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等您很久了
    霍利尔城以西,三公里处。

    作为领地首府,霍利尔不但是最繁华的城市,其四周的村落也远比其他地区要密集的多。而距离西城门不远的拉克斯村,则正好位于流经霍利尔城外的河流上游。

    村子的人口超过四百,有着规整的田地与旋转的风车磨坊,乡间小路上农夫三三两两的走过,炎热的夏日中,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再平常不过。

    而就在这个平静的村庄中,三名穿着灰色长袍的家伙正在一栋木屋内,恭敬的等候上司温布斯克的回复。

    夏季很少有人穿长袍,可这间屋子内的四人却都捂得严严实实,他们脸色苍白,目光显得有些空洞,说话的嗓音更是沙哑异常:

    “这么说…目标会在明天抵达霍利尔城?”

    “是的,温布斯克大人,并且根据线人的回报,那位公爵之女甚至专门为他准备了欢迎仪式。”

    “呵…欢迎仪式。”温布斯克抬起目光,手指轻轻捻动着手中的法杖,“倒是省得队伍跑一趟埃尔森城了。”

    说话的药剂师温布斯克语气很淡,仿佛在他眼中“消灭罗迪”与“毁灭霍利尔城”的任务都毫无难度可言似的—当然,他此时的确有这样想的资本:塔斯曼王国研究了十数年的瘟疫,威力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而至于“消灭罗迪”,则是他遵循议会命令,为玛格达、贝洛姆等人报仇的任务罢了。

    温布斯克并不是奥古斯丁的人,他隶属于塔斯曼贵族议会。论政治背景,他和之前进入卡伦王国的那些亡灵都不一样,所以温布斯克对罗迪的了解,还仅限于“斥候队长”这个阶段,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

    “大人,用不用把那个安格玛公爵一起…”

    “托马斯,你知道对于老人而言,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么?”

    “安格玛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棺材,但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儿身上--所以如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前面…呵,这才是最让他痛不欲生的事情。”

    温布斯克微微眯起眼睛,嘴角牵起一抹狞笑:“他们带给塔斯曼的损失,议会必将让其加倍奉还”

    “塔斯曼万岁”

    “塔斯曼万岁”

    屋内回荡着这群亡灵的口号,而温布斯克则缓缓站起身,努力压抑着心中的兴奋道:“准备行动,让我们见证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吧…”

    翌日,艾弗塔晴空高照。

    望着出现在视野中的霍利尔城,罗迪想起了曾经在这里对战过的亡灵玛格达,随口问道:“阿卡莎,掌控亡灵是什么感觉?”

    “说不太清楚,就像是你在操纵自己的手指一样,并不用刻意去思考什么,那些指令便会让士兵们去执行了。不过我只能给出一些模糊的命令,如果太具体的话,会让我觉得…有些头疼。”

    阿卡莎很认真的回答着罗迪的问题,随后有些担忧的问道:“我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很罕见?一个牧师,却能掌控亡灵…”

    “的确不多见,但并不是难以理解,”罗迪指了指静语森林的方向,“连龙族都被咱们于掉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稀奇事情?”

    阿卡莎知道他在让自己不要多想,心中暖暖的,笑着回道:“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些问题,在埃尔森的图书馆查了很多文献,试着…理解了一下扌操控亡灵,的原理。”

    这样的回答倒是让罗迪有些意外,不过他很快想起身旁这位温顺的小牧师其实有着“学霸”潜质,记忆力与触类旁通的本事绝对强悍--他心里也有些好奇:“怎么样?你能操控亡灵了么?”

    “我哪里知道?埃尔森又没有意志自由的亡灵让我去实验。”

    阿卡莎伸手拉着眼角做了个鬼脸:“再说了,我可不想当一个丑八怪似的亡灵法师。”

    罗迪哈哈大笑,伸手也去捏了一把她柔软的脸颊,两人就这样骑着马在路上打打闹闹,引来了沿途那些农夫与商队的侧目。

    距离霍利尔城门的路途并不遥远,进城之后,四周熟悉的建筑让两人各自都有些感慨:阿卡莎上一次离开这里时还是被通缉的异教徒,而如今望着那修道院,心里却再也没有了任何恐惧。

    罗迪则回想着这座城市发生过的事件:修道院前的围攻、广场混战、弩炮轰击玛格达等等,还有当初和莎莉闹的那次误会…

    误会…

    回忆就此戛然而止,因为想到“莎莉”的时候,罗迪原本畅快的呼吸突然变得有些凝滞,脸上的微笑也渐渐收敛

    “罗迪?”

    “嗯?”

    “前面有支队伍,看上去好像把路挡住了。”

    阿卡莎指了指前方,罗迪顺着望过去,这才发现面前不宽的道路上有一支“典型”的贵族队伍挡住了去路。

    所谓“典型”,就是这个年代的年轻贵族上街时独有的排场…

    一身有着华丽刺绣的上衣,精致的皮带、皮靴和马裤,腰间挂着纹饰复杂的佩剑,血统纯正的高头大马,这样的行头几乎就是把“贵族”两个字刻在了脸上。

    而四周的六名随从则是统一的皮甲装扮,一边前进,一边把来不及躲闪的路人轰到一旁。

    罗迪望了望对方马鞍侧面的家族徽记,对阿卡莎解释道:“这是温斯顿家族的徽记,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帕海纳尔领的领主家族——这个家族比较盛产纨绔子弟和花花公子。”

    “帕海纳尔?离这里有些距离啊,来这里做什么?”

    “我哪儿知道,闲得慌吧。”

    罗迪耸耸肩,目光朝两侧望了望,发现不远处似乎还有另一位贵族的随从部队,而对方的家族同样不是艾弗塔本地的。

    “咳咳咳咳…”

    两人继续向前走,罗迪却看到路旁一位老裁缝正剧烈咳嗽着—不过这并没有什么蹊跷的地方,他转过视线,随即看到一位贵族随从挡在了自己面前。

    “去走你该走的路,佣兵”

    对方不客气的把罗迪和阿卡莎拦住,语气很是生硬。

    “我是艾弗塔的罗迪男爵,士兵,你有什么资格挡住我的路?”

    罗迪没兴趣理会这种小角色,他绷着脸一甩缰绳,径直向前走去,险些把对方撞开——阿卡莎跟在旁边,想笑,却又努力忍住不笑出声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罗迪在别人面前拿出“贵族”架子,感觉颇为新鲜。

    而这时,前面的贵族回过头,望着罗迪道:“男爵?抱歉,我没见过哪位贵族会穿成佣兵的摸样。”

    “那么现在你见到了。”

    罗迪没兴趣废话,从他旁边过去后便准备继续向前走—这行为倒是让鲜衣怒马的温斯顿伯爵微扬眉毛,他斜眼看着罗迪,不客气道:“你也想追求霍利尔明珠?就这形象,你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什么明珠?”

    话问出口,罗迪便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莎莉?”

    看对方默认的摸样,罗迪立刻理清了思路,随后却是觉得有些好笑:就算莎莉真的要“征婚”,哪里会找你这么个纨绔?

    不过“贵族联姻”是没有什么挑选余地的—想到这里罗迪的眉头皱了皱,还没问什么,便听对方继续道:“罗迪男爵,你是刚从森林回来么?呵还提着不少战利品,如果家境破落的话,我倒是愿意出高价买你这些货品。下次出去多带几个随从帮你拎东西吧,别让女仆跟着你受累。”

    “啧,你这斧头和弓看起来还不错,要卖么?”

    这位来霍利尔城没几天的伯爵显然自我感觉“高人一等”,见罗迪穿着一身皮甲便以为他是破落贵族,末了还不忘指了指“净化之刃”:“你这种剑是只有女人才会用。如果有兴趣,我倒是可以教教你剑术,在帕海纳尔,我的剑术可是能排得上名号的。”

    “费心了,不用。”

    罗迪虽然没和对方动手,但也知道对方级的等级只有被自己碾压的份儿,所以他直接甩了甩缰绳,向前加速离开

    不过没走出几步,他和阿卡莎便发现街道两旁被清空,两排家族护卫手持礼仪长矛站在两侧…

    而这情景却让旁边的温斯顿伯爵露出许些“得逞”笑容,他让马匹加速两步,和罗迪平齐后挥手道:“鲁西弗隆家族还是明智的,这位…罗迪男爵,请你让一让,或许不久的将来,你就要喊我领主,也说不定呢。”

    这话很明显是在占莎莉的便宜,纵然已经和莎莉“分手”,可罗迪听着这个纨绔子弟大放厥词,依旧有种抄斧头抡过去的冲动…

    “罗迪。”

    阿卡莎看罗迪脸色很不好,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而罗迪的目光也随之收敛回来,然而就在他抬头向前望去的时候,却发现街道尽头,那个一身白色衣裙的身影正静静站在那里,目光死死的盯着他…的旁边。

    “霍利尔城永远欢迎罗迪大人,莎莉小姐已经等您许久了。”

    公爵府的年轻管家走过来说明了欢迎仪式的安排,随即对着一脸不解的温斯顿道:“伯爵大人,莎莉小姐今天有事,尚且没有空闲时间。”

    “有…有事?就为了见他?”

    如开屏孔雀般的温斯顿眼睁睁看着罗迪继续向前,表情一时间滑稽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