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启程
    罗迪从未和异性有过这么激烈的争吵,因为脑海中情绪激荡,他在这十几分钟力根本什么都吃不下去,只是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凉水,脸色僵硬得很。

    “罗迪哥哥,发生什么事了么?”

    奈菲吃掉了餐盘里的面包与奶酪,有些奇怪于罗迪那根本就没动过的食物。

    “艾弗塔那边有些要处理的事情,我在想对策。”罗迪勉强笑了笑,“对了,我们返回的速度需要加快,你的那些书籍我让人保存在圣殿,让他们过段时间直接送过去吧。”

    “妈妈在信里说书要保存好就没有问题。”

    奈菲说完,目光望了望楼梯,心中有些奇怪莎莉为什么没有下楼吃饭,不过因为罗迪难看的脸色,她抿了抿嘴唇,并未多问。

    早餐就这样在略显沉闷的气氛中度过,随后罗迪跑了一趟集市,去买来七八件斗篷、皮衣和食物,收拾好了自己的皮甲与长弓,回来时,奈菲说莎莉接到一位司铎带来的口信后出去了,罗迪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什么来,只是沉默片刻后道:“那我们走吧。”

    “不等着和莎莉姐姐告别了么?”

    “不等了。”

    “罗迪哥哥…你们吵架了对么?”

    “…嗯。”

    沉默的气氛维持了一瞬,罗迪便继续迈步向前,将短弓随意背在身上,望了望远处天空盘旋的巨鸟,出声道:“走吧。”

    在针尾沙锥的影子渐渐远离圣殿之际,情低落的莎莉刚刚推开面前实木制的大门。

    清晨与罗迪争吵时她谎称自己去见了鲁本斯,却没想到中午时分,这位枢机主教便真的来叫她去谈话—进入教派核心层后,鲁本斯的办公室便离那座位于城市中心的“圣彼得大教堂”更近了些,大门背后,金色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前洒下,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用羽毛笔书写着什么,签了字,用戒指盖上授权的印章,鲁本斯转过目光时,原本微皱的眉头便舒展开来—

    “剩下的部队基本避开了敌人的追击,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近期内不会再有什么战斗了。”他笑了笑,示意莎莉坐下,“说起来因为你和罗迪,教派真的避免了很多牺牲。”

    这样的夸奖放在以往定然会让莎莉喜笑颜开,可此时她却胸口闷的厉害,只是低着头“嗯”了一声。

    “对了,教宗对那柄权杖研究后觉得需要让你去看看,今天要你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大概是在明天中午的时候。”

    “好的,鲁本斯大人。”

    “对了,罗迪最近还好么?今天晚上有些时间,我倒是想约他谈谈援助领地的事情,等你回去和他说一声吧。”

    莎莉深深吸气,觉得莫名有些烦躁:罗迪连“掌控一座城市”这样的理由都能搬出来糊弄自己,所谓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回去还怎么和他说话?

    “他…他可能很快就要返回艾弗塔了,说是有些急事。”

    这样的应答倒是实话,可鲁本斯听后却并未露出意外的神色,反而点点头道:“也是,他最近要忙的事情太多了,那座城市基本是个空城,要建设起来太难了…”

    莎莉微微皱眉,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空城?”

    鲁本斯愣了一下,回问道:“他没和你说么?罗迪在王国边境找到了一座古城,王室已经正式承认了他的男爵身份,并且将国土向外扩张了一部分。”

    他顿了顿,解释道:“不过那座城市虽然很大,却几乎没有人居住,并且同时面临亡灵和兽人两方面的威胁,急需建设,他这一次和我谈的最多的就是支援建设问题,第一批支援队伍已经在筛选当中了,可能再过几天就会出发…

    鲁本斯后面说了些什么莎莉根本没听清,她只是突然间愣在那里,脑海里回忆起了罗迪在自己面前说的那些话——他似乎…并没有说谎?

    可这又能怎样…

    莎莉揉了揉眉心,随后却听鲁本斯道:“…不过我这队伍可能要两个月才能抵达他的城市,不像他,只是三天就能从霍利尔赶到这里来。”

    “什么?”

    莎莉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抬起目光,“三…天?”

    鲁本斯倒是没有察觉到她微微有些异常的语气,很快回答道:“之前艾弗塔出了些事情,你父亲便在四月三十号举办了一场宴会,和罗迪一起把领地内的隐患完全平息,而当天晚上,他从罗迪那里接到了有关这次战斗的预警。”

    这是莎莉之前根本不知道的“内幕”—原来最早对敌人陷阱有所察觉的不是鲁本斯,而是罗迪…

    “从时间上而言,安格玛已经来不及靠正常手段来通知你,因而只能向本杰明和我求助—不过说出来可能别人都不会信…罗迪在三天后便亲自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甚至比你父亲的信鸽还早了一步。”

    “那时候莫格莱尼独掌大权,我无权调动军队支援,罗迪便直接让我伪造了命令,他问了你的大概位置,自己借了套司铎教袍,随后便在六号领着那群援军去了布瑞尔森林。”

    听到这里,莎莉已然不加掩饰的长大了嘴巴,脑海中的震惊令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从鲁本斯说出的所有话语来看,罗迪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救她而来的…

    “他、他怎么做到的?霍利尔城到这里—我当初走了将近两个月啊…”

    “你没看到那个塌了的鸽笼?他不知道哪里找来一只巨鸟,一路骑着他飞越了半个国家,我可是记得—当初罗迪来到我面前时身体几乎都被冻得瘫痪,可能他一路都没有停歇吧…”

    鲁本斯的话语让莎莉握紧了拳头,指甲几乎了手心。

    枢机主教不会骗人,罗迪拼死拼活飞越了半个国家,真的只是为了来救她…

    “也亏着那只巨鸟,几天前你们返程的路上,罗迪生生拖住了超过两千人的队伍,这样的事情我也是昨天才从陆续收上来的信息判断出来的…”

    莎莉紧紧咬住了嘴唇,疼痛,却只是为了忍住眼泪。

    你什么都没说…

    你只是默默承受…

    哪怕你解释一句也好啊…

    然而手心传来的剧痛终究无法让时间倒流—当意识到这一点时,莎莉已经明白…再多悔恨,都挽救不了已经铸造的事实。

    结束了和鲁本斯的谈话,莎莉有些浑浑噩噩的回了住所,空空荡荡的宅院毫无声息,纵然心中已经知道这样的结果,可她还是发疯似的冲进了所有的房间,希望看到罗迪那熟悉的身影—可最终,她只能坐在空荡而寂静的餐厅内,望着那个被罗迪捏变形而丢弃的青铜把手,黯然神伤。

    巨大的茫然与无措比禁咒更难让人承受,莎莉闭上眼睛,她想追上罗迪,去和他解释,向他道歉,可知道罗迪以飞行坐骑离开后,内心最后的希望,便也渐渐熄灭下去…

    她呆坐在桌子前,仿佛灵魂出窍般一动不动的坐了整整三个小时,直到一位司铎送来有着鲁西弗隆家族徽记的信件时,她才终于活动了那仿佛冻住的身体,手指有些费力的撕开了蜡封—

    哪怕失去一切,父亲终究会给她带来信任的温暖,莎莉轻轻呼出一口气,心痛的感觉似乎稍微缓解了些许,然而在阅读这封简短的、由人代笔的信件之后,她却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如坠冰窟”。

    猛地起身,莎莉疯狂的跑出了屋子,一路跌跌撞撞,重新来到了鲁本斯的办公桌前…

    “枢机主教大人,我…我想回家,回艾弗塔,马上。”

    她的目光几乎失去焦点,嗓音也沙哑的让人心疼:“父亲他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星夜启程的莎莉,向着一千七百公里外的霍利尔城开始了她的旅程。

    而同样的时刻,从可达鸭身上跳下来休息的罗迪和奈菲,已经距离“圣殿”足足三百公里。

    夏天悄悄来临之际,这个国家似乎依旧处于所谓的“安稳”之中—两大教派的战斗轰轰烈烈的碰撞,看似注定的结果,却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数”而产生了戏剧性的逆转与结局,以至于“蝮蛇十字”近万人的搜捕队伍,只能望着圣殿固若金汤的防守于瞪眼…

    而脱离开这片战场,将目光转向艾弗塔时,这里的一切仿佛都在渐渐步入“正轨”。

    安格玛公爵自知身体虚弱,此时正在努力压榨着身体最后的精力,为着家族及领地以后作着一份份蓝图与计划。

    索德洛尔的“帕尔领”内,由亨利所组建的商队首次向着艾弗塔以外的区域开始了渗透,而骑兵团的骑士们,则依旧处于“休假”状态。

    静语森林中,木精灵村庄的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娜塔正咬牙将预订的八百箭训练量完成,而布鲁迪村长却在一脸严肃的接待从扎拉村而来的…另一位村长。

    “瓦格拉废墟的东西已经被我大概搬空了,你提起它做什么?”

    “布鲁迪,我的村子遇上了一些困难,或许那些曾经属于高精灵的书籍才能起到作用…”

    年纪比布鲁迪小了二十岁的泰德村长低声道:“我…希望你能帮助我的村落。”

    “你要找书?那些东西我看不懂,都送人了。”

    眼前这个家伙曾经在一个月前曾经出言讽刺自己,所以布鲁迪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硬邦邦的甩出这句话后便站起身—

    “要我送你出去么?这栋别墅是人类修建的,如果不会开门,我可以教你。”

    【第四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