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零三章 生死时刻
    在斯帕克队长被图灵直接秒杀的前一分钟,帕夏尔魔塔的大门刚好因“霜冻爆裂”带起的冲击而轰然关闭。

    寒霜的力量扑面而来,卡米拉情急之下释放护盾,却还是被吹得撞在了墙上—“呷”的一声过后,她只感觉浑身散了架一样疼痛,无力的瘫在地上…

    贝洛姆因为“能量充盈”与“符文裂解”而威力跃升数阶,之前还能勉强应付的护盾如今几乎无效,若非此时“霜冻男爵”一门心思追击罗迪,恐怕他只需要随便补一记冰锥术,便足以结果卡米拉的性命。

    “咳咳”

    胸口的刺痛让卡米拉咳嗽起来,她扶着墙站起身,本能的抬头去寻找罗迪的身影,可随后却是被帕夏尔魔塔那诡异的结构而彻底惊到…

    站在一层大厅中抬头向上望,卡米拉发现视野中满满都是一条条架在空中的封闭走廊,密密麻麻的摸样完全如同一座迷宫。

    近百米高的塔身中间镂空,一直延伸到塔顶错综楼梯毫无人们对魔法塔印象中“豪华”、“大气”、“上档次”的感觉,只让人感觉这里毫无秩序可言

    罗迪的身影此时正在层层叠叠的走廊间飞速掠过,后方紧追不舍的贝洛姆疯狂挥舞着长剑,冰霜魔法绽放的蓝色光芒带起“噼里啪啦”的爆鸣与脆响。

    可凭借“狩魔猎人”带来的敏捷属性与技能,罗迪在这些楼梯之上几乎是无视地形的来回蹦跳着,一身重甲的贝洛姆无论怎么攻击,似乎都拿他毫无办法。

    但卡米拉很清楚,没有什么战斗是能靠“逃跑”取胜的。

    她努力撑起身体,冲上台阶追了两三层,却几乎立刻被这毫无规律的走廊完全搞晕:明明有的廊道通往楼上,可走着走着却到了楼下,有的明明是朝左,可穿越廊道出来一看,自己却跑到了右面…

    “空间封闭?”

    卡米拉眉头紧皱,突然意识到这里似乎有着最为特殊的“空间结界”。而贝洛姆此时反应却与她相反,这迷宫一样的道路早已令他失去耐心,手中长剑已经砍断了至少两段楼梯,却依旧无法阻止罗迪逃跑的步伐。

    “给我死”

    罗迪的身影刚刚出现在十米外的一条走廊上,贝洛姆的长剑便骤然挥了过去,那凌厉的冰霜剑气直接削断了足有两米宽、三米高的走廊,“咔嚓”一声令其从中断裂

    罗迪惨叫一声,身影在跌落的碎片中一闪而逝,随后便消失在了飞溅的烟尘中。

    这一击声势浩大,坠落的木材砸断了下方悬空的三四条走廊,卡米拉目光焦急的扫了一眼,却是怎么也无法发现罗迪的身影--紧接着她便意识到贝洛姆的威胁,赶忙向后退数步,躲在了视野盲区中…

    这样的伎俩根本瞒不过贝洛姆,但他此时完全没兴趣理会。伸出双手一撑,贝洛姆直接从七楼一跃而下,“哐当”一声跳到了三楼平台之上,手持利剑,目光犀利的在坠落废墟中搜寻起了罗迪。

    而在七楼位置,卡米拉屏住呼吸向旁边缓步挪动—罗迪的失踪让她心凉了半截,不过她随即便想到了可能提前进入这里的“圣会”同伴,于是咬咬牙便准备去寻找对方。

    她很清楚:人多或许还有和贝洛姆一战的可能,但自己一个人冲上去,完全和送死无异。

    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一只手却突然从后方伸了过来,卡米拉被吓了一跳,抬手便要念诵咒语,却不曾想那大手竟直直捂住了她的嘴巴,而同一时刻,自己的腰部同样被抄住,继而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后退了过去…

    眼前的景物飞速后退,卡米拉发现自己别说是施法,根本连说话都做不到—她能感觉自己被偷袭者携裹着退到了墙壁边缘,随即继续后退,竟是顶开了一扇可以翻转的暗门,直接躲入了后方的密室

    四周光线微微昏暗些许,卡米拉紧咬牙关,在察觉到那按住自己嘴巴和腰间的双手松开之际,转身便准备施放“火焰冲击”—她这辈子从未被人如此粗鲁的对待过,尤其是被人用这样的姿势搂住腰…

    这在卡米拉看来绝对不可原谅

    可她抬起的手掌被对方直接擒住,另一只准备继续施法的手,更被对方同样按住,继而整个身体都被对方强横的顶在了墙壁上…

    “停手”

    罗迪压低的声音在卡米拉耳旁响起。

    察觉到眼前的家伙竟然是罗迪后,卡米拉先是一愣,继而羞愤不已的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

    她此时双手被按着抵在墙壁上,此时几乎与他面贴面,丰满的胸口更是被罗迪坚硬的皮甲硌得生疼…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了,乍一看仿佛罗迪想要强吻卡米拉似的—他也明白这样不妥,赶紧松开手,后退一步,本想开口问对方为什么追进来,可话到嘴边也知道多说无用,于脆道:“我有办法对付他,如果想活下去就听我的,懂么?”

    罗迪一直以来都是指挥官的身份,所以此时面对卡米拉,他一点都不客气

    而奥术天才卡米拉又哪会服气?有本事的人都有傲气,愿意服从“圣会”的命令是一回事,对刚认识一个多小时的人类无条件服从,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更何况…对方刚才的动作绝对可以划入“非礼”范围,这更令卡米拉对罗迪气愤之极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虽然是反问,但卡米拉却也压抑着声音—其实她也知道“事急从权”的道理,但这么平白无故被占了便宜,身为女人吃亏不说,凭什么还要被对方呼来喝去?

    只是话刚说完,卡米拉的表情便微微凝固—眼前的罗迪几乎浑身是伤,他脸颊上有一道被冰锥术划开的伤口,鲜血正顺着脸颊滴落在地,皮甲护肩残缺了一大块,原本握着的战斧更是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哪怕是凭借地形,哪怕是战斗经验丰富,罗迪面对贝洛姆的恐怖攻击时一样险些丧命。卡米拉望着他身上的鲜血,却也不好再去责问什么…

    罗迪没理她的情绪变化,目光扫了一眼刚刚关上的暗门,他不顾脸上的鲜血,低声道:“楼上有几个法阵,如果启动,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家伙—”

    卡米拉微微抿住嘴唇…什么“我们”,我跟你完全不是一个阵营啊

    可没等罗迪接下来继续说什么,“轰隆”一声巨响便让两人同时踉跄一步,情急之下卡米拉抓住罗迪的手臂才站稳,反应过来后意识到不妥,又赶忙松开…

    但罗迪却没有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屋内突然亮起来的光线令他目光瞬间凝重起来。

    他冲到这间密室中央的原型法阵前,却是发觉那上面原本停止的法阵核心正缓缓发生着改变—逐渐氤氲起来的元素乱流,同样令卡米拉皱起了眉头——“发生了什么?”

    她将目光转向罗迪,却在罗迪的脸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绝望—卡米拉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想到了那最坏的可能。

    “是图灵妈的…竟然还是晚了一步”

    罗迪目光有些乱,仿佛一时间失去了焦点—法阵从来不会自己启动,晶石更不会自己把自己激活,出现这样的情景,只意味着一种可能:图灵恢复了他的实力

    这是连半神级强者卡德加都无法搞定的敌人

    卡米拉对图灵并没有多少概念,但她却很清楚一个事实:对方的苏醒,恐怕和自己那些“圣会”的同伴有着必然联系…

    她不想在这里绝望的坐以待毙,出声问道:“怎么办?我们就这么等着?

    卡米拉极有主见,这辈子都很少回去询问别人的意见。但此时她的确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四周愈发浓郁的元素透着极端危险的气息,而门外的贝洛姆似乎发觉了罗迪金蝉脱壳的计谋,愤怒的吼声回荡在大厅中,带起一片爆裂的闷响。

    “肯定有办法…肯定有办法的…”

    罗迪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鲜血,目光在屋子内扫过

    这里曾经是某位高精灵奥术师的实验室,平整的木桌上放着大量的实验器材,其中不乏有闪烁着光芒的“充能晶石”—

    “恢复实力需要能量,能量不足便无法控制一切…”罗迪努力回忆着《论防御体系的自我意识》,低声复述着上面的内容,“卡德加切断了图灵与魔塔的所有联系,所以…所以…”

    “他重新控制这里尚需一段时间?那么提供的能量从哪里来?那些晶石么

    卡米拉大致能猜出罗迪话语背后指向的答案,于是她模糊的提出了疑问,却没曾想,这句话让罗迪猛的意识到了关键之处—

    “能量…对,晶石的能量”

    他的目光仿佛瞬间重新找回了焦点,伸手拉住卡米拉,将一瓶“中级法力药剂”塞在她的手里,快速道:“我去拖住贝洛姆,你去开启法阵——出门右手第三条楼梯,上去后走最左边的路,向上一直走,那几个法阵就在魔塔顶层,图灵恢复力量前还无法控制那里,所以…”

    手臂被罗迪这么紧紧抓着,卡米拉却出奇的没有任何抵触情绪—生死关头,去想其他的东西已经没有必要了。

    “记住启动咒语,我现在——”

    “轰”

    密室的暗门被轰开,贝洛姆愤怒的咆哮声从外面传了过来——“看你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去卑微的老鼠”

    碎裂的砖石间,罗迪将卡米拉推向了另一侧,自己则开启“龟甲护盾”挡住了贝洛姆的视线,让她在一片烟尘中成功跑向了另一侧的廊道。

    “快去”

    能不能阻止这一切,就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