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不吃这套
    莎莉的拳头微微攥紧,手心不知何时已经满是汗水。

    从公爵府一路走来,眼前这些熟悉的街道都会让她莫名感慨: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当初在修道院中苦苦等待的小修女了。

    如今,她是领地的继承人,教派的正式司铎。

    莎莉不会忘记这些“光环”是怎么得来的:如果不是罗迪,自己恐怕已经死在了边境的袭击中,而父亲也定然死在了亡灵的药剂之下…

    这样的恩情是她怎么还也还不完的—只是让莎莉后悔莫及的是,当她想起这些时,那个带领她走出危机的人却已经被她狠狠的推开。

    在圣殿的那次争吵成为她与罗迪之间最大的一次情感伤痕,然而莎莉却相信:只要自己像曾经那般道歉,罗迪便一定会原谅自己。

    一定。

    这样的信念支撑她站了很久,然而当视野中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莎莉微微抿住嘴唇,有些忐忑的迈步向前走去。

    为了此刻的见面,莎莉装扮了超过四个小时。此时的她妆容完美,气质优雅,配上那身白色却不失华丽的束腰长裙,阳光下的她众人眼中几可入画。

    另一边,在温斯顿男爵被管家拦住后,已经下马走向前去的罗迪微微有些失神—人终究不会彻底忘记一切,莎莉曾经在他心中有过难以撼动的位置,然而在那场争吵之后,罗迪也无法确认这位置发生了多大变化…

    恍惚间,他与莎莉的距离已经接近,不过脑海中纷乱的想法终究被他的理智压制下去:罗迪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他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

    在莎莉眼中,罗迪的摸样似乎永远是“风尘仆仆”的,他总是奔波在各式各样的战场上,为着那个曾经震撼她心灵的目标而默默奋斗着,哪怕是来见自己,他也是这身打着补丁的皮甲装备,背着那柄蓝色的短弓…

    只是…他身旁的女人是谁?

    虽然只有十七岁,可莎莉依旧本能的对阿卡莎产生敌意。但目光望过去的时候,她却发现对方眼中满是“打量”与“好奇”的意味。

    应该不会…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

    莎莉努力让自己的心跳保持平静,望着已经来到身前的罗迪,停顿两秒,开口道:“罗迪…好久不见。”

    她的嗓音有些于哑,让两人间的气氛更显尴尬。

    罗迪望着莎莉,心中终归有些说不出的憋闷: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的争吵依旧历历在目,此时的相见,自己连说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他目光挪向一旁:“是啊,好久不见。”

    “我…”

    “那个…”

    两人眼睛都没有看着对方,而直到同时开口的一刻,罗迪才与莎莉有了第一次对视。

    那双透着倔强、自尊与许些委屈的眸子和记忆中一模一样,她没有等罗迪说什么,率先道:“上次…是我搞砸了一切,我不该那样怀疑你,我—总之我误解了很多东西,奈、奈菲的事情…无论怎样,我以后都会相信你。”

    莎莉原本想在回到公爵府以后再和罗迪说这些事情,毕竟身为公爵之女,在公众面前去和一个男爵道歉并不合适,但阿卡莎的出现,却让她有了难以言述的危机感。

    所以她赌上了一切:莎莉相信,只要自己先道歉,罗迪一定会像曾经那样谅解自己,然后两人的关系和好如初…

    一定会这样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

    莎莉缓缓呼了口气,然而抬起目光后,她却发现罗迪的嘴角牵起了一抹苦涩。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接受你的道歉。”

    罗迪的目光微微闪烁,心中的某些意识似乎被动摇,可在扭头望向阿卡莎后,他却微微闭上了眼睛。

    重新睁开时,罗迪的脸上便露出了许些公式化的笑容:“安格玛公爵还好么?”

    “父亲的病情不是很乐观。”

    莎莉机械的回答了问题,她望着罗迪的脸颊,内心却是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视线的焦点在罗迪与阿卡莎之间转换两次后,莎莉终于没能沉住气,出声问道:“这位是…”

    “阿卡莎,我是罗迪的追随者。”

    站在莎莉面前,一身素袍的阿卡莎当真有种“自愧弗如”的感觉:论身世,她和对方差得远;论容貌,虽然两人各有千秋,但她却学不来莎莉那种出身贵族的自信气势。而听着这位公爵之女对罗迪的道歉,阿卡莎再傻也能听得出她话语中的歉疚与退让。

    这其中的意味,同样让她生出了许些紧张情绪。所以她向前迈了一步,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只是她的话音落下,罗迪却伸出手臂,轻轻挽住了她,对着莎莉道:“是曾经的追随者。”

    三人虽然都没有什么表情,可心弦却都绷紧在了一处—而当罗迪握住阿卡莎的手掌后,莎莉的眼角猛然抽搐了一下,一张脸几乎瞬间被抽了血似的,煞白一片。

    “你…什么意—你,我是说…”

    她有些慌乱的望着罗迪,又看向了四周,竟是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心中之前有无数希冀,然而摆在面前的事实…却无情的打碎了一切。

    一切都晚了。

    有那么一瞬间,莎莉几乎陷入情绪失控的深渊,然而视野中那些手持武器的卫兵们,却猛然提醒了她此时的身份与处境

    “呼--”

    莎莉深深吸气,硬生生将泪水压在眼眶内,眼帘低垂下来,用尽全身力气维持着“平静”的语气道:“父亲在、在府邸等你,我还有些事…我—”

    这句话没说完,她便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苦楚,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她的脚步越迈越快,最后变成了拼命奔跑,仿佛在逃离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望着莎莉的背影,阿卡莎就算再傻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扭头望向罗迪——虽然他的面容依旧平静,可手臂却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

    “走吧,去公爵府。”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注定不会有皆大欢喜的结局。

    罗迪再次闭上眼睛,深呼吸,随即朝着公爵府走了过去,再也没有去看一眼莎莉离开的方向。

    “男爵大人,您的马和装备—”

    “我从来都是穿戴着装备进入府邸的,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向约翰管家报备询问。”

    他的声音倏然冰冷下来,硬的有些扎人。而阿卡莎则没有说话,轻轻的抚着他的手心,沉默的跟随他向前走去。

    数十米外的街道上,四周行人有些惊奇的望着这位衣着华丽的女孩。

    莎莉绝望的奔跑着,跑出了三十多米后,终于因为长裙绊到脚而狠狠摔倒在地—膝盖的疼痛让强忍的泪水绝了堤,所有的委屈、悔恨与自责一股脑的倾泻而出,让眼前的世界瞬间模糊。

    “嗒。”

    “嗒。”

    泪水滴落在地,巨大的无助感倏然降临,莎莉压抑着哭声,眼泪却越来越多。

    为什么…

    凭什么…

    “莎莉小姐?”

    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莎莉抬起头,努力抹掉脸颊上的眼泪,问道:“你是谁?”

    “莎莉小姐,我是郎奇·温斯顿,帕海纳尔领的温斯顿伯爵。”

    一路从旁边绕过来的温斯顿此时心中大喜,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这位深谙泡妞之道的年轻伯爵努力让自己严肃起来,沉声道:“需要我的帮助么,莎莉小姐?”

    他伸出手去,试图扶莎莉起来,这样的动作也是经过无数次锤炼的,看起来非常优雅—只是莎莉对于这样的“优雅”却根本没有半点兴趣。

    她无视了温斯顿伸出的手掌,自己咬牙撑着站起身。

    “莎莉小姐,或许我们应该找个机会坐下来谈谈,那位男爵实在是不懂事,让一位女士这样,他实在是太失礼了

    “需要我让马车来送您回府邸么?”

    “或者到我的临时驻地暂时休息一下?就在前面不远处…”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和那个鲁莽的家伙决斗,这样无能的贵族对领地能有什么贡献?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莎莉迈步向前走,而温斯顿伯爵则在旁边努力试图引起她的注意—然而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莎莉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无能的贵族?”

    她面无表情的转过头,低声道:“是谁挡住了兽人的侵袭?是谁杀死了玛格达和贝洛姆?是谁改变了玫瑰十字战役的结果?”

    下一刻,莎莉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他傻,他笨,他有很多缺点,但绝对没人可以指责他‘无能,”

    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痕,莎莉大口的呼吸着,“他伤我心了,这是我的事,和别人无关。而你说他无能…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就凭你继承来的爵位和领地?凭你这身行头的标价?凭你这张能去当男妓的脸?”

    她抬起头,语气倏然低沉下来:“把你的花言巧语…留给那群婊子们吧。”

    “我不吃这套。”

    愤怒的把对方甩在哪里,莎莉根本没兴趣理会那张红一阵绿一阵的丑陋嘴脸,迈步便向前走去——然而没走出两步,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卫兵们的喧哗。

    莎莉猛然停住脚步,回头望去时,空气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呼喊声…

    “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