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逼近与撤退
    【烈士纪念日】

    多数人在面临困难时总会有各种幻想,可真正成熟的人在面对难题时,第一时间只会去考虑如何依靠自己所拥有的资源解决问题—正如此时此刻,罗迪与安格玛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都立刻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在罗迪离开公爵府之后,在神术作用下缓过神来的安格玛立刻做出了反应:在与诺瓦主教简单沟通后,整整十只信鸽在第一时间被送出,而一整支快马加鞭的信使队伍也一并出发,从各个路线赶往了不同的目的地,其中包括鲁本斯所在的“圣殿”、本杰明所在的“博多格教区”,以及莎莉当前所在的“布瑞尔森林”…

    这是安格玛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不过让他担心的并非是“蝮蛇十字”可能出现的阴谋,而是“玫瑰十字”教派内部的斗争—此次任务的负责人是莫格莱尼主教,而即将晋升“枢机主教”的鲁本斯,从派系上而言和对方是出于“对立”的状态的…

    某些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过对于安格玛而言,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而当他转过头来询问罗迪的去向时,约翰管家所汇报的一切,却让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你说他从这里拿了七捆绳子,还要了三套保暖的皮衣?”

    安格玛脸上满是难以理解的表情,约翰同样摸不着头脑,补充道:“他在仓库那边直接管下人要的,据他们说,罗迪还从厨房拿了一行囊的面包、三袋水…”

    如果是准备远行,拿食物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安格玛却显然不明白罗迪为什么要在夏季拿皮衣,摇了摇头,他又问道:“然后他就出了城?”

    “是,老爷,但是…有士兵回报说罗迪离开时并没有带走他的全部装备,他留下了他的战斧,然后从北城门离开了。”

    “北城门?”

    安格玛彻底懵了,因为无论是“布瑞尔森林”还是“圣殿”,都在王国的东南方,出城门怎么也该是从东城门最快才是…

    若非对罗迪有常人难及的信任,恐怕安格玛此时已经把这种行为当成了“临阵脱逃”…不过就算知道罗迪不会胡来,看到他这么诡异的行为,安格玛却也在内心中难以对他抱有多大期望。

    现在他唯一能指望的,只能是那些信鸽了。

    而同一时刻,在黑夜中纵马驰骋的罗迪,正在飞速赶往静语森林的路上。

    战马左侧挂着他从公爵府拿来的皮衣与绳索,右侧是一大袋子用于果腹的面包和肉于,罗迪已经换上了自己的“巨兽掌控者”皮甲套装,背着【冰晶之刺】,佩戴【净化之刃】离开了霍利尔城。

    罗迪并未携带“饮血者”战斧,因为它太重,对于接下来超过一千五百公里的行程而言是巨大的负担。

    马蹄声回荡在寂静的夜幕中,罗迪的激荡心情已经被他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完全压制下去…此时他的目光镇定异常,脑海中最初看似天方夜谭的设想,也逐步完善成了可行的计划。

    在别人眼中不可能的事情,对于罗迪这个曾经的玩家而言并非全无办法…不过罗迪此时却没有再去过多的思索如何迅速抵达目的地的问题,而是思考着奈菲被卷入这场战斗的可能。

    如果只是几百人的小规模战斗,或许在“布瑞尔森林”打翻天都不可能涉及到莫格拉村,然而如果是针对“玫瑰十字”近万人的战斗队伍进行有力打击,双方的战斗范围定然有极大概率波及到附近的所有城镇—后勤运输线、敌我拉锯的阵线和战略纵深等等,都有可能把莫格拉村拉入战争的漩涡

    换句话说,奈菲有面临战争的危险。

    罗迪绝不希望她出事,然而仔细整理心情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竟然同样担忧着莎莉的安危——

    虽然不想承认,可罗迪现在很清楚一个事实:那个曾经向他表白、却又被他委婉拒绝的女孩子,其实早就在心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影子。

    可她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

    罗迪有些迷茫,但他很快便把想不出答案的问题压在了心底--抬头望了望面前的道路,内心回忆着“静语森林”的资料,确认了面前的路径后,他再一次加快了速度,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六小时后,五月一日清晨,布瑞尔森林。

    “玫瑰十字”小队的临时营地看起来十分简陋,帐篷因为长时间的使用而有些破烂,因为气温升高,上面几个破洞便也懒得去修补什么,往往是几片大树叶盖在上面,能挡住雨水便够了。

    战争中,一切生活条件都变得极其简陋,哪怕是习惯了苦日子的农夫,也很难忍受长时间在雨林中的作战任务—不过莎莉队伍中的成员们从来没有抱怨过后勤太差、食物太难吃之类的问题,因为他们知道,队长身为贵族,又是一个女人,对此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莎莉队长,前方传来消息,又有三只小队的敌人被净化,第七小队的人没有受伤,好像敌人的主力部队已经开始大规模撤离,留下断后的都是些实力不强的家伙。”

    雨还在下,士兵们的摸样普遍十分狼狈,前来汇报战况的副官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摸样,正努力把脸上的雨水擦掉。

    “按道理,对方的主力部队也应该没剩多少人才是,而且就距离和前后差距,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达了布瑞尔森林外。”

    伸手将略显凌乱的短发用麻绳束起,莎莉平静的分析着队伍前方的局势,随即皱了皱眉头,问道:“可是…莫格莱尼主教没有在森林外围布设岗哨?”

    “据我所知没有,我们的部队从森林南部进入,而森林北部外的开阔地带都是村庄和城镇,或许是主教大人觉得没有必要吧。”

    对于这样的解释,莎莉自然是不信的,说起来,“玫瑰十字”教派很少有规模超过万人的战斗,毕竟信仰的传播不是靠杀戮,宗教冲突不到无法调和的地步是不会真正动手的,这也导致教派内部真正擅长大规模作战的人几乎没有。而这一次,莫格莱尼主教能全权指挥这场战斗,恐怕也是枢机主教间权衡甚至斗争的结果。

    这场战斗对于高层而言不过是一个跳板,莫格莱尼主教恐怕会在这次战斗以后进一步跃升,进入真正的核心圈,成为下一任教宗的有力人选。

    不过这都不是莎莉需要担心的事情,她此时关心的,只是自己的部队要面临的问题:“敌人离开森林后机动性足足提升数倍,而我们在森林中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事情恐怕容易出问题,难道连提前侦查的人都没有么?”

    “队长,最前方的斥候并未离开森林侦查,现在还得不到森林外的消息,我们—队长?”

    副官突然发现莎莉的脸色瞬间苍白异常,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赶紧出声询问几句,而莎莉则摆摆手,看起来已经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心情,低声道:“去整队吧,五分钟后出发。”

    副官带着许些疑惑领命而去,而在对方消失在视野之后,莎莉伸手用力按住了胸口,却是有些颓然的闭上了眼睛

    斥候…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说自己是斥候呢。

    脑海中冒出了些许画面,却是令她原本努力压抑的情绪有些难以自控—无数个日夜,莎莉能忍受这样艰苦的条件,忍受带领队伍的心理压力,忍受战争所带来的一切苦难,其实说到底只有一个原因:

    只有这样的忙碌与苦难,才能让她暂时忘却那噩梦般的消息…

    可这样的事情终归是一辈子无法遗忘的,眼泪更是没有任何用处——她双手捂住脸颊,用力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深呼吸,随即弯腰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准备出发。”

    五月一日,中午。

    布瑞尔森林外,莫格拉村。

    入夏之后,农夫们除了要种些容易生长的燕麦,每天在田地里的时间便比春耕秋收的时节少了许多,也因此,奈菲总能在村口处见到不少乘凉的农夫—每天读完那些大部头,她依旧会到这里来等着自己的母亲回来,不过半年之后,日复一日等待的奈菲依旧没有等到母亲的身影。

    “奈菲,你家的牧羊犬好像把帕拉的裙子叼走了,别忘了给她还回去。”

    “知道啦,汤姆叔叔。”

    坐在稻草垛上奈菲似乎个子比去年高了一些,那双大眼睛灵动依旧——她伸手搭了个凉棚,随即指着远处,对旁边树荫下乘凉的农夫们问道:“那边好像有很多人?”

    “小奈菲,你的眼神可真好,我可看不太清楚呢?在哪边?”

    “就在森林边缘的位置,好像还有不少骑着马的人呢。”

    奈菲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的望着远处,“森林里不是很危险么?他们为什么要进去?”

    农夫们哪里知道布瑞尔森林内此时发生的宗教战争,一个个都是疑惑不已,面面相觑后回答道:“或许是些冒险者或佣兵吧,他们有时候会进去探险,猎取一些魔兽什么的。”

    “哦,就像上次在格林城见到的那条大蛇吧我还追着看了好久呢。”

    奈菲说完又望了几眼,最终却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便跳下了稻草垛,轻声唱着儿歌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