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套话
    一场总人数涉及超过四万人的战斗,在卡伦王国终究不会被人忽略—贵族领主甚至王室无一不在关注着这场战争的结果,而其中显然也会有所谓的“站队”出现。

    领主众多的王国内部,有旗帜鲜明支持“玫瑰十字”的,同样有愿意给“蝮蛇十字”捐赠金币的,明面上是两大宗教的主力部队在较劲,可实际上,他们的背后永远离不开这个国家贵族们的支持…

    这样的卡伦王国,实际上却已经没有多少“凝聚力”可言。而作为这个国家名义上的“主宰者”,王室如今早已沦落到和公爵一级贵族平起平坐的地步,可谓有名无实。

    客观而言,查尔斯二世并非一个只知享乐的昏君。作为国王,他努力推行一条条新政,并且取得了些许足以称道的成果—这些事情虽然足够他在青史上留名一笔,然而对于一位有野心的君主而言,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穆尔,这样的结果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

    抬手将手中象征王权的手掌交给仆人,这位国王伸手理了理镶有金色徽记的衣领,将目光转向了面前这位忠心耿耿的领主。

    穆尔伯爵在去年和哥顿领主打了一仗,这件事算得上6b年最受关注的事情之一。而显然,此时有资格进入查尔斯二世的书房,已经代表着这位君主对他的信任与能力的认可。

    今年已经五十岁的穆尔看起来就是一个于于瘦瘦的老头罢了,那还身简单而毫无装饰的衣袍似乎也衬不上他世袭伯爵的身份,不过这位老贵族的手段,却明显超出那些只知收税养老的家伙—

    “陛下,战斗开始后瑰十字,的援军和第二天赶到的接应部队都没有在‘圣殿,有任何报备与记录,都属于擅自行动,,显然是有人提前察觉了陷阱,并且绕过了莫格莱尼的指令。”

    “我不想听理由,我只要结果。”

    查尔斯二世沉声回应。虽然脸上有许些不悦,可这位君主心中却着实很喜欢这种在背后“操纵全局”的感觉。

    这场战争在爆发之前便被穆尔介入并影响:“玫瑰十字”为什么会被一直蒙在鼓里?“蝮蛇十字”大规模兵力囤积为什么没有被察觉?究其原因,在南部领地呼风唤雨的穆尔伯爵起到了极大作用。

    削弱“玫瑰十字”,暗中扶植“蝮蛇十字”—王室虽然远没有曾经强势,可查尔斯二世却深知“平衡”的重要性,就像原本弱势的穆尔吞并风头正盛的哥顿领主那般…若是没有王室暗中支持,这样的事情只能是天方夜谭。

    每一场战争,都会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有各个势力的交锋,而此次宗教之战导致的结果是双方两败俱伤,如果说真正“坐收渔利”的,只有坐镇伊格纳兹的王室。

    “陛下,一切仍然在掌控之中,王室的影响力会在两年内增大数倍,而我们现在唯一要担心的,是边境…”

    “你说亡灵?艾弗塔那边的问题不是解决了么?我要看到的是这些不听话的家伙们乖乖臣服在我面前,几千里外的骷髅们怎么想,我不在乎。”

    查尔斯二世微扬眉毛,即将三十七岁的他依旧有着年轻人的激进与浮躁。

    穆尔伯爵欲言又止,可随后却也明白…有些东西即便说了,这位陛下恐怕也是听不懂的,他索性点点头,低声应道:“一切都会按计划进行,陛下。”

    “蝴蝶,蝴蝶,

    你来自何方?

    我不知道,我不问,

    从来就没有一个家。

    蝴蝶,蝴蝶,

    你要去何方?

    太阳闪耀的地方,

    蓓蕾成长的地方。”

    队伍前行着,“嘎吱嘎吱”的马车上,奈菲摇晃着小腿哼唱出了这首卡伦王国很流行的童谣—这样的声音也让队伍中行进的队员们心情放松了许多,距离大战过去四天之后,他们终于离开了森林,遇到了在鲁本斯命令下从“圣殿”赶来的五百人接应队伍。

    “前面就到格尔镇了,队伍会在这里休整一天。”

    身为这支队伍的指挥官,莎莉对疲惫的队员们简单说了这几日的安排,随后对甩了甩缰绳,朝四下望了望,却是发现自己找不到罗迪的身影…

    “这个家伙…”

    莎莉眉宇间虽然没有了曾经的忧郁,可是这几天来她却敏感的发现了罗迪的异常——他变得愈发沉默寡言,甚至整宿整宿的不睡觉,只是坐在篝火前不知思考着什么。

    莎莉问过他原因,可罗迪却总是语焉不详。这几天行军极累,偶尔的聊天,也只是她在聊自己在丛林中的经历,可罗迪这半年来都做了什么,他却始终只字未提。

    “卡米拉,看到罗迪了么?”

    “莎莉姐姐,我刚刚看到远处有个影子,好像是罗迪哥哥骑着那只大鸟—”

    奈菲抬手指了指队伍后方的森林方向,莎莉望了一眼,发现根本看不清楚有什么,随口问道:“有多远啊?”

    “可能二十多公里吧。”

    “那可真远呢。”

    莎莉点点头,心中其实并没有当真…二十公里的距离上,别说人了,就算是个教堂甚至都无法辨别,奈菲这么说,恐怕只是因为她对距离没有概念罢了。

    两人边走边聊,如此行进了半个多小时后,队伍便进入镇子开始休整--五百多护送的队伍直接在镇子外扎营筑阵,莎莉则带着奈菲住在了旅店。

    逃亡许久的队伍,终于在此时享受到了许些安宁。

    直到傍晚时分,罗迪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镇子,一番询问确认了自己房间的位置,然而当他迈步来到二楼。正欲推开自己的房门时,旁边房间的木门便先一步打开了。

    “罗迪。”

    “嗯?”

    听到莎莉的声音,罗迪扭头望了过去,本想打个招呼,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恶劣的森林条件让莎莉根本没有洗澡的机会,大战之后始终赶路,奈菲和她更是风尘仆仆,此时终于找到机会洗个澡,听到罗迪回来的脚步声,她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显然,夏天那轻薄的纱衣根本无法遮掩她的曼妙身材,虽然并未裸露多少肌肤,可湿漉漉的短发、若隐若现的曲线和胸前那因为没有穿内衣而顶起的两点,已经足以⊥人血气上涌…

    “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

    莎莉似乎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只是上下打量着罗迪身上的皮甲,目光微凝,退了一步:“进来说话吧,别站在外面。”

    罗迪深深吸气,挪开目光,迈步走进门,把短弓和空了的箭囊和短剑放在桌子上:“我刚——”

    “罗迪哥哥回来了?”

    奈菲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罗迪转过头,继而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三米外,小萝莉从浴室内探出头来,圆润的肩头和细腻白皙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红色的长发从侧面垂下,一双大眼睛正好奇的眨着…

    “傻孩子”

    莎莉哭笑不得的走过去,“让你穿好衣服再出来…怎么就这么冒失…”

    这姿态俨然是以奈菲的家长“自居”了,不多时奈菲便穿着略大一号的长裙走了出来,随即蹦蹦跳跳的说要去楼下看那些书有没有遗失,莎莉知道四周都有守卫,便不再担心她的安全,自己“咔哒”关上了房门,转身坐在了罗迪面前。

    罗迪正觉得有些口于舌燥,莎莉便端来了一杯水,随即轻声问道:“很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今天终于能有个像样的地方休息,明天队伍晚些出发,多睡一会吧。”

    莎莉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温柔,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她现在对和罗迪在一起的时间极为珍惜。

    不过望着罗迪那木讷的表情,莎莉觉得自己太温柔似乎让他不太适应,不过两秒便笑出声来,伸手捶了他一拳:“你就不能多说几句话?什么时候看你,都是这幅——”

    可手落下去莎莉便察觉到不对,她起身来到罗迪面前,伸手一扯皮甲,见内衬上满是血液,顿时变了声调:“怎么回事?”

    话音落下,“中级治疗术”也跟着默发而出。

    “下午…处理队伍行进痕迹的时候遇到一支b十字,的队伍,所以…打了一仗。”

    罗迪勉强笑了笑,想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都解决了,放心吧。”

    “我放心…我放什么心”莎莉说着说着突然觉得胸口有些气闷,她深呼吸,侧过头去低声道:“我现在能帮上你了啊,为什么你还老是一个人去面对这些危险…如果、如果—”

    她最终没说下去,眼眶红红的,显然是想起了当初自己接到罗迪“死讯”时的心情。

    罗迪沉默着,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莎莉,只是有些歉疚道:“对不起…我也是没有料到…”。

    “算了,我知道我说也没有用。”莎莉有些赌气的别过了头,但已经成熟起来的她知道,任性闹冷战的结果只能是伤害双方,所以过了几秒,她便转移话题道:“这半年…你在艾弗塔过得怎么样?”

    罗迪见她不再生自己的气,微微放松下来:“过得还好吧,杀了几个亡灵,击退了一批兽人,然后——忙了些别的。”

    “肯定很惊险吧?”

    莎莉知道这个家伙,嘴上说的好像只是吃了顿饭那么简单,实际上很可能步步惊心——而罗迪的反应也没有出乎她意料,他挠了挠头:“还好,活下来了。”

    “那…有没有女人缠着你啊?”

    莎莉努力做出不经意问出的表情,可目光却紧紧盯着罗迪的表情,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女人?”罗迪扬了扬眉毛,脑子里过了一遍娜塔、阿卡沙、卡米拉的影子,但显然这些人都不至于“缠”自己,所以一边端起水杯,一边坦荡的回答道:“没有。”

    “哼,算你识相。”

    笨木头,就你这样子,有别的女人喜欢你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呢

    莎莉微微放松了有些小紧张的心情,可随即却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家伙有一个伤他很深的女朋友…

    似乎是叫——奈菲?

    当初因为走得匆忙,根本没来得及问,现在…似乎是时候套套他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