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神器:蝮蛇之吻
    当罗迪今天刚返回索拉岗哨时,汉克斯和他汇报的情报并没有这么严重。

    艾弗塔的税收很糟糕,导致领地陷入了财政困境——而那些贵族们则一个个冷眼相待,甚至对此喜闻乐见…他们都知道,安格玛公爵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一旦他死了,恐怕这个家族就彻底完蛋了…

    到时候,无论家族的唯一继承人莎莉能不能勉强维持住血脉,领地资源被这些贵族们“猛捞一票”却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如何能分到最多的利益,便是这些贵族们此时思考的事情,这些家伙就像是闻着血腥味儿的鲨鱼,对有利可图的事情从来都是敏感的很,面对这样的诱惑,这些原本并不团结、甚至没什么交集的贵族们甚至都愿意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并且一致将枪口指向了安格玛。

    对于这种情况,罗迪本来已经有了一个备选计划:他打算直接联络安格玛公爵,让这位老人正式发布一通“公告”,大声向领地内所有贵族宣布“罗迪归来”的事实,尽最大努力宣传他杀死贝洛姆的强悍形象,以此来迅速震慑这些有着不良企图的贵族们。

    罗迪毕竟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一个收拾贵族上面去,所以吓唬一批,借助公爵的命令审判几个,这样便足以⊥领地内在短时间内安定下去——他很清楚,想彻底解决这样的问题是不可能的。

    不过当索德洛尔带来“帕尔领被袭击”的消息时,罗迪便知道…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了。

    因为…他们越线了。

    沉默的罗迪眯起眼睛思索着这条信息背后的内容,而娜塔这位生长于艾尔莎村的木精灵却明显沉不住气,她向前一步,声音冰冷的问道:“艾尔莎村真的没事?”。

    “消息回报并没有说村庄受到袭击或伤亡,只是有人试图追踪进入静语森林的队伍,”索德洛尔知道娜塔在担心什么,瞥了一眼沉思的罗迪,解释道:“我们留在那里的队伍足以应付百人以内的武装部队,普通的响马或土匪根本就无法造成威胁。”

    话是这么说,可娜塔心中却根本无法淡定下来,原本放松的手指此时已经紧紧握住了长弓,恨不能马上飞回静语森林去。

    气氛沉默了片刻,始终未说话的罗迪却是突然抬起了头,说道:“现在去通知队伍,计划改变,我去给公爵那里写一封信,然后…队伍明天启程。”

    “谁敢惹我们,那就直接找他们算账。”

    这样于脆的决定让另外两人一时间没法应过来,各自站在那里发愣,罗迪将目光转向娜塔,见她嘴唇紧抿握着长弓,便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轻声道:“着急并不是办法,放心吧,该做的事情,我不会耽搁一秒。”

    罗迪的手仿佛有魔力似的,令娜塔的身体陡然一僵,随即却是立刻放松下来——心中莫名有股暖意在流淌,娜塔目光中的凛冽渐渐消散,眼帘低垂下来,随即点点头,不再说话。

    自幼便是孤儿的娜塔很少体会到被人如此“关心”的感觉,别的木精灵受欺负了,都会有父母可以当做依靠,可娜塔自从懂事以来便始终孤独一人,面对任何挫折都是独自承受,所以她的性格倔强至极,什么事都想着要自己解决

    而在刚刚那一刻,她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说服罗迪去保护自己的族人,却是在担忧一个问题:如果罗迪不管不问,自己要不要偷偷离开队伍,独自回去?

    现在回想起来,她却是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惭愧不已。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那种从未体验过的“安心”——由罗迪的支持,她发现自己的情总是放松的,甚至连夜晚睡觉都不再像以前那般难以入眠了。

    “好了,先回去休息,睡个好觉,明天早上出发。”

    罗迪本来还想和娜塔讨论”转职”的事情,但她现在显然无法思考这些问题,罗迪便不再多说,让两人回了自己的卧室休息,而自己却来到书桌前,拿出羊皮纸,开始书写起给安格玛的信件…

    “对付贪得无厌的人,终归只有最原始的方式才能解决问题啊。”

    在罗迪思索着如何对付艾弗塔那些贵族的时候,王国西南端的一处山谷内,一场神秘的仪式正悄然进行着。

    这里距离王城伊格纳兹只有四百里左右的路程,和“玫瑰十字”的核心“圣殿”相距不过三百里——在当今这个时代里,这样的距离虽然不算近,但对于“蝮蛇十字”而言,却根本称不上安全。

    然而伦纳兹峡谷地处偏僻,人烟稀少,自卡伦王国统一之后,这里总共就出现过三个领主,并且这些倒霉蛋无一例外都因为土地没有任何价值而灰溜溜的迁往别处,是以如今的“伦纳兹峡谷”已经彻底成为了“无人区”,而中心地带更是杳无人迹。

    王城没兴趣来探查这里,“玫瑰十字”就算剿灭异教徒也剿灭不到这种地方来,所以这片隐秘山谷的存在始终无人知道。

    而就在这片迷宫般复杂的峡谷深处,一个巨大的圆形祭台正缓缓散射着柔和的光芒。

    十多名身穿黑袍的神职者正低声念诵着咒语,面前直径超过二十米的祭台中央是一块黑漆漆的、外表不股则的一人高石碑。而在它的四周,则是超过三十块闪烁着晶莹光泽的魔晶,它们的体积巨大,价值远远超过市面上拍卖行上所能见到的那些“珍品”。

    这些魔晶明显属于高阶甚至顶阶魔兽,而如果再具体一点,这些魔晶曾经的拥有者,都是“蛇类”魔兽。

    献祭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可穿着黑袍的暗影牧师们却并未有半点疲惫,反而目光中透着狂热与兴奋:他们都能看到,祭台中央处的那个棱形石碑上,已经出现了许些漂浮着、仿佛蟒蛇缠绕般的虚影。

    “嗡——”

    随着咒语愈发高昂,那模糊而纠缠着的蛇影似乎随之变得清晰起来,原本坚固的石碑似乎也随着蛇影的晃动而出现许些裂痕,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五颜六色的蛇想要破开这座石碑的保护似的。

    不过咒语继续了半个小时之后,这些蛇影却并没有获得更多进展——黑袍法师们停止了施法,一个个喘息着望着那坚如磐石的石碑,面带疲色。

    这其中,一位首领摸样的老者叹息一声,挥挥手道:“明天继续。”

    他的话语便是命令,剩下的人立刻恭敬的弯腰行礼,随后默不作声的退出了祭台范围——待所有人都离开后,这位老人望着那布满魔晶的祭台,摇头叹息道:“始终还是差了一点啊…如果凯文能够成功,或许法杖早已被唤醒了吧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罗迪不会知道,当初他在静语森林杀死的佣兵团长、“行刑者”凯文,会是这位“蝮蛇十字”枢机主教培养的得意门生

    “歌德大人,布瑞尔森林传来的消息。”

    有位黑袍法师过来汇报战况,在枢机主教面前,所有蝮蛇十字的成员都深深的低着头,甚至不敢和这位老人对视。

    “瑰十字,的小队目前占据了优势,他们正在将我们部署的队伍一层层瓦解,按照预计的速度,或许再有一个月时间,他们便会将森林外围的棋子清理于净。”

    “这比预计的还要快一些,有高阶神术师带队?”

    歌德的目光望着祭台中央,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大人,前线说那里似乎有一个牧师带领的队伍实力颇强,一些原本有能力阻挠的队伍都被他们击败——那个牧师有个绰号,叫‘白色镰刀,…”

    “呵,年轻人总喜欢起这么夸张的绰号。”

    老人挥了挥手,“这些嚣张的年轻人…让他们蹦跶几天也无所谓,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

    “是,大人。”

    对方领命而去,留下歌德独自一人在祭台前思索着“蝮蛇十字”当前的计划。

    外界并不知道,此时的“蝮蛇十字”并未将资源尽数用在和“玫瑰十字”的对抗上,那些所谓的“冲突事件”,其实都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幌子罢了,而真正的目标,却正是歌德眼前的的这块方尖碑…

    这是由教宗推动的一场“豪赌”——他们要借助蛇类魔晶的力量,唤醒教派创立之初、传承自第一任教宗留下的“蝮蛇之吻”法杖,并借助这柄神器的力量来恢复教派的影响力,改变宗教在这个国家的格局

    而被称为“神器”的“蝮蛇之吻”,此时便在歌德面前的石碑之中…想要打开它,必须借由蛇类魔晶的力量来进行突破石碑外面的禁制。

    这一步是对神器拥有者的考验:如果连破开护盾的水平都没有,便意味着众人没有资格去使用这柄“神器”——显然,连续努力数个星期的歌德等人始终未能突破这其中带来的禁制,甚至还为此将法师们累的虚脱。

    魔晶的成色和品质决定了突破禁制的难度,所以歌德对凯文的死念念不忘——如果他当初能够将蛇王萨迦的晶石拿来,恐怕现在教派就不用牺牲这么多信徒来为唤醒法杖争取更多时间了…

    “到底是谁杀死的凯文?”

    每当闲暇下来,歌德便总会因为自己这名徒弟的死而感到惋惜——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许些隐藏起来的狠戾…

    “无论是谁,终归要为此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