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呼吸
    弗拉克当然不会知道娜塔的想法,他此时虽然脸上看上去还算镇定,可心中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就像绝大多数与警察对峙的绑匪一样,当用“人质”做出胁迫时,往往因为他们在内心认为自己处于了绝对劣势,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换取逃跑的希望。

    说实话,法力几乎耗尽的弗拉克已经在内心泛起了绝望的情绪,他目光盯着面前这个身体还冒着淡淡白雾的家伙,感觉自己的双腿反复随即都会抽筋…要知道,自己上一次使用这个技能,直接杀死了三名“玫瑰十字”的高阶牧师

    什么“神圣护盾”之类的防御措施在“暗影烈焰”面前根本不够看,火焰燃尽之后,对方的尸体几乎只剩下了一小撮黑色的灰烬,连半点抵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从未想过有人能硬生生依靠肉体抗住“暗影烈焰”的焚烧,所以当这样的事实出现在眼前时,前所未有的恐惧蔓延开来,令他对杀死罗迪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眼前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打不死的恶魔

    “后退你们都后退”

    弗拉克努力用最后的法力值控制着暗影锁链,直接将娜塔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同时自己后退了三四步,站在了河边,本能的不想让罗迪靠近自己。

    而对于他的要求,罗迪则毫不犹豫的表示了配合,缓步向后退了两三米。

    相距四米的两人,此时再次被拉开到7米这个“安全距离”。

    “把她放下,如果你有要求,我们可以商量。”罗迪嘴上说着谁都不会信的废话,脸上同时露出一副极为忌惮的神色—弗拉克不由自主的望了望因为舒服的锁链而脸色发紫的娜塔,心中却是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莫非这精灵,是对方的禁脔?

    他越看越觉得是这样,索性大声道:“如果不想要你的女人死,就别和我谈什么条件”

    “不用这么威胁我,如果她出了什么闪失,你必死无疑。”

    罗迪脸上几乎立刻浮现出不加掩饰的戾气,他的愤怒直接证明了弗拉克内心的猜测。

    而一旁被束缚的娜塔此时微微颤抖了一下,望着罗迪的目光中突然透出许些难以名状的情绪。

    弗拉克心中得意,张口便想提出更多条件,却不曾想尚未开口便被罗迪打断:“你是蝮蛇十字的主教?”

    弗拉克表情一僵,嘴巴张开,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身上没有任何表露身份的标识,“蝮蛇十字”又几乎没有在艾弗塔领地发展什么信徒,甚至可以说没有几人知道,对方为何能够如此准确的判断出自己的身份?

    他自然不知道,在罗迪这个“资深玩家”的眼中:“暗影牧师”的身份加上那柄带着神职意味的权杖,组合起来后,基本可以确定对方属于“蝮蛇十字”,并且职位不低。

    而不待弗拉克想出应对的话语,罗迪便直接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他直视着弗拉克的双眼,沉声道:“b牙,盖洛普,是我杀的。”

    “什么?”

    弗拉克呼吸一窒,却是没有怀疑对方话语的真实性:以罗迪表现出来的实力,杀死盖洛普真不是什么难事……最关键的是,他知道盖洛普是被箭射死的,而眼前这家伙刚刚所表现出的箭术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他的大脑处于震惊之中,却根本不知道“局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罗迪掌控。

    罗迪不易察觉的扫了一眼娜塔—弗拉克的束缚令她已经几近昏迷,此时身体已经停止了挣扎,好似随时都会晕过去似的。

    他眯起眼睛,遮掩了藏在心底的情绪,同时继续道:“你们来静语森林的目的我不清楚,不过我同样可以告诉你,那个叫凯文的佣兵团长,就是在这里被我砍死的,而他的尸体,也被我烧成了渣”

    这句话说出来,弗拉克虽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可眼角依旧难以控制的抽动数次:他怎么也没想到,歌德大人所要寻找的仇敌,竟然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凯文和盖洛普都是“玫瑰十字”极有名气的人物,罗迪能杀死他们,意味着他早已不再乎再多杀自己一个

    明白这一点后,周身的寒意几乎瞬间便将他淹没。

    原本以为掌握主动的弗拉克扫了一眼四周,停止渡河的骑兵队齐齐站在河水中盯着自己,却是任由河水浸泡着身体而没有丝毫动作—而自己尚且活着的几名手下要么因为重伤而大声惨叫着,要么就是扑腾着河水、正拼命的向岸边游过来。

    眼前这家伙真不能以常理度之,自己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再说吧…

    站在河水旁的弗拉克心中下了决定,开口便准备找借口朝静语森林撤退,可随即却发现眼前的罗迪突然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他的身体突然向前弓了下来,双腿蜷缩,做出了准备起跑的姿势…

    弗拉克本能察觉到不妙,正欲对娜塔身上的暗影锁链施压,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在这一瞬间,弗拉克猛然想起了自己渡河时看到的那个隐藏在水下的魔兽,还有罗迪在横跨河流时脚下踩到的那个奇怪东西…

    “噗”

    平静的河水骤然隆起,诺基亚那鹰嘴般的嘴巴直直突破水障,上百公斤的身体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冲上了岸边,在弗拉克尚未转身的瞬间一口咬住了他的右腿膝盖处…

    【巨力一击】和【猛烈撕咬】被诺基亚同时施放而出,那咬合力惊人的嘴巴闭上时,膝盖骨的碎裂声清晰的传了出来

    “喀拉”

    “啊——”

    弗拉克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想施法,可那难以忍受的剧痛却让他不受控制的大叫出声,身体更是因为诺基亚猛烈甩动的头部而无法站稳,当即摔倒在地

    从罗迪弯腰弓起身体,到弗拉克坐在地上,时间总共只流逝了两秒—而利用这两秒时间,罗迪已经拔出了皮靴上插着的匕首,瞬息“腾跃”过六米的距离,冲到这名暗影牧师面前,毫不犹豫的递出了绝对致命的一击

    死神来的太快,以至于弗拉克脸上还残留着痛苦与惊愕交加的表情…

    “噗”

    冰冷的匕首穿透了弗拉克的心脏,他双眼凸起,手臂举起,却根本无法再凝聚任何暗影法术—张开的嘴巴发出了“嗬嗬”的吸气声,瞳孔愈发换散开来…

    可罗迪却是动作不停,目光冰冷却愤怒的盯着对方,手中匕首一次接一次的落下,任凭那鲜血溅在脸上…

    四次刺击,弗拉克的胸膛被扎成了马蜂窝,松开匕首之后,罗迪根本没兴趣理会旁边弗拉克那两个尚且活着的手下,直接扑到了娜塔的身旁--当感受到娜塔身体的冰冷时,罗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瞬间停跳。

    “暗影锁链”的束缚就像是缠住猎物的蟒蛇,哪怕只是十几秒的紧勒,也足以对人体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娜塔此时面无血色,双眼紧闭,四肢无力的摊开,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生机…

    在别人眼中,娜塔此时的状态几乎可以称为“死亡”,可在罗迪的眼中,娜塔身体上方的生命值却并未清零,而是正在从0降低到0

    “窒息濒死”、“昏迷”两个的状态图标浮现在罗迪眼前,令拿出药剂的他动作丁在半空——因为“昏迷”代表着无法服用药剂

    他握着昂贵的药剂瓶,拼命集中精神思索着对策—可仅仅过了两秒钟,罗迪发现那生命值便再次降低,到了…

    “为什么这样…锁链已经没了啊…”

    罗迪目光中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万般慌乱之下,他却是咬牙起身,放弃了游戏中那些所谓的“急救”方式,伸手轻轻捏住娜塔的鼻子,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附身低头,直接做起了人工呼吸

    娜塔的嘴唇软软的,带着许些冰凉的感觉,同时也有着许些清香—不过罗迪此时根本没心情去思索这是不是自己和娜塔的“初吻”之类的问题,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剧烈颤抖着,那种害怕失去的感受,竟然和当初走入莫格拉村时极其相似…

    罗迪记得如何“人工呼吸”,却不记得需要进行几次…数次辅助呼吸之后,娜塔的身体依旧没有任何好转——而就在他思索自己该不该进行“心脏按压”时,罗迪的唇间竟是突然传来一股湿润而柔软的奇怪感觉…

    罗迪猛的仰起身子,第一时间发现娜塔胸口有了微微起伏—目光前移,罗迪与那双微微带着迷茫的眸子无意间对视在了一起。

    娜塔还保持着微微张开嘴巴的状态,舌尖正无意识的舔着嘴唇,显然刚才罗迪的感觉便是来自这粉嫩的舌尖——而娜塔似乎也在几秒钟后意识到了这一点,苍白的脸颊几乎瞬间涨红,和罗迪对视的目光也触电般的躲闪开来,嘴巴微微翕动几下,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是握了握拳头,微抿嘴唇,将头扭向了一侧…

    罗迪却是没有心情去注意娜塔此时表现出来的羞意,他只是寻找着那个“窒息濒死”的状态图标,确认它消失后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幸好…幸好…”

    他拍了拍胸口,却被那依旧留存着滚烫热度的皮甲而烫到了手掌。

    索德洛尔等人姗姗来迟,仅剩的两名敌人被立刻控制——而因为剧痛而无法动弹的娜塔则在罗迪帮助下喂着把药剂喝下去,看着她的生命值渐渐恢复到2这个警戒线以上,罗迪终于放下心来,可看着娜塔身上那严重的伤势,他对“蝮蛇十字”的痛恨已然不知不觉变得愈发强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