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弗拉克的计划
    森林边缘的路面并不平坦,来回颠簸几次之后,娜塔便渐渐恢复了意识。

    耳边听着这些家伙的说话声,娜塔很快搞清楚自己当前处境不妙—但她也同时确认了一个事实:自己暂时还死不了。

    脑海中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回想起十分钟前发生的事情,娜塔只感觉心中有些发冷…

    作为在森林中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木精灵,这里的一切动静都很难躲过她的观察,可无论感官多么灵敏,她在从未见过的“暗影法术”面前却终究难以把握先机。娜塔只记得…自己被脚下突然出现的紫色光芒缠住脚腕,随即整个身体便被四处袭来的锁链瞬间捆了个结实。她刚要张嘴呼喊,便因为一股难以抵抗的睡意而直接失去了意识。

    换句话说,她从头到尾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便被制服了。

    按常理,就算娜塔没有发出喊出声,四周离得不远的士兵也能轻易发现异样—但因为“阴影守护结界”的存在,娜塔却在昏迷的瞬间直接消失在了这片战场上,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失踪。

    而到了此时,苏醒的娜塔没有轻举妄动,甚至连呼吸都尽量维持着之前平缓的频率眼睛微微睁开一道缝隙,她放松着身体,仔细观察起了四周的景物。

    地面上散乱的树枝说明这里是林地,鼻息间能够闻到水源附近特有的腥味儿,娜塔确认自己距离战场旁边的和河流很近,但原始森林很难拥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作为参考,她眯眼看了许久,却是始终难以判断自己距离罗迪等人的有多远。

    身上的锁链束缚非常紧,别说挣脱,就是想发力都做不到—娜塔并不打算拼命挣扎并引起对方的注意,她发现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维持昏迷的姿态,等待合适的时机…

    “跟上队伍,我们度过河以后,那些家伙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走在前面的主教大人声音很是随意,仿佛只是在评述四周的景色,而身后的这些部下却不敢有丝毫怠慢,齐齐应了一声,微微加快了速度。

    娜塔心中一紧这些人虽然不知用了什么方式掩饰身形,但他们终究会在地上留下痕迹,可如果是过了河,那么追踪的难度便会直线上升,甚至根本无法继续追踪。

    “主教大人,凯文团长的事情,我们还要继续关注么?”

    “他肯定是死了,这一点我们知道,歌德大人也知道,可他还能怎么样?撑死不过是复仇罢了—但他千里迢迢派我来调查,你以为就是为了配合那个胡安的?”

    走在前方的主教侃侃而谈,他似乎很喜欢这种俯瞰全局的感觉,手中的权杖随意挥了挥,然后指向河对岸的静语森林道:“凯文的事情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趟我们能收获什么。”

    “和一个倒霉鬼死在哪里的消息相比,木精灵的村庄显然更重要。”

    “大人明智”

    手下应和的声音响起,让这位嘴炮功夫极强的主教露出了矜持却透着几分得意的微笑。

    不过他们显然不会知道,队伍后方被他们捉住的娜塔,却是曾经亲眼看到凯文被罗迪杀死的一幕。

    “这个精灵以后有大用处—当然,一切都需要在绅杖,召唤完成之后才行,估计歌德大人那边很快便会召唤成功,而到时候…区区一个木精灵村庄,唾手可得。”

    “大人,似乎那些异教徒正在王国南部对我们开展什么围剿行动。”

    “玫瑰十字”和“蝮蛇十字”始终站在对立面,所以他们都将对方称为“异教徒”,而对于这个话题,弗拉克主教脸上露出许些不屑,嗤笑道:“‘圣殿,那群自以为是的老家伙,歌德大人随手挖了个坑,他们还真就乖乖上钩,挨个往里跳—呵…这些事情你们听听就行了,别和别人说多余的废话。”

    部下们连声应是,他们都是跟随弗拉克主教多年的心腹,自然不会透露消息…但很显然,他们没意识到这些话语已经被熟知布林加语的娜塔尽数听到。

    不过弗拉克主教显然没有把娜塔视作威胁—他的实力比曾经在霍利尔城搅动风云的“蛇牙”盖洛普还要强大,而和盖洛普不同,弗拉克所研习的法术多用于辅助与控制,在等级低时很难有攻击力,然而到了进阶18级这个级别,弗拉克便因为掌握了更多法术而在“单挑”能力上远超其他职业。

    “主教大人,这次行动之后,胡安的队伍基本算是全军覆没,那以后还…”

    “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就不用关注了,倒是要去查查这支后来的骑兵队伍是什么背景,我不记得艾弗塔哪个贵族拥有这种实力的队伍。”

    队伍继续行进着,娜塔听着他们絮絮叨叨的话语,心情愈发糟糕起来…因为她实在找不到能够逃脱的方式,甚至不知如何在森林间留下许些线索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么带走?

    罗迪会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地方了,过河。”

    前方手持权杖的主教突然改变了方向,因为离开了树丛的阴影,所以“阴影守护结界”扭曲了数下后便消失了作用。而弗拉克则带着队伍很快来到了河流的渡河点。

    弗拉克回头望了望浅滩上的脚印,权杖挥动间抚平了一切痕迹,然而在一行人准备走过这较浅的河道时,这位主教却突然间停住脚步,望着那微微有些波纹的水面,猛然抬起了手中的权杖…

    因为那微微隆起的河水,证明下面似乎有些东西正悄然游过。

    不过很快弗拉克便将权杖放了下来,他要面对的敌人总归不会是水里的魔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量不留下痕迹的离开,才是自己当前要做的事情。

    “继续前进。”

    他挥了挥手,随即微顿权杖,精神凝聚之后,竟是硬生生将身前身后的河水用暗影能量完全推开…行走在河水之中,弗拉克主教的衣袍完全没有沾湿的迹象—不过他的手下明显没有这种能力,一个个趟入水中,在流动的河水中努力稳住身形,缓慢的行进着…

    渡河点有两种,一种是适合船舶运输的河滩,一种便是眼前这种可以步行通过的浅水区—不过所谓的“浅”,往往都有及腰甚至及胸的深度,任何人想要安全能通过,都要花费一番功夫。

    弗拉克使用的暗影能量其实魔力耗费巨大,不过他早已习惯如此,否则一位主教如何在这些手下面前维持形象?

    河水并不湍急,但这样的浅滩行走起来颇为费力,尤其是队伍中还带着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木精灵,导致必须有两名士兵同时将娜塔抬起,才能保证她不会因为脑袋浸入水中而淹死。

    八人队伍在十五米宽河水中足足走了两分钟才到对岸,不过能够走到这里,便基本等于甩脱了任何队伍的追踪—而对于娜塔而言,这更是意味着罗迪再也没有找到她的可能…

    眼睁睁看着逃脱的希望逐渐消失,娜塔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如果自己这样无缘无故的失踪了,罗迪会不会很快放弃寻找自己?

    清楚这些家伙准备利用自己去对付艾尔莎村的事实后,娜塔已经有了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但心中冒出这个想法时,她却有些悲伤的想到…如果自己就这样死掉,那么罗迪会不会在很多年以后彻底忘记…他曾经有一个默默跟在身后学箭术的学生?

    许多念头在瞬间出现,又在瞬间消失,娜塔想起了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离开艾尔莎村之后,她所经历的一切已经精彩的足够写一部传记:她走出了村庄,见识了从未想象过的一切…

    而如今,娜塔却只能在心底叹息一声,或许她再也见不到那个带着她走出森林的家伙了。

    很少有情绪波动的她,莫名有些怅然若失。

    队伍已经度过河滩,简单整理起了行装,而娜塔则微微握紧手指,做好了暴起挣扎的准备—可就在她全身肌肉绷紧的那一刻,这支队伍却是集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望向了河对岸…

    远远的,有马蹄声突兀的传来。

    弗拉克眉头一皱,视野尽头出现了狂奔而来的十名骑兵,从装束上看赫然正是之前消灭胡安部队的那群人——对于这位暗影牧师而言,解决这十人的队伍他还是有相当把握的,不过现在他却没有动手的必要:静语森林的边缘距离这里只有三十来米,一旦进入树丛之中,开启“阴影守护结界”的他们便根本犯不着去和对方打一场硬仗

    骑兵们虽然可以度过这个渡河点,但他们的行进速度不会比自己快到哪里去,所以弗拉克确认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带人离开。

    他没兴趣去琢磨自己为何会暴露,只是一扬权杖,冲着自己的六名手下直接命令道:“走去森林”

    所有人立刻迈步准备朝不远处的丛林奔跑,可就在这时,被人一直扛着的娜塔却猛然挺身后仰,在对方错愕的表情中直直跌入了后方的河水之中

    “噗——”

    身形绷直的娜塔落入浅水区,很快被因为无法动弹的身体而呛了两口水,剧烈的咳嗽起来,可她这般动静却让弗拉克等人为之一愣——弗拉克主教的面容阴沉至极,当即吼道:“抓住她离开这里”

    他举起权杖便准备再次施展“催眠术”,可抬起的目光却突然发现…远处那正飞速赶来的队伍中,竟然有一人在距离度河口四十多米的地方跳下了战马,直接朝河岸冲了过去…

    他要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