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盛筵难再(四)
    叛国者,死。

    这句话并非安格玛公爵第一个说出,如果向前追溯,最早说出它的人,是统一卡伦王国的康恩大帝。

    对于背叛王国的贵族“零容忍”,是这个国家从建立之初便定下的基调之一。

    所以当胡安子爵的脑袋静静的放置在餐桌上时,所造成的威慑已经远远超过一切废话。

    整个宴会现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之中:被血腥场面刺激的贵妇们失声尖叫着跑开;年轻一些的因为离得远而未看清这是什么,正好奇的朝这边挪着脚步;而真正掌握实权的领主们,却都是额头冒出冷汗,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大脑飞速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胡安的领地并不富裕,势力也不算顶尖,但贵族们之所以能联合到一起对抗安格玛,几位地位最高的领主都知道是他在其中“穿针引线”。

    换句话说,这位子爵“包藏祸心”已是不争的事实——胡安是此次事件背后最大的主谋之一,一旦安格玛妥协,胡安定然是分的资源最多的一位领主。

    然而谁也没想到,在一切安排尚未进行之时,安格玛便会如此于净利索将胡安砍了…

    说好的计划呢?说好的资源大家一起分呢?

    前一刻,贵族们还在为挨个抽安格玛的耳光而感到兴奋,可这位老人的反击,却已经不是耳光,而是于脆利落一剑

    这柄剑始终在安格玛的心中,哪怕风烛残年,哪怕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当他拔剑之时,依旧无可匹敌。

    “这…这…”

    刚刚还在“好言相劝”的几位领主此时早已说不出话来,他们的目光在那头颅和安格玛之间来回游移着,完全乱了阵脚。

    “勾结亡灵,协同异教徒破坏艾弗塔领地,蓄养军队伺机反叛,证据确凿,罪无可恕…杀。”安格玛目光缓缓扫过身前这些领主,缓缓将木盒重新盖上,遮掩住了那浓重的血腥味,“当然,我相信在座的许多领主并没有和他一样的心思,既然来到霍利尔城,那便应该尽情享受美酒与食物带来的欢乐,不是么?”

    他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因为那血腥头颅带来的震撼实在不是一分钟两分钟就能消化下去的,尤其是那些脸色苍白,甚至已经捂着嘴巴踉跄跑远的女人们—恐怕她们这辈子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但安格玛哪里会在乎这些人的感受?

    “胡安想要的东西和我们没有关系,既然叛国,那就罪有应得。”眯起眼睛的穆尔萨子爵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沉声道:“但暴力能解决一切么?边境的计划应该调整了,安格玛,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你正在将艾弗塔掏空,在这么下去,无论是否有敌人会出现在边境,我们都会完蛋”

    “一意孤行的后果,我们没有必要和你一起承担。”

    第一时间撇清和胡安的关系,气势上已经弱了三分的领主们并没有就此后退半步—他们明白安格玛是在“杀鸡儆猴”,但在场的贵族们却没有几个是傻子,安格玛不可能只因为“意见不合”便把他们都杀掉,因为这样的手段本身已经意味着“越界”

    “我知道——在你们眼中,我一直在用本该属于你们的金币去挥霍,所以你们无法接受,对么?”

    安格玛也直接讲话敞开了说,脸上露出了许些讽刺的表情,“还是说,你们早就把我治下的村子当成了自己的?所以不想交税?”

    恰逢此时,管家约翰来到了安格玛身旁,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后,公爵大人便笑着对四周道:“因为一些事情,我们的诺瓦主教来迟一步,不过他显然是有些好消息要宣布的…约翰,有请主教大人来。”

    几位领主被彻底晾在一旁,脸色红衣真白一阵—想要对抗安格玛,他们自然不止胡安那点计划限制经济贸易,限制税收、军事上采取的措施等等,能够威胁鲁西弗隆家族的办法着实不少,但安格玛摆出一副不接招的姿态,他们却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位新任主教来到面前,拿出手中一张华丽显眼的金色卷轴…

    “这是…”

    几位领主眉毛顿时扬了起来,因为他们认出那有着交叉钥匙蜡封的卷轴,是来自教宗的“圣谕”。

    一年之内,艾弗塔领地已经第二次接到玫瑰十字教宗的“圣谕”,而在场的领主中,有不少人记得很清楚记得——第一张圣谕的归属者…正是那位“已经死去”的罗迪队长

    当初那张卷轴,让罗迪拥有了“玫瑰十字”这座巨大的靠山--也因此,他才能以“非贵族”的身份进入了这些领主的视野,并成为他们无比忌惮的“心腹大患”。

    如今罗迪这个隐患已经消失,但“圣谕”的出现却还是让他们心底产生了一丝紧张…穆尔萨等人目光瞥了瞥安格玛,却发现他们根本无法从这位老公爵的脸上看出任何情绪来。

    诺瓦主教今年五十九岁,属于很难“再升一步”的年纪,他穿着主教衣袍,脸上尚有倦色,不过精神还算矍铄—来到公爵面前后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毫无废话的打开“圣谕”,宣读起了其中内容:

    “…因艾弗塔领地所处的位置重要,及鲁西弗隆家族在抗击亡灵战争中做出的卓著贡献,教会决定在半年内支援五千名圣殿武士、一千名圣殿骑士及配套装备,配合鲁西弗隆家族防守边境,以防范可能出现的危机…”

    “…作为教会多年以来的支持者,鲁西弗隆家族将在未来三年内接获得不少于六次物资援助…”

    只是短短几句话,领主们便好似集体挨了一记大锤似的,彻底懵了。

    “玫瑰十字”给物资给兵力给装备,这是什么概念?

    简单而言,鲁西弗隆家族最核心的武装力量,只有提图斯和惠灵顿那不到三百人的部队,也因此领主们才能借着私兵数量的优势而拥有更多底气—可教会增派的六千人武装力量却直接打破了这一局面,让安格玛在“兵力”上彻底后顾无忧

    更不用说那随后涉及的“物资援助”了,换句话说,这完全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如此一来,领主们原本的“经济辖制”策略等于彻底作废,因为安格玛从此以后根本不缺钱了

    而“圣谕”并未至此结束,诺瓦主教的宣读声依旧在继续:

    “…同时,为表彰罗迪在对抗亡灵战役中的突出贡献,特此赠与免之戒,…”

    与之前两个消息相比,随后宣布的这一条更让各位领主感到惊诧—教会疯了么?给一个死人发东西?难道这只是“荣誉勋章”一样的象征性奖励?

    可是“赦免之戒”绝不是小打小闹的东西啊稍微对“玫瑰十字”有所了解的贵族都知道,这枚戒指迄今为止一共有十二枚,它由教会内除教宗外唯一有资格穿金红相间教袍的“莫洛奇”制作,自十二年前到现在每年只会制造一枚,专门用以表彰对教会有卓著贡献的成员。

    会场内的贵族们小声讨论着这条消息背后的意义,而找不到罗迪的昆汀此时正在不远处,当听到有关“罗迪”的消息后,他很是挑衅的斜眼看了看巴斯塔——后者还不知道自己父亲此时面临的困境,对昆汀不屑冷哼道:“给一个死人的奖励有什么用?只能给你带来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昆汀本想说些什么,可想起罗迪刚才说的那些话,他突然觉得争吵实在没有任何意义,于脆不再理会这个胖子,抱着肩膀,继续听诺瓦主教宣读圣谕。

    不过对于其他贵族而言,这张“圣谕”读到这里,已经意味着他们的计划几乎彻底泡汤—除却直接动用武力这一项,他们从各个方面很难再有制衡安格玛的措施了。

    换句话说,等到安格玛接受了各项支援后,一个手握重兵、资金充足的公爵…想要收拾艾弗塔内有异心的贵族,简直易如反掌。

    如果说有什么破解的办法,那只能是在一切支援尚未抵达的“真空期”直接动用武力了。

    几位领主交换了眼色,却并未达成一致—可没等他们低声进行交涉,读完圣谕的诺瓦却又拿出了另一封信件和一柄短剑:

    “…督主教鲁本斯即将在明年升任枢机主教,他为了感谢罗迪队长在艾弗塔领地的帮助,特意赠送了这柄魔法短剑。”

    诺瓦主教的话语令在场几乎所有人皱起了眉头…

    “教会有钱花不出去么?这些东西为什么都给一个死人?”

    穆尔萨子爵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句,安格玛公爵抬头望了他一眼,却是并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许些意味难明的笑意…

    “他有什么可笑的?那个罗迪又不可能复活过来”

    心中憋闷的穆尔萨子爵转头问向了身旁的格鲁尔,可还未得到回应时,一个略显陌生的声音便在身后突兀的响起

    “如果…你说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