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尚未爆发?
    “有…有什么事?”

    阿卡莎微微皱着眉头,对于莎莉气势凛然的摸样先是有些紧张,可随后便平静下来。

    莎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两人对望数秒,竟是谁都没说话。而过了半晌,莎莉终于撑不下去,有些僵硬的问道:“我想起你来了,你是蝮蛇十字的牧师,并且被修道院通缉过,对吧?”

    罗迪没有介绍阿卡莎的身份,莎莉当时因为心情激荡也没有问,不过后来仔细思考时,她便想起了这些细节。

    “没错,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阿卡莎坦然承认,这种不在乎“黑历史”的态度让莎莉很是意外,以至于她后面想说的话都被噎在了嗓子里。

    两位对立教派的牧师就这样面对面站着,莎莉努力组织了几次语言,也酝酿了几次情绪,可最终还是因为身为公爵之女的自尊与教养,而没有继续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

    视线下垂,她走出两步,低声问道:“可以坐下说话么?”

    这也算是她的表态——阿卡莎抿了抿嘴唇,并未拒绝,姿态自然的坐在了莎莉对面。屋内的气氛由此缓和不少,可双方的表情依旧有些冷。

    “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我来找你,只是想知道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会选择你?”

    伤心归伤心,可莎莉终究要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

    阿卡莎身体微微绷紧,此时的对话看似稀松平常,可说出的每个字眼却都像是一次交锋,思索良久,她最终答道:“我不知道。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他能选择我。”

    这是大实话,可莎莉听着却不是滋味…因为她的回答让莎莉更觉得自己当初太过分,竟是生生逼得罗迪选择了放弃。

    “我不会—”

    “你想说你不会就此结束,对么?”

    阿卡莎极少有打断别人的时候,但此时她却硬是没让莎莉说下去:“请原谅我的无礼,因为在我看来,这不是谁结束不结束,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意义,的问题。”

    平时话少不代表阿卡莎笨,相反的,有着“学霸”天赋的她在逻辑思维方面比很多人强得多。

    “在来霍利尔城的路上,我听罗迪讲述了你和他的故事,那些经历…我能体会其中的意义。”

    “无论是你的美貌还是身份,对于任何男人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而这些…我承认我根本比不上。”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罢了。”

    阿卡莎的声音很平静,许些埋在心里的话坦白出来时,总是有一种释然的情绪在里面。

    “但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想问你能不能忘记他,我只想问:你能一直陪伴他么?”

    莎莉的眼角微微抽搐。

    “你是领地的继承人,同时还是教派的司铎,背负这么多责任时…你还能陪在他身边多久?”

    她淡淡的摇头,继续道:“这样的答案你自己清楚。罗迪流过很多血,吃过很多苦,很多次差点丢掉性命…他要走的路还很远,而我愿意一直陪着他走下去。”

    “我知道你会说你不怕,但…你能丢下领地不管么?”

    “你能从瑰十字,脱离出来么?”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安静的可怕。

    一句句话语如重锤般砸在莎莉的心房上,她愣愣的望着阿卡莎,一时间竟无从反驳。

    “你情我愿”虽然是爱情的基础,可回归现实的时候,问题终究是“如何生活下去”。如果自己和罗迪天各一方,一年见不到两三次,这样执着下去…真的有必要么?

    莎莉的目光中闪过许些迷茫,可很快她便摆脱了这种情绪。

    这位公爵之女抬起头,声音坚定的说道:“距离…并不决定一切,你说的只是你的道理,但并不意味着我要认同

    “人各有路。”

    说出这个简短的词语,莎莉便于脆的起身离开…谈话看似无疾而终的谈话,可双方却已然在无形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阿卡莎望着那“咔哒”一声重新关闭的房门,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而在二楼的书房内,罗迪却根本不知道这两位牧师之间发生了什么,他的手指正划过书桌上的地图,低声为安格玛公爵讲解着有关“瘟疫”的一切—

    “起初是在安萨丁那里看过一份计划,不过其中并没有涉及核心问题,好像奥古斯丁并不支持这种方式…”

    “我也只是想到他们可能会这么做,所以才多提了一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罗迪先是找了一个能让公爵相信自己的理由,毕竟他不可能告诉公爵这一切都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而对于这些模糊的说法,安格玛根本没有怀疑,点点头道:“从报告来看,这些瘟疫似乎…并没有导致大规模死亡的事件发生。而且,如果它只是巧合呢?”

    “染病后三天死,还是三十天后死,完全看疾病的种类和亡灵的计划了,至于巧合——”

    罗迪伸手在霍利尔城的位置指了指:“这里是王国东部人口最密集的地方,而这里和这里…”

    他点了点王城伊格纳兹与圣殿,“三个点构成了一个三角形,把他们连起来,便基本覆盖了七成人口密度较高的城镇村落——会有疾病这么巧合的出现在这么精确的位置上么?”

    “但是玫瑰十字已经采取了措施,据说已经有效控制了大部分区域。”

    “他们撑不了多久—仔细想想,原本司铎能祛除的疫病只能主教来祛除,一个教区内能有多少主教?而如果感染瘟疫的人群超过一万人,他们可能一个一个赶过去进行驱散么?”

    “你的意思是…所有人都会感染,并且难以治愈?”

    “公爵大人,真到了那个时候,能不能治愈,已经不是最需要关心的问题了,那些死去的人类会不会重新站起来,这才是我们要面对的最大难题。”

    简单几句话,安格玛已经明白了罗迪的担忧,他微微叹气:“但现在找出瘟疫源头还来得及么?”

    “现在没有完全扩散,立刻封锁并处理的话,一切还来得及。”罗迪眉头紧皱,飞速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我们必须尽快处理这件事,我需要尽快集结骑兵队伍,同时还要从修道院抽调至少十位司铎,用‘净化之环,保证队伍不会受到感染。”

    “能确认找到源头?”

    安格玛公爵问出声,随即却是摆摆手:“瘟疫…是我从没接触过、也没有见识过的东西,既然你有计划,那就都由你来操作吧,我现在已经不行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他便将指挥权交给了罗迪,这位老人低下头,轻轻捶着自己的双腿,低声问道:“会有战斗么?”

    “有亡灵的地方,战斗在所难免。”

    “那你就带着惠灵顿和提图斯一起去吧。”安格玛向后仰了仰,靠在了椅背上,“如果我年轻五岁,现在恐怕也会提上战剑一齐出发了…”

    “这些事情,现在就交给我这样的年轻人吧。”

    罗迪听得出公爵对死亡临近的坦然与遗憾,不由得心生感慨。而安格玛却裂开嘴笑了笑,话锋一转:“那么…莎莉呢?”

    罗迪动作微微停滞,随即很快恢复了正常,他把做好标记的简易地图折好,回答道:“这种事…我还是尊重她自己的意愿。”

    说着这样的话语,罗迪心中却前所未有的纠结起来—他不想欺骗安格玛,却同样不想让这位老人内心带着遗憾离去。

    “呵…有你这句话,就好。”

    公爵伸手轻轻叹息一声,并未再说什么。

    罗迪收拾妥当,在公爵唤来约翰管家并说明后立刻走向了府邸之外——现在已经没时间休息了,因为晚一秒钟,或许就是数十上百人的生死问题。

    不过仔细思考的时候,罗迪却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历史上的那次瘟疫致死率极高,可是如今这场瘟疫直到现在还没有多少死亡报告,难道是因为它还没有“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