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现在就冲!
    午后,乌云密布的天空终于开始飘下雪花,冷风吹过,彻骨的严寒令人愈发难以忍受。

    “圣会”的队伍在风雪中继续行走着,他们已经离开了索拉岗哨,一路向西南继续前进,到了下午三点左右时,终于来到了此行目的地“埃尔森”所在的“默克森林”边缘。

    根据调查的资料,“埃尔森废墟”就在这片森林之中。

    贡多拉山脉下大多为乱石荒野,无论冬夏,基本都看不到植物,但“默克森林”却很突兀的占据了这片地区的一角,颇为显眼——按照卡伦王国的国境线标识,这里已经算是脱离了王国国土,完全可以称为“无主之地”。

    卡米拉依旧在队伍前方探路,不过随着队伍不断接近“埃尔森”,斯帕克队长的脸色却变得愈发严肃起来…

    他手中那块用于判定“结界能量”的晶石圆盘好像失灵了。

    呼啸的寒风被林木挡住,此时只有零零散散的雪花飘下,停住脚步的斯帕克队长低头念诵着咒语,眉头紧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圣会”的其他队员则在随意的交谈着什么,他们原本隐藏在各个地区,互相之间并不熟悉,但一路走下来也算是互通了姓名,并且有了自己的圈子和团体--不过很明显的,他们很“默契”的鼓励了卡米拉。

    沉默着依靠着树木的卡米拉此时异常疲惫——连日来因为走在最前方,她的体力已经跟不上消耗,而法力更是时常处于枯竭的边缘,她急需充足的时间来恢复身体,可是…

    “卡米拉,继续前进,我们朝西北方走。”

    斯帕克队长的命令声传来,卡米拉微微拉紧斗篷,无奈呼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带路,却突然间停住脚步,面色疑惑的望了望前方,又回过头看着身后的这些同伴,仿佛不太确定什么似的,有些迟疑的问道:“你们…刚才有人说话?”

    这个问题让一众人有些无语,他们小声聊天肯定是有的,斯帕克队长甚至还在低声念诵咒语,卡米拉这么问,实在让人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我的意思是…刚刚有人在我身后--也不对…”

    卡米拉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她刚才明明听见有个淡淡的声音在自己耳后说了些什么,可回过头时,却发现离她最近的高精灵后裔都有五六米远。

    “不要找这些奇怪的理由,继续前进。”

    斯帕克只当卡米拉是在找理由休息,他冷冰冰的话语令卡米拉心生反感…不过看到所有人都用那种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卡米拉最终还是没能在说什么,只得放弃提问的打算,满心疑虑的继续向前走去。

    此时的他们,距离“埃尔森”只剩下了不到半天的路程。

    风雪依旧,阴沉的天空之上,盘旋几周的血鸦正在拔升高度,向远方飞去…

    将冰晶之刺背在背后,罗迪最后一次整理箭筒,确认箭筒里的三十支爆裂箭都调整完毕后,他开始将皮甲的一个个搭扣系紧。

    “诅咒系”卷轴插在腰带上的凹槽里,匕首塞入靴子侧边的皮鞘,“先兆之眼”项链塞入衣服,拧紧四瓶药剂的塞子,罗迪想了想,拿起依旧在冬眠的“诺基亚”,塞入了后腰处的口袋。

    一系列的动作过后,他把那柄黑色铁棍似的武器握在了手中,转身低声道:“雪越来越大,趁着能见度低,尽快行动。”

    “明白,”索德洛尔转头一挥手,“全速前进,出发!”

    他的命令迅速传遍队伍,骑兵们开始让战马前进,而拉着雪橇车的驮马则同样跟上了队伍--所有辎重都被丢弃,扈从们也骑上了备用的战马或雪橇,整支队伍开始飞速在满是积雪的道路上行进起来。

    因为暴雪,环境的能见度极低,越来越大的寒风让人连眼睛都很难睁开,穿着冰冷铠甲的骑士们很快便感觉身体僵硬起来。罗迪望着这些士兵,却是感觉内心前所未有的忐忑。

    “攻坚战”不同于骑兵的机动战斗,说简单些,就是拿人命去堆出结果…罗迪很清楚,这一仗下来,自己的士兵必然要承受难以想象的损失。

    他事无巨细的提醒阿卡莎、提醒娜塔、提醒索德洛尔乃至所有自己见到的士兵们要做好战前准备,为的就是能让所有人在战场上多一分存活的希望…可现实总是残酷的,凭借城墙防御的亡灵,远不是什么人人拿捏的软柿子。

    “修正方向!注意保持速度!”

    索德洛尔的喊声在前面传来,这里距离索拉岗哨不远,旷野地带的条件下,有哨塔的亡灵要发现自己绝对轻而易举,不过借着风雪的掩护,罗迪只希望在自己赶到的时候,那群亡灵会因为能见度低而措手不及吧…

    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便迅速破灭。

    就在队伍距离索拉岗哨足足还有一千多米时,远处那清晰可闻的警钟声终究让罗迪失去了最后那点侥幸心思。

    没有人放缓脚步,他们依旧在沉默中继续前进。罗迪抬起头,却因为大雪而只能隐约看到城墙上的人影,他皱眉思索着对策,然而旁边的汉克斯却是突然靠近,出声道:“第一批次的冲锋队让我们去吧,城墙的缺陷只有我最清楚,让你的人在后面好好看着学,这样成功的概率更高些。”

    “攻城计划我来定。”

    罗迪没有正面回应——谁都知道攻城战的头几批冲锋队基本都是送死的,汉克斯此时的决定,恐怕完全是为了“赎罪”…

    “我只有一个要求:要你上的时候别犹豫。”

    “没有问题!”

    对于罗迪的话语,汉克斯大声回应,随后策马加速,满腔斗志的朝着前方奔去——而在视野前方,索拉岗哨的剪影在漫天风雪中愈发清晰起来。

    亡灵是不是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是不是已经在城墙上摆好了往下砸的石块和原木?

    罗迪脑海中不可避免的想象除了一幕幕士兵惨死的画面,心中愈发有些紧张,然而就在队伍进入300米范围之时,岗哨内的警钟竟然再次敲响!

    这是什么意思?

    罗迪迟疑了一瞬,却没有改变任何计划,而是下令让队伍再次加速——攻坚战不需要战马,哪怕把马跑死都没有问题。然而直到队伍来到索拉岗哨前方一百米的距离上时,想象中一大群亡灵手持武器、在城墙上严阵以待的情景却并未出现…

    罗迪看到岗哨上的亡灵弓箭手正拼命朝下方射击着,一个穿着法袍的身影正不断挥动法杖,他们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岗哨的另一边,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而就在索德洛尔跑过来询问罗迪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声惊天轰鸣突然传来,骑兵和扈从们集体向岗哨望去,却是看到那四座小型哨塔中的一座竟然“哗啦啦”的散了架,随即缓慢朝内栽了下去!

    上面的两三名亡灵跌了下去,惨叫不绝于耳。

    到了此时,所有人再傻也都明白…这群占据岗哨的亡灵,明显正在遭受另一股势力的攻击!

    罗迪因为角度问题而只能看到岗哨东、南两面的实木城墙,显然那个未知的“帮手”是从西、北两边攻入岗哨的,以至于这边的城墙上几乎无人盯守,毫无防御力可言。

    这种鸟不拉屎的边境岗哨会有谁来进攻?罗迪脑子转了一圈,几乎立刻便锁定了答案!

    他当即把原本的计划抛诸脑后,直接跃下马匹,挥手大喊道:“架梯子,现在就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