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蹊跷的瘟疫
    时间流逝,自罗迪从静语森林返回后,埃尔森城终于进入了一段平稳发展的时期,而罗迪自己,也在连续的战斗后有了一段能够放松精神与身体的“休假”。

    到了七月份,耐希米亚草原再次被雨季的乌云笼罩,按照曾经的历史,69年的夏季,艾弗塔边境已经出现过多次兽人袭击事件——不过直到此时,有埃尔森城监视的边境始终平静的很,根本连半个兽人的影子都没见到。

    罗迪为此舒了口气,因为这证明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不过他也知道,“安定”只是暂时的,纵然现在没有敌人或紧急情况去应对,罗迪也不会神经大条到认为自己可以当领主享清福了。事实上…哪怕是成为了这片领地权力最大的城主,他依旧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训

    上午进行四百箭的移动与定点射击训练,下午研究当前所有的技能配合,强化对自身技能、天赋和体力的理解与应用。这半个月来,罗迪每天从衣衫上拧下来的汗水都有好几升,而被射烂的箭靶更是堆满了城市广场的一角。

    【冰晶之刺】和一身皮甲已经有些跟不上等级,不过罗迪并没有急于更换,因为他准备用巨龙龙骨和龙鳞来做一身真正的“强力装备”。不过在这之前,罗迪却每晚都在对“巨兽掌控者”套装进行着改良。

    当然,所谓的“改良”,就是进行“晶石镶嵌”。

    获得“晶石镶嵌师”这一副职业之后,罗迪便一直没有进行过研究,此时有了闲暇时间,他便从卡米拉那里要来不少晶石碎片,准备冲一冲“晶石镶嵌师”的技能等级。

    然而“粗糙的晶石”、“有瑕疵的晶石”、“碎裂的晶石”被罗迪一块块打磨出来后,试图给晶石“灌注”能量的罗迪却一连三天没有成功一次。

    因为每一次凝聚“法力”,他都会被大脑剧烈的疼痛严重于扰注意力,导致能量“灌注”失败。

    这样的挫折令他苦恼,但直到第四天,他却凭借自己的惊人毅力忍住了头痛,完成了他的第一块作品—

    “弱效轻羽晶石”

    镶嵌物

    效果:启用后维持三秒“轻羽术”效果。

    使用次数b

    有了这样的开始,罗迪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到了七月十五号的时候,他已经制作了超过二十块拥有足够效力的晶石,并在筛选过后镶嵌在了自己的“巨兽掌控者”套装上。

    至此,罗迪直接多出了六个主动或被动技能,而代价则是装备加成属性削减了3

    日子听起来似乎颇为单调,不过罗迪却因为有阿卡莎的陪伴而丝毫没有觉得无聊夕阳下拉着手逛逛高精灵古城,睡前轻吻额头说晚安…两人的感情进展并没有如影视剧那般两三天就接吻上床的夸张,却也并不至于拥抱。

    因为都是第一次认真谈恋爱,罗迪与阿卡莎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虽然这样显得有些拘谨,可心中的甜蜜…却另有一番味道。

    到了七月十六日下午,埃尔森城终于迎来了自“时间静止结界”破碎后的第一场雨。

    淅淅沥沥的雨滴声中,坐在阳台前的罗迪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伸手翻阅着刚刚送抵的一摞信件。

    “这么多信?是不是艾弗塔又有什么事情?”

    阿卡莎来到罗迪身旁,把手中的茶壶放在桌子上…虽然罗迪总说不要让她操劳这些事情,但阿卡莎却还是喜欢亲手为他煮奶茶。

    “没什么大事,一些计划执行后要看效果,军队建设的事情交给索德洛尔,周围那些领主可是被吓得不轻,好像找公爵抗议呢。”

    罗迪说着笑出声来,端起茶杯道:“这群家伙估计是被吓怕了,嗯…奶茶很好喝。”

    “你喜欢就好。”

    阿卡莎的笑容很甜。

    天气渐热,她如今已经换上了轻薄的白色纱衣,纵然没有暴露出太多的肌肤,但对于罗迪而言也有着说不出的诱惑气息——阿卡莎的身材绝对比得上以前网上见过的那些模特,甚至可以说还要夸张一些。而这个时代还没有钢托内衣,所以衣服稍微薄一点,她胸前的丰满便会显得有些“颤颤巍巍”。

    “怎么了?我衣服上有东西?”

    “没…刚才在想别的。”罗迪于咳两声,将视线挪回了手中的信件,继续翻看起来:“索德洛尔那边一切顺利,艾尔莎村的贸易额又创新高,胖子还真是个经商的料,现在已经把触角伸到了全国七成的土地上…”

    翻到最后一封信时,罗迪却表情微微凝重起来,仔细读了一遍后,有些迟疑道:“安格玛公爵说,他想让我去一趟霍利尔城。”

    “需要我做什么?”

    阿卡莎看不懂罗迪那个表情什么意思,奇怪的问道。

    罗迪表情有些犹豫,手中信件上除了那些琐事之外,最后专门注明“莎莉已经返回霍利尔城”的消息…这让他很是奇怪,毕竟自己离开“圣殿”时,莎莉并没有打算返回艾弗塔啊。

    难道她是来找自己继续算账的?看着也不像啊…

    “如果不怕恐高的话,跟我一起去吧?正好顺路还要帮卡米拉办点事,有你在更放心些。”

    “好的。”

    阿卡莎丝毫没有察觉到他此行要去做什么,倒是握着信件的罗迪有些头疼…

    莎莉算不上“前女友”,可终归两人的关系曾经非常近—想到这里,罗迪总是不免有些叹息:恐怕那场争吵之后,自己和她再也做不了朋友了吧。

    反正…最终是要摊牌的。

    “这群家伙…咳咳咳…还真是瞧准了机会才来啊。”

    霍利尔城的公爵府内,安格玛一边出声感叹,一边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色的光芒紧随着落在了他的身上,施放完神术的莎莉轻轻抚着父亲的后背,低声道:“真想不通,瑰十字,司铎的身份还挡不住这些家伙么?他们以前怎么就没出现过。”

    “以前我还站得住,他们不敢乱动,现在…呵,都把你当成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了。”

    安格玛公爵感叹的是霍利尔城近日突然冒出来的大小贵族们—他们并非艾弗塔本地的贵族,而是王国中那些其他领地大贵族的继承人们。

    很显然,安格玛公爵种种“嘱托后事”般的举措已经让他们看到了谋取领地与财富的机会…就像罗迪对布鲁迪说的那样,在这个时代,“联姻”永远是结盟与吞并最好用的手段,哪怕莎莉因为“玫瑰十字”司铎的身份而不能婚嫁,却依旧无法阻挡这些为了利益蜂拥而至的家伙们。

    他们自负、高傲而迫不及待的幻想着与这位公爵之女有一段“浪漫”…或者说“恰到好处”的爱情。

    然后…既得到她年轻貌美的肉体,又得到惊人的财富…

    “简直白如做梦。”

    莎莉对此恶心至极,目光里的厌恶一闪而逝,她伸手端来旁边的水杯,递给父亲后说道:“约翰管家刚把新的一批信息放在桌子上了,要我给您拿过来么?”

    “不用拿了,你去看一遍,然后说说你的看法。”

    安格玛公爵闭上眼睛,靠着椅背尽量平复着呼吸。

    莎莉微微抿着嘴唇—她知道父亲这是准备让自己“接班”了。

    抬手拿起那摞羊皮纸,莎莉轻声把一件件事情分析给父亲听,偶尔会听到安格玛做出的一两句评语,虽然很少,却都让莎莉更深刻的体会到如何站在“决策层面”去考虑问题。

    只是这样的教导,却让莎莉心中满是酸楚…当自己意识到父亲已至暮年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

    “这里…这里有一个来自东部教区的消息,说是瘟疫得到了控制,但具体调查的结果有些不同—”

    莎莉看着手中的信件,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司铎的神术对某些患病的平民不起作用,不过玛拉顿主教及时驱散了疫病,保证了教区的安全。”

    “这件事继续跟进。”

    安格玛公爵睁开了眼睛,面色突然严肃起来:“瑰十字,怎么防范疫病的,到底有多少人感染瘟疫,死了多少人,一定要仔细查…咳咳……查清楚。”

    莎莉连忙扶住他,有些奇怪的问道:“瘟疫从来没有对卡伦王国造成过困扰,父亲,需要我们这么关注么?”

    安格玛努力忍住胸口的疼痛,声音有些虚弱的回道:“我本来和你一样,可…罗迪却不是这么想的。”

    “罗迪?”

    这个名字让莎莉有些失神,她动作僵了僵,随后恢复了“正常”,娇嗔道:“他又和您说过什么了?好多神神秘秘的事情他从来不和我说呢。”

    安格玛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回忆曾经和罗迪的对话,随后有些费力的抬起手,指着旁边木桌上那始终展开的卡伦王国地图:“当初他和我说起玛格达的时候,专门就‘瘟疫,提过一句,他说…”

    “如果有一天,王国出现了蹊跷的疫病,那就一定要提防起来。那些亡灵…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卡伦的觊觎。”

    “而且…他们会用做无耻、最没有下限的手段来侵占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