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重返霍利尔
    面对队长,这位士兵弯腰行教礼,随即却是目光极为恭敬的低垂着,甚至有些不敢抬头直视——他双手将一封略微褶皱的信件呈了上去,恭敬道:“莎莉队长,‘圣殿,刚刚来的信件。”

    视野中出现一袭白袍,手中的信件被拿走,随即他的耳边便响起了略显清冷的声音:“愿光芒照耀着你,辛苦了

    虽然在战场上有着“白色镰刀”的狠戾称号,但在士兵们的眼中,她永远是一位谦和低调的牧师。

    莎莉那消瘦了许多的面颊已经没有当初在艾弗塔时养尊处优的摸样,曾经柔顺的白金色长发,如今被她用匕首削短成了于脆利索的齐耳短发,这样的发型也令莎莉原本柔美的面庞多了一丝不曾有过的英气。

    自信,强势,又加上眉宇间始终存在的淡淡哀愁——种种气质混杂在一起,令莎莉无形中有了一种难言的魅力…仿佛岩石间挣扎生长并绽放的花朵般,她的美,已经由张扬变得内敛,安静而独特。

    “主教大人认为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刻,布瑞尔森林内的敌人清理于净后,明天正午开始,所有队伍继续推进,在两个星期内抵达森林另一端,同时预计在森林边缘的区域进行决战,介时还会有圣殿骑士团前来支援我们…”

    她简单的将信件内容和副官讲述着,显然这样的消息是十分鼓励士气的,只是莎莉再说出这些消息时,却并没有表露出多少兴奋的情绪。

    “今天是最后一天休整了,明天准备出发,调整好状态。”

    莎莉将信件轻轻折好,动作优雅的放入了手边的战地笔记本中——因为这次行动对外属于保密,所以莎莉和所有的士兵一样,从进入丛林的那一天起,便和外界断了所有通讯。因为行动特殊,哪怕是鲁本斯主教的信件都无法传递到她的手中,所以她每天唯一面对的,只有一封封来自“圣殿”的任务安排信件。

    而看到莎莉有些忧虑的表情,副官不禁有些疑惑,想了想,还是出声问道:“队长,是不是有些问题?”

    普通队伍根本不会对上级指派的命令有任何质疑,可这只小队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能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莎莉有几次依靠敏锐嗅觉没有遵循命令才躲过一劫——“圣殿”负责此次战斗的莫格莱尼主教并没有亲自上前线,所以许多时候…他根本无法确切掌握战场上的细节变化,对于士兵来说,有时候“遵循命令”,便成了“自寻死路”。

    “发起总攻,尽快结束战斗,这样的想法本身没有问题,按照敌人之前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圣殿,有这样的判断和决策都很正确。”

    莎莉的声音淡淡的,转过头去,微眯着目光,继续道:“可是…我所认识的b十字,,可没有这些家伙表现的这么弱。”

    哨兵与副官面面相觑——队长按理说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战斗,经验甚至还没有一些老兵丰富,为什么这么说?

    莎莉并没有解释太多,她心中此时所想的,却都是当初在霍利尔城广场时“蛇牙”盖洛普表现出强悍实力的一幕…她虽然因为弗朗西斯的袭击而没有亲眼目睹,但本杰明主教后来也和她说过,如果不是罗迪那决定性的一箭,恐怕连鲁本斯督主教都难逃一劫。

    和盖洛普强悍的战斗力相比,布瑞尔森林的敌人们根本就是一群菜鸟——哪怕是那几个被称作“强敌”的家伙,在莎莉眼中却依旧连盖洛普的一半实力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太反常了,可“圣殿”恐怕又难以察觉,因为莫格莱尼主教始终在遥控指挥,频频传去的捷报又不可能确切的说出敌人的实力,因此所有人都一致认为…敌人的实力不过如此,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可莎莉很难相信一个能在王国南部和“玫瑰十字”抗衡的教派,竟然连一个强力的指挥官都没办法派到正面战场

    “我认为敌人或许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软弱,但也只是我个人的推断,明天队伍按计划出发,但我们的前进速度…放缓一些。”

    莎莉叹息一声,总攻的命令终归是无法违背的,无论敌人是强是弱,这次行动,似乎都要在离开布瑞尔森林后做个了断了。

    四月二十九日,罗迪终于在离开将近半年之后,再次回到了艾弗塔的首府城市霍利尔城。

    自四月二十二日的战斗过后,罗迪和安格玛公爵来往了八封信件,而所有接下来的计划。自那天开始便已开始布局——该行动的已经行动,该做姿态的继续做姿态,而该继续“装死”的罗迪,则继续保持低调,乔装打扮之后,牵着那匹混血的杂种马,以吟游诗人的装扮随意入了城。

    安格玛公爵的宴会此时已然成为领地所有贵族的焦点,哪怕是平民都知道两天之后这座城市要举办一场贵族盛宴——因为到时候还会有类似“比武大会”和“歌剧”之类的节目供平民去观赏,所以行走在街道上,罗迪总能听到人们对于这些事情的讨论。

    稍微宽敞点的道路上总会驶过高大的马车,这几天前来霍利尔城的贵族着实不少,显然都是为了着即将开始的宴会而来。而罗迪远远的望了一眼那有着森严宅邸的贵族区,却是并未选择去找安格玛,反倒是拉起兜帽,走向了“坎贝区”。

    现在还不到罗迪现身的时候,贸然去公爵府,往往容易引起盯视者的注意,所以罗迪直接选择在最不起眼的贫民区稍作等待,顺便打探些消息,看看是否需要对接下来的计划作进一步修正。

    路过修道院的时候,罗迪能看到许些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但那个已经去“圣殿”进修的身影却已然不在——触景生情,高耸的教堂让罗迪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和莎莉的点点滴滴:第一次护送她返回霍利尔城、在修道院门前阻挡刺客、在广场袭击事件后解决弗朗西斯、在与鲁本斯的午宴上揪出亡灵内奸等等…

    莎莉或开心或悲伤或哀愁的摸样,早已印在了罗迪的脑海中。

    如今望着这些熟悉的建筑,罗迪颇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似乎终于不再“过于理性”的看待事物了,因为这样的感触,是自己以前游戏时从未有过的。

    每个人都在改变,每个人都会变成自己从来没想过、甚至曾经厌恶的摸样,连续的战斗和无数次抉择,已经让罗迪对自己偶尔冒出的想法感到陌生和不可思议。

    不过在看到“猪头酒吧”和吧台后那摸样依旧的老板胡克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相较而言,一辈子始终呆在同一个地方的人,基本上是很难改变的。

    “拉斐尔?嚯嚯——伙计,真是少见,难道从王国北部逛一圈回来了?”

    走入酒吧的瞬间,罗迪便被胡克认了出来——当然这并非因为他长的太帅,而是因为罗迪当初在这里讲故事的时候,酒吧营业额比以往翻了三四倍。

    “这一圈走的可不容易,不过还是安全回来了,比较想念这里的麦酒味道,所以进城就来这里了。”

    罗迪驾轻就熟的坐到吧台前,拿出几枚铜币递了过去,随意的聊着霍利尔城近日的话题,而没说几句,便不出意外的聊到了关于“宴会”的话题——

    “安格玛公爵也是形势危急啊,这些贵族老爷一个个的可都没安什么好心思,听说还有人带着卫队来的,你说如果不是心虚,来霍利尔城还要带什么卫队?”

    罗迪小口的喝着麦酒,笑着听他东拉西扯,颇有种当初在帝都打出租听司机谈论时政的感觉。

    “我听那些佣兵说惠灵顿和提图斯骑士一直在外面剿匪…呸剿什么匪?谁不知道这群土匪就是那些贵族老爷下绊子的手段?如果罗迪队长在这里,哪里轮得到他们在这里撒野?”

    “咳——罗…迪队长?”

    罗迪被麦酒呛了一口,有些惊讶的重复了一遍。

    “你不知道罗迪队长?也对,他出名的时候你还在北边游历呢…”胡克立刻开始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述“罗迪队长大战异教徒”和“血战亡灵游侠”的桥段——显然,这都是罗迪当初被公开的那些事迹。

    “玛格达那是什么人?听说是亡灵那位君主最得力的手下,结果还是败在了罗迪队长的箭下听说两人当时对射二十箭才分出胜负,那一战…”

    “他的实力可比惠灵顿提图斯强多了,有他在,那些贵族们哪里敢说半句屁话?教宗大人亲自授予的那张‘圣谕,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罗迪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胡克,只得闷头喝酒…这是他第一次听这个城市的平民来评价自己,心里面感觉很是奇怪:有些想笑,有些沉默,更多的,却是想起了当初卡特和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士兵们渴望被人们认可,罗迪之前并不是太理解这样的心理,而当他此时亲身体会之后,却是完全明白了这样的渴望意味着什么。

    不过这样的心情也是转瞬即逝,因为胡克很快便一脸惋惜道:“哎,这么一位能够成为顶梁柱的年轻人,最终却英年早逝,真是可惜了啊”

    “噗——”

    刚和下一口麦酒的罗迪直接喷了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