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八十章 引而不发的暗箭
    “索拉岗哨”虽然叫岗哨,但实际上却可以作为一个“简易堡垒”,依靠城墙和塔楼,它可以轻松对付小规模侵略者。

    而作为鲁西弗隆家族的私兵,对公爵绝对忠诚的汉克斯自然不会在岗哨建设上有半点贪墨:由坚实实木构建的城墙高四米,整个营地呈正方形,前后东西向两扇大门,一座十二米高的塔楼,四座八米的哨塔。岗哨四周挖出了防骑兵迫近的沟壑,虽然没有护城河,但如果有兽人站在下方进攻,落差六米的城墙足以让他们吃尽苦头。

    汉克斯指挥官对这座岗哨的防御极有信心,又加上要对付的敌人是以“无脑”著称的兽人,他就更加没有把这些绿皮蛮子放在眼里。所以此时他看到那远远撤退的狼骑兵队伍,心中并没有太过紧张…

    不过这种“异常”还是让他暗自警惕起来:按照常理,兽人是根本不会“骚扰”的,他们的战斗风格,就是二愣子一样嗷嗷叫着直接冲上来,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从来没讲究过任何战术。

    “这些家伙想干什么?”

    汉克斯觉得自己似乎想多了,以兽人的智商而言,估计是因为这座岗哨的形象太过高大,把他们吓跑了吧?

    “让卢瑟带人值守塔楼,剩下的解除警戒。”

    他步履从容的走回指挥室,挥手道:“大家晚上吃点好的,后勤不吃紧,别亏待了弟兄们。”

    得令的士兵喜滋滋的赶了出去,而汉克斯则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拿起羽毛笔准备向安格玛汇报今天的情况,可羽毛笔刚刚写下“12月23日”,门外的士兵便折返了回来。

    “什么事?”

    “指挥官,紧急信件。”

    汉克斯接过那因为绑在信鸽腿上而卷曲的纸条,只是看了一眼便眉头大皱:“全军覆没?这怎么可能?!”

    此时才接到雪崩信息的他顿时有些烦闷起来…他很清楚罗迪的部队意味着什么:在这种管杀不管埋的边境地带,任何“权力”,都比不上真刀真枪的“武力”好说话,若是放在以往,他或许还不会在乎罗迪那支援的一百来号士兵,可如果兽人总是这么袭扰…

    他转过头,语调严肃的问道:“支援这里的领主里,最快的一位什么时候到?”

    “指挥官,最近的应该是格林顿男爵,他之前来信说可能1月10日赶到。”

    “那就是还有十七天了。”

    汉克斯心中暗叫不妙,“加强戒备,所有人带着武器睡觉。”

    他果断的下了命令,心中不免有些惴惴:这十七天里,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然而接下来数天内发生的一切,却还是让他在心底感受到了难言的寒意…

    12月24日,外出巡逻的第二侦查小队全军覆没。

    12月25日,第四小队遭遇袭击,三人阵亡。

    12月26日,汉克斯迫于压力缩小了斥候的侦查范围,然而兽人的袭击却还在继续,再次阵亡四人的士兵们开始变得气势低迷,甚至已经有人对出勤任务产生了恐惧。

    12月31日,原本应该按日子抵达的后勤部队失去音信已有三天,这让汉克斯脸色愈发难看起来…他最终派出了四支队伍一齐侦查,然而结果…却是在辎重运输路线上发现了被街掠一空的马车和遍地的血迹。

    现场没有尸体。

    汉克斯心中充满了愤怒,可面对这样的残骸,他却只能忍气吞声——所有人都明白…对于兽人而言,人类的尸体和动物的尸体没有任何区别,在食物匮乏的寒冬里,都是可以果腹的鲜肉。

    这些兽人,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侵入卡伦领土了!

    虽然有心复仇,可接连发生的事件却让士气跌落谷底。而作为最高指挥官,汉克斯非常明白…他必须做出决定了。

    在“据城死守”和“主动出击”间,他毅然选择了后者--因为汉克斯明白,如果在这么窝囊下去,士气和信心的完全丧失,远比死上几个人要可怕的多。

    “集结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12月31日傍晚,索拉岗哨进入了最高级备战状态。

    而在二十公里外的兽人营地,索隆正眯着眼睛望着面前一位浑身鲜血的人类士兵,语气淡然的问道:“不要以为你随口编的那些东西能够瞒过我,在我面前撒谎,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看着一个绿皮肤、满口獠牙的家伙说出如此有条理的布林加语,被俘虏的士兵也是有些发懵,他的身上有数道伤口,剧痛让他的身体抽搐着,显然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我…我不会说…”

    “你不说,自然有人说。”

    索隆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伸手拿起自己的战斧,“呯”的一声把这人的脑袋砸开了花--血浆与脑浆溅在了他的脸上,这位背负着仇恨的巫医伸出舌尖舔了舔,目光凶狠的转向了一旁的手下:“带下一个过来。”

    死去的人类自然被那些兽人当做了“口粮”,不过索隆和他的导师一样,行为习惯颇有人类风范,对于“人肉”没有丝毫兴趣,甚至并不喜欢自己手下这样野蛮的习性。

    但作为这个被放逐部族的领导者,他却很清楚…自己其实已经没有了退路。

    抢劫这批后勤辎重,虽然缓解了营地的食物紧缺危机,但如果想让整个撑过这个冬天,仅凭这些食物,还远远不够。

    所以他接下来的所有决定,都是在为自己的性命而战,为部族所有人的性命而战。

    而且…他必须赢!

    “如果没有机会,就要自己创造机会。”

    索隆握紧了手中的战锤,默默回忆着萨罗塔教给自己的话语,抬眼望向第二名被拖到他面前的人类时,还没开口提问,却发现对方已经开始了大骂:

    “呸!狗日的兽人!有种杀了老子--”

    “呯!”

    索隆直接成全了对方,巨大的战斧抡出去,可怕的力量瞬间把对方的上半身砸成了一堆飞溅的碎渣,如被火车碾过般的尸骸“噼里啪啦”落在地上,让旁边的兽人们看的一阵可惜。

    而随后,索隆高举战斧,默念咒语,在一道暗红色光芒倏然闪过后狠狠将战斧砸进了身旁的地面之中!

    “轰…”

    前所未有的震响让整个营地瞬间安静下来,部族的士兵们都停下了脚步,继而满脸狂热的望向了这位无所不能的年轻巫医。

    “明天,我们杀光所有人类!”

    “杀!”

    穿着简陋铠甲的狼骑兵、兽人步兵们高举武器,吼叫出声,他们的呼喊声结合在了一起,仿佛一只被唤醒的饥饿野兽…

    然而这些狂躁的兽人们并不知道,此时他们的头顶,正盘旋着几只黑色的乌鸦。

    “新年快乐!”

    罗迪高举水囊,在篝火前对着四周的士兵们喊道:“敞开肚子吃,大家谁也别客气!”

    “好--”

    四周的士兵们乐哈哈的举起各种各样的盛器,虽然喝的是水,但这种气氛却终归是让他们心里暖和的。

    今天是12月31日,在马车的木轮换成雪橇板之后,整个部队的行进速度顿时加快了三倍有余,原本预计在1月13号才能抵达的索拉岗哨,此时已经近在眼前…

    此时整支队伍正身处距离索拉岗哨七公里的一片树林中,并非不能在天黑前赶到那里,罗迪这么做,显然是为了隐蔽自己的行踪。

    “明天先派队伍去探查情况,队伍现在这里呆着。”

    “我明白你的意思…引而不发,伺机而动,我们现在就是一支暗箭,”索德洛尔这段时间和罗迪探讨战略战术颇为用心,此时分析起来倒是很会比喻:“这些天消息闭塞,不知道那些贵族还有多少能帮上这里的忙--不过我估计是不指望他们了。”

    “永远不要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罗迪摇摇头,拿起一串烤的焦脆的兔肉:“我们这支部队人数不多,说起来,其实起不到什么太多的作用,你说咱们是暗箭,其实这也没错--因为实力弱,所以才要放暗箭,而暗箭…往往只有一次机会。”

    “一旦我们暴露,就等于是去了所有优势。”

    这句话让索德洛尔若有所思:“所以…暗箭一定要致命。”

    罗迪正想说什么,结果从营地另一边走过来的阿卡莎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这位牧师的小脸微微有些严肃,因为她的身后跟着两位原本隶属于“神圣玫瑰”的司铎。

    “伊卡、梅森,连日来辛苦了。”

    起身和这两位“科班出身”的牧师寒暄两句,罗迪直入主题,道:“我知道你们对阿卡莎或许还抱有许些偏见,不过…我现在需要很严肃的和你们说一句:接下来的敌人是亡灵,是人类的死敌。”

    “这样的理由,足够让你们不计前嫌,并肩作战么?”

    两位司铎对视一眼,虽然同时点头,但显然还有些勉强——罗迪笑了笑,伸手从篝火旁的行囊里拿出了四五张卷轴递给对方:“如果有突发事件,给自己用。”

    这是罗迪在离开前特意从本杰明那里要的buff卷轴,伊卡和梅森显然对这种“高档货”很感冒,一连串的保证下便乐呵呵的离开,罗迪望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对索德洛尔感叹道:“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这俩货架子大,卡特搞不定,所以我得亲自提醒几句他们才记得住。”

    “我可不是猪。”

    阿卡莎听到了他的话,笑嘻嘻的坐在一旁,见罗迪没什么反应,却是伸手拿起了一张体积略小灰色的卷轴,献宝似的和他说道:“罗迪,告诉你个秘密…”

    “恩?”罗迪转过头。

    “我能打开它了…”

    阿卡莎将古朴的卷轴放在了罗迪的手中,与此同时,“召唤:亡者军团”的字迹弹射在了旁人看不到的荧幕之上,令罗迪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