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初恋
    今晚发生的一切,单就战略角度而言是完美的,可从私人角度而言,罗迪却是失败的。

    一切起因,发生在两个小时前。

    罗迪让阿卡莎来帐篷找他,为的是安排今晚的行动。确认敌人只有四个后,他已经想好了作战计划:让娜塔远程支援,让阿卡莎治疗支持,自己则近战破敌,这些东西罗迪策划起来轻车熟路,然而阿卡莎的状态,却让他不知怎样去和对方交谈。

    说起来,罗迪对这位“追随者”其实是非常满意的。阿卡莎神术造诣强,等级高,学习任何东西都极快,相比之下娜塔学布林加语的速度完全被她秒了好几条街。在罗迪眼中,阿卡莎潜力近乎无限,甚至堪比索德洛尔。

    然而罗迪头疼的是…他不知道怎么拒绝阿卡莎的追求。

    情商需要充值的罗迪苦思冥想找不到办法,可准时走入帐篷的阿卡莎却不知道他的烦恼,轻咳一声道:“罗迪,我来了。”

    罗迪抬起头,望着阿卡莎那满脸期待的表情,却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阿卡莎趁早“挑明一切”,因为他怕拖得久了,会让阿卡莎更加难受。

    咳嗽几声,罗迪组织了半天语言,最终犹豫道:“阿卡莎,那个、那个你是不是--对我有些…想法?”

    罗迪心里纠结的紧,但他可怜的情商实在不足以支撑他说出什么委婉句子,此时直白的文化令他自己都觉得尴尬异常。

    “啊?”

    阿卡莎先是一愣,随后脸颊瞬间如火烧一样红了起来,低下头去的时候,罗迪甚至能看到她的耳根都成了粉色。

    “我…我…”

    她绞着手指没说出话来,可那娇羞的摸样已然给出了答案。

    这是她的“初恋”,从未有过感情经历的她此时心底紧张的要命,不过更多的却还是激动和兴奋…

    他这是要接受我了么?

    罗迪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答案,可这“答案”更让他头疼--和莎莉那模糊不清的感觉已经让他对奈菲有了愧疚感,如果阿卡莎在这么下去,他真的怕自己伤到她们的心。

    他明白,自己不能这么“顺其自然”的拖下去了。

    深呼吸,他酝酿了一下情绪,沉声道:“其实我想和你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话音落下,阿卡莎便是被雷击一样定在了那里。

    原本羞红的脸蛋顷刻间煞白一片,她猛的抬头,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罗迪刚刚在说什么。

    “是…是娜塔?”

    阿卡莎有些绝望的瞪大眼睛。

    “不是…这个说不清楚,”罗迪想说自己要等的人是奈菲,可奈菲人在哪里连自己都没见过,怎么和阿卡莎解释?

    于是他在无意中犯了个大错——因为罗迪不知道,含糊其辞的借口,永远比明确的拒绝更伤人。

    阿卡莎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几次想说话,却都抿住嘴唇没能说出来。罗迪对她这样的表现完全手足无措,因为他发现…当一切挑明之后,自己根本不知道还能继续说什么。

    而这时娜塔正好进入了帐篷,罗迪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开始安排任务。意外的是,阿卡莎没有气愤离开或有任何异常,她只是在一旁认真的听完了安排,然后一路默默跟着罗迪上了卡尔斯山、接受指令,继而和娜塔一起埋伏在了山顶。

    在罗迪眼中,“讨论情感问题”和“与敌人战斗”完全是两码事。但他显然不知道,对于女人而言,牵扯到感情时,“理智”往往是有多远滚多远的…

    于是当阿卡莎漫天乱飚“惩戒术”的时候,罗迪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清场。

    他不理解,却又无话可说。

    当战场恢复宁静后,呼啸的寒风让阿卡莎觉得浑身冰冷,僵住的身体甚至有些不听使唤,她紧紧握着拳头,却感觉指尖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喜欢的一定是娜塔,可是却不想承认吧…

    我搞砸了一切,只有这样,他才会有理由把我赶走吧…

    就要离开了,心里好不舍啊…

    等回去,找个没人的角落好好哭一场就好了…

    罗迪绝不会想到,阿卡莎看似疯狂的行为,竟然只是为了给他一个“赶走”自己的理由。

    不过阿卡莎等来的,却不是罗迪的斥责。

    “怕黑的话,把戒指打开吧。”

    罗迪的话语透着一如既往的关心,让阿卡莎瞬间想起了自己当初在黑暗中被罗迪保护的一幕幕…

    他救了自己,他把戒指给了自己,他教给自己新的知识,可自己犯了错,他为什么不发火?

    阿卡莎内心瞬间堆满了愧疚,她想道歉,可眼泪却先一步滴落在地。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说了什么,只是本能的张开双臂撞进了罗迪的怀中,随即再也不去压抑心中的憋闷,哭出了声…

    娜塔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表情有些不解。而罗迪再傻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把怀里的小牧师推开,只能沉默着等她将心中的压抑释放出来。直到三人重新踏上旅途时,阿卡莎才渐渐停止了抽泣,重新跟在了罗迪身后。

    他没有赶我走…

    原本已经万念俱灰的心思,因为这样一个念头而重新燃起了希望,阿卡莎使劲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小跑两步,追上了罗迪的步伐。

    只要呆在他身旁就好了。

    阿卡莎的初恋尚未开始便遭遇“重创”,不过她并没有放弃…虽然羞怯,可此时她的内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12月4日。

    “贝洛姆男爵,卡尔斯山传来的消息。”

    贡多拉山脚下的营地内,前来通报消息的亡灵士兵将血鸦身上的信件递了过来。

    12月的气温下降很快,此时又下了一场雪,贝洛姆弹了弹带着雪花的信件,伸手展开,随即轻笑一声,把信件放在了一旁。

    “安萨丁…玛格达…你们就是败给了这种家伙么?”

    虽然城府极深,可此时的贝洛姆却也难掩胸中那抹得意与兴奋--如此轻松的解决了奥古斯丁陛下的眼中钉,功劳还会少么?

    这一趟回去,自己在塔斯曼王国内的地位,恐怕要有飞跃性的提升了。

    正想着如何向奥古斯丁汇报这条喜讯,外面便有新的消息汇报,贝洛姆转过头,问道:“前面有消息?”

    “男爵大人,第一斥候队刚刚传来消息,埃尔森的位置已经确认。”

    “不错。”

    贝洛姆难得夸赞了一句,他的心情大好,甚至那僵硬苍白的脸上都露出一抹微笑。

    干掉了罗迪,又找到了埃尔森的线索,所有计划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没出一点意外,这的确是一个好兆头啊。

    他站起身,出声命令道:“撤销对罗迪部队的监控,让所有人准备一下…去埃尔森之前,我们还需要解决掉最后一个麻烦。”

    他的目光微微一侧,锁定在了地图上那个被墨迹圈住的字迹--

    “索拉岗哨”。

    12月5日,清晨。

    卡尔斯山的宁静被一队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所打破。

    十五个披着斗篷的身影出现在了山脚,随即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沿着山坡前行,在半个小时内如履平地般穿越了半座山…

    这便是肩负重任的“圣会”小队。

    迎着寒风前行的卡米拉紧了紧斗篷,这些天来她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不断释放奥术带来的疲惫无法避免,此时那张难辨年龄的脸上已经有着遮掩不住的倦色,然而即便如此,她身后那些冷漠的“队友”却根本没有表现出关心的态势,一个个沉默跟随,面色冰冷。

    对于这种情况,卡米拉心中无奈,却也无处抱怨。因为这是任务,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在这支队伍穿越半山腰的时候,卡米拉却发现前方的路段不太对劲…

    “等等…这里发生过雪崩。”

    队伍停了下来,可后方的斯帕克队长立即出声道:“没必要停下,只是雪崩罢了,该走的路,继续走。”

    这话里带着许些令人不适的强横味道,卡米拉微微皱眉,回答道:“我看到有帐篷的痕迹,似乎雪崩掩埋了什么东西。”

    这句话终于引起了身后这些高精灵后裔的兴趣,他们将目光投向前方,随即迈步走过去,以一道道奥术随意的挖掘了几下--

    “是两天内发生的。”

    “帐篷是艾弗塔制造的,这应该是一支军队的营地,难道他们都被掩埋了?”

    “不过…没有尸体啊。”

    斯帕克队长冷哼一声,对四周队员严肃道:“无论这下面压着什么,都和我们没有关系,‘圣会’不是让我们来探查这些东西的!”

    这话说出来,卡米拉便知道自己要继续前行了,她叹了口气,望着眼前雪崩过后的一片狼藉,却是心中产生了许些疑惑。

    没有挖掘痕迹,一个被掩埋的营地竟然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这样的事情透着许些诡异味道,不过正如斯帕克队长所说的,“圣会”不是慈善组织,哪怕这下面埋了一头龙,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继续前进。”

    她挥手将松软的冰雪路面加固,迈步向前,带着队伍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