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六十章 错乱的关系
    罗迪自加入战场后便始终处于爆炸与激斗之中,是以此时灰头土脸的他毫无形象可言:原本崭新的司铎教袍还有一半挂在身上,双臂和上半身因为刚才歌德最后的“暗影震击”而焦黑一片,头发更是乱糟糟一团。

    自数天前离开霍利尔城到现在,罗迪的胡茬凌乱,风尘仆仆,看上去的确像是3岁上下的“怪叔叔”。

    罗迪预想过无数种和奈菲再次见面的场景,或许是功成名就、穿着一身酷炫装备,又或者身穿吟游诗人的白袍,以她最喜欢的形象去结识—每一次幻想,罗迪都会有一种初恋时的憧憬与紧张,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以如此糟糕的摸样与心中喜欢的女孩子“邂逅”。

    不过只要奈菲能够平安活下来,罗迪自己形象再糟糕十倍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叔叔?你的手很疼么?”

    然而无论罗迪怎么想,在奈菲眼中,他都是一个奇怪而强悍的大叔罢了…女人哭的时候不好看,男人要哭的时候更难看,面前这个大叔刚才在战场上强的简直不似人类,可此时却好像软弱至极奈菲年纪太小,根本不懂他的表情中蕴含了多少庆幸与感慨。

    “没…没事。”罗迪缓缓深呼吸,目光挪开,望了望奈菲旁边摇摇欲坠的房间,伸出手道:“那边很危险,先过来好不好?”

    话说完,他才察觉自己手臂都是焦黑一片,立刻有些局促的缩了回去,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叫罗迪,我没有恶意。”

    就像是第一次与卡米拉夫人见面时那般,他无端有些紧张。

    “我知道你没有恶意,叔叔,我叫卡米拉。”

    奈菲从墙后面走了出来,她的脸蛋有些苍白,毕竟满是血迹与尸体的战场对于她而言依旧有着难以言喻的冲击。奈菲迈了几步,却是朝罗迪旁边走了过去,出声道:“大姐姐”

    罗迪这才发现莎莉已经来到自己的身后。

    他回过头,发现曾经柔弱无比的她,如今已经拥有了掌控战场的能力。仔细望着她的面容,罗迪感觉她和以前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金色的长发剪短后,莎莉的身上多了以前从未有过的英气,眉宇间的倔强与坚强比以往更甚,而以往始终笼罩她的忧郁一扫而空后,手握权杖的她竟是让罗迪感觉像一尊在风雨中经历无数磨难的女神像,有着难以言喻的魅力。

    不过他来不及思考更多,便发现莎莉张开双臂,狠狠扑进了他的怀中…

    贪婪的闻着罗迪身上那熟悉的气息,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莎莉双臂狠狠勒紧,生怕他会在下一个瞬间突然消失

    “你个混蛋…”

    拳头狠狠的一下下锤在罗迪后背,莎莉哭出声来:“让你去什么雪山让你找亡灵让你骗我”

    罗迪被锤的直咳嗽,脸上表情更是复杂至极…刚刚见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哦不,女孩—可转眼间却被另一位美女这么死命抱着,这…

    他本想着“以后该怎么追求奈菲”的问题,可看到奈菲那根本就还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摸样,他却是突然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似乎和“犯罪”没什么两样。

    她似乎还没到十四岁吧?

    罗迪咽了口唾沫,一时间有些迷茫:若于年后那个古灵精怪的奈菲让他魂牵梦绕,然而看着此时在一旁满脸好奇望着他的小女孩,他心里却是别扭的很。

    虽然她们是同一人,可历史已经彻底改变,当她逐渐长大之后,会愿意接受和自己当初形象完全不同的自己么?

    巨大的迷茫让罗迪脑袋一下子混沌起来。

    “死木头,你也不说句话…”

    莎莉从罗迪怀里退出半步,抓住他的手查看了那已经愈合大半的伤口,确认他已经没事后,十分亲昵的用袍袖擦了擦他的脸颊,随即才想起自己的“司铎”和“队长”身份,脸蛋有些羞红的望了望四周,赶紧施放了几道治疗术和护盾来掩饰微微的心虚。

    教派内可是不许恋爱的。

    不过确认没人看自己,她松了口气,想起自己还没有和眼前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小女孩做过自我介绍,便感激道:“谢谢你刚才出手,卡米拉,我叫莎莉,瑰十字,的司铎,如果不是你,或许这场战斗我们已经彻底失败了。

    “不用谢,莎莉姐姐,真没想到会再次见到你。”奈菲认识莎莉更早一些,此时很自然的朝她靠了靠,随即抬头问道:“这个叔叔是你的骑士嘛?”

    奈菲平日里喜欢听吟游诗人的故事:印象里,身处危难的公主总有骑着白马的骑士来拯救…所以看到莎莉搂着的罗迪,她便把“男朋友”换做了“骑士”这个词—莎莉明白她的意思,此时反倒没有多少羞涩,一把抓住罗迪的胳膊道:“没错啦,这个家伙就是我的骑士。”

    莎莉沉浸在无与伦比的喜悦中,根本没注意到罗迪那有些怪异的表情:“罗迪,卡米拉很厉害呢,之前在格林城我和她见过一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刚才在屋子里…”

    莎莉简单讲述起了之前奈菲在屋子里救了她的经历,而罗迪则讷讷的站着,一时间根本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历史已经完全乱了,娜塔这位“导师”成了自己的“徒弟”,原本死掉的莎莉现在成为了“玫瑰十字”的司铎,而自己还遇到了奈菲的母亲卡米拉,并和她有了一份类似“主仆”式的契约关系…

    和这些事件比起来,莎莉和奈菲先于自己认识,好像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可是…

    “卡米拉,你的屋子毁了,需要我们帮忙重建的话,我会和主教那边申请的,你的父母呢?”

    原本脸色就有些苍白的奈菲摇了摇头,有些落寞的回答道:“我没有见过爸爸,妈妈几个月前出去了,或许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奈菲的表情让罗迪心中有些刺痛,当初自己和奈菲聊天时,距离69年已经过去了六年有余,可她依旧在苦苦等待着母亲归来…

    “那个…”罗迪咽了口唾沫,思索片刻,最终却是并未说出他认识卡米拉夫人的事情。

    完成任务固然重要,可如果莎莉满心欢喜的时候,罗迪突然说“我只是受人之托来接奈菲,救你只是顺手”之类的话语,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想想都有种欠揍的感觉啊。

    他揉了揉眉心,看眼前的奈菲和莎莉都在望着自己,改口道:“…前线那个蠢货恐怕没办法扭转战局了,我们现在并不安全,必须转移位置。”

    他把目光转向莎莉:“那个死掉的家伙看样子应该是指挥官,所以这里恐怕会被敌人仔细搜查,我们最好通知所有村民离开这里,而卡…卡米拉如果没有监护人的话,最好和我们一起走。我知道安全撤离的路线。”

    “可是我还有妈妈留下的书—”

    “找马车,全部带上,我去叫人。”莎莉和奈菲也算是“性命之交”,此时听她说自己孤苦伶仃的生活,更是同情心大起,当即拍板决定,“卡米拉,跟着罗迪叔叔走好么?他肯定能保护你安全的。”

    奈菲望了望头发像鸡窝一样潦草的罗迪,迟疑了一下,却是出声道:“莎莉姐姐,我…我跟着你好不好?”

    已经被归类为“脏兮兮的怪蜀黍”的罗迪默默捂住了脸颊…

    而同一时刻,正面战场上的形势,却终于因为罗迪和莎莉的努力而出现了一丝转机。

    因为歌德的死亡,蝮蛇十字队伍中势力凶猛的“暗影守卫”瞬间消失,而阵线最前方突然没有了这三百多名强力士兵的推进,整个围攻的步奏几乎立刻被打乱

    普通指挥官在平原围攻敌人时,往往会采取“围三厥一”的战术来防止敌人鱼死网破的反击,然而歌德显然是准备凭借绝对优势将这支队伍“一网打尽”。不过因为罗迪叫来的援军,此时包围圈内的抵抗已经超乎了“蝮蛇十字”队伍原本预期的程度——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暗影守卫”的强力压制,他们根本无法维持包围圈不被撕裂。

    所以此时当“暗影守卫”突然消失之后,“玫瑰十字”被压缩到极点的阵线立刻全面反弹,并一鼓作气打开了一道突破口

    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士气可言,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哀兵”逃也逃不走,躲也躲不开,除了战斗外他们别无选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当阵线突然间有了突破口之际,所有士兵当即本能的涌了过去…

    伤亡率过半的战场上,“玫瑰十字”的士兵们自发组成了突围的队伍,集群开始了大逃亡。

    他们毫不犹豫逃进了丛林来躲避追杀。而围攻的“蝮蛇十字”队伍则立刻组织队伍进行追杀,可三批队伍没追出多远,便尽数接到了召回的命令。

    士兵们返回主阵,茫然的询问出了什么事,可得到的答案…却令他们集体傻了眼。

    他们的最高上司,“蝮蛇十字”枢机主教、下一任教宗有力的竞争者歌德,竟然被一支逃亡的小队突袭成功,并且战败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