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奈菲·卡米拉
    五月二十日时,位处王国最西部的领地埃尔森城,终于迎来了一支从艾弗塔而来的物资队伍。

    从静语森林艾尔莎村运来的充能晶石、书籍和高精灵皇家卫队制式装备等等物资堆放在一辆辆马车上,经历十多天的长途跋涉,终于进入了埃尔森那宽阔整洁的外城门。

    城墙上,随着一身洁白法袍的阿卡莎挥动法杖,森林中那些阻拦魔兽的上千名亡灵士兵开始听话的组队撤退,缓缓从另一座城门返回埃尔森……

    这位有着“死亡天使”称号的牧师终于在这些天逐渐从清瘦的状态渐渐恢复了曾经的丰满,一身式样简单的法袍因为那曲线优美的身姿而呈现出了夸张的弧度。只是因为身处空城,阿卡莎无心打理自己的形象,此时的摸样,仿佛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似的。

    而实际上,阿卡莎的确有些睡眠不足。

    本以为留守这座城市会异常寂寞,可她却没想到这里的图书馆内有着无数令人惊奇的书籍…如果说罗迪以《能量本质》为教材教授高精灵语是一把“钥匙”,那么此时的她,便用这把钥匙悄然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晶状体能量的研究》、《图解治疗系奥术》、《法阵构成原理》等等大部头书籍,让阿卡莎逐渐看到了一个七百年前由“奥术”统治的高等文明王国。

    所以她开始通宵达旦的阅读,这也导致始终有些缺觉的她差点忘了今天迎接物资部队。

    任务完成,她本想去看看队伍里的物资都有什么,可目光扫过远处时,阿卡莎却看到了卡米拉那一身红袍的身影,她皱了皱鼻子,露出一脸“不感冒”的表情,转而自顾自走下了城墙,决定先去图书馆看那本颇为有趣的《与龙对话》。

    对于卡米拉,她始终没有什么好感,看不对眼就是看不对眼,阿卡莎与她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而相对于她的无忧无虑,此时的卡米拉心情却并不轻松。她皱眉检索了一遍从艾尔莎村运来的数百块晶石,眉宇间竟是丝毫没有喜色。

    火红的法袍像一簇焰在队伍前后跳动着,当卡米拉停下脚步时,她微抿嘴唇,问向了负责这次运输任务的布冯:“这是木精灵那里能使用的所有晶石?”

    因为索德洛尔和骑兵队所有士兵都在轮休,带队的变成了在静语森林负责木精灵沟通事务的布冯,他此时还沉浸在对这座巨大城市的震惊之中,听到眼前这位红袍美女的问话,布冯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点头道:“艾尔莎村所有的晶石都在这里,一块不少。”

    卡米拉望着眼前体积相仿、规规整整的“充能晶石”,眉宇间的忧色却是不加掩饰起来。

    罗迪离开之后,她并凭借自己对元素极其敏感的天赋,已然搞清楚了自己被“禁锢”在这里的原因:

    简单而言,卡米拉能在弥留之际“起死回生”,完全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法阵以“奥术”这种近乎“万能”的能量凝聚并“重塑”了身体,令她拥有了掌控这座城市的力量和新的生命。

    可这样的条件,是“防御体系”必须始终拥有能量。而此时卡米拉却察觉到…这座城市仅剩的那些能量,正一丝一缕的逐渐从身体内逸散着,似乎过不了多久便会彻底消耗于净

    想要对“防御体系”充能有两种途径:一个是图灵当时使用的那个小型“充能法阵”;一个便是巨型的“核心防御控制”法阵。

    前者哪怕用一块晶石都可以充能,而后者却需要至少一千五百块晶石才行。

    而悲剧的是,图灵的小型“充能法阵”已然因为出现一道裂痕而彻底报废,可后者…算上新运来的和帕夏尔魔塔中搜索出来的晶石,还差着三百二十块才能启动。

    也就是说,卡米拉必须在能量彻底“逸散”前,凑齐三百二十块魔晶来充能,否则她很有可能为此丧命

    手指微微握紧,卡米拉目光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很快她便镇定下来,并立刻开始在脑海中筛选着所有的办法。然而左思右想,她发现目前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竟然只有罗迪一人…

    只有他了解高精灵文明,并且寻找晶石本就是他复苏埃尔森城的任务。

    心中正这么想着,卡米拉却是突然警惕的望向了天空,双手几乎在同一时间想响起了元素震荡的嗡鸣…

    布冯和两侧的士兵们被吓了一跳,顺着卡米拉的视线望向空中时,才发现头顶竟然出现了一只巨大而长相奇怪的鸟。

    对方盘旋了几圈,似乎准备降落,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落脚,最终几经周折,终于在城市广场以“狗啃屎”的姿态滚了好几圈,勉强降落成功。

    而卡米拉赶到这里时,正好看到了它指向天空的鸟爪上绑着一封信—出于保险,她施放了“冰晶束缚”,并以“元素之手”将信件拿了过来,不过阅读一遍后,她便深深吸了口气,捂着胸口半天没能说话…

    莫格拉村遭受异教徒袭击,而奈菲被罗迪平安护送至圣殿,这是信件中最重要的讯息。

    而罗迪同时也说明自己需要卡米拉亲笔回信证明她的身份,这样才能说服奈菲一并返回。

    事到如今,卡米拉没有任何疑惑,当即写了回信,并以最快速度拴在了眼前这可笑的巨鸟腿上—而可怜的可达鸭连续飞行这么久之后,却是连口饭都没来得及吃,便不得不再次踏上了返程的旅途…

    五月二十一日,圣殿。

    “罗迪哥哥,你说妈妈她真的出现在了那个叫埃尔森城的地方?”

    “我也不确定,这只是我手下传递来的消息—我已经回信让她写一封亲笔信,如果能证实身份没错,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不过卡米拉,你能认出她的字迹吧?”

    “没有问题,妈妈写的字很好看呢”

    奈菲左手拉着罗迪,右手牵着莎莉,蹦蹦跳跳个不停。

    “莎莉姐姐,罗迪哥哥真厉害,没想到真的能找到妈妈”

    小萝莉满脸笑容,此时的感叹完全发自内心,然而她却不知这些只是罗迪的一个障眼法罢了—因为只有这样,奈菲才能在莎莉眼中以“合理的”理由跟他返回埃尔森。

    说实话,罗迪这些天来始终感觉自己像在走独木桥,生怕一句话说错而让莎莉生气伤心。不过现在看起来她的心情相当不错,灿烂的笑容和开朗的话语总是萦绕耳边,令罗迪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毕竟这样的“谎言”不是为了害人,究其原因,只是罗迪不想伤害莎莉罢了。

    “莎莉,鲁本斯那边的意见,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罗迪满是茧子的大手轻轻的握着奈菲的小手,这些天来,奈菲对他的态度终于有了极大改观,虽然还是和莎莉更亲近些,却也不再抗拒和罗迪许些肢体接触,甚至会主动拉着他和莎莉的手去“荡秋千”。

    “枢机主教大人说给我放一个月的假平复心情,然后安排了许多讲座,又列了不少书单,看来是想把我拴在这里呢。”莎莉笑着帮奈菲把凌乱的碎发理好,抬头道:“其实我是想回艾弗塔看看的,父亲他毕竟老了。”

    “如果能够申请下来,我倒是能陪你回去,不过一定要在九月份之前,今年冬天的路可能不好走。”

    罗迪对于69年冬季的雪灾印象深刻,他可不想在这里耽误太久。

    “公爵那边的回信应该这两天就到吧,明天有时间去问问鲁本斯,我想他应该会同意的。”

    “这么想让我跟你回去啊?”

    莎莉突然脸颊微红的问了一句,罗迪眨了眨眼,目光望向旁边—小萝莉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听懂,嘻嘻…”

    奈菲蹦蹦跳跳的跑到前面去,惹得罗迪和莎莉相视而笑,随即都是各自有些说不出的情绪酝酿在心间。

    一行三人就这样放松的在街道漫步着,罗迪偶尔会翻开【任务栏】看看埃尔森城的建设任务,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陪着奈菲和莎莉在集市上为某些新奇的东西做点评价。

    到了傍晚的时候,如流星般的可达鸭第二次栽进了尚未修好的鸽笼之中,同时也带来了卡米拉的信。

    晚饭上,见到信件的奈菲立刻确认了这是母亲的字迹,随后兴高采烈的抱住了罗迪和莎莉的脖子欢呼雀跃…小萝莉的心情也感染了两人,这顿晚饭倒是喝了不少饮料,而奈菲也再一次成功的被葡萄汁醉到了桌子底下。

    葡萄汁和低度数的果酒类似,喝的时候没感觉,喝多了就有些后劲,哪怕是年纪大些的莎莉此时也有些微醺,她目光迷离的望着罗迪,舌尖舔了舔嘴唇,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可罗迪却只是笑着把她和奈菲一起扶上了二楼,一左一右摆在了床上,想了想,轻声道:“晚安,我的鲁西弗隆小姐。”

    莎莉被他这个称呼说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分…他不说自己是“司铎”而只是说“鲁西弗隆小姐”,是不是在证明…他其实并没有把那个神职身份当回事啊?

    那这样,以后是不是…

    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莎莉却听旁边的奈菲迷迷糊糊道:“莎莉姐姐,罗迪哥哥怎么管你叫鲁西弗隆啊?”

    “那是我的姓氏,卡米拉,我叫莎莉·鲁西弗隆。”

    “嘿嘿,原来姐姐你也有姓氏呢,其实告诉你个秘密…我也有哦。”

    奈菲脸蛋红扑扑的,在被窝里蹭了蹭,伸手搂住了莎莉的腰,像只章鱼般贴了上来--她睡觉总是缠人,莎莉倒也习惯了小萝莉睡觉不老实的“毛病”,拽了拽被子,她感觉自己也有些晕,索性闭上眼睛,回问道:“那么卡米拉姓氏是什么呢?”

    “卡米拉就是我的姓啊,妈妈说名字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不过莎莉姐姐对我这么好,我可以告诉你啦…”

    “我的名字叫奈菲,奈菲·卡米拉。”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奈菲因为困意而闭着眼睛,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莎莉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