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反叛者,白色镰刀与陌生人
    四月十五日,耐希米亚草原。

    万里无云的草原早已回暖,新生的草丛漫山遍野。此时对于兽人来说正是牲畜生长与繁殖的季节,也就是俗称的“发展期”。

    可对于“罗哈尔之锤”部族而言,在去年遭遇罗迪袭击、并失去了萨罗塔这个聪明的巫医之后,整个部族的形势便迅速急转直下,再也没有“发展”的迹象。

    酋长罗哈尔那愚钝的脑袋本以为持续的侵略与掠夺可以恢复部族的元气,却没想到…如今人口骤减、缺衣少粮的部族已经再也无法支撑风险极大的掠夺战斗了。

    不过对于酋长罗哈尔来说,这样的问题并不算“问题”,兽人骨子里的侵略性让他们最喜欢收割别人成果时“不劳而获”的快感,也因此…他听从了手下第一巫医“布萨尔”的建议,对部族下了死命令:抢到足够的食物,囤积更多兵力,侵占更多部族

    而作为布萨尔的手下之一,巫医祖兰达此时便在命令的驱使下,带着三十名兽人前来劫掠领地附近属于“碎手部族”的村落。

    不过就在他以为会发生一场恶战时,前方探路的兽人却发现一个事实:这座村子已然在半个小时之内被另一股势力袭击过了。

    “碎手部族”牧民的尸体横陈在草地上,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可那些牛羊却不翼而飞,显然是已经遭到了劫掠。

    “检查痕迹他们一定没走远”

    祖兰达心中很是不爽,他扯了扯身上臭气哄哄的皮袄,对着身旁的手下命令道:“动作麻利点耽误了罗哈尔酋长的事情,你们就等死吧”

    兽人的粗暴不仅体现在动作上,这位巫医的说话风格同样是他们野蛮思维的一个缩影…

    不过话音落下,前方的帐篷却是突然出现了许些动静,祖兰达的手下们赶忙握紧武器,低吼着做出了战斗姿态,可随后却发现那从帐篷中走出的人影,似乎有些眼熟…

    “祖兰达巫医,多日不见。”

    伴随着低沉的话语,赤裸着胸膛的索隆迈步出现在了这些兽人的面前。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一群浑身溅满鲜血的士兵…很显然,就是他们刚刚屠杀了这座村落的所有兽人。

    “索隆?”

    祖兰达脸色一变,咬牙道:“你竟然还活着?看来冬天的严寒并没有让你吃到教训卜”

    索隆因为能力出众,在萨罗塔死去之后被始终被一众巫医排挤打压,最终几乎是以“被流放”的姿态躲到了草原边缘——而祖兰达,便是其中最积极的推动者。

    仇人相见,索隆却并没有摆出“眼红”的姿态,他穿着那简陋的麻布裤子,整个上半身布满了愈合后的伤疤…这种彪悍姿态无形中给祖兰达带来了难言的压力:数遍兽人王国,敢在第一线战斗的巫医,恐怕只有索隆一人。

    “拜你们这些家伙所赐,我日子过得并不好。”索隆平静的迈步走着,手中拎着一根黑色的铁棍,很是随意的来到了祖兰达身前不远处,“看样子,罗哈尔是准备再次扩充兵力了?”

    “酋长大人的决定,你没资格说三道四。”祖兰达语气强硬的回了一句,随即挥手道:“别废话了,把你们抢到的东西都交出来吧。”

    索隆没有任何动作,他那一身岩石般的肌肉微微颤抖着,似乎在隐忍着某些情绪,目光扫过祖兰达后,他却是沉声道:“这样劫掠下去,对部族没有好处。”

    “和布萨尔巫医说这些吧,你的废话,我没兴趣听。”

    祖兰达嗤笑一声,心中却是愈发不屑——如今的布萨尔已经成为部族的“第一巫医”,索隆再怎么强大,也无法威胁到他的位置。

    他迈步向营地里走去,挥手冲着四周的手下喊道:“把东西拿走快点我没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你…”

    他愕然停住脚步,发现索隆抬手拦住了自己。

    “让我找布萨尔?”

    说话间,一颗头颅被索隆旁边的手下扔出,“咕噜噜”滚到了祖兰达面前的地面上。

    这位巫医疑惑的望过去,随即瞬间变了脸色,惊骇万分的后退三四步,一屁股坐倒在地…

    地面上沾满泥土与草屑的,赫然是布萨尔巫医的脑袋

    “你、你、你…”

    祖兰达张开嘴巴,可一声元素嗡鸣却打断了他的话语——

    “嗡”

    元素链锤显现于空气中,索隆望着呆立原地的祖兰达,面无表情的挥动了重的“碎颅者”。

    “呷——”

    变形裂解的尸体碎片呈散射状飞了出去,爆裂声让祖兰达的手下们彻底吓傻在原地。

    “嗜血术”的作用下,身躯高大的索隆缓缓迈动脚步,拖着那沉重的链锤朝剩下的兽人走了过去…

    “一群没脑子的蠢货,只会把所有人拖向深渊。”

    锤头在地上犁开一道深深的痕迹,宣示着它惊人的重量和索隆心中压抑了三个月之久的愤怒。

    这三个月来他几乎陷入绝境,可最终却凭借非人的毅力带领所有部下撑过了难关,而现在——他已然正式踏上了自己的复仇之路。

    并且…无人可挡。

    卡伦王国西南端,布瑞尔森林。

    作为王国最南部的区域,这里在四月份的时候已经称得上“炎热”,潮湿的森林内似乎总有下不完的雨——而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历一场大战后,无论是谁,看上去仿佛刚刚落水一般,狼狈得紧。

    “确认死亡”

    “确认死亡”

    “噗——”

    长剑刺入肉体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瓮声瓮气的一句:“确认死亡。”

    穿着白色衣袍的作战小队正在雨林中汇报着战斗结果。

    刚刚发生的激战已经结束,十二位“玫瑰十字”成员全部生还,而敌人则无一逃脱,尽数被“净化”。

    “宗教斗争”在平民眼中,似乎仅限于口头上的互相攻击与指责,却极少有人能够知道这背后的真正血腥——“蝮蛇十字”这个极端宗教在王国南部有愈演愈烈之势,并且频频与“玫瑰十字”爆发冲突,所以如今近百支小队被派遣到这里来,开始对活动在阴影中的异教徒们进行起了报复式打击。

    这是毫不留情的战斗,没有任何怜悯。

    “清点完毕,返回前哨站。”

    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时,这些喘着粗气休息的士兵们几乎条件反射般站直了身体,集体回答道:“是”

    他们的铠甲与衣袍间布满了鲜血与污垢,脸上都是一道道的泥印,身体疲乏至极,甚至不想动弹…然而对于队长的命令,这些圣殿武士却从来不会有半点忤逆。

    在与异教徒面对面搏杀的两个月间,他们是唯一一支尚且没有减员的队伍,而能有这样的成绩,他们的队长居功至伟。

    命令结束后,白色的光芒便紧随而至,原本精疲力竭的士兵们顿时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体力,他们望着那已经走在队伍最前方的背影,目光中均是透着难以言述的敬畏…

    在所有队伍刚刚来到南部执行任务时,眼前的“队长“,还只是无数士兵中一位不起眼的牧师——身为女性,在属于男性的战争中总会遭遇歧视,不过在局部冲突爆发一个星期以后,所有人却都对这位牧师改变了看法。

    在数场遭遇战中,她带领队伍杀死了最顽强的敌人,攻陷了最坚固的阵地,并且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战场掌控者

    她的成就,让所有人再不敢轻视这位面容清冷的年轻牧师。

    因为突出贡献,她被提拔为队长,随即在接下来的十二场遭遇战中尽数歼灭了所有敌人——在这片不为人知的隐秘战场上,她在敌人与友军间开始拥有了一个显赫的绰号:

    “白色镰刀”。

    她不喜言谈,却并不让人觉得冷漠。只是所有人体会最深的一点,便是这位队长惊人的成长速度…和她那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悲伤。

    队长的眉宇间总有哀愁,有人鼓起勇气去询问,却永远得不到答案。而在每次战斗结束后,这位队长便总是站在战场边缘,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轻轻向某个藏在她心底的家伙述说着什么。

    每当这时,她的手中总是会轻轻摩挲着一枚骨质骰子。

    王国平静的外表下总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暗流,在遥远的西部,没有人知道那里有一座存在于湮灭史诗中的城市已经重现于世,并且被一位叫“罗迪”的年轻人据为己有。

    而在莫格拉村,整日劳作的农夫们甚至不知道王国边境和兽人发生的冲突

    此时此刻,奈菲正迈着欢快的步伐和山姆家的牧羊犬玩耍,满脸欢笑的她暂时忘却了母亲离开的悲伤,这三个月以来,年幼的奈菲已经渐渐适应了在山姆大叔照顾下的生活。

    她每天都会准时按照母亲的要求去背诵那些大部头书籍,不过更多时候,却总喜欢站在村子的最西边,望着远处的小路——如此一来,当母亲出现在那里时,自己便会是全村第一个知道妈妈回来的人了。

    不过在一次又一次失望过后,卡米拉也有些心灰意冷,她抱着毛茸茸的牧羊犬,目光望着天空,出神的想象着母亲如今可能会在的地方…

    正思索间,奈菲突然听到有谈话声传来——她赶忙起身,有些惊喜的将目光投过去,可随后却是失望的撅起了嘴巴。

    来的人并不是母亲。

    她随意的扫过那五个穿着灰棕色袍子的旅人,弯弯的眉毛扬起些许,似乎在思索着这些家伙的身份…对方看到了奈菲,目光迎了过来,某些情绪被深深的隐藏起来后,打头的中年人便来到了一头红发的小女孩身前,出声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找村长的话,应该怎么走?”

    奈菲并没有做些出格的事情,嫩声嫩气的指了路之后,她一边望着这行人朝村子里走去,一边有些奇怪的嘀咕道:“这些家伙身上的光真奇怪呢…”

    这样的问题想不通,于是奈菲便不再去想,她仰躺在扎成捆的稻草垛上,望着蓝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无忧无虑的哼唱起了歌曲…

    这一天,是四月十六日。

    同样的时间,罗迪的队伍刚刚抵达索拉岗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