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罗迪的“大杀器...
    12月14日。

    距离卡尔斯山的雪崩已经过去了11天,而这11天的时间里,有关雪崩事件的“真相”,一时间让艾弗塔乃至整个卡伦王国为之哗然。

    “罗迪”这个名字在本就是之前王国内的热门话题:击杀兽人狼骑兵、杀死安萨丁、玛格达、干掉异教徒等等事迹被人曝光之后,所有贵族都注意到了这个在和平年代屡次靠拿下惊人“战功”的年轻人。

    感叹者有,更多的则是羡慕和嫉妒--不过这一切情绪都在雪崩之后变成了“嘲笑”: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英雄”人物,竟然出师未捷身先死,毫无征兆的死在了卡尔斯的山脚之下!

    这绝对是一个“笑话”。

    原本打算支援索拉岗哨的贵族们傻眼了…因为他们本想着要让罗迪的部队当挡箭牌,可如今他挂掉了,自己跑到索拉岗哨去挨刀子么?

    更多的贵族们在晚宴上谈论着有关此事件各种版本的推断,归纳起来大意都差不多:罗迪这样功高震主、高调过头的家伙,死了也是活该。

    听起来有些残酷,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没有谁愿意让一个小瘪三掩盖住自己的光芒。

    领地内还有许多其他传闻,诸如安格玛公爵在听说这件事后因为情绪激动而砸了茶杯、本杰明主教闭门不出之类的--在那些想要瓜分艾弗塔的贵族们看来,公爵手中这柄用于威慑别人的“利刃”,已经彻底折断。

    接下来整个领地的形势,都将因为这场“雪崩”而发生改变。

    然而同样的时间,正在“圣殿”公共休息室内阅读罗迪信件的莎莉,依旧不知道领地内发生了什么。

    “说话的语调这么敷衍,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她此时看着手中罗迪那封用词堪比外交部发言的信件,心中愤懑异常:好不容易给本小姐写一封信,结果你就让我看这个?

    “笨蛋罗迪!真是气死我了!”

    她把信纸翻过来翻过去找了好久,确认罗迪没有写密语之后,心情变得愈发糟糕起来。正当她撅着嘴巴气呼呼的把信收起来时,身旁和她关系不错的菲欧娜修女好奇的望了过来--

    “莎莉?你在写信么?”

    “没有,没有,只是领地里面一些消息罢了,菲欧娜,你们在聊什么?”

    莎莉不想给罗迪写回信,她要好好晾晾这个混蛋,所以此时好奇的凑到菲欧娜身旁,想参与到她们的话题中去。

    “我们刚才听说了一个消息。”菲欧娜欲言又止,“是有关于艾弗塔的…”

    “恩?艾弗塔怎么了?”

    “前段时间,有个人的名字被很多人谈论,你应该知道吧…”菲欧娜和旁边的修女对视一眼,随即做了个射箭的姿势道:“就是那个杀死强大亡灵法师的罗迪--”

    莎莉愣了愣…心里却突然有股子不知从而来的醋劲儿:混蛋罗迪,名气大了,马上就有好多女人喜欢了!

    然而菲欧娜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她的联想戛然而止:

    “我们刚刚听说…艾弗塔发生了一场雪崩,把罗迪和他的部队全都埋住了,听说…好像是全军覆没,现在好多人都在说这件事呢,督主教大人…”

    菲欧娜后面在说什么莎莉已经听不到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嗡”的响了一声,“全军覆没”这个词汇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变得冰冷起来…

    “他们还说--莎、莎莉?你没事吧…”

    菲欧娜发觉莎莉的嘴唇几乎瞬间没了血色,整张脸都惨白一片。

    “不可能…不可能的!”

    莎莉努力深呼吸,她没有失去理智,而是紧咬嘴唇,努力稳住心神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鲁本斯督主教?”

    “督主教大人在议事厅…”

    菲欧娜话音落下,莎莉便疯狂的冲了出去。

    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中,莎莉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她穿越了一道又一道门,跑过了一段有一段长廊,最终在一处典雅的大厅内找到了面色严肃的鲁本斯督主教--

    “督主教大人,我刚刚听说…罗迪他——”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鲁本斯叹息摇头的动作,已经再明显不过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死了…

    罗迪死了…

    可自己刚刚还在骂他…

    他再也不会给自己写回信了…

    莎莉嘴唇嗫嚅着,想说什么,可喉咙却好似被完全堵住。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剜了一刀——而当意识到那个身影再也不会出现的时候,彻骨的疼痛,终于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为、为什么这样…”

    12月18日,夜。

    【白骨王座的审判】倒计时:114天。

    大雪漫天,布莱克森林人迹罕至的中央区域。

    士兵们驻扎的营地此时热闹非凡,几个手艺不错的扈从正将今天刚猎来的四头驯鹿、六头野猪和八只兔子开膛下锅--肥美的野味烹饪起来根本不用任何香料,随便一煮便弥漫出了诱人的香气,让大雪中冻得脸红扑扑的士兵们直咽口水。

    而在营地的中心处,罗迪和索德洛尔正坐在篝火旁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说实话,我没想过这样的方式真能成功。”

    索德洛尔拨弄着篝火问道:“咱们逃脱的消息没有告诉别人?”

    罗迪摇摇头:“只有把戏做真才能天衣无缝,虽然这么做代价很大,但这是我们眼下唯一的优势了。”

    “呵…那群家伙听了咱们‘死亡’的消息,估计都会笑破肚皮吧?之前功勋卓著,结果出门就被搞死了,恐怕这两个月内贵族宴会上咱们都被拉出来当笑柄。”

    索德洛尔说完这些,倒是模仿起了某些贵族的强调:“你说索德洛尔?呵…他们玩儿火罢了,简直就是贵族的耻辱!”

    罗迪在旁边放松的笑着…没有了敌人环伺监视,他也少了很多压力。不过想到自己做法所导致的结果,他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身穿教袍、总是喊自己“笨蛋”的女孩…

    听到自己死亡的消息,估计过不了多久,她便会把自己完全忘掉了吧?

    虽然让莎莉放弃自己是罗迪挺早之前就有的想法,然而每次想到她会把自己彻底遗忘,心底便总是有些难言的郁闷--

    说到底,他只是死撑着不愿承认对莎莉的那点喜欢罢了。

    感情不是有开关按钮的程序,每当察觉的时候,便往往已经深陷泥潭…罗迪虽然情商低,但终究是有感情的家伙,哪怕再理智,他也控制不住心里莫名滋生的某些情感:比如自己对莎莉的许些喜欢;又比如对阿卡莎的纵容。

    不过罗迪并非没有解决方式,自从阿卡莎“发飙”之后,他便琢磨出了一个堪称“大杀器”的办法:等拿下埃尔森后,他就第一时间赶去莫格拉村,说什么也要找到奈菲…

    然后和她恋爱、结婚。

    然后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因为一旦结婚,莎莉和阿卡莎肯定就没话说了,她们必然会明智的远离自己…

    仔细想想,罗迪感觉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情商低下的副作用便是会在某些时候影响到智商,比如此时,罗迪浑然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逻辑漏洞,甚至还为此暗自得意中…

    “肉来了!”

    阿卡莎端着一个小锅朝这边走了过来,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把放在罗迪身前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期待--

    罗迪揉了揉眉头,没有拒绝她的热情,抬手舀了一块吃掉:“味道不错。”

    见到自己做的食物被罗迪认可,阿卡莎心情大好,嘴角翘着坐在了罗迪身旁,默默的看着他在那里喝汤吃肉,仿佛这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对阿卡莎而言,她的“初恋”并未夭折。

    在确认罗迪没有把自己赶走的意图后,这个心思单纯的牧师终于安下心来,而在这些天里,她也变得“老实”了许多--因为阿卡莎逐渐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哪怕不说话,哪怕没有眼神交流,但只要能够静静的坐在罗迪身旁,这似乎…就足够了。

    她喜欢这种感觉,哪怕罗迪并没有多么热烈的回应。

    罗迪也是在明白了这一点后才没有继续和她提出什么其他要求,索性顺其自然--毕竟在他心底,那个“大杀器”带来的底气还是很足的。

    “对了罗迪,你让那些扈从去砍木头是要做什么?”

    索德洛尔喝了口热汤,指着远处堆积在一起的树干,“如果带着这些东西,前进速度是会被拖累的。”

    “我想做些尝试,”罗迪指了指远处装载铠甲与辎重的马车,道:“如果成功搞定,我们或许可以把速度提升三四倍。”

    “怎么可能?”索德洛尔瞪大了眼睛,“雪地加速太危险,稍微快一点车轮都承受不住…”

    “是啊,所以我让他们把车轮换掉。”

    罗迪闷了口热汤,咂了咂味道,“你一定没听说过‘雪橇’吧?”

    12月23日,上午。

    索拉岗哨外,一队骑兵疯狂的从远处奔袭过来,人还没到,为首骑士的声音便让岗哨内的士兵们听的一清二楚——

    “准备战斗!有兽人部队进攻!”

    哨塔上的警钟慌忙敲响,营地最高指挥官汉克斯皱着眉头走出了自己的帐篷,一把扶住从马上跌下来的骑士,声音低沉道:“别着急,说重点。”

    “第三大队被敌人袭击,生还的只有两人,我们带着他们一路跑回来,那些狼骑兵一直跟在后面…他们、他们偷袭了我们!”

    “你们被伏击了?”

    “这些家伙早有准备,都在那里躲着!还挖了陷阱…”

    汉克斯眯起了眼睛,他很清楚,普通兽人的智商是根本不够实用“伏击”这种伎俩的,眼下的情况,让心中升起许些怪异的预感,登上塔楼,望着视野远处那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的狼骑兵,这位指挥官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群家伙…是在骚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