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形同路人
    “你能看到紫光?”

    “对…对啊。”

    奈菲被吓了一跳,她和罗迪并不算熟悉,此时想回答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抿住嘴巴点点头,眼睛眨了眨便不再说话了。

    “别一惊一乍的”莎莉白了罗迪一眼,转过来对奈菲道:“别怕他,这家伙一点都不绅士,不过…我记得第一次遇到你时,好像就说我那个骰子会发光?”

    “恩呢,莎莉姐姐,你的身上也有光呢。”

    奈菲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话有什么异常,反倒是听她说话的罗迪眉头越皱越紧,他想了想,打断道:“那个…卡米拉,莎莉身上的光是什么颜色的?”

    小萝莉有些怕罗迪似的,不自然的往莎莉身边靠了靠,犹豫道:“是纯白色的。”

    不过很快她目光朝莎莉的肩头望了望,补充道:“那是几个月以前了,现在有些不一样,是白—嗯?”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小脸浮现出了许些疑惑:“这个颜色我不知道怎么说…有点像是格林城花圃里的那种花的颜色…”

    奈菲咬着嘴唇思索着形容词,而罗迪却只是通过“格林城”与“花圃”两个关键词便确认了她说的是什么——他问道:“是紫罗兰?”

    “恩呢就紫罗兰的那种颜色。”

    奈菲有些惊奇于罗迪的知识与反应,微张着小嘴表示了一下“吃惊”。

    可罗迪却并没有回应,而是分析着这其中的原因:玩家在“符文镶嵌”的商品栏中可以看到符文散发的光芒,而其中代表“神圣牧师”的是白光,“游侠”是绿光,其他职业也有着各种颜色的光,代表了自身力量的类型。而不同属性的魔法装备一样有类似的效果。

    “那么…卡米拉,你看这是什么颜色?”

    罗迪拿出【冰晶之刺】。

    “蓝色,有些像是湖水里冻结的冰。”

    “这个呢?”

    他抬起手,将免之戒】晃了晃。

    “金色,和太阳一样。”

    奈菲说着眯了眯眼睛,似乎真的被光芒刺到般。

    罗迪几句询问之后便不再出声,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低头望着手中的“蝮蛇之吻”出神思考起来—而莎莉也意识到奈菲这些话并非胡编,她想了想,低声道:“罗迪,难道奈菲她能看到这些装备和人身上散发出的…”

    “元素力量,没错。”

    罗迪微微叹气,心中想起了曾经和奈菲在莫格拉村时的经历—长大后的奈菲并没有告诉罗迪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或许是接触的机会少,又或者她已经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选择了“隐瞒”?

    别人或许并不知道,甚至会以为这天赋有些鸡肋,可实际上它却是足以⊥所有施法者羡慕嫉妒恨的强悍能力

    “卡米拉,以后千万千万不要和其他人提起你有这样的能力,好么?”

    罗迪突然间郑重其事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小萝莉没反应过来,张大嘴巴想问为什么,随后却把目光求助似的望向了莎莉显然她还是对这个在战场上凶悍无比的“哥哥”有些本能的抗拒。

    “能说说具体原因么?”

    莎莉拍了拍奈菲握紧的手掌让她放松,抬头问道。

    “在符文、附魔、法阵和炼金药剂这些涉及‘元素,的领域,她的能力可以进行高阶材料的甄别或对某些符文法阵进行极其细微的修正。有她的帮忙,很多事情绝对可以事半功倍,甚至节约无数时间——而那群家伙…可不一定是讲道理的好人。”

    这些话语并非危言耸听,莎莉立刻意识到了这其中的重要性,赶忙轻声对奈菲道:“那就听他的话,好么?”

    “嗯,我记住了。”奈菲不再躲在莎莉身后,微微探出头来望着罗迪,有些好奇的感叹道:“罗迪哥哥知道的好多啊,就像妈妈一样。”

    罗迪本想说些什么,然而在听到她的感叹后,却是眼角抽搐了一下,勉强笑了笑,闷声将目光转向了篝火,低头烤起了另一串兔肉…

    奈菲的话语无可避免的让他想起了远在埃尔森的卡米拉夫人,继而想到了自己目前和奈菲之间那“生疏”的关系

    “你是猎人么?难道要在这边狩猎?”

    这是当初奈菲和他说的第一句话,罗迪记得她一边说一边用草绳束起了那火红色的长发,目光中透着许些狡黠与好奇。

    而他当时的回答是:“你好,请问你这里有什么任务可以⊥我做么?”

    然后他们开始了一段故事,并最终成为朋友…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友情渐渐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那或许能称为“爱情”的情谊最终未能绽放出花朵,不过那些记忆已然随着罗迪的重生而消散。

    可是当罗迪再次和奈菲相遇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处境已然和当初截然不同——在奈菲眼中,自己或许只是一个满脸胡子拉碴、杀人如麻而冷血寡言的家伙吧…

    她愿意和自己说话,八成是看在莎莉的面子上吧…

    他曾经对八点档肥皂剧嗤之以鼻,曾经嘲笑网上倾诉感情问题的人都是矫情狗,曾经认为“谈恋爱”和“打副本”没什么区别——然而此时“物是人非”的情景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与迷茫。

    射向敌人的箭从未犹豫,但深陷感情迷宫里的他,却因为不会谈恋爱而彻底迷失了方向。

    一旁的奈菲对罗迪刚刚表现出的“博学”颇为好奇,可罗迪无意理会的摸样却让她心中升起的许些好奇渐渐消失,并最终挪开了目光—而恰好在此时,罗迪抬头望向了奈菲。

    可两人的目光,因为差了半秒而未能交汇。

    罗迪缓缓呼气,脸上的落寞不加掩饰。

    初来这个世界时,他距离奈菲足足一千七百多公里,在普通人眼中,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跨越的遥远路途,而罗迪却时刻充满动力,为了与奈菲的“重逢”而从未停止奋斗。

    此时此刻,他距离奈菲只有一点三米,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和她竟然形同路人。

    五月十日,“玫瑰十字”部队的残部终于摆脱了敌人的追杀。

    无论是身处丛林还是平原,又或者跟随博格多教区援军的士兵,他们身后的追兵都仿佛在同一时刻消失了。

    在所有人看来,“玫瑰十字”是这场战斗唯一的输家—算上受伤后死亡的士兵,“玫瑰十字”的总损失已经超过五千人,其中包含的主教、司铎已经多达上百人…

    这几乎等于把教派内下一代的根基生生毁掉一半。

    所有士兵士气低落的撤退着,默默承受着战争失败带来的苦果…然而同样的时刻,打了胜仗的“蝮蛇十字”却根本没有任何欢呼雀跃的摸样,一位位主教们都是面色紧绷,如临大敌。

    他们都接到了来自教宗的直接命令:“找到杀死枢机主教歌德的真凶,找回神器权杖”

    只是这一个命令,超过六千名士兵便发疯一样开始在布瑞尔森林附近开始了地毯式搜寻。

    歌德的死,令“枢机主教”位置出现了空缺,又因为他之前是内定的下一任教宗,所以“蝮蛇十字”整个教派,都为此产生了一次影响巨大而深远的…权力地震。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蝮蛇十字”走上了一条与罗迪记忆中截然不同的道路,并将本就扑朔迷离的历史…彻底搅乱。

    五月十一日,圣殿。

    战争进行到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悬念—史无前例的惨败将莫格莱尼狠狠的钉在了教派的耻辱柱上,无论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主教找出多少理由为自己开脱,他苍白的辩解在超过五千名死亡的教派士兵面前,都显得无比苍白。

    清晨的会议已经结束,当莫格莱尼从这座城市最高的西斯廷大教堂走出时,眼前依旧无法忘却教宗那苍老而沉重的表情

    脚步有些踉跄,可身旁却没有亦步亦趋的司铎来搀扶,莫格莱尼憔悴的面容无比苍白,只是三天,他便像苍老了三十岁一样,仿佛所有的生命力都随着那一封封信件所汇报的消息而消逝殆尽。

    独自走在洁白走廊的中央,莫格莱尼缓缓停下了脚步。

    “呵…来准备看我的笑话么?我倒是要恭喜你了,教宗已经将你升任枢机主教的仪式提前到了明天—这在教派历史上都算是首次呢,啧啧。”

    “我的指挥权也被全面剥夺了,估计明天会一齐交给你吧—没想到,我输在了这场十拿九稳的战争上…”

    他伸手拍了拍鲁本斯的肩膀,仿佛长辈提携后辈,可目光中的冷意却不加掩饰。

    “打击政敌和指挥作战并不一样,”鲁本斯皱眉回道:“莫格莱尼,你太过注重于权力斗争了。”

    “对,对,对,因为现在你是成功者,所以你有资格来教育我,不是么?”

    莫格莱尼淡淡摇头:“呵…你以为自己一心为教派做事就能得到好下场?”

    他与鲁本斯擦肩而过,淡淡的声音在幽深走廊中回荡着:“总有一天,你会变成你现在厌恶的那种人,并且…难以自拔。”

    望着莫格莱尼消失的背影,鲁本斯微微握紧拳头,目光扫过远处西斯廷大教堂的洁白穹顶,本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却叹息一声,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