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娜塔完胜
    娜塔清楚记得当初罗迪与卡米拉对战时的情景——两人以“头槌”相撞的悍勇令她无比震撼,至今记忆犹新。

    虽然最终卡米拉还是被罗迪制服,不过这种战斗方式却给娜塔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战斗风格“和人的”性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如此时卡米拉主动搭讪时的语气般:虽然她努力降低了姿态,却依旧让娜塔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强势。

    “七百年前高精灵文明毁灭,残存的精灵一部分逃入森林,一部分融入人类社会,如今便成为了木精灵和我这种所谓的后裔,…而按血统来说,你应该更接近当初的高精灵才对,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混迹在人类的队伍中

    卡米拉走近几步,站在阳台边缘,低声诉说着有关于“高精灵”的秘史。这些内容娜塔从未听说,显然是“圣会”记录下来的资料。

    不过娜塔却并没有搭茬的兴趣——并非因为对方的态度或语气,而是因为…罗迪对卡米拉表现出的“信任”令娜塔心中很是不爽,以至于对她根本生不出好感来。

    娜塔不清楚这是嫉妒还是什么别的情绪,她只知道…自己和罗迪经历数次生死考验才有了如今的信任,可眼前这个女人却在第一次与罗迪见面后便被他近乎无条件相信…

    她心中不舒服,所以对卡米拉始终有些敌意。

    “你对罗迪很忠心,他曾经帮过你么?”卡米拉浑然未觉自己被娜塔列上了黑名单,仍旧自顾自的问道:“还是说…他有什么特别值得你尊敬的理由?

    “他是我的老师。”

    娜塔平静的看着她,“我是他的学生,就这么简单。”

    卡米拉被她一句话噎住,眼睛瞪大,半晌才继续道:“罗迪是人类,你是木精灵,这样也能一起?”

    “高精灵和人类都能在一起,为什么我不行?”

    娜塔始终在说布林加语,她掌握的并不熟练,所以并未意识到这句话中的“一语双关”。

    卡米拉心中一动,突然问道:“这么说…你喜欢罗迪?”

    娜塔的耳朵微微颤抖了一下,脖颈处微微染上一层红晕,可表情却始终未变,略一迟疑后,她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轻声道:“恐怕你还不知道自己昏迷后是怎么回来的吧?”

    娜塔脑子不慢,她的话语几乎是直接反将一军,令卡米拉顿时神情一滞。

    卡米拉想点头承认,随即却努力绷着身体不敢有丝毫动作。她明白,如果自己顺着对方的话语说下去,那便等于失去了谈话的主动权。

    所以她立刻准备扯些别的,可娜塔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直言道:“你的话题始终和罗迪有关,为什么?”

    她望着卡米拉,用淡然而匀速的话语轻声说道:“你想用尴尬的话题打乱我的思路,然后趁机套我的话?恐怕让你失望了,我无可奉告。”

    娜塔冷冰冰的扔下这些话语,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她丝毫没有等卡米拉回答的意图,只是在临近楼梯时回过头,轻声道:“虽然罗迪信任你,但我讨厌你。”

    恐怕也只有娜塔才能如此直白的说出“讨厌别人”的话语。卡米拉望着娜塔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由升起了难言的挫败感,而这其中还夹杂着许些怒意——这木精灵怎么又臭又硬?连半点面子都不给?

    “哼…暗恋主人的,都没好结果”

    卡米拉气闷不已的诅咒几句,她的确是想从娜塔那里套几句有关罗迪的过往资料,毕竟她根本不知道罗迪以前都做过什么可娜塔实不但“油盐不进”的挡下了一切,反而还让卡米拉心中冒出了几分不适与尴尬——她是真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显然,卡米拉非但没能在娜塔身上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还被狠狠“阴”了一记。

    女人之间的较量没有刀光剑影,更多时候,便只是这样几句看似不痛不痒的聊天——而娜塔与卡米拉这两位高精灵后代的首次“交锋”,便在数分钟内悄然结束。

    这一次,木精灵娜塔完胜。

    而在埃尔森笼罩在安静夜幕之下时,贡多拉山脉的另一边,亡灵塔斯曼帝国此刻的气氛…却愈发有些沉郁。

    虽然到了春季,可贡多拉山脉却挡住了温暖湿润的空气,令“圣凯伦”王城的天气仍旧于燥冰冷,到了晚上,气温仍然有逼近零下的趋势。

    古老的街道上,如钟摆般巡逻的士兵们默默走过吊桥,街道上的行人不多,寂寥的气氛始终笼罩着这里,却无形中衬托出城市中心的“奥德曼修斯皇宫”的热闹。

    只是这种“热闹”并非褒义,却是源于奥古斯丁与贵族议会的争执。

    从政治角度而言,塔斯曼王国的议会制度是与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同的。强势的君主有一定的权力,却同时也要接受议会一群老家伙的制约…相较于普遍短命的人类王国,这样的制度显然更适合长生不老的亡灵们。也因此,数百年来塔斯曼王国便是在这样的“制衡”中稳步前进着。

    奥古斯丁与贵族议会在意识形态、战略方针间,总会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冲突,而作为一个强大而有些激进的君主,他与顽固的保守派老家伙的斗争几乎成了固定桥段——从安萨丁、玛格达到派遣贝洛姆寻找“充能晶石”,他和这些老家伙的斗争从未停止。

    而此次“寻找充能晶石”行动,也算得上他和议会之间最为激烈的一次对撞…如果成功,他的话语权将会达到巅峰,自此掌握前所未有的大权——所以议会的贵族们集体提出反对,只是随着贝洛姆的顺利进展,奥古斯丁几乎始终占据着压倒性优势。

    新年前后贝洛姆寄来的那封信件,令议会的老家伙们有了严重的危机感。

    势如破竹的突破防线,迅速完成数个既定任务,贝洛姆甚至还轻松干掉了那个让王国蒙羞的“罗迪队长”。一件件事情大快人心,令国内的亡灵们欢呼兴奋,同时也让议会的老家伙们脸色愈发难看。

    奥古斯丁本以为这次行动会一如既往的顺利进展下去,可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就在那封信件之后,贝洛姆突然间杳无音信,彻底失去了联系。

    整整三个月的沉寂,令奥古斯丁重新陷于不利境地,而昨天下午贝洛姆“灵魂之匣”的突然碎裂,则让这位陛下彻底心灰意冷所有人都知道,贝洛姆这次是真的死了——无论他遭遇了什么,队伍主将身亡、三百血鸦无一回信,都意味着此次计划的彻底失败

    奥古斯丁的这场豪赌…输了。

    “呷”

    苍白的拳头砸在结实冰冷的石质王座之上,沉闷的响声回荡在空旷的宫殿之内。

    长达三个月的坚持,最终换来的却是贝洛姆不明不白的死亡和那群老家伙的嘲笑,饶是奥古斯丁城府再深,此时的都有些无法忍受胸中的怒意。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难以抑制的低吼着,目光却是盯着那个原本装着贝洛姆灵魂碎片、如今却已碎裂的“灵魂之匣”——与安萨丁不同,奥古斯丁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提取贝洛姆的记忆或任何东西

    这一片残存的灵魂苍白而没有灵性,仿佛和它的主人一样已然死去…

    这种情况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以奥古斯丁进阶六十级以上的强悍水准,却仍旧无法查明原因,如此蹊跷的事情,令他甚至感觉自己这一次败得莫名其妙

    他想要调查,却不知贝洛姆死在了何处;想要问责,却也知道这支部队恐怕已经全军覆没。

    三百只血鸦并非小数目,如今却也完全无法找回——这对于整个塔斯曼而言都意味着不小的损失。

    最重要的…是议会将这一次行动失败的罪责直接扣在了奥古斯丁的头上:因为他的独断专行,王国失去了重要的战略资源,并扰乱了卡伦王国局势,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不要以为这些话语只是简单说说,“贵族议会”认为奥古斯丁的鲁莽让整个国家都付出了代价,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奥古斯丁手中所掌握的资源和权力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大幅度衰减

    纵有满腔怒火,可是在没有资源与权力组织复仇时,奥古斯丁却只能选择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沉默,他隐忍着、忍耐着,等待着合适的时机进行复仇。

    亡灵已经等了太久,奥古斯丁并不介意再等上一段时间,他要看着卡伦王国毁灭在自己手中,这是自己必须要实现的目标

    “耐心…耐心…等既定计划实施了,还有的是时间来收拾这些人类。”

    他缓缓睁开双眼,目光中的狠戾一闪即逝,随即身体挺直,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与淡定。

    他是奥古斯丁,是亡灵从古至今,乃至以后最伟大的君主。

    四月十三日,清晨。

    站在阳台上的罗迪望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城市,内心微微感叹着“世事难料”四个字…

    他清楚地记得,此时距离自己苏醒在耐希米亚大草原上,已经过去了一年整。

    在诺兰村的草棚下,罗迪向四周的战友问出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个诡异的问题,而他得到的答案,是“四月十日”。

    一年时间过去,罗迪已经从边境的一个不起眼的斥候,成为了一座巨大城市的主人——虽然这座城市目前只能算作空城,但假以时日,埃尔森必然会成为整个卡伦王国最璀璨的明珠。

    抬起头,漆黑的帕夏尔魔塔矗立在视野中,塔身的阴影在内城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城市整齐的规划丝毫没有杂乱之感,平整于净的道路尽数都是高精灵风格,与霍利尔城的狭小和脏乱截然不同。

    朝远处望时,罗迪可以看到在内城环路上出操的士兵,卡特正带着士兵们喊着口号,整齐的脚步隐隐约约的飘散在晨风中。

    “准备出发的命令已经下达了,预计正午时分启程。”

    索德洛尔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一如既往的透着严谨。

    罗迪并未回头,只是望着眼前这偌大的城市,突然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索德洛尔,一年前的今天,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