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奇怪的鸟
    五月四日。

    伦纳兹峡谷外,巴尔德岗哨。

    因为距离“圣殿”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途,所以附近领地的岗哨尽数由“玫瑰十字”掌控。领主们的权威在这里被神权削弱不少,不过很多贵族的收入都要仰仗“玫瑰十字”,所以在军事问题上他们便也没什么资格挑三拣四,默许了这样的情况。

    而作为布瑞尔森林外的最后一道关卡,巴尔德岗哨的士兵数量常年超过二百,装备精良,对付一些小型的异教徒队伍根本就不在话下。

    但是今天…他们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士兵们集结到一起,配合着骑兵队前方的敌人发起了冲锋,然而迎面袭来的,却是一大片浑身冒着子紫黑色烟雾的“暗影侍卫”——司铎们的神术近乎完全无效,轰隆隆的声音过后,“玫瑰十字”的士兵们瞬间人仰马翻,随后发生的,便是一面倒的屠杀——那数十名身高超过两米的“暗影侍卫”手持紫色刀剑,对付圣殿骑士几乎一刀一个,只是几分钟,便将这座不大的岗哨彻底踏平。

    “净化所有异教徒”

    身穿黑袍的歌德主教猛然举起了手中的权杖,骤然爆发的暗影力量顷刻间覆盖了整个岗哨,令“暗影守卫”们身上生出了尖刺铠甲,身形凭空强壮了三分…

    上百名“玫瑰十字”士兵几乎没有抵抗之力的被尽数杀死,整个战斗从头到尾却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而当这一切结束之后,站在废墟之中的歌德主教却并没有露出多少满意神色,却是皱着眉头望向了手中的“蝮蛇之吻”权杖

    “不该如此啊…”

    身为“蝮蛇十字”的枢机主教,歌德的实力在教派内位列第一阶梯,用玩家的分类,他在此时已然进阶35级,属于跨过第一道门槛的强悍人物。

    对于“暗影法术”的理解,歌德远比当初的“蛇牙”盖洛普强得多,可越是如此,他越对手中这柄传说中的“权杖”感到失望。

    它的确强大,蕴含的暗影元素远远超过了歌德以往接触过的所有法杖,可这似乎是它唯一能够说得出口的优点…除此之外,这柄权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神器”应有的特性——歌德能体会到权杖内部蕴含的那个若有若无的“意志”,可对方在封印破除后的数天内始终处于“沉睡”状态,并没有和他有任何沟通的意图。

    换句话说,这柄权杖只是一个能够放大法术威力的道具罢了,和教宗当初的描述完全不符…

    “难道还需要时间?”

    手指握紧权杖,歌德闭上眼睛,细细体会了一下权杖内部的力量,随即发现在这次大战之后,“蝮蛇之吻”蕴含的能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隐隐有所上升…

    这样的发现缓解了歌德心中的不适,无论如何,手握权杖时那种充实的力量感的确是以往不曾拥有的。他深呼吸,随即问向了身侧的手下:“布瑞尔森林的队伍怎么样了?”

    “大人,刚刚传来的消息,所有中队已经到达预定位置,随时等候命令。”

    歌德点点头,目光抬起,望了望头顶的太阳,眯起眼睛道:“六号之前赶到决战区域,把这里处理一下就离开。

    “一切,按计划进行。”

    五月五日。

    布瑞尔森林中的大雨终于有所停歇。

    “报告损失。”

    “罗伊在”

    “巴特在”

    “查尔顿在”

    一个个声音从四周传来,最终确认小队没有死亡的队员后,莎莉终于松了口气,无力靠在了一旁的树于上。

    这应当是连日来发生的规模最大的一次遭遇战了,“蝮蛇十字”虽然做出了撤退的摸样,可实际上森林中却还有一些自杀式的断后队伍,他们虽然战斗力并不算强悍,可那种不要命的进攻方式却着实给“玫瑰十字”的小队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若是在两三个月以前,莎莉自信应对这样的战斗游刃有余,可此时此刻,她却由衷感到了难言的疲惫——森林中的条件太过艰苦,无法充分休息的睡眠环境、持续不断的高强度战斗、糟糕的食物补给,种种因素已经让莎莉意识到这支队伍基本上到了身体与意志的临界点。

    他们需要休息,而不是继续战斗。

    “补给还够用几天?”

    “莎莉队长,食物只剩一天的量了,前天应该送到的补给一直没到。”

    “知道了,”莎莉皱了皱眉,伸手将散乱而湿漉漉的头发别在耳后,在两个月前,补给迟发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可现在个个小队散落在森林各处,补给线拖得太长,类似的情况便经常发生,抱怨也没用,她只能尽量想办法——“减少三分之一食物配给,等上面的命令。”

    莎莉此时的脸色很是苍白,有队员过来询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都摇摇头说没事,在简易帐篷中拿出地图确认了自己当前的位置,莎莉叫来副官,问道:“侧翼队伍一直没有尽兴延伸侦察么?”

    “据报告,他们只进行了两公里内的小范围侦察,因为正面的侦察回报说敌人主力已经尽数撤离了森林…”

    “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敌人主力走了侧翼就不会留人了么?”

    莎莉低声抱怨了一句,却也明白,这样的安排基本都是那位莫格莱尼主教做的——对方并不是一个善于领兵打仗的将军,现在又是“遥控”指挥这么大的战役,有许多顾不上的地方很正常,但这样的“疏忽”虽然看起来无关紧要,但在莎莉眼中,却根本不能忽视。

    她目睹过父亲的战斗,更跟随罗迪经历过小型的伏击战,并逃脱过敌人的追杀,深知任何“细节”都有可能改变战争结果的道理。

    “罗伊,巴特,你们两个各自带人骑马,去整个大队的外围侦测一圈,延伸范围十公里。”

    “队长,这样是不是…”

    “多管闲事?”莎莉摇摇头,低声道:“我知道这样的命令不合适,可是有人不在乎我们的性命,我们只能自己去珍惜了…带上足够的食物,现在就出发。”

    “是,队长”

    莎莉几个月来的表现早已让小队成员们心服口服,所以两名士兵立刻去做准备,而没过几分钟,另一边的士兵便带来了莫格莱尼最新的命令——

    “七号前在森林外发动决战?”

    莎莉站起身,眼睛眯了起来,“士兵们状态很差,根本就不适合作战,怎么可能在两天后去和敌人硬碰硬?”

    话说完她也知道这样抱怨没用,传令的士兵也是脸色不太好,低声道:“队长,可能莫格莱尼大人认为敌人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吧…”

    “可能?敌人还有可能设一个圈套让我们自己跳呢,战争中不能存在任何侥幸,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莎莉叹了口气,问道:“我们的预备队呢?难道没有支援的士兵?”

    “听说是在帕斯镇,这一次决战貌似并没有提到他们,可能…”

    他张了张嘴,望着莎莉那愈发阴沉的面容,最终还是没说出任何话来。

    “去复命吧,就说我知道了,队伍会抵达汇合地点的。”

    莎莉叹息一声,转身走向远处,身形缓缓消失在了树木的阴影中。

    布瑞尔森林的战斗进入尾声,这样的收官战役即将打响时,身处“圣殿”的枢机主教莫格莱尼却根本就在意这件事,他此时更关心的,却是手下刚刚来汇报的一条消息…

    “罗迪?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在内城和鲁本斯见了一面,然后昨天晚上就离开了,具体去向不明,跟踪的人出城之后便失去了他的踪迹…

    莫格莱尼对这条消息很是奇怪,“罗迪”这个名字在他眼中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着鲁本斯那可笑的计划和天真的妄想,而至于其他,他甚至连半点“威胁感”都没有。

    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谈什么“威胁”呢?

    他摇了摇头,道:“可能鲁本斯想要狗急跳墙了吧,注意着点动向,这场仗打完了他就没话说了。”

    命令吩咐下去之后,他却觉得这样不太妥当,又补充道:“七号安排他来见我一次,我想仔细听听他的看法。”

    这自然是字面上的客套了,到时候至于是“听看法”还是打对方的脸,那就犹未可知了。

    而至于那个什么罗迪,莫格莱尼却是已经将对方抛诸脑后…反正这种角色又影响不了自己的计划。

    就在莫格莱尼脑海冒出如此想法之际,布瑞尔森林东部的帕斯镇上,正处于闲时休整状态的“玫瑰十字”预备队,突然接到了一封加急的命令。

    “紧急备战并出发?可是…”

    预备队总指挥是一名教区主教,此时拿着那封有着莫格莱尼主教签名的信件有些发愣——为什么上午刚接到消息说不用参与七号可能进行的决战,下午便更改了军令呢?

    “没有什么‘可是,,这是莫格莱尼大人的命令,如果你选择拒绝,我会如实禀报的。”

    前来送信的司铎身着蓝白相间的教袍,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不过神色很是坦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摸样。

    “我…我自然会遵循大人的命令,”目光对视片刻后,这位主教还是选择了妥协,他转过头,对着下属们命令道:“所有中队长立刻集合,一个小时内我要看到所有队伍出现在校场上”

    转过头,他正要说话,却是目光有些诧异的望向了半空:“那是什么?”

    面前的司铎回过头,望了一眼天空上飞行姿态可笑的针尾沙锥,淡然道:“只是一只鸟罢了,主教大人,我想…这并不会影响队伍出发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