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饮血者,传奇战斧
    罗迪被阿卡莎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有些没搞明白出了什么状况,眉毛扬起,望着她问道:“怎么了?”

    他的手因为久坐而冰凉,阿卡莎白皙的手掌温嫩柔软,一时间还真让罗迪觉得挺舒服—不过没待阿卡莎回答什么,身前的娜塔却很快转过头去,低声说道:“我先去休息了。”

    她匆匆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门外的走廊。罗迪始终没注意到,娜塔那始终隐藏在斗篷下的手里,其实拿着一条毛毯…

    这位木精灵知道罗迪的房间里的气温不高,所以在侦查结束后想了想还是带上了一条毛毯,但在看到阿卡莎之后,她最终选择了放弃。

    娜塔“败退”令阿卡莎心中有些小得意,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太放肆,便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故作淡然道:“你这样容易生病的,我再去给你倒杯热茶吧。”

    说罢她便站起身,很自然的松开了罗迪的大手,仿佛刚才自己只是捂住了椅柄似的。

    “不用了,我等会就去休息,你早些回去睡觉吧。”

    罗迪此时也有些懵,总觉得这样不太对劲,但娜塔带来的那条消息明显更具备冲击性—不过很快他想起了什么,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阿卡莎:“等等

    阿卡莎转过头来,看到罗迪竟是从一旁的武器架上拿来了一柄造型奇特的法杖。

    “这个东西你看看能不能用,或许对你有帮助。”

    这柄原本属于死灵法师西蒙的法杖算是“战利品”,在罗迪眼中,它属性其实还算不错—

    门图的召唤

    双手法杖

    精良

    专属:死灵法师进阶6级

    2149伤害

    69智力

    2-精神

    装备:使用召唤系法术时,效果提升l级。

    使用:施放“骨盾术”2级()

    之所以说“或许”,是因为上面写着“专属死灵法师”,也就是说按照原本的游戏规则,牧师持有它的时候,只能得到属性加成,而不能使用上面的技能。

    可就在阿卡莎接过法杖之时,刹那间闪过的元素波动却令罗迪当即皱紧了眉头,他目光凝重起来,出声道:“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么?”

    “我…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用过法杖。”

    这个时代的法职者大多使用小巧的“魔杖”,“法杖”都是极其昂贵而强悍的装备,阿卡莎出身“蝮蛇十字”底层,身上从来就没有多少钱,所以从未用过这种“高端货”。不过此时与法杖产生联系的感觉,还是让她感到有些奇妙:“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和我融为一体,好像…它可以释放技能?”

    “如果喜欢,就拿回去好好研究,早点休息吧。”

    罗迪本来想问些东西,但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阿卡莎想说谢谢,但她觉得总这样会让两人的关系显得很生分,最终双手握着法杖,低头道:“我很喜欢…”

    至于喜欢的是法杖还是别的什么,她自然没有说出口,只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间办公室,临走还不忘叮嘱罗迪要注意保暖。

    可罗迪却无心体会这位小牧师的关心,他望着阿卡莎头顶的“死亡天使”字样,心中闪过“专属死灵法师”的字样,喃喃自语道:“这到底是什么称号啊”

    能让光明牧师直接使用“死灵法师”职业的物品,这中诡异的事情绝对和“称号”有关,但即便罗迪和阿卡莎成为了“密友”甚至还带着“追随者”关系,他却依旧无法勘察这样的称号具体有什么效果。

    想不通的事情只能留待以后慢慢研究,罗迪坐回椅子上,努力清空脑海,随后思索起了娜塔带来的信息。

    打开【地图栏】,他很快确认贝洛姆率队前进的方向正是埃尔森

    想到安萨丁曾经的那些研究,罗迪立刻确认对方是冲着“充能晶石”去的

    恐怕奥古斯丁也是明白了这种东西的重要性,并且派出了队伍进行研究——而照这么看来,对方定然是将埃尔森看的极端重要。

    “这样的话…岗哨倒是安全了。”

    亡灵和兽人的威胁暂时消失,罗迪终于感觉浑身的压力小了很多只是【白骨王座的审判】任务依旧没有完成,显然这一次战斗根本称不上“阻止贝洛姆”。

    不过这一仗打下来,经验值倒是给了不少,整个队伍的实力也跟着提升了一个级别。

    而除了“门图的召唤”,原本属于索隆的战斧“无尽怒火”却是让罗迪最为纠结的战利品…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历史上被称为“万斧之王”的传奇强者,竟然会在此时和自己互换了武器--而这柄叫做“饮血者”的战斧,显然就是那柄在论坛上被无数玩家津津乐道的“传奇斧头”。

    说“传奇”,是因为这把斧头伴随索隆南征北战,因为损坏和升级而重新锻造了四五次,完全见证了兽人侵占王国的所有历程…

    而如今,它就静静的摆放在罗迪面前。

    【饮血者】

    史诗双手斧

    进阶等级2级

    6b24伤害

    装备:有一定概率触发“嗜血术”特效,攻击速度增加45移动速度增加2

    装备:有一定概率触发“自愈术”特效,回复6%生命值。

    装备:有一定概率触发“狂野之力”特效,力量提升20点,持续6秒。

    “经由历代巫医祝福的古老战斧。”

    兽人王国铁矿稀缺,锻造技术也不佳,纯金属武器极少,而这柄有年岁的战斧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和“碎颅者”相比,它并没有附带高额的力量属性,却有着极高的伤害上限,并且有一系列自带巫术—“一定概率”是多少罗迪完全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在混战中,这柄斧头的效果绝对比“碎颅者”要强

    只是它的分量太沉,让罗迪有些不适应,不过阴差阳错的和对方换了武器,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如果日后兽人王国出了个“万锤之王”怎么办?

    罗迪摇摇头,觉得这样的想法实在有些荒唐,最终不再去想,草草洗漱后便直接休息去了。

    l月2日。

    索拉岗哨爆发的惊人战斗始终不为人知,在这样的时节,边境往往连送信的信使都很难及时到达,飞鸽送信的成功率也变得很低,所以安格玛公爵至今仍然不知索拉岗哨的事情,以至于他此时的处境很是被动。

    派人去卡尔斯山探寻,他也的确发现了一个被埋掉的营地,这也间接证明了“罗迪全军覆没”的真实性。

    不过艾弗塔的其他贵族却没兴趣理会这位老公爵,他们高举酒杯,欢笑着庆祝新年的到来,顺带继续在晚宴上嘲笑着“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罗迪--公爵式微,他们都是受益者,这样的事情自然值得庆祝。

    而本杰明则正想尽一切办法向“圣殿”申请圣殿骑士协助边境防御,可因为路途遥远,几封信件过去后,他至今还没有接到“圣殿”的批复。

    也就是在这一天,许多天来都表现得魂不守舍的莎莉,终于接到了父亲的亲笔信件。

    哪怕鲁本斯督主教亲自确认了这样的消息,可莎莉却仍然在心中抱着一丝希望…罗迪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雪崩而死?想起曾经和他一切穿越“静语森林”的经历,莎莉觉得他的知识比那些老牌神术师或法师都要丰富。

    拥有这样的头脑,再马虎也不至于死于“雪崩”这种可以人为躲避的自然灾害上啊…

    然而安格玛公爵的信件却告诉她了“真相”:雪崩是认为制造的,罗迪的死,完全是因为敌人的陷害。

    信纸上清晰的字迹无可更改,莎莉拿着信纸的手微微颤抖着,心脏的绞痛前所未有的强烈—而当所有希望尽数消失时,那种彻骨的绝望让她几乎无法承受…

    她无法想象,接下来一年半的时间里,自己还怎么能安然在这里“进修”

    自己能活下来,是因为罗迪。

    自己能来到“圣殿”,是因为罗迪。

    而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几乎都和罗迪有关——她的心中更是深深刻下了他的身影—无论那个家伙是不是遭受了什么容颜永驻的“诅咒”,是不是感情白痴,她都决定回去以后和他彻底告白…

    一年半时间,只一年半。

    可她却没想到,当初在霍利尔城门外那无声的告别,竟然成了“永别”。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以往从不迟到的她彻底没有心思去听今天的神术讲座,她默默的坐在那里,无声的抽泣着。

    莎莉从小自立,内心更是有着常人难及的骄傲—但此时的失落却让她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助。

    她就这么坐在窗前,眼睁睁看着太阳从升起到落下,直到四周重新归于黑暗之时,才终于缓缓站起了身…

    “玫瑰十字”教派最近并非风平浪静,虽然进入了冬季,可宿敌“蝮蛇十字”最近却动作频频。所以枢机主教们最近正在商议是否对王国南部的异教徒进行一定程度地打击—而到了昨天,这项决议终于通过。

    督主教鲁本斯接受了任务,并且已经开始准备人选,准备在春季开始实施行动。

    时值深夜,此刻的鲁本斯督主教正在给各个教区的主教书写动员信件,却不曾想莎莉会在这时找上他。

    普通司铎想要直接面见督主教是不可能的,但莎莉却属于鲁本斯的“得意门生”,所以也算是有小小的特权—不过当鲁本斯见到莎莉的时候,很快便察觉这位公爵之女的状态…很糟糕。

    “本杰明的信件我已经批复了,有关那件事…教派已经做出了决定,无论敌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鲁本斯对罗迪的印象很好,甚至可以说对他有些推崇—毕竟自己能在教派内如今地位更进一步,和对方对亡灵的打击脱不开关系,所以对于罗迪的死亡,“复仇”这种事,是他于情于理都要做的。

    但莎莉对此却连表情变化都没有,只是行礼感谢,那于哑的嗓音让鲁本斯听了都有些心疼。

    “早些回去休息吧,如果身体不舒服,我会和讲堂那边打招呼的。”

    他以为莎莉是来请假的,可随后却发现自己彻底猜错了她的意图。

    “督主教大人,我来…只是想提一个请求。我知道这可能有些过分,但还是希望您能答应。”

    莎莉低垂着眼帘,轻声道:“我想申请…参加清剿异教徒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