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章 食尸鬼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罗迪离开公爵府后飞速骑马赶到了修道院,正想用自己声望崇敬后等同“辅理主教”的身份去征集司铎,却发现此时的教堂竟然无比空荡。

    有修士上前询问,罗迪表明身份后才得知院长已经亲自赶往了发生瘟疫的村庄,而修道院内此时的司铎只有三人,和预想中的数量相差甚远。

    “罗迪男爵,主教大人预计三天之后返回,克洛斯副主教明天返回,他带领着六位司铎去了塔斯村,现在应该在返程的路上了。”

    这样的消息令罗迪直皱眉头,因为此时他根本没时间去等对方回来。

    虽然很想自己解决问题,可摆在眼下的条件实在有限:索德洛尔刚刚开始建设的军队目前还在帕尔领,从发信过去到赶过来需要三天。而今天下午能够组织的队伍,只有公爵府两位骑士的骑兵…

    等一天,或许什么都好说,可这样的结果可能就是无数条生命危在旦夕。

    面对这样的抉择,罗迪并没有多少犹豫,当即决定继续这次行动—一队骑兵感染了瘟疫可以驱散,而一座城市感染了瘟疫…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匆忙的从修道院赶回来,罗迪走入公爵府时发现两位大骑士已经赶到,便立即分配任务道:“亡灵的刺杀虽然没有成功,但我不保证他们有没有后手,所以我和惠灵顿骑士一齐寻找瘟疫源头,提图斯骑士留守公爵府…”

    “这里是行进路线图,惠灵顿骑士,我们的队伍需要马上就要出发,十分钟时间足够么?”

    “没有问题。”

    身材高大的幽灵骑士点点头,转身便去组织队伍,而还没等罗迪继续说什么,旁边却传来了一声淡淡的话语:“我也要跟着队伍。”

    罗迪转过头,发现莎莉竟然背着行囊站在了旁边--他嘴角微微抽搐,却很快克服了那种尴尬的情绪,严厉道:“你不能去。”

    “修道院没有足够的司铎了,队伍需要‘净化之环,保证不被感染,我…”

    莎莉张口便想反驳,却被罗迪挥手打断:“你必须留在这里,这事没得商量,没有人能保证亡灵会不会有第二次刺杀,我不能拿你的性命开玩笑。”

    他挪开目光,沉声道:“队伍…会有其他神职者来保护,这点你不用担心。”

    随后罗迪便不再理会莎莉,直接和提图斯骑士交代着剩下的事情:“我们离开后马上关闭城门,不能给敌人任何可趁之机。”

    “明白。”

    提图斯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在罗迪头也不回的离开后,他望了望莎莉,发现她正撅着嘴巴,咬牙切齿的低声道:“有其他神职者保护…有了她,你就开始凶我…”

    刚在阿卡莎那里吵了一架,此时便被罗迪呵斥…她揉了揉微红的眼眶,心里面委屈的厉害,又恨不得冲上狠狠的揍那个家伙一顿。可努力冷静下来后,她还是没有任性的追过去要求一起走,而是转身回了府邸。

    提图斯挠了挠后脑勺,迈步开始让下属们部署防御。此时算是“特殊时期”,所以府邸内的大部分仆人都开始限制活动区域,而唯一例外的便是总管家约翰--在公爵的命令下,他来到宅邸后方的鸽笼,将三封信件分别寄给了鲁本斯、本杰明和伊格纳兹王室。

    “迈克,有时间把鸽笼好好清扫一下,这里的味道还是有些大。”

    约翰随口向管理鸽笼的仆从叮嘱道。

    “是…大人。”

    仆从低头恭敬行礼,可约翰却没注意到对方那略显诡异的目光。

    同一时间,莎莉正在为咳嗽的父亲抚着后背,低声道:“罗迪不想让我再去冒险了,他让我乖乖留在公爵府,说…这样我才安全些。”

    她随后小声加了一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面对异教徒的时候我也没怕过呢。”

    “你啊…明明罗迪说的没错,你却还要埋怨他。”安格玛公爵笑了笑,对于女儿这种“小情绪”再熟悉不过,“我听他说了,你俩闹点小矛盾再正常不过,只要最后能互相说开了就行。”

    莎莉眨了眨眼睛,心跳仿佛漏了好几拍,她努力抑制着内心的紧张,问道:“他…他说什么了?”

    “罗迪?他说—一切都取决于你。”

    父亲的回答让莎莉心底突然激动起来:难道罗迪的意思是…

    “不过,你就没有考虑我说的那些?”

    莎莉的脸颊一下子红了个通透,声如蚊讷道:“您说的那些事情,教派都是禁止的啊。”

    “明面上禁止罢了,有私生子的主教多着呢,也没见有谁被拖到火刑架上烧死的。”安格玛说着说着,表情却有些萧索起来:“说到底,都是我当初做了傻事…”

    气氛倏然陷入沉默。

    没能看到家族下一代人的出生,恐怕是安格玛这辈子最大的遗憾。这段时间他总是和莎莉聊到罗迪,显然是希望两人尽早“修成正果”,而对此莎莉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可此时握着父亲冰冷的双手,她终于在内心下了决定。

    “父亲,鲁西弗隆家族绝不会就此败落,我发誓。”

    时间流逝,在太阳即将落山之际,罗迪的队伍已然离开了霍利尔城,朝着地图上被他标注的目的地飞速赶去。

    “污染源”这个词汇指向性很模糊,但经历过“瘟疫”的罗迪却很清楚它是什么东西,并且明确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不可否认这是他重生的优势,毕竟如果只是靠着安格玛公爵那里得到的线索,恐怕这支队伍画上一个星期都不一定确认“污染源”在哪里。

    而此时,他们就像是精准的导弹,正在于以最短路线朝目标接近着。总共五十多人的队伍飞速穿过逐渐昏暗的林间小路,扬起了大片烟尘。

    “阿卡莎,照明”

    罗迪话音落下,四周的景物便立刻被“圣光术”照亮,小牧师维持着神术,有些紧张的问道:“我们会不会错过可能的目标?”

    “我心里有数。”

    罗迪坚信“瘟疫源头”就在“布里格村”与“塔斯村”交界的河流旁,所以他一路带着队伍长驱直入,进入“塔斯村”后进行了短暂的休息。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罗迪在“圣光术”的作用下望了一眼村庄,却是一时间有些恍惚:

    “这村子…”

    随后他才想起此时的艾弗塔还未遭受严冬、战争与内乱的侵袭,塔斯村的规模与记忆中的破败摸样截然不同。

    队伍饮马时,探查的士兵过来回报消息:“罗迪大人,村民说玫瑰十字的司铎已经来过这里并进行了驱散治疗,村子总共死亡两人,染病的一百多人已经处于恢复阶段…”

    “什么?”

    罗迪的声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曾经那场瘟疫“十染九死”绝对不是夸张,可现在的情况…似乎根本就和当时对不上号

    但他没有犹豫思考的余地,抬头望向旁边的惠灵顿骑士,罗迪挥手示意队伍出发,随即道:“等下可能接触敌人,我们要做好准备了。”

    “骑兵队,准备作战”

    惠灵顿举起长剑,骑士们立即开始抛弃多余的负重,开始并排前进。

    一公里外,正在将又一桶绿色药剂倒入河边的黑袍人突然间抬起了头,问向了身旁的同伴:“哎,你听到什么动静了么?”

    “有什么动静,你想多了吧?”

    旁边脸色苍白的药剂师望了望头顶,回应道:“反正咱们的任务只到明天正午就行,现在天都黑了,还有谁会来这里?”

    “说的也是,药剂已经倒完了,你去把那些‘羊,喂一喂吧。”

    “尸体还够么?”

    “够不够都无所谓,反正温布斯克大人让咱们明天把‘羊,放出来就行…议会的计划完成后,咱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够了。”

    两人的谈话间透着许些兴奋,然而没过多久,两人那僵硬的面孔上却同时露出了许些疑惑表情—

    “真的有声音…”

    “是马蹄声,很多人…”

    转头望去,暗淡月光下的林地中,似乎突然出现了一团铺展开来的黑影。

    而就在他们迟疑间,“圣光术”瞬间绽放开来,令两名亡灵药剂师不由自主的伸手遮挡在面前。

    “是教派骑兵?”

    “该死—难道这些人类发现了?”

    “去把围栏打开”

    两人的呼喊很快被隆隆响起的马蹄声覆盖,只是愣怔片刻,他们和另外十多名亡灵同时冲向了那数十个木质囚笼

    而在光芒下,所有冲锋而来的骑士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果然没错…”

    罗迪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眼前的一切都和记忆中并无二致——他甚至能看到那些亡灵惊惶奔逃的背影。

    “阿卡莎,随时保持‘净化之环,”

    “是”

    小牧师的声音很快被加速后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盖过,罗迪握紧了手中的战斧,双眼微眯,紧紧盯住了前方那从囚笼中呼嚎着奔出的身影。

    这些敌人并非亡灵,他们有一个如雷贯耳的统称:食尸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