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狭路相逢(4k)
    战场上的喊杀声已经渐渐消失,四周只剩下了喘息声和吃痛的呻吟声。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永远是残酷的,刀剑所造成的鲜血与伤口远比枪炮来的直观,但因为没有热武器的致死率,所以这样的战斗中,当场死亡的人通常都是少数,而大多数都是“受伤”的状态——不过在这个年代,战争的死亡率往往居高不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神术师无法照顾到而导致的“伤口感染”。

    兰多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战争场面了,但那扑面而来的味道依旧熏人欲呕…他手指微微颤抖着,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却是无法控制的将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娜塔。

    虽然心中不愿承认,但事实却让他意识到自己这半年来的进步,在对方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因为他已经确认,射中布塞罗骑士的那支箭,就是出自娜塔之手。

    这种感觉令兰多无比尴尬,若非眼前的胜利冲散了那些心底的失落,恐怕他现在根本没心情继续站在这里。不过经历一次生死考验之后,兰多终归比以前看的更开了些,他舒了口气,原本内心那种想着要和罗迪“较劲”的念头,终于因为眼前这追赶不上的差距而慢慢散去—连娜塔都成为了自己需要仰望的目标,罗迪的实力如今又能到什么地步?

    援军的冲锋令士兵们士气大震,而重新把握主动的惠灵顿骑士则气势十足的来回冲杀了三遍…这位“幽灵骑士”并非没有脾气,他纵横艾弗塔领地这么多年,此时还是第一次被敌人逼得选择突围…而知道这些家伙的最终目的是对付安格玛公爵后,他更是不会对眼前的敌人有半分客气或怜悯。

    举盾试图反抗的敌人尽数被携裹着战气的长剑劈为两半,而当解决了眼前这些敌人后,惠灵顿骑士并未停下脚步,却是和索德洛尔带领的骑兵队一样,马不停蹄带队继续前进,直接朝着商队营地支援而去。

    骑兵的机动性在这里体现无疑,相较而言,兰多和娜塔等人只能在这里收拾那些尚且抵抗或逃跑的敌人。

    在介入近战之后,体积过大的长弓便被娜塔背在了身后,她手持两柄匕首,随着那些步兵冲入零散的敌阵之中,黑红色的皮甲犹如一道鬼影游走在散乱的敌群之中—她那绝美面容始终没有任何表情,无论敌人是狰狞大叫还是哀声求饶,迎来的都只有她那轻描淡写的一刺。

    她的匕首快如虚影,以对的敏捷优势碾压着这群空有一身铠甲却行动不便的步兵。

    在那些全副武装的步兵面前,娜塔娇小的身体显得极其不协调,可是她却像一柄冰冷镰刀,缓慢而坚定的收割着眼前的一切敌人。

    黑红相间的皮甲在战场上渐渐成为了一面旗帜,将剩余的士兵们凝聚在了一起—只是两分钟,那些仍旧负隅顽抗的敌人便彻底扛不住压力,出现了大规模溃逃的情景…

    到得此时,位于队伍最前端的娜塔终于停下了脚步—她甩了甩双匕上的血珠,随即旋转着将它们插入了皮鞘。身旁那些反败为胜的士兵们都情不自禁的欢呼着,可娜塔却并没有停留在这里共同庆祝的欲望,她轻轻抖着因为战斗而有些酸麻的手臂,却是默默的退出了欢呼的人群。

    娜塔的性格始终如此,她并不喜欢人一起分享所谓的喜悦或激动,脸上冷漠,心中冷静,经历的战争多了,她便没有了最初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

    不过就在她刚刚离开这片喧嚣之际,一股奇异的感受却突然令她停下了脚步。

    娜塔微微眯起眼睛,目光不易察觉的扫过了眼前的森林—在经历数次大战之后,她所提升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有那以前从未有过的敏锐感知,而就在刚才,她突然生出了一股被人窥伺的异样。

    偌大的战场上,目光望向娜塔的人并不少,这其中有正在逃窜的敌人,也有欢呼着的友军,可没有一个会带给娜塔这种莫名的危机感。

    然而在目光仔细巡查一圈过后,她却是再也没有体会到类似的感受。

    难道只是自己的错觉?

    正疑虑间,耳边传来了兰多的声音:“娜塔,多亏你们来得及时。”

    她转过头去,视野中形象有些狼狈的兰多正望着自己,目光颇为复杂—不过别人的一切都无法影响娜塔的心境,无论兰多是比自己强还是比自己弱,对于娜塔而言其实并无区别。所以对于他的话语,娜塔只是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等着兰多后面的话语。

    这个表情和兰多印象中的娜塔毫无区别,他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她终究没有改变太多。

    “在遇到这批敌人之前,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如果不是你们…我的意思是…其实—就是想感谢你。”

    兰多本想说些过程,但随后却也明白和娜塔没必要说这些。他在看到娜塔如今的实力以后已经彻底想开了:原本内心尴尬或郁闷的心理负担,其实都来自于他那点放不下的执念。而此时的道谢,颇有些将心结放下的意味。

    娜塔并不理解他内心的变化,都说女人心思复杂,娜塔其实比大多数比男人的想法都要单纯而简单,她想了想,公事公办的回答道:“按计划队伍应该提前抵达这里的,但因为渡河口岸的问题,我们迟到了。”

    “所以,罗迪队长要我和你们说声对不起,当然他早晚会亲自和你来说

    望着面无表情说出这些话语的娜塔,兰多心中还是感叹娜塔终究和以前不一样了:对于同族,她已经开始用“你们”来称呼了,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疏远,但却证明一个事实…她对罗迪的队伍,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归属感。

    这番话说完,两人便像以往那般没有了可以继续聊下去的话题。兰多叹息一声,勉强笑笑,本想问娜塔什么时候回村子看看,但随后却也明白这个问题问不出什么答案来,倒是娜塔少有的主动开口:“我带一批士兵留在这里盯守,你带着剩下的所有人马上去支援营地。”

    这肯定是罗迪的命令,兰多也明白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没什么迟疑便点头应下,随即转身离开。

    同一时刻,罗迪所在的骑兵队已然冲锋至商队所在的营地。

    他此时的心情充满懊悔,恨不能让战马的速度再快一倍,好和这些该死的敌人拼个痛快

    罗迪很清楚,自己一直以来能够不断“以弱胜强”甚至创造别人眼中的“奇迹”,依靠最多的,并非只是实力或装备,而是脑海中那些常人根本无法相比的“知识”。

    他比这个大陆的绝大多数人都了解这个世界,甚至悉知它将来的走向,所以他总能料敌机先,提前布局。

    然而此次行动,原本周密的计划却出现了一个根本没有预料到的纰漏:队伍想要抵达预定地点,必须要穿越帕尔领的这条河流,然而当他带着队伍来到计划中的“渡河点”时,却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印象中的渡口

    其实罗迪的记忆并没有出错,但出错的是“时间”—他计划中渡河的口岸,是69年冬季寒流将整条河冻结后才产生的,而在69年的四月份,这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这个计划的执行关键就在于时机的把握,可罗迪却因为一个微小的差错,直接导致整个队伍没能准时度过河岸,并且还要花时间重新寻找更合适的渡河点

    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让诺基亚去河流中寻找到一处勉强可以渡河的浅水区域,恐怕直到惠灵顿的部队被追上,他们都无法及时赶到这里

    不过用尽全力赶到这里的队伍终究慢了一步,商会的营地被敌人围攻,主力部队迫不得已选择突围…这样的结果在罗迪眼中,只意味着自己的班底会遭遇大量伤亡

    所以他此时异常愤怒,面对眼前的敌人根本就没有半分冷静,狂躁的只想寻找目标发泄内心怒火。

    而在营地那些马车的后方,亨利等人且战且退,凭借实力和装备的微弱优势努力抵抗者敌人的围攻,但他们显然无法应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剩余的十几号人已经背靠背退到了营地中心——布冯的左臂被划开了一大道口子,用布条绑在右手的弯刀早已崩了刃,亨利更是双手脱了力,只能举着盾牌替身后的战友格挡伤害,可为此身上已经被刀剑捅了好几个洞,鲜血顺着铠甲留下,让他脸色愈发苍白…

    “小心左边”

    胖子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却还是竭力提醒着布冯等人的防御方向——他们并不怕不同士兵的攻击,却最担心那个手持长枪的重铠骑士对这里发起冲锋。然而亨利刚刚喊完这句话,便发现那名骑士突然间调转了马头,竟是做出了准备逃跑的架势

    “怎么回事?”

    他们的视野被四周的敌人和马车所遮蔽,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可随即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便瞬间让他们精神一震——

    索德洛尔的队伍从敌人的背后突入了敌阵,直接朝着营地内部冲杀而来

    惊慌失措的巴尔骑士留守这里只是为了压阵,却没曾想会突然有一支四十人以上的骑兵部队朝自己直冲而来他和留在这里的十来名骑兵哪里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示意根本来不及组成防御阵型来抵抗,所以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立刻选择掉头逃跑。

    他疯狂的踢着马腹,努力让马匹加速逃离这片战场,听着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他鼓起勇气扭头望了一眼:视野中那冲杀步兵的骑兵们凶狠异常,完全是以碾压的姿态将自己的手下们平推了过去,而他们当中却是有一人突然脱离了队伍,竟然摆出了孤身一人追击自己的姿态

    对方穿着一身皮甲,后背背着个造型奇特的短弓,但箭筒里却没有箭矢,显然没有任何威胁…巴尔手握重剑,对对方手里那柄晃晃悠悠的巨斧嗤之以鼻——重武器也要有力量才能挥的动,这种看起来瘦瘦于于的家伙,哪里用的了双手战斧?

    他继续纵马狂奔,跑出百米之后,巴尔却是意识到穿着重铠的自己定然会被对方追上,所以当即决定绕圈并返身准备迎击,心里想着赶紧解决掉这个家伙后后再继续逃往远处。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当然,这样的“自信”更多源自那身胡安子爵为他量身打造的重铠,在刚刚的战斗中,无数箭矢和士兵的攻击连“破防”都做不到,所以此时他更不相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骑兵能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他冲着罗迪开始了面对面的冲锋。

    厚重头盔后的目光紧紧盯住了对方的脖颈,巴尔甚至想好了怎么一剑将其枭首,然而当双方接近到十米时,他却突然发现对方的身体绽放出了一道微弱的红光——

    罗迪紧咬牙关,同时启动了共享自诺基亚的【龟甲护盾】和【巨力一击】

    来自头部的疼痛习惯性出现,而伴随着这触电般的剧痛,一股力量迅速传递到了持握战斧的右臂之上,令罗迪的胳膊瞬息粗壮了一圈。

    皮甲的表面因为【龟甲护盾】的特效而瞬间呈现出岩石般的灰褐色…

    巴尔骑士面色一变,可此时却来不及变招,只能拼命将“战气”施加到长剑之上,在身体努力躲闪的同时做出了攻击动作…

    狭路相逢勇者胜。自认悍勇的巴尔因罗迪的异变而陡然生出一丝惧意,气势顿时落入下风——而罗迪目光如炬,完全无视了对方的长剑,战斧骤然划出一道弧线,狠狠抡了出去

    骑战的技巧和剑术一样高深,罗迪从来不善于在马背上作战,他没有高深的技巧和强横的身体,甚至没有坚固的板甲作为自信的源泉。

    但他拥有的…是技能。

    带着红色光芒的战斧划过,【巨力一击】并非只是单纯的增强伤害,却是在斧刃接触敌人的瞬间爆破出一股强横的力量,直接作用在对方的身体上以达成“击退”效果

    “咔”

    巴尔的长剑撞击在了罗迪的胸口,却被拥有【龟甲护盾】保护的皮甲牢牢挡住。

    “轰——”

    “饮血者”平挥动而过,炸裂的气浪率先将坚实的板甲冲击变形,凸起的铠甲瞬息凹陷下去斧头接触铠甲,继而摧枯拉朽的带着巴尔的身体继续前进

    他强壮的身体被战斧撞的朝后飞出,因为巨大的惯性而整个人呈现出极其诡异的折角。

    当罗迪挥斧的动作彻底完成时,巴尔的身体已经在空中扭曲、旋转,并从中间断裂开来…

    【四千两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