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第二个图灵
    四月十二日,霍利尔城。

    度过了严冬,安格玛公爵的病情终于缓解。原本只能在壁炉前裹着毯子的老人,此时终于得以走到室外,呼吸一下这所谓“万物复苏”的气息。

    不过对于这位老人而言,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感受春天了。

    罗迪的“全军覆没”的消息依旧在领地广为流传,只是安格玛公爵却很清楚,新年之后,那些前去挖掘山脚的士兵悄悄传回了消息:雪崩之下,根本没有任何尸体。

    而随后索拉岗哨也传来密信:罗迪的部队完好无损,他们参与了围剿兽人的战斗,并且已经前往埃尔森,准备去与亡灵贝洛姆的部队决一死战。

    这本该是令人振奋的好事,然而至此之后的三个月,安格玛公爵却再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于罗迪的消息,仿佛他就此人间蒸发。

    难道…他终究没有打过贝洛姆?

    有关贝洛姆的资料已经渐渐被收集和公开:“霜冻男爵”,奥古斯丁手下最好战、最强力的死亡骑士之一,对于卡伦王国而言,这几乎是止小儿夜啼的恐怖角色,而罗迪他…

    “老爷,税收统计已经完成了。”

    约翰管家的声音打断了公爵的思绪,午后的阳光洒在公爵府的后花园内,修葺整齐的草木与花朵赏心悦目,可安格玛公爵却无心观察,他只是凝望远方,背着手道:“这么快?那恐怕收成是这些年来最差的一次吧?”

    这种问话让约翰有些迟疑,他想说是,却不敢…想说不是,可安格玛猜的却一点没错:今年春季的税收情况却极不乐观,甚至只有往年一半的水平。

    自公爵去年突然决定支援边境兵力之后,领地原本还说得过去的财政收入便立刻陷入紧张状态。战争历来是烧钱的,哪怕当前只是“预备”阶段,其所耗费的人力物力也远远超乎了想象—这样下去,别说继续支援边境了,恐怕在维持下去,公爵府都快无法正常运转了

    “今年的税收,大概…只有往年五成。”

    约翰管家实话实说,这种事情想瞒都瞒不了。不过话音落下,他却发现公爵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缓缓点了点头,沉默片刻,问道:“又有劫掠的土匪?”

    “的确有,不过惠灵顿骑士回报的信息说已经前去围剿,提图斯骑士的回信还没到。”

    这是第二个令公爵郁闷的事情…税收收不上来,一些村庄还总是遭到土匪的洗劫,如此一来财政情况更为恶化,自己还必须同时供应数位骑士去剿匪,这样的花销实在有些大,令公爵颇为吃不消。

    他揉了揉眉心,转而问道:“索拉岗哨还没消息?”

    看到约翰摇头,他叹息一声,有些兴意阑珊,摆摆手道:“说点别的吧,就没有什么好消息?”

    “倒是有一个,”约翰管家想了想,低声道:“罗迪队长在离开前曾经定下过关于木精灵村落贸易的方案,如今第一批果酒已经在领地内的各个城市卖出了天价,并且销量惊人,这其中的利润…比以前的所有酒都要高。”

    在这样的年代,“酒”基本被贵族垄断供应,酒馆里的廉价麦酒在贵族看来没比马尿好到哪里去,真正昂贵的果酒是平民无法销售的—垄断导致暴利,而木精灵的酒不出意外,刚一销售便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赚取了难以想象的回报

    “如果能把这条供应链搞好,它的利润甚至可以填上赋税缺口,只是…”约翰管家看了一眼安格玛公爵,有些话没说,可谁都知道:罗迪杳无音信三个月了,恐怕已经遭遇不测,所谓的“利润分成”,如果公爵都拿走,也根本没人站出来反对。

    “该给他留下的留下,我还撑得住。”

    安格玛摆摆手,丝毫没有动心的摸样。

    “是,老爷。”约翰低头应是,随即却是有些担忧的补充道:“那些贵族似乎都在追查酒的来源,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打上木精灵的注意了。”

    “通知惠灵顿,有胆敢对木精灵动手的,格杀勿论。”

    安格玛公爵微眯着眼睛,杀气腾腾的挥了挥手,“下去吧,让我静静。”

    他呼了口气,转而拿出了那封鲁本斯主教三个月前给自己写来的信件…低头望着上面的字句,这位老父眉宇间尽是担忧—

    “剿灭异教徒…莎莉,千万别做傻事啊。”

    温暖的风从窗户外吹进来,精致的帷幕微微飘起,透着花香的空气拂过卡米拉的脸庞,在无意识的深呼吸后,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长久以来卡米拉睡的最安稳一觉,没有噩梦,没有惊悸,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有种精力得到恢复后的畅快。

    但…自己这是在哪儿?

    长长的睫毛颤动些许,卡米拉望着眼前满是镂空雕饰的木质天花板,脑海中沉寂的记忆被倏然搅动—

    城墙…晶石…逃离…

    一幕幕画面飞速闪过,卡米拉猛的回想起了记忆中最后一个片段:在自己想要跨越城墙却遭遇重击的瞬间,那天空中竟然凭空闪现出了无数道巨大符文

    那是什么东西?

    卡米拉猛然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还穿着罗迪送的红色法袍—她心中一惊,望向左右时,却发现这正是自己之前换衣服的那间卧室。

    我怎么回来的?

    昏迷之后的记忆完全空白,卡米拉无论怎么回忆,脑海中却始终一片混沌…她手指微握,体会着指尖那强大的奥术力量,微微呼出一口气,随即做好了再一次从逃离这里的准备。

    起身走到窗前,她微微闭上了双眼。

    那种洞察一切的感觉再次出现,四周的一切浮现于脑海之中:不远处巡逻的士兵,另外一栋宅邸内正在看地图的索德洛尔,二楼房间内翻动书籍的阿卡莎,可是…

    罗迪呢?

    “咚咚。”

    突然敲响的木门将卡米拉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抬手凝聚元素,做好了攻击准备—然而当木门缓缓推开、视野中出现罗迪的身影时,卡米拉的手掌间的元素猛然颤动了一下,继而“噼啪”一声湮灭无踪…

    她嘴唇紧抿,终究还是没能狠下心去攻击罗迪。

    罗迪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不知怎的莫名有些暖意,但两人此时仍旧处于对立面,所以他必须维持冷漠的表情,以极富侵略性姿态的推门进屋,抬头看了眼那造型优雅而精美的高精灵木椅,径直坐了下去。

    “现在有时间谈谈么?”

    卡米拉没有动,就算心中有亏欠的感觉,却并不意味着她会服软。卡米拉骨子里有着同样的强势,所以她并未弱了半分气势,兀自俯视着罗迪,皱眉道:“我有我做这些事的理由,没什么可谈的。”

    她毫不妥协。

    罗迪就那么望着她,卡米拉的表情和记忆中的奈菲是那么相似,无形中触动了他心底隐藏着的、为数不多的感性心思…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被压制下去,他很清楚,自己现在不是来讲人情说道理的。

    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扶手,他缓缓开口道:“你应该也察觉到了,现在的你可以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一切,并且拥有了从未体会过的力量—没错吧?”

    他一开口便把握住了谈话的主动,卡米拉心中暗自有些不好的预感,却立刻摇头道:“卡德加在塔顶留下了本该给你的东西,不过巧合之下被我得到,所以我实力变强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说起来…我还应该和你说成抱歉。”

    说是抱歉,卡米拉却变相岔开了话题。

    可罗迪根本不吃这套,他身体微微前倾,眯起眼睛道:“你知道图灵在失控之前是什么么?它是埃尔森的‘中枢,-这座城市的守护者。”

    “它控制着这座城市的所有防御体系,它的力量与这座城市同在。”

    “而现在…它消失了,埃尔森城的防御体系失去了守护者—我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原因,但我有理由相信,你…已经成为了第二个图灵”

    第二个图灵。

    卡米拉的心脏瞬间漏跳了半拍,她不受控制的后退一步,却是心乱如麻,有气无力的辩驳道:“不可能…你在胡说八道”

    罗迪摇摇头,站起身,这一次却是他以俯视的角度望着已经有些失神的卡米拉,低声道:“我为什么在城墙那里没有阻拦你?因为‘守护者,永远无法离开这座城市我什么都不用做你也出不去”

    “守护者将被永远的禁锢在这座城里,你明白么?”

    虽然这些话语很残酷,可为了让卡米拉认清形势,罗迪还是一字一句的把它说了出来—

    “你——卡米拉,已经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

    “你的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了对于你背后的那些人而言,你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明白么?”

    这些话语如一桶冰水,将卡米拉浇了个透心凉。

    她嘴唇紧抿,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紧握的双手中有无数元素凝聚着—可联想到帕夏尔魔塔之中的种种遭遇,卡米拉不得不承认…

    罗迪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如果自己真的被禁锢在了这里,“圣会”的任务便再也无法完成,那奈菲怎么办?她会不会…

    卡米拉已经无法想下去了,罗迪说出的残酷现实令她彻底无法镇定—奈菲是她生活下去的全部动力,如果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奈菲活命的机会

    她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慌乱与无措,声音颤抖着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一切?”

    罗迪没有立刻回答她,却是叹息一声,自顾自坐回了椅子,同时对着卡米拉轻声道:“坐下。”

    他是在命令自己?难道他疯了?

    脑海中刚冒出这样的想法,卡米拉却发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坐在了身后的床铺上…

    “怎么…这是——”

    她惊骇万分,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不受控制

    “我是埃尔森城的城主,按照卡德加当初对法阵的设计…我对‘防御体系,的‘中枢,有绝对的控制权。”

    他再次叹气,声音却是平和下来:“所以——如果我想留下你,只需说一句话就够了。”

    卡米拉本想反问什么,随即却因罗迪这句看似平淡的话语而愣在原地,久久未能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