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盛筵难再(三)
    对于艾弗塔的贵族而言,这场晚宴的最终目的,显然是为了解决他们和安格玛之间的矛盾。

    其实对于任何一位公爵的领地而言,内部的“矛盾”总是存在的,不过就王国的其他公爵而言,他们治下的贵族很难联合起来去造反…

    只是情况在艾弗塔变得有些特殊:安格玛连续五年几乎失去自我意识,弗朗西斯又只是一个庸才,对领地的建设几乎没有任何改进,反而因为束手束脚的小动作而损失了更多,以至于领地内的大多数领主都对鲁西弗隆家族逐渐失去信心。

    而在弗朗西斯死后,重新掌权的安格玛却不顾领地财政虚弱的事实,强行发动了战争预备令—这几乎算得上压垮他们信心的最后一刻稻草,令大部分贵族站在了公爵的对立面。

    这个道理很简单:公爵的举动令整个艾弗塔的财政都产生了危机,四处派遣的军队也让大部分贵族产生了危机感…是以他们的选择只剩下了一个:联合起来,迫使让安格玛停止这些在他们看来“越界”的行为。

    “所以你们可以无视边境那些虎视眈眈的敌人,联合起来胁迫我妥协?”

    安格玛苍老的面容看不出多少表情,他握着一根黑色手杖,腰板挺直的站在三位领主面前—穆尔萨、波格力与格鲁尔,除了胡安子爵,这三人算是旗帜鲜明反对安格玛的最大贵族,而就在刚刚,他们也终于和安格玛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交锋”。

    “这并不是胁迫,我们只是想让你看清形势。”

    “安格玛,你已经老了,看看你做的那些决定—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艾弗塔瓦解?”

    “边境的事情只需要当地的领主解决就够了,年初发生的那些事情,不是由我们解决了么?”

    这些话在宴会上说出来,基本相当于在直接抽安格玛的耳光了…或许在外人看来他们说的没错:边境出了事,这些贵族在公爵的召集令下去了边境支援,随后问题得以解决,皆大欢喜。

    可实际上呢?真正解决问题并面对敌人的,只有安格玛和罗迪的部队

    而这群贵族领主从头到尾,只是带着自己那群农夫士兵走了一场秀而已,什么都没有做,却要对外吹嘘功劳都是自己的。

    面对这些领主各式各样的“劝说”,安格玛公爵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扫视一周后,却是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决定会遭遇极大阻力,却没有想过如今竟然酝酿成了如此风暴。

    事实其实一直摆在这些人的眼前:兽人狼骑兵大部队屡屡进犯,亡灵的玛格达、安萨丁和贝洛姆没有一个是善茬,如果不是罗迪在,眼前这些贵族估计有一半都要遭受难以想象的损失。

    可罗迪做的太“到位”了—因为他一次次解决敌人,一次次阻挡危机,让这些贵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只以为一切都是小打小闹。

    也因此…罗迪的努力,换来的不是贵族们的尊敬,却是他们选择性的忽略和忘恩负义…

    安格玛内心叹息一声,他高估了这些贵族的觉悟,低估了他们的私心。

    目光望了望那五名唯一愿意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的领主,这位经历过卡伦王国繁荣发展阶段的老人心下有些凄凉:王国统一时那些贵族的信念,只是过了七十几年便几乎消失殆尽…曾经的荣耀、奉献与牺牲,如今几乎只剩下了自私自利。

    “安格玛,退一步,我们都好说话,如此僵持着,对谁都不是好事。”

    你们如果真有半点危机意识,哪里还会在这里说着不痛不痒的闲话?

    面对这些领主们的集体责难,安格玛叹息一声,随即缓缓出声道:“能有今天的决定,想来你们早已有所取舍—你们选择相信胡安的承诺,却不愿意仔细想想我这么做的原因,对么?”

    安格玛并没有恼怒失态,只是依旧淡淡的问着话。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做出的选择,和胡安没有关系。安格玛,你年轻的时候可不会做这种毛头小子才有的决定

    几位领主显然不愿承认胡安子爵联合他们的事实,不过安格玛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继续问道:“我倒是想知道,参加我的宴会,你们还要带这么多私兵,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么?”

    话说到这里,几位领主已经察觉到了许些不太对劲的气氛—眼下的形势已经非常明朗了,安格玛势单力孤,领地内只有五个没什么势力的领主愿意支持他,如果真的爆发什么冲突,安格玛根本就是独木难支,毫无胜算。

    可眼前老人,却实在不像是处于弱势的摸样…

    此时的会场已经安静下来,只有乐队还在卖力的演奏着曲子,舞池中的人寥寥无几,四周小声聊天的领主们虽然在努力掩盖自己正竖起耳朵偷听的事实,但那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却还是出卖了他们心中的紧张与忐忑。

    摊牌的一刻到了。

    看似闲谈的对话因为安格玛的反问而沉默下来,三位领主没有回答,而安格玛则自顾自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很快,安静的会场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现场的贵族们转过了目光,瞬间哗然一片——两位身高将近两米的骑士正迈步走入后花园的会场…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身穿黑色教袍的教会成员。

    “哐…哐…哐…”

    宴会现场先是响起了大片嘈杂的讨论声,而当两位骑士临近之后,那声音仿佛被生生压制下去似的,四周逐渐变得安静下来,甚至连乐队都停止了演奏—

    金属铠甲触碰时带给人的压迫感因那些华丽的贵族衣饰而加倍放大,提图斯与惠灵顿骑士标志性的身材让他们的身份第一时间被认出,而这一幕,也让原本心中已经放松的贵族们陡然紧张起来。

    安格玛公爵仅剩的两支军队力量突然全副武装闯入会场,人们似乎已经闻到了某些血腥的味道…

    “安格玛,你这是想做什么?”

    几位领主表情明显没有之前那般轻松,他们紧紧盯着面前不动如山的老公爵,不知不觉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放心,我还不是那种无凭无据就胡乱动手的人,这一点,你们应该很清楚。”

    公爵缓缓睁开了双眼,虽然年事已高、身体孱弱,可目光中的那抹锐气却有如实质,他的话语显然意有所指,令这三位领主面色齐齐一凛…

    年轻人或许不清楚,但他们却是知道,曾经的安格玛绝不是如今这副任人欺凌而不反击的摸样。十四年前,当领地西南部的贵族集体反叛时,安格玛是怎么做的?

    他们能回想起来的,似乎只有“血腥”二字。

    就是因为内心始终留存的一丝畏惧,如今他们才会选择“以势相逼”而非“刀剑相加”。

    公爵的颓势和他苍老的容貌,已经让太多人忘记了他曾经的锋芒——但此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其中的寒意便让几位领主眼角有些抽搐…

    惠灵顿与提图斯两位骑士并未穿戴重型板甲,腰间也没有佩戴武器,只是随意的提了一个盒子便来到了会场中央,沉默着行礼之后,便将那木质的方形盒子放在了一旁的餐桌上…

    “我知道最近你们都在疑惑惠灵顿和提图斯的动向,所以现在我可以简单说一说他们这些天都去做了什么。”

    安格玛没有去看那个盒子,而是盯住了面前三位脸色不太好看的领主,继续道:“年初边境发生的袭击事件,不单有兽人,更有亡灵参与其中,而我这些天一直在追查领地内和亡灵有勾结的叛徒—发生在基格镇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罗迪队长替我解决了很多该清理的败类,但显然这还远远不够。”

    听上去这些话题和眼前的贵族们没什么关系,可提到“罗迪”这个名字时,还是有不少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已经靠近的昆汀等人更是微微屏住了呼吸。

    “在自己的领地做什么无所谓,我不会于预,因为你始终是我治下的贵族。但如果和亡灵或兽人勾结,又或者成为异教徒的走狗…暗自筹划谋反,那只能是我的敌人。”

    几位领主皱起了眉头—一个个都想到了一个不太乐观的可能…

    “如果你我只存在利益问题,那么我们还可以坐在谈判桌前好好商量,就像眼下这样。分歧会有,但都可以放到台面上解决。”安格玛轻点手杖,迈步来到餐桌前,伸手握住了木盒的手柄,“但如果成为我的敌人,那恐怕…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随意的将木盒拉开,让那血腥的味道骤然散开…

    瞬间,整个会场仿佛被盖上了一个盖子,起先是压抑到极致的寂静,好似连呼吸都屏住似的沉默——随后响起的是整齐的抽气声,继而…便是贵妇和少女们无法抑制的尖叫

    木盒内放着的,赫然是胡安子爵血淋淋的头颅。

    安格玛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望着眼前这些表情各异的贵族,平静道:“叛国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