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一十章 任务完成!
    从pp玩家的角度而言,了解任何一个有可能成为对手的职业都是有必要的,所以罗迪可以辨认出贝洛姆的每一个技能,并且准确判断其效果。

    此时此刻,当三次“符文裂解”和“能量充盈”的buf叠加在贝洛姆身上时,他的施法能力已经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常人根本无法匹敌的水准—以游戏等级界定的话,他现在的水平,已经相当于进阶45级的冰系“元素师”。

    对于罗迪而言,这样的敌人从理论上来说是根本无法战胜的。

    然而此时此刻,罗迪面对贝洛姆的长剑,却是依旧毫不犹豫的举起战斧挥了过去

    虽然刚才被冲击波震伤,但一瓶“高级治疗药剂”却让他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大部分战斗力—不过全力挥出的战斧却“铿”的一声被长剑挡住,贝洛姆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咆哮道:“玛格达与安萨丁死于他们的愚蠢,而我绝不会犯这种错误”

    长剑将战斧崩开,贝洛姆随后本想顺势以一击冰锥术将罗迪结果,可无奈长剑表面凝聚的元素根本不听使唤,他犯急,却发现越是如此自己便越难以完成施法—无奈之下,贝洛姆只得决定纯靠物理伤害杀死罗迪。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似乎很难做到:前后四次“符文裂解”虽然让他的魔法攻击力翻倍上上,可物理攻击力却也因此已经大幅下跌。他的力量、敏捷和防御等属性甚至根本比不上当初在索拉岗哨的水准,原本引以为豪的剑术本可十招之内找到罗迪破绽,可如今刚刚拼了三招,他却反而被罗迪凭借蛮力震的后退数步

    心中暗骂不止,可贝洛姆表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畏惧神色,他握紧长剑,立即改变策略:魔法不好用不代表不能用,自己于嘛要因为一个“元素紊乱法阵”便抛弃自己最大的优势呢?

    想到这里,他当即集中精神凝聚起了低阶冰系法术…因为施法要求低,贝洛姆如今使用低阶的“冰锥术”或“霜冻新星”并不算吃力,所以在躲闪开罗迪的战斧之后,他终于释放出了“元素紊乱法阵”于扰下的第一个冰锥

    罗迪侧身躲闪,却因露出破绽而被贝洛姆一剑划伤肩部,可战斧刚好在此时触发了恢复6%生命的特效,令伤口迅速恢复…

    “该死的”

    贝洛姆因罗迪的难缠而终于咒骂出声,他能感受到这柄战斧并非凡物——在刚刚几次对拼之后,罗迪已然触发了“力量增幅”和“嗜血术”的效果,若非贝洛姆有法术和铠甲的抵挡,他甚至怀疑自己会被逼入下风

    如果法术能够随意施放,眼前这个家伙早就被冻成了冰雕,可是…

    贝洛姆咬牙切齿的忍受着罗迪的攻势,心中却是愈发急躁起来,他从未想过局势竟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堂堂“霜冻男爵”,竟然被一个弱小的人类凭借环境打得节节后退?

    他握紧长剑,却是突然间气势一变,继而以毫不格挡的姿态与罗迪开始了对拼—这是他身为亡灵的最后优势:只要不被砍中要害,他就有信心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活活将罗迪拖死

    对于男爵贝洛姆而言,这样的选择就和当初玛格达不得不滚地闪避箭矢一样,都意味着绝对的“耻辱”—但为了活命,此时的他不得不放下了所谓的身份和尊严…

    要活下去,要完成奥古斯丁的命令,要杀死眼前这个该死的人类

    而就在两人决定以生死相拼之际,塔顶的卡米拉正一瘸一拐的走向卡德加遗留下的最后一座法阵。

    她的脚步十分缓慢,虽然卡德加的“祝福”令她身体产生了变化,甚至连痛感都降低了不少,可因为失血过多,卡米拉仍旧无可避免的感受到了眩晕与虚弱。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变得时亮时暗,她努力稳住身体,却是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跌倒在地。

    鲜血顺着破烂的长袍滴落在地,她目光直直盯着那最后一个漆黑的法阵,脑海里已然无法思考任何事物,只是单纯的将“开启法阵”作为了自己最后的任务—至于为什么,或许只是源于那个叫罗迪的家伙对自己百分之百的信任吧

    这辈子,难得有人如此信任自己一次…

    颤抖的手指抓住了法阵的边缘,一道道远比“时间静止法阵”和“元素紊乱法阵”复杂得多的符文映入眼帘,若是在平时,卡米拉一定会思考其中缘由,但如今她却完全没有时间去思考其他事情了。

    开启法阵需要将手掌按在法阵的边缘处输入魔力,卡米拉满是鲜血的手掌缓缓抬起,可就在准备按住法阵的那一瞬…她却终于控制不住双腿,身体一软,直接向前栽倒,无力的趴在了法阵之上…

    伤口流出的血液滴落在了法阵之上,卡米拉想要输入魔力,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

    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连喘气都变得费力起来,努力在法阵上方翻过了身,卡米拉望着眼前帕夏尔魔塔的穹顶…

    一切,就在这里结束了么?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样的想法,整个帕夏尔魔塔却骤然传出了一阵阵爆裂声——卡米拉微微睁大双眼,因为她明白到这声音来自何方…

    图灵的力量即将耗尽,结界终于开始崩溃了。

    当罗迪听到那破裂的声响时,【任务栏】内的倒计时已然只剩19天—在塔内,这“19天”换算过来或许只有十多秒。

    与贝洛姆的激战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此时罗迪身上已经有了两道不轻的伤口,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贝洛姆则目光凶狠的盯着他,举剑再次冲了过来。

    “铿”

    “咔”

    战斧大开大合,避无可避,贝洛姆索性不去格挡,直接以肩膀硬抗,同时手中长剑朝罗迪的胸口刺去—罗迪变招一架,用斧柄将长剑磕开,伸手一拽,用斧刃勾住剑身向回一拉,抬脚便踢在了贝洛姆的腹部

    “呷”

    他的力量虽大,可贝洛姆“符文裂解”后完全转化为冰甲的重铠却牢牢挡住了他的攻击,是以贝洛姆狞笑一声,一拳擂在了罗迪的胸口—

    “噗…”

    罗迪吃不住力道,当即喷出一口鲜血,【任务栏】的倒计时只剩五天,他随便瞟了一眼便根本不在关心—任务完不完成已经不重要了,自己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的武器卡在一起,罗迪和贝洛姆同时去拽,却因为角度问题而谁都无法扯开,于是他们一只手抓着兵器,另一只拳头均是同时攻击起了对方

    如此近距离上,贝洛姆立刻凭借他的冰甲占据优势,他满脸都是疯狂的杀意,带着铠甲的拳头挥舞着,“呷呷呷”的砸在罗迪的身上…

    罗迪的反击却因为贝洛姆的铠甲而收效甚微,他感觉自己几乎瞬间被打断了数根肋骨,可本能的战意却支撑着他努力格挡对方的攻击——

    再撑一会

    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句话,而就在罗迪感觉自己的身体马上就要崩溃之际,帕夏尔魔塔的结界却是再次发出了一声爆鸣—

    “咔嚓”

    剧烈的破碎声带着一股令人压抑的风暴席卷而过,令以拳搏命的两人均是同时愣怔在了原地。

    图灵的力量耗尽,“时间静止结界”破碎了。

    随之而来的,却是和埃尔森结界破除后同样出现过的“禁魔”效果

    几乎瞬间,贝洛姆“符文裂解”的效果完全消失,不但法术能力完全被剥夺,身体更是因为buf小时候带来的副作用而直接进入了虚弱状态…

    而他身上的冰铠,则直接瓦解为无数碎片。

    罗迪的目光扫过【状态栏】,并未消失的巫术buf令他战斗力丝毫未减

    从让卡米拉去往塔顶起罗迪便在等待这一刻,所以他此时丝毫没有意外的握紧战斧,随即猛然扬起

    “给我去死”

    贝洛姆的力量再也无法阻挡罗迪,他握着的长剑瞬间被崩飞出去,退了几步后,却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境地,他想要继续搏斗,可迎来的却是罗迪威力惊人的斧头—

    “咔”

    没有了铠甲保护的贝洛姆当即被砍飞了左臂,他身子一歪,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残缺的胳膊,随即大吼一声,右拳轰出——罗迪抬手稳稳架住这一拳,随即扔开沉重的战斧,抽出靴子上的匕首,寒光一闪,当场将贝洛姆的右臂也砍飞出去

    “禁魔”的效果令贝洛姆连半点多余招数都无法施展,而双臂被废之后,他此时甚至连逃跑都成了奢望。

    罗迪毫无废话,一拳击中贝洛姆的腹部,在他弯腰之际握住匕首向上一挑,那长长的利刃便毫无停留的划开了他的脖颈…

    随即他看也不看,跨步扭腰,身体向后扭转,手臂如鞭子般横甩而出—

    返身一击

    “噗”

    兔起鹞落的交锋之后,罗迪动作停滞,随即捂着右胸的伤口跪倒在地——而在他的身后,那溅着黑色血液的头颅高高飞起,“扑通”落地。

    贝洛姆的无头尸身站立原地,失去铠甲的他就像是一具披挂着亚麻衣袍的于尸,在摇晃几下后,终于颓然倒下…

    【战斗记录栏】内闪过的一大片提示他无暇去看,罗迪的目光第一时间挪向【任务栏】,在看到【白骨王座的审判】显示出了“任务完成”的字样后终于松了口气——而在剩余时间那里,“时4l分”的字样就这样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