没有任何气急败坏的意味,可那种压抑在表面之下的愤怒,却仿佛让四周的空气都冰冷异常。

    “你们已经…晚了…哈、哈、哈…”

    亡灵感受不到痛苦,他扭曲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个神经质的笑容,低声嘲笑着愤怒却无力的罗迪。

    “去你妈的”

    罗迪再也忍不住,一脚踹在对方的腹部。

    “轰”的一声,天花板稀稀拉拉掉下来无数尘土与碎块,对方的脊椎直接被这一觉踹碎…可如一滩烂泥瘫软在那里的亡灵,却依旧保持着诡异的笑容,那双灰白的眼瞳盯着罗迪,声音低微的重复着那句话—

    “你们…已经…来不及了。”

    “阿卡莎,用那枚戒指。”

    “他已经承受不住戒指的光芒了,恐怕用不了三秒钟就会死。”

    阿卡莎望向罗迪,虽然没有问,但她很清楚罗迪此刻的焦急与失态完全因为莎莉,心中虽然有些别扭,可看着他的摸样,阿卡莎还是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我—我还有另一种方法,但恐怕只能尝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