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懦夫?
    自从离开塔斯曼王国以后,贝洛姆的所有计划都异常顺利--利用雪崩干掉罗迪的部队,利用兽人荡平人类的守军…这样的精妙之棋绝对是不小的军功,贝洛姆为此还专门给奥古斯丁陛下写了两封长篇书信,为的就是在那群贵族议会的老家伙们面前炫耀一番。

    然而就在他洋洋得意的带着手下靠近索拉岗哨时,却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竟然真的会飞走!

    倾倒的哨塔、怒吼着的兽人、攀爬而上的人类,这一幕幕落入贝洛姆眼中时,令他心情瞬间变得糟糕异常。

    愤怒的贝洛姆没有时间等自己的随从,对实力极端自信的他当即策马冲锋,独自一人来到了索拉岗哨前,正好将想要逃跑的兽人堵在了岗哨之内。

    望着已经夺下哨塔的人类、望着屠狗杀鸡一样碾压亡灵的兽人,贝洛姆不禁想起了那封写给奥古斯丁陛下的那封吹满牛逼的信件--信中“轻而易举”拿下的岗哨,竟然转眼间成了这副摸样,一切事实,都令他感觉自己的脸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既然都在这里…那就不要走了。”

    此时的贝洛姆身穿一身华丽的暗银色重铠,相比之下索德洛尔那身原本还不错的精良级铠甲仿佛立刻成了街边货。而他手中的长剑更是透着幽蓝色的光芒,符文如潮汐般一闪一烁,虽然是在漫天飞雪的寒冷环境,可剑刃之上仍旧漂浮着因为低温而凝结的白色雾气…

    面对数十名正要冲过来的兽人,贝洛姆目光微凝,缰绳一扬,骸骨战马瞬息启动,竟是一人朝着所有兽人发起了冲锋!

    这样的情景看起来完全是不自量力,可索隆与罗迪却同时如临大敌的握紧了武器…实力越强,越能体会到贝洛姆的可怕之处,尤其当他抬起那长剑之时,巨大的压迫感简直令人窒息!

    “呯!”

    长剑挥动,第一个面对贝洛姆的兽人毫无悬念的崩飞出去,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兽人们知道此去根本没有退路可言,都手持武器冲上去准备阻挡这家伙哪怕一步,却怎料三四十米的冲锋过后,贝洛姆毫发无伤,甚至速度有增无减,而拦在他面前的八名兽人却尽数一剑毙命…

    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爆#炸或火光,贝洛姆这种无声无息展示出来的实力强悍却低调,以至于剩下的兽人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可怕,不过就在贝洛姆准备展开新一轮屠杀的时候,索隆却大声怒吼着加入了战场--

    “都闪开!”

    他不得不上,因为在这样下去,自己的手下恐怕会被杀光。

    索隆的目光扫过罗迪,内心闪过许些犹豫,可随即却立刻下了决心。他默念咒语,迅速释放了巫术“先祖之魂”--痛苦的哀嚎声中,索隆的身躯如变异般迅速增大了近一倍!

    如钢铁般的肌肉膨胀开来,彻底将上衣撑裂。迈步向前时,他沉闷的脚步犹如来自远古的洪荒巨兽。

    这种巫术是兽人巫医的天赋技能,可以让个体实力在十分钟内翻二至三倍,可后遗症却是“24小时内全属性降低80%”,并且需要忍受非人般的痛苦。

    索隆在之前的战斗中从未使用过这“压箱底”的技能,但此时面对贝洛姆,他却不得不做出了最坏的准备。

    而同一时间,罗迪正低声下着一道道命令--

    “娜塔去中央哨塔,掩护射击。”

    “索德洛尔,带着盾和我走,如果挡不住就退。”

    “阿卡莎,你们三个找位置掩护,随时给我们补充护盾,一定不要暴露在对方视野里!”

    “鲁格、卡特,带队占领所有制高点后远程支援,但不要靠近兽人和那个家伙--汉克斯,这里有重型武器么?”

    “装备库有两台重型机弩,但因为怕低温损坏拆了,我马上去带人组装。”汉克斯立刻明白罗迪的意图,带人飞快的朝那边跑去。

    “重型机弩”不是当初击伤玛格达的那种城防弩,说白了只是比普通的手持弩威力大一些,罗迪对此并没有抱太多希望,因为他明白…对付贝洛姆,这还远远不够。

    对方是【白骨王座的审判】第一阶段大波ss,自己的“精英小队”对付西蒙还行,但面对贝洛姆这种强悍存在,再冲上去那就真的只是送死…

    拿人命堆?换了其他人或许会狠下心来用这种方式来对付贝洛姆,可罗迪却是明白“霜冻男爵”的强悍--这家伙的进阶职业是“死亡骑士”,并且主修“冰霜系”,而罗迪很清楚的是,所有主修“冰霜系”的死亡骑士,都会辅修“转化系”!

    也就是说,贝洛姆杀死的生物,都会被他转化为自己的军队。

    罗迪将目光转向那刚刚被砍飞的兽人,果不其然,那些原本倒地的尸体此时正带着身上那巨大的伤口缓缓站起身,继而扑向了身旁曾经的战友!

    而也就是这时,索隆的战斧终于与贝洛姆的长剑相撞。

    “呯!”

    剧烈的气浪骤然爆开,二十米范围内的雪花霎时被吹飞出去--索隆手握巨斧撞在七八米外的哨塔上,“咚”的一声差点把上面正在抢夺控制权的斥候震下来。

    而贝洛姆却满面惊骇的从骸骨战马上倒飞而出,那巨大的反震力让他手中的长剑差点崩出去!

    他落在地上时身体已经调整过来,虽然没有摔跟头,可这样的结果,却也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

    灰白色的手掌握紧剑柄,贝洛姆怒极反笑,他动作优雅的摘掉了肩部挂着的披风,随手将它扔开,那嘶哑而阴沉的话语在大雪中透着彻骨寒意:“很好…很好…很多年没有人让我如此出手了。”

    没有了战马,他此时说话明显少了几分高高在上的气势,却透着许些难言的狠戾。而“万斧之王”则深谙战斗要少说废话的道理,抡起战斧便如战车般冲了过来--“单体嗜血术”令他巨大的身体依旧灵活而充满爆发力,二十来米的路迈了五步便冲至贝洛姆身前,他此时的身高比这位“霜冻男爵”高了近半米,肩膀更是宽了一倍有余,怎么看都占尽优势,可斧头落下之后,索隆却瞬间脸色大变!

    “呯!”

    双手持剑的贝洛姆眯起眼睛,以一个标准的重剑格挡姿势挡住了泰山压顶般的战斧…

    “只是如此么?”

    抬手破势,战斧瞬间被崩开,贝洛姆不退反进,一连三剑两腿迅如闪电,当即将索隆逼得节节后退!

    他的每一次攻击都遵循着最严谨的贵族剑术,甚至连抬腿攻击的动作都透着许些优雅--可“优雅”不能当饭吃,真正强悍的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迸发的强悍力量与爆发力,明明大腿还没索隆的手腕粗,可他愣是让索隆毫无还击之力!

    而这还仅仅是没有释放过任何技能的贝洛姆。

    “妈的…”

    罗迪目睹了这一幕,原本和索德洛尔冲上去近战接敌的打算顿时消失--“万斧之王”这种猛人都被打的跟孙子一样,自己难道还傻乎乎冲上去送人头么?

    敌人的强大远远超乎想象,罗迪心底本能的萌生了退意,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决定,一大片幽蓝色的冰锥便毫无征兆的朝自己飞来!

    “掩护!”

    索德洛尔大吼一声,当即举盾挡在了罗迪的身前,罗迪就势低头,耳边瞬间想起了“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你们谁都跑不了!”

    贝洛姆的声音传来,显然是早已盯住了罗迪这边,然而没等罗迪起身,一声短促的尖叫却瞬间让他的心沉入谷底--

    罗迪转过头去,发现脸色惨白的阿卡莎倒在七八米远处,点点鲜血溅在了满是积雪的地面上,异常显眼…

    这一瞬间,他的脑袋几近空白,随即直接使用了“腾跃”技能跃到了紧闭双目的阿卡莎身旁,伸手按住她腹部被冰锥穿透的伤口,转过头冲着一旁的司铎大吼道:“他妈的还在等什么!?治疗!快治疗!”

    说罢他将自己腰间的那瓶“极效治疗药剂”扯了出来,扶起她便朝嘴里灌…

    罗迪心有些乱,可臂膀却很稳,在司铎将治疗术施加在阿卡莎身上后,他拦腰便把她抱了起来,大跨步的冲到旁边一处掩体后才放下,因为心焦,他不断的自言自语道:“撑住…千万别有事…”

    阿卡莎眉头紧蹙的摸样让他心如刀绞,而一股子难言的怒气则瞬间充满了胸口,在确认阿卡莎呼吸平稳后,他紧紧握了握她的手,转身便冲了出去。

    “妈的!老子还怕你一个骨头架子不成?!”

    他低声的咒骂被阿卡莎听得一清二楚,眼睛睁开,她望着罗迪的背影离去,手指微微屈伸几下,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感情。

    贯穿伤的确很痛,但对于曾经遭受无数次“鞭笞之刑”的阿卡莎而言,这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罗迪此时满心愤怒,他之前还在考虑要不要逃跑,可贝洛姆的话语却让他意识到——这样的战斗,他已经无法逃避。

    被转化的兽人已经站起身加入战斗,如果不阻止贝洛姆,自己的士兵恐怕同样会被他转化为这该死的亡灵!

    “索德洛尔,替我掩护!”

    他举起了短弓,“急速射击”、“鹰眼石之戒”、“凝神射击”同时启动,“爆裂箭”接连射向贝洛姆,可是爆#炸声中,这位“霜冻男爵”却只是用一只手便挡住了他的所有攻击!

    玛格达因为防御低,所以面对罗迪的箭矢时需要躲闪,可贝洛姆这种“重甲骑士”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是根本不惧任何远程攻击的…

    不仅如此,他一手出神入化的冰霜系技能更是神出鬼没,就在罗迪准备继续射击之时,索隆被他抓住时机扭住胳膊扔飞出去,那长剑转而指向了罗迪后,哪怕隔着三十多米的距离,罗迪仍旧感受到犀利冰冷的杀意!

    “呵…只会偷袭的懦夫。”

    漫天的冰锥袭来,让罗迪的愤怒瞬间化为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