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私心
    五月三日,下午。

    在艾弗塔出发的信鸽仍旧在天空盘旋之际,罗迪已然在“可达鸭”的帮助下穿越了一千七百公里的遥远路途,抵达了“圣殿”城外的森林之中。

    说实话,罗迪这辈子还从未体验过如此简陋而痛苦的飞行——这可不是8的商务舱,整个飞行的过程中没有空姐递来的咖啡,没有耳机里播放的音乐,更没有拿在手里消磨时间的电子书。

    整整二十小时,罗迪所面对的只有潮湿的云层与剧烈的寒风,纵然全身连带脑袋都裹上了三层皮衣,可罗迪依旧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吹了个透心凉。若非心中有着执着的信念,罗迪恐怕早就在中途选择多休息几次——可现在,他却在坚持了二十小时之后以最快速度抵达了目的地

    不过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跃下针尾沙锥的后背时,罗迪因为双腿僵直而当场摔了狗啃泥,随后甚至爬了七八米后才扶着一棵树勉强站起身来。

    罗迪就这样抱着树于缓了足足半个小时才从缺氧的状态中逐渐恢复过来。而随后他便开始将裹在身上的厚实皮衣一件件脱下来,简单吃喝拉撒后,径直朝城市内部奔行而去。

    圣殿始建于四百年前,整个城市的结构和王国中的其他城市大同小异,唯一的不同,便是这座城市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建筑群——而这里,便是“玫瑰十字”核心中的核心。

    城市的气氛因为信仰而始终透着平和安静的气息,罗迪一路走来火急火燎,可路边的信徒们看上去却是完全不知教派冲突的摸样。罗迪对此见怪不怪,他狂奔到教堂前方,拿出了自己曾经得到的第一封“圣谕”,经过一番口舌之后,终于在太阳落山之时得到了鲁本斯督主教的“会见许可”。

    威严高大的教堂有着哥特式的尖顶,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与墙体透着铺面而来的威严与庄重,步行穿过走廊时,两侧石柱上尽是历任教宗与圣徒的塑像,只是罗迪此时根本没有心情感叹,他只是不断催促着面前的司铎,随即在数分钟后终于见到了书房中一脸诧异的鲁本斯督主教。

    “罗迪?你这是…”

    鲁本斯没有想到罗迪会突然来圣殿找自己,心中颇有些意外——说起来他对罗迪早已信任有加,在知道罗迪于边境斩杀贝洛姆的消息后更是感叹万分,但显然罗迪不是一副来叙旧的摸样,在简短的问询过后,罗迪便开门见山的讲述了一切消息。

    为此,鲁本斯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他左右看了看,随即低声道:“这种消息,恐怕必须要确认敌人的行踪后才能上报给莫格莱尼,等待他的决策之后才能协调部队…”

    “但你我都知道这样做根本来不及,”罗迪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仿佛这里温暖的气温依旧没有让他的身体从冰冷中缓和过来:“现在莎莉还在森林里,瑰十字,人数近万的作战部队都在那里…”

    “我知道这样的消息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信,哪怕是你也会第一时间怀疑…但这的确是我所确认的事实:如果不采取措施,教派内所有的部队都有可能在这场战役中遭遇重创,甚至全军覆没”

    “现在是三号…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鲁本斯微微张着嘴巴,似乎因为脑袋接受了太多信息而反应不过来。正在此时,旁边的大门被敲响,有士兵递来了加急的信件——鲁本斯接过,发现是安格玛的来信后当即打开阅读一番…

    信上的内容令他眉头越皱越紧,可几秒钟后鲁本斯却惊愕的抬起了目光,问道:“安格玛说三十号的时候你还在霍利尔城?可是你怎么…”

    话说到一半,他便意识到这并非问题的重点——罗迪此时狼狈而虚弱的摸样,已经证实这不是什么玩笑。

    鲁本斯能走上“枢机主教”的位置,眼前罗迪铲除异教徒、灭掉亡灵大将的功劳几乎可以居功首位,而此时通过安格玛的信件佐证,他已经彻底相信了罗迪刚才那番堪称“天方夜谭”的言论。

    可问题却也随之而来,他把信件收好,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相信你的话,可现在情况很不乐观…”

    “我和莫格莱尼在教派内的矛盾已经差不多公开,如果现在整个作战计划因为一个毫无证据的消息而取消,那他无异于在自己抽自己的耳光,想靠正常的消息示警,恐怕根本行不通。”

    这样的意外始料未及,罗迪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片刻的思索后,他问道:“那他们就没有预备队?”

    “因为敌人始终没有积极抵抗,所以莫格莱尼根本没用上后续预备队的三千名士兵,这些人现在应该都在帕斯镇待命。”

    帕斯镇在布瑞尔森林的东侧,距离莫格拉村只有一天一夜的路程。

    鲁本斯明白罗迪的意思,但他却很于脆的摇头道:“我没有办法说服莫格莱尼动用预备队,恐怕我多嘴之后他还会心生疑虑——目前我的位置很敏感,如果有任何举动,莫格莱尼恐怕都会借机生事…”

    这并非推卸责任的借口,而是事实,罗迪明白鲁本斯在这个位置上的苦衷,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让鲁本斯去求莫格莱尼,而是在深呼吸之后缓缓问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行,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帮助我…”

    鲁本斯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只想知道,你的计划,是否出于自己的私心?”

    “是,”罗迪毫不犹豫的承认,“我想救莎莉,我不希望她死。并且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在莫格拉村,我不希望她被战争波及。”

    这样的话语说完后,四周的气氛陷入沉默。

    鲁本斯眯起眼睛,在与罗迪对视片刻后挪开了视线,随即伸手关上了书房的大门。

    “那么…详细说说。”

    五月四日。

    像往常那般在村子闲逛的奈菲,突然发现村子中多了一群穿着教袍的家伙。

    对方人不多,加起来只有十二三个,他们一边大声讲述着某些教义,一边将手里那交叉玫瑰十字的项链举起在空中,像四周的村民们展示着什么。

    “玫瑰十字”在卡伦王国有着极多信徒,类似这样的传教几乎每年都会有几次——在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农村里,农夫们的信仰虽然无法为他们带来多少金币的捐赠,却可以提供更为优质的兵源,所以类似的情况大多数人已经见怪不怪。

    但今年出现的这几个家伙,却让奈菲感到有些奇怪。

    因为领头正在演讲的那个“司铎”,正是之前向莎莉询问村长在哪里的家伙…印象中,对方可是没有穿着教袍,而身上也不像是有光明气息的摸样。

    “卡米拉,怎么,你还想加入教会当修女去不成?”

    “才没有呢,我只是觉得他们有些不一样,山姆叔叔。”

    站在树荫中的奈菲指着那些家伙回答道,而路过的山姆则摸了摸络腮胡子,笑道:“的确是不一样呢,以往来的那些传教士都面黄肌瘦的,今年来的这些家伙,好像终于吃了几顿饱饭。”

    这话倒是没错,虽然教袍松松垮垮,却依旧能看出这些人大多身体结实,手臂粗壮,显然不是以往那种孱弱的牧师——不过奈菲关注的地方显然和山姆不一样,当多数人只注重外表时,奈菲却能看到这些家伙身体表面散发出的淡淡光芒…

    这样的能力似乎与生俱来,她能看到母亲身上那充满柔和的蓝色光芒,能看到莎莉身上的白光,而现在,他在这些自称“玫瑰十字”信徒的家伙们身上,看到了许些紫色的光雾。

    “这应该是暗影元素呢…”

    莎莉歪着头望了半天,山姆以为她真的好奇,便道:“我今天刚从邻村那边回来,听说这几天附近的村子来了好多这样的信徒,甚至还有骑着马的圣殿骑士,要不要去看?好像他们还穿着全身板甲呢”

    “明明是山姆叔叔你想去看嘛”

    奈菲不给面子的拆穿了他的那点小心思,随即蹦蹦跳跳的跑回家了——不过推开木门之后,奈菲原本轻松的表情却透出了许些从未有过的犹豫与严肃…

    “妈妈说过,伪装自己的通常是坏人。”

    她轻声叨念着,有些费力的把木凳搬到了书架前,随即爬到木凳上踮起脚尖,伸手从书架最高的那一层上抽出了一本看似巨大而沉重的典籍。

    这本体积足有奈菲三分之一大的书其实很轻,晃晃悠悠的跳下板凳,奈菲将它“哐”的放在了木桌上,轻声念诵了一段高精灵语的咒文后,这本巨大典籍便像是一个盒子般从中间打开了。

    暗淡的光芒中,三张小巧的纸质卷轴静静的躺在中央,奈菲想了想,伸手将它们全部拿了出来。

    “奈菲长大了,已经要学会保护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