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零九章 那么…轮到我了
    “时间静止结界”结界将帕夏尔魔塔笼罩的情景,一如当年结界笼罩埃尔森城。

    因为“时间法则”这个级别的奥术对于当前法术水准而言等于“无解”,所以在战斗结束后,无论阿卡莎等人使用何种方式去撬开大门,最终都毫无效果。

    时间的长河在此刻仿佛被帕夏尔魔塔分出了一条涓流:在流逝速度极慢的魔塔内部,图灵、贝洛姆和罗迪之间的战斗刚刚进入白热化,而在魔塔之外,大战之后的阿卡莎等人却都面对着紧闭的大门,心情忐忑。

    “召唤:亡者军团”卷轴的施放导致战局彻底变化。原本作为对手的亡灵几乎眨眼间便被灭掉,而三位死灵法师更是被战斗力强悍的高精灵亡灵砍成了肉酱。而在“高精灵军队”将一切敌人淹没之后,已经彻底脱力的骑士与扈从们似乎仍旧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劫后余生”的事实。

    “亡者军团”是高阶死灵法术,就如同转化复生“僵尸”或“骷髅兵”一样,施法者对于转化的单位有着绝对的控制权,并且…没有时限。

    也就是说,罗迪手下原本只剩不到百人的军队,在阿卡莎一张卷轴的控制下竟是凭空多出了一支由156名古代高精灵所组成的“亡者步兵团”

    这样的事实,已然颠覆了人们对阿卡莎的“神圣牧师”的概念。

    牧师能够召唤亡灵?

    两位来自“玫瑰十字”的司铎本想开口谴责,但是看着那些实力不弱而杀气腾腾的高精灵,他们最终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而阿卡莎此时却茫然的紧,因为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尸体的堆叠和“门图的召唤”法杖加成,让这张卷轴发挥的效果比正常情况多了三倍有余,以至于在战斗结束的当晚,她竟是因为那些眼睛冒着绿光的“手下”而被吓得一宿没睡着觉。

    罗迪始终没有出来,这让阿卡莎心中忐忑万分,也幸好有索德洛尔临时挑起大梁,指挥部队构筑新的防线,这才让队伍的情绪稳定下来。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阿卡莎已经控制那些亡灵手下将塔外的尸体完全伴奏,腐臭的味道已经被圣光净化于净,伤愈的士兵们开始在塔外巡逻,吊桥也重新放下,防线在索德洛尔的指挥下重新部署开来。

    在确认附近没有其他威胁之后,索德洛尔对内城进行了小范围的搜查,而结果却令他们大吃一惊—城市之中竟然还保留着不少没有变质的食物。

    也因此,在将收集来的积雪融化为饮用水之后,这支队伍也算是得到了长久时间以来的第一次休整。

    时间继续流逝着,七天之后,娜塔抱着短弓整日守在哨塔上,面容愈发冷峻。阿卡莎则藏不住情绪,因为担忧罗迪而茶不思饭不想,原本丰满的身子已经消瘦了许多,目光总是望着魔塔的大门发呆,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天。

    发生于塔外的决战已然告一段落,然而在时间之河的分支内,魔塔内的战斗,此时却刚刚开始…

    “霜冻凋零”

    贝洛姆的铠甲如冰蓝色水晶般覆盖全身,随着咒语的念诵,连带着他脚下的地面都凝结出了大片四散的冰锥—此时他的法术威力已经可以媲美“魔导师”,甚至达到了进阶40级以上才有的法术水准

    图灵原本根本不会惧怕这种法术,但此时“时间静止结界”在飞速消耗着他体内的力量,此消彼长之下,他明白自己不能和贝洛姆硬拼—所以面对对方的法术,图灵迅速迈步躲闪,竟是双手同时释放出了两个不同的奥术护盾。

    如此强悍的施法技巧正常人根本办不到,然而图灵看似轻松的施法背后却隐藏着他焦躁至极的情绪,他的目光望向了密室的出口,内心只想着要马上摆脱这里,并第一时间冲上塔顶,关闭法阵

    “呷”

    蓝色的光芒闪过,图灵身体四周骤然爆开大片四散的冰晶,密室顶部的天花板瞬间被炸开一个大洞,哗啦啦的落下大片石块…

    爆炸的冲击令图灵不受控制的退后数步,随即“咚”的撞在了“祭台”边缘。

    不待他做出反击,贝洛姆随后的攻击便接踵而至—在那些幸存的奥术师眼中,这位死亡骑士的施法速度已经堪比卷轴,速度快而威力大的骇人。如果说刚才图灵是在凭借高超的技巧将他们完全压制,那么这一刻的贝洛姆,便是凭借他绝对恐怖的法术威力暴揍图灵

    没错,就是暴揍

    “符文裂解”是死亡骑士最大的底牌,贝洛姆前后将三块符文尽数裂解,所获得的效果是“法术效果提升270,施法速度提升30,法力值提升30%”—而他最终付出的代价,则是在效果消失后全属性暴退五成,物理攻击能力衰退70

    对于一位亡灵而言,这意味着他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努力完全付诸东流。

    为了能击败图灵,贝洛姆已经把自己的所有底牌亮出,并且真的将图灵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该死的精灵”

    长剑挥过,图灵凭借奥术护盾和一记空气冲击勉强躲过,那剑刃“铿”的在祭台边缘留下一道深深的斩痕,贝洛姆怒骂着拔剑横挥,凭借爆开的气浪,将图灵再次炸飞出去…

    “呸”

    图灵吐出一口黑血,此时却是憋了一肚子火。他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停止过还击,可贝洛姆的实力不断蹿升,自己能量不断逸散,原本还有作用的奥术此时已然无法穿透对方的铠甲与护盾—而更糟糕的是,他越是想走,贝洛姆越用各种法术缠着他无法动弹

    图灵很清楚,如果再这么下去,自己只有能量耗尽后陷入“沉寂”这一条路可走…

    事已至此,图灵不由得想到了最后的办法,他目光中透出一抹决然,当即双手张开,汇聚起了仅剩的能量…

    贝洛姆也察觉到了异样,手中长剑举起便要施法,可随后却突然觉得身体猛然一滞

    四周的元素倏然间发生了剧烈震荡,仿佛平静的湖面被人扔了一颗陨石般,那得心应手的冰霜元素竟然一下子变得滞涩起来,贝洛姆眉头紧皱,在几次尝试后,终于发现自己只要将元素凝聚的过程放慢些,便一样能够成功释放法术。

    而图灵同样因这震荡而被打断了准备一半的奥术,他表情难看的抬头望了望头顶,低声吐出了一个生僻的字眼:

    “元素紊乱法阵”

    这是专门扰乱施法者的法阵,卡德加临死前将其内置在了帕夏尔魔塔之内,就是为了扰乱图灵最引以为豪的奥术,为前来消灭它的人争取时间。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的卡米拉在启动这两个法阵后,正拼命冲向最后一个法阵…

    “元素紊乱法阵”令图灵的心情愈发紧张,不过他施法速度当即放慢,全力凝聚起了那些紊乱的元素—可就在他目光望向贝洛姆、准备考虑进攻的时机时,耳边却意外的传来了呼啸的风声…

    “这是什——”

    视野扭转,图灵只觉得身旁不远处突然间出现了一个黑影,而对方几乎在起身的一瞬间便朝自己冲了过来——他本能的抬手施法,可是却忘了“元素紊乱法阵”的作用

    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在此刻变慢…图灵眼睁睁看着这个灰头土脸的家伙伸手抄起了地面上的战斧,随即起身、扭腰、甩臂——

    那宽厚的斧刃朝自己飞来时,图灵才发现自己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咔”

    眼前的一切开始旋转起来,图灵控制的这具身体,只是在一瞬间便被撕成了两半

    而手持巨斧站在原地的罗迪似乎还不甘心,竟然冲上来再次挥动了斧头…

    “噗”

    作为图灵意识的“傀儡”,这位血精灵的身体在连挨两斧后直接被削飞了脑袋,而那头颅正巧飞到了贝洛姆的面前,“咕噜噜”的停住在了他的脚旁。

    “啪嚓”

    贝洛姆毫不犹豫的抬脚将这颗脑袋踩碎,目光却是微微抬起,望向了面前一身血迹的罗迪:“人类,你本可以继续装死的。”

    这话无异于嘲讽,可浑身是血的罗迪却目光盯着图灵的“尸体”许久,在看到那逸散开来的元素雾气后微微松了口气,接着他抬起头,缓缓道:“还在想着怎么完成奥古斯丁的任务么…贝洛姆?”

    贝洛姆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类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微微眯起眼睛,长剑缓缓抬起:“用毫无意义的话语来拖延时间…是战场上最低级的招数。”

    “招数低级,但管用就行。”罗迪扬起手中的战斧:“你派手下去卡尔斯山的事情不会忘了吧?”

    “我的名字你或许听过…玛格达、安萨丁的死都可以算在我头上,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你是罗迪?”

    贝洛姆几乎立刻反应过来,不过接下来他便再也没有废话,长剑一抬,当即做出了施法的动作--不过他便发现…自己的法术竟然根本无法做到“瞬发”

    罗迪扫了一眼【任务栏】:“白骨王座的审判”倒计时:2天。

    “那么…轮到我了。”

    他略显嘶哑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时,贝洛姆的背后凭空生出了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