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零七章 形势逆转(二)
    呼啸的奥术自罗迪耳边划过,高精灵被击飞的闷响回荡在耳边,贝洛姆的狂笑如他挥舞的长剑般肆无忌惮…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他完全忽略。

    罗迪的眼前,世界只剩下了面前那造型古朴而纹路复杂的祭台—被他刚刚抽离下来的七块晶石并没有扔掉,因为按照卡德加的述说…只有将晶石重新排布在祭台之上,并念诵出“瓦解”图灵的咒语,他才能够真正将这个强大的家伙从世界上抹消。

    脑海中记忆着《论防御体系的自我意识》中绘画的图像,罗迪迅速将晶石重新插入祭台上的凹槽之中…图灵刚刚所排列的奥术序列是“恢复”,而罗迪所要施放的,却是“毁灭”

    同样七块晶石,不同的顺序摆放和启动咒语,代表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概念

    罗迪的双手迅速挥过面前,一块块晶石被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插入了面前的凹槽之内,他的动作远比那被操纵的傀儡快许多,当最后一块晶石插入“祭台”之时,能量逆变所产生的嗡鸣顿时响彻了整个魔塔。

    被轰飞出去撞在墙上的图灵一跃而起,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祭台,目光中透射出了无数种情绪,但最让他感到可耻的,却是“恐惧”

    图灵害怕了。

    它从未想过会有面临毁灭的一天…曾经的它强大到不可一世,甚至连卡德加都对他无可奈何,可七百年的时间终究消耗了他近乎全部的力量,以至于如今虚弱至此时,竟然会因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类,而有了存亡之危

    他怎么会知道卡德加才明白的“毁灭”奥术?

    在此之前,图灵完全是抱着有恃无恐的态度的…因为卡德加的死,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知道将自己毁灭的方式--七百年足以将一个文明彻底埋没,哪怕卡德加留下了文字,也根本没多大可能流传到现在。

    可是很显然,摆在面前的事实告诉他,竟然真的有一个人类懂得如何毁灭它

    图灵又惊又怒,难道自己隐忍七百年,竟然还没恢复真身便要被于掉?

    这种事情决不允许发生

    而同一时刻,贝洛姆已经冲到了罗迪身后不远处,他手中那仅剩三枚符文的长剑放射着光芒—因为“符文裂解”,贝洛姆此时的霜冻法术已经强到同级别“元素师”都要退避的地步,而对于背对着自己的罗迪,贝洛姆有绝对自信将对方直接击杀

    冰霜元素从四面八方悄无声息的凝聚,可就在无数冰锥显现的瞬间,罗迪却是突然间停住了动作,身体向前迈步,竟好似准备趴在“祭台”上一般飞扑出去

    “噼啪”

    最先出现的数道冰锥击中了祭台边缘—这并非因为罗迪背后长眼或贝洛姆故意放水,而是罗迪此时佩戴的“先兆之眼”项链,为他提示了最佳躲闪路线

    “先兆之眼”是“先觉者”肖恩的传家宝物,它的强悍之处并非只是“提醒可能的危险”,而在于它能在最致命的威胁出现时,让佩戴者找到最佳的躲闪方式。

    这条项链是对付偷袭的利器,它甚至比加数百防御或血量都来得强悍—虽然半个小时内只能触发一次,但罗迪却的的确确靠着它躲过了最致命的一击…

    “轰”

    但贝洛姆的技能远非几个冰锥术那么简单,随后引发的连环殉爆当即以大片冰霜将“祭台”完全淹没,冲击波将罗迪轰飞了出去,甚至将那些苦苦支撑的“圣会”奥术师们都一并吹的尽数倒地…

    “挡我者…死”

    贝洛姆的长剑如摩西分海般劈开了霜雾,坚固的祭台并未出现多少损伤,可很明显的是…罗迪已经没了踪影。

    “哐”

    “霜冻男爵”的脚步踏在了最后一截台阶之上,因“符文裂解”而导致铠甲扩散的白色雾气如披风般萦绕在身体四周,他站在了祭台之上,仿若横扫所有敌人的胜利者般挺直了腰杆。

    已经没有人能阻挡我的脚步了。

    他的目光扫过重伤成群的圣会奥术师,扫过祭台上罗迪刚刚还在的位置,扫过满地的高精灵死尸…

    随即,贝洛姆伸手拔下了一枚幽蓝色的“充能晶石”。

    大仇得报,任务完成,贝洛姆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就在他想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之时,早已准备许久的图灵,却动手了。

    图灵虽然有类似人类的情感,可行事作风却有着常人难及的“目的性”--换句话说,它就像是一个高度运转的机器,只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所以在看到贝洛姆对罗迪动手时,它直接开始凝聚起了奥术中施法时间极长、却也极难躲开的“极虹光束”。

    而当罗迪这个“障碍”消失后,图灵眼中的敌人便只剩下了贝洛姆一人,于是那“极虹光束”毫不犹豫的对着贝洛姆施放而出—

    “嗡…”

    强光之下,贝洛姆本能躲闪,可图灵真正认真起来的实力远非他能想象,只是一瞬间,坚固的铠甲便被溶出了一个大洞,随后贝洛姆的左胸被光束径直射穿

    不过也亏着贝洛姆是亡灵,这样的伤势并不算致命—他低头看了一眼那卷曲融化的铠甲和焦黑的胸膛,目光抬起时,手中的长剑已然握紧。

    图灵因贝洛姆的动作而有一瞬间的迟缓…如果论起源,最早的“死灵法术”同样是奥术的衍生物,但那时还没有“觉醒”的亡灵出现,所以图灵完全没有接触过“亡灵”这个物种,更不知道这个物种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不过不了解并不代表他会有畏惧,面对贝洛姆挥剑而来的法术,图灵却是立即展现出了它堪称巅峰的控制力与实战水平

    直到这一刻,有幸围观的人们才发现什么是真正的“奥术”—图灵的力量只有巅峰时期的千分之一,从级别实力而言此时只是和贝洛姆相仿,然而真正面对面展开战斗之时,它所展现出的实力,却立刻将贝洛姆完全压制。

    无数奥术如信手拈来,“减速”、“束缚”、“空气凝滞”让贝洛姆的物理战力大打折扣,“元素削弱”、“透析之壁”削弱了他的霜冻法术,而那一面面恰到好处的护盾、一发发看似简单却精准到骇人的“奥术冲击”,完全让贝洛姆感觉自己是在跟十名奥术师战斗

    其他奥术师施放一个法术的时间,图灵却已经把四个甚至五个奥术扔了出来,哪怕每一个奥术的威力都称不上惊人,可这样累积起来的优势却让贝洛姆愈发心惊。

    圣会的奥术师们此时根本插不上手,因为无形中被两名强者的战斗所波及,四名奥术师却是直接被冲击波震死,剩下的也都在密室中苟延残喘,几乎是以爬行的速度向门外行进着。

    而在一大片石块与冰块的废墟中,罗迪将空空如也的“高级治疗药剂”瓶放在了地上,伸手缓缓推开了压住自己的碎石。

    “先兆之眼”让他躲过了最致命的伤害,却无法让他躲过冲击波,不过此时能保住一条命,便足以⊥他依旧有翻盘的希望…

    身体被掩埋在废墟内,罗迪能感觉后背似乎哪块骨头断了,不过药剂的作用正在迅速且剧烈的修复着他的身体,他深呼吸几次,目光落在了跌落在四米外的“饮血者”战斧上,手指微微动了动,可随后却并未有任何其他动作。

    毁灭图灵的咒语只差半秒钟便能说出,但罗迪却不得不与这个机会擦肩而过—他没想过战况会乱到如今这种地步:最利于自己的形势被逆转后,贝洛姆眼看着成为“胜利者”,可没过三秒钟,他便被图灵打成了落水狗…

    不单如此,罗迪甚至看到图灵已经开始用奥术将那些“圣会”的奥术师们逼向角落,这架势显然是准备将屋内所有的敌人一网打尽

    可是图灵一面要控制着魔塔外数千剩余的高精灵傀儡冲击吊桥,一面要控制魔塔顶端的傀儡阻拦卡米拉,而面前更要压制贝洛姆,除掉所有圣会奥术师…如此以来,与周边融为一体的罗迪却是被它彻底忽略。

    罗迪努力平稳着呼吸——他并非不能起来,却是在等待下一个真正合适的“时机”。

    没人能想到,当所有人的所有计划都作废之时,罗迪的布局,似乎直到此时才算真正开始…

    直线距离百米之外,身处塔顶的卡米拉松开了手中的冰锥,捂住腹部的伤口,一步一步走向了那罗迪口中可以“改变战局”的法阵。

    鲜血顺着撕裂的长袍流淌在地,卡米拉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剧痛却让她每迈出一步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法力已经所剩无几,她此时甚至想不起自己来这里的最初目的是什么,只是恍惚间看到了莫格拉村那个在向自己摆手的身影,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块块白色石块便倏然变成了漆黑的颜色,而这似乎并非是罗迪口中的…法阵。

    因为卡米拉在这里看到了一行字:

    “我的时间不多了…”

    【今天参加了关注“渐冻症”及稀有病的公益活动“冰桶挑战”,自己拍了个视频,如果想看的话可以在优酷搜索我的笔名,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