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副职业
    莎莉很清楚,如果罗迪不想说一件事情,自己再怎么软磨硬泡恐怕都问不出来,所以她忍耐住了问“奈菲是谁”的欲望,转而绕开了话题:“还有几天就要返回‘圣殿,了,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呢?”

    “应该会休整几天,呃…”

    罗迪想说自己准备带着奈菲回埃尔森,可话到嘴边他却反应过来这样说纯属作死,于是改口道:“陪你在这边呆一段时间吧,能带我看看圣殿的景色么?”

    莎莉眨了眨眼睛,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她很快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嘴角微翘,哼道:“你这家伙还有开窍的时候?和我说说…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本事?”

    看罗迪那错愕而不着所措的摸样,莎莉没好气的按了按眉心:“真是的,跟你开个玩笑你也听不懂—我的意思是…看在你这么-这么懂事的份上,我肯定会带你在圣殿好好逛逛的。”

    “那就好。”

    罗迪望了莎莉一眼,视线却因为她那身薄薄的纱衣而向下拉了拉—这小动作被莎莉注意到,她顺着罗迪的目光向下望了望自己的胸口,顿时想起自己没穿内衣的事实,那原本白皙的脸颊顿时红的像时苹果…

    “笨蛋还看”

    她伸手捂住胸口,目光扭向一旁,嗔道:“就不怕我去神殿告状,把你拖上火刑架烧了…”

    话是这么说,可莎莉却发现自己此时并没有多少抗拒感,反而在羞意涌上心头之后,有一股莫名的冲动。

    这个家伙,看都看了,就不知道表示一下?

    “咳…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先回去了。”

    罗迪自认再留在这里就是耍流氓,赶忙老老实实的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正遇到蹦蹦跳跳跑回来的奈菲,他也不说话,只是伸手挡在了木门把手容易磕碰的棱角上,对奈菲笑了笑,随即便沉默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样的细节被莎莉注意到,不过她只觉得罗迪这样做是因为他一贯的谨慎,却根本没有想过罗迪会和眼前一脸纯真的小萝莉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咔哒。”

    关上房门后,罗迪原本轻松的表情倏然消失,他咬牙坐在了扶手椅上,缓缓解开身上皮甲的扣锁。

    已经有些破损的皮甲被扔在地上后,罗迪那几乎被血完全染透的衬衣此时几乎年在了身上——莎莉发现的伤口不过是十多道中的一个,因为上午的时候,罗迪并非只是阻止一支追踪的队伍那么简单…

    “蝮蛇十字”对神器权杖的重视远远超乎罗迪想象,杀死歌德并夺走权杖的行为无异于捅了马蜂窝—当罗迪意识到无法躲避身后的追击时,他当即利用可达鸭的机动性,主动袭击了数十公里外的敌人,并成功误导了对方的搜捕方向。

    虽然他凭借强悍实力活着回来,然而以一敌众,终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流血的伤口因为“中级治疗术”而基本止住了血,可杀死了超过七十名敌人、二十名骑士和三名暗牧后,身体的疲乏和痛感却依旧留存。

    锁门,关窗,提着烧好的热水,罗迪开始用毛巾一下下清洗着依旧疼痛的伤口。身上的肌肉并不十分凸显,而是如蓄势待发的猎豹般有着极为流线的造型,可无数次战斗下来,虽然有神术与药剂的恢复,他的身上却依旧留下了超过十道无法抹消的伤疤—来自兽人的、来自亡灵的、来自各式各样敌人甚至魔兽的…

    室内没有镜子,罗迪也并没有打算仔细查看这些伤疤,他简单的为肌肉拉伤的位置缠上绷带,随即用匕首刮了胡子,擦于头发,换上了新的布袍,安静的坐在扶手椅上,缓缓呼出一口气。

    心中不想让奈菲再去经历任何战乱,更不想让莎莉再面对这些凶恶的敌人—既然无法面对感情上的迷茫,那么罗迪唯一能做的,便是默默的用行动…去守护他心中珍重的一切。

    五月十一日,当来自“圣殿”的第二封信件抵达霍利尔城时,始终精神紧绷的老公爵终于松了口气。

    说实话,安格玛在这些天几乎对局势感到绝望—纵然各处传来的消息证实“玫瑰十字”尚且有幸存部队,可那高的惊人的伤亡比例却让公爵心如死灰。从军事上而言,这样的惨败几乎意味着教派数年的倒退,无论是影响力、财力还是兵力都有着剧烈的退步,其所带来的改变,甚至会影响到整个王国甚至周边几个小国。

    无数负面传闻甚嚣尘上,劝说公爵放弃资助“玫瑰十字”的、已然开始悄悄打听“蝮蛇十字”消息的、作壁上观的,领地贵族们表现出来的姿态让安格玛叹息了无数次,而就在这样的逆势之中,罗迪“杀死敌人主帅”并“救下莎莉”的消息,委实如一记惊雷,让领地瞬间没了声音。

    纵然亲眼见过罗迪创造过的一次次奇迹,可摆在眼前的事实依旧让安格玛感到难以理解…因为就在一天前,他还在怀疑罗迪是否能在月底前赶到布瑞尔森林。

    摩挲着那已经有“枢机主教”印封的信纸,安格玛知道那位督主教如今已经真正称得上“位高权重”—而鲁本斯在将战况如实相告的同时,却直言自己坐稳“枢机主教”的位置的最大功劳,都来自罗迪这次战斗中的果断决策。

    如果不是他,这场战斗的结果和莎莉的下场,将完全走向另一个极端。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而瘦了许多的公爵虽然心情恢复了平静,可身体却因为几日来的操劳而数次恶化。此时他挪了挪身子,轻声低喃道:“罗迪…埃尔森城,男爵…”

    羽毛笔在纸上划出了许些文字,可就在他拿出一张新的羊皮纸/准备仔细写下信件时,剧烈的咳嗽却打断了他原本还算清晰的思路。

    公爵的后背努力弓着,却丝毫无法缓解胸口那好似被撕裂般的疼痛,约翰管家赶忙过来轻轻抚着安格玛的后背,并立刻安排仆人去找修道院找神术师。

    “咳…终究…还是快撑不住了。”

    安格玛深吸了几口气,可刚刚捂住嘴的右手上却不知何时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老…老爷,神术师马上就到。”

    “没事,没事,不用慌张。”安格玛摆摆手:“人终究会死,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不过时间早晚罢了。”

    他接过仆人递来的湿毛巾,很是淡然的擦掉了手掌与嘴角的血迹:“该来的总会来,做好准备就是了,有什么可怕的呢?”

    摇摇头,安格玛抬手指了指桌子:“我口述些东西,你来帮我写吧。”

    “是,老爷。”

    约翰规规矩矩的扶着安格玛坐到旁边的扶手椅上,自己则坐在书桌前,拿起羽毛笔,轻轻汲好墨汁。

    “那么,下面要说的,是我的遗嘱…”

    安格玛伸手拢了拢微微有些凌乱的白发,平静的说道。

    五月十二日。

    对于莎莉和奈菲而言,数天前战斗带来的影响似乎正在飞速消失。

    有了军队护送,而后方也始终没有传来敌人追击的消息,队员们紧绷的神经终于渐渐放松下来,到了距离圣殿只有半天路程时,几乎所有人都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抵达这里,已经意味着绝对的“安全区域”。

    这几天来,莎莉自觉担任起了奈菲的“家长”,前后仔仔细细照顾着她的起居,甚至晚上睡觉都和对方在一张床上—虽然莎莉给人的感觉很是成熟,可她终究只有17岁,而13岁的奈菲正是对整个世界都好奇的年纪,因此在没有战争阴影的条件下,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当莎莉换下教袍、穿上和奈菲式样相同的衣裙时,完全就像是一对“姐妹花”。

    “莎莉姐姐,我有些想家了…”

    奈菲按着裙角,坐在满是书籍的板车上说道。

    “莫格拉村现在还被那些异教徒占领着,现在恐怕真的不能回去,”骑在马上的莎莉指了指前方已经能够看见的巨大城市,“圣殿会给我们安排合适的住处的,等村子安全了,我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可是我怕妈妈在我不在村子的这段时间回来,那样她就找不到我了…”

    奈菲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而莎莉则直接将目光转向了一旁骑着马翻动书籍的罗迪:“罗迪,你来想想办法”

    这几天来,似乎因为罗迪将自己的仪表收拾于净,小萝莉对他的态度变得比之前要好得多,不过所谓的“好”也只是单纯的礼貌罢了—此时的奈菲似乎根本没有罗迪印象中鬼灵精怪的摸样,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家教良好的乖乖女。

    他把手中的《充能晶石制作原理(卷一)》放下,抬起头思考片刻,认真回答道:“卡米拉,难道你没有想过主动去找你的母亲么?”

    “我…我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但是你可以给我你母亲的名字,长相特征或其他方面的信息,我有很多手下,或许能够找到呢?”

    罗迪知道自己没办法直接说卡米拉夫人在自己的城市里,索性采取了这样的“迂回”方式。

    “唔,妈妈也叫卡米拉,她说我和她很像,不过头发是栗色的。”奈菲睁大眼睛望着罗迪:“这样真的可以么?

    “或许可以,我尽力试试看。”

    罗迪点点头,那副煞有介事的摸样看得莎莉想笑,她指了指罗迪手中的书:“你说你,赶路还要看什么书…那上面的文字我根本看不懂,莫非你还能研究出个什么东西来?”

    “只是无聊时看看罢了,我比较喜欢研究这类东西。”

    罗迪耸了耸肩,看上去的确是“不懂装懂”的摸样,可实际上,他的视野中却显示出了一行字迹——

    “任务完成。”

    “获得副职业:晶石镶嵌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