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阿卡莎的异常
    乌云蔽日,雪崩带起的轰鸣犹如惊雷。

    “他们死定了。”

    “真没想过罗迪会死在咱们手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奥古斯丁陛下为这次行动调用了三百只珍贵的血鸦,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稍等等,雪崩还没结束。”

    卡尔斯山的山顶,四个身影迈步来到悬崖边,望着下方那已经彻底消失的营地,话语间不免带着许些戏谑和得意。

    四人之中只有一人是纯粹的死灵法师,其余三人却都是都是隐藏在艾弗塔领地、伪装成人类的“内奸”。就在刚刚,他们以法术卷轴在不同地点同时施放,用爆炸的冲击制造了这场雪崩,彻底摧毁了罗迪的营地。

    简单,有效,彻底。

    这种规模的雪崩下,个体的实力完全就是摆设,两百多人的队伍又如何?精锐骑士又如何?都是一次性解决的事。

    山腰处腾起的雪雾渐渐消失,队伍中唯一的死灵法师抬手释放了一道法术,散发着幽绿色的光球将下方的一切照射清楚…原本山腰处的道路已经彻底消失,甚至连地形都发生了变化,之前的数十顶帐篷更是没了踪影。

    “下去看看吧,确认之后给贝洛姆男爵发一封确认信件,事情成了,各位都是大功一件。”

    说话的是那名死灵法师,他灰白色的眸子盯着悬崖下方看了看,心中暗喜,然而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时,一股难言的危机感却突然浮现心头…

    “不对——”

    话音刚说出口,一道金色的光芒便骤然间在四人面前绽放开来。

    “该死…是圣光术!”

    对亡灵有克制作用的圣光术当场让几名拥有人类外表的亡灵浑身冒起了烟雾,他们并非法系职业,却都有着不错的近战实力,此时猝然遇袭,均是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弯刀与长剑。

    “是谁!?”

    “怎么回事?”

    茫然的叫喊声中,光线弱了下去,已经握住魔杖的死灵法师面色阴沉,心中陡然升起许些不好的预感。可此时情况危急,他也来不及多想,抬手便第一时间释放了“白骨之盾”。

    然而法术刚刚凝结完毕,他便感觉身前的骨盾骤然一震——“咔”的闷响声中,一大片灰白色骨屑于眼前横飞了出去。

    崩飞的箭矢落在地上,第二支箭紧随而至,直接钉在了骨盾之上,“啪”的将其凿出了一道裂痕!

    他脸色剧变,当即取消准备反击的“骨矛术”,抬手释放了“幽暗照明”,他努力寻找敌人的位置,大喊道:“别乱跑!去挡住他们!”

    旁边的三人立刻聚在一团,而幽暗的光线下,他们都看到了远处那个隐隐约约的身影…

    “杀了他,小心另一个射手!”

    死灵法师是主心骨,他抬手释放了“骨矛术”,白色的骨矛飞向那个人影,随即触发了一道金色的光幕,被直接弹开。

    “神圣护盾”被触发后,那淡淡的光芒映照出了阿卡莎的冰冷表情,她微微咬着嘴唇,仿佛在拼命忍耐着某种情绪似的,随后却是抬起手臂,疯狂朝着对方施放起了“惩戒术”!

    一道又一道光柱落下,看似唬人,可实际上根本没什么威力可言。亡灵队伍中的一人当即迈步前冲准备进攻,然而刚走出两步,一支箭矢便长了眼睛似从阴影中袭来…

    “噗!”

    光芒四散中,冷箭贯穿了他的胸口,可这家伙却在后退一步后稳稳站住,随即伸手将箭拔了出来——

    “弓箭?呵…小儿科的东西。”

    亡灵的身躯对于箭矢有极强的免疫性,就算是射中脑袋,只要不是要害的脑干部位便基本不会失去行动力,所以他此时无视箭矢的威胁并非虚张声势…

    可随后,阿卡莎不痛不痒的“惩戒术”再次击中了他。

    圣光的力量将他的脸庞烧出一个大洞,这种伤势并不致命,却将他彻底激怒——这家伙怒吼着冲向了阿卡莎,丝毫不在乎接连射中自己的三支箭矢,直接冲入阿卡莎身前十米范围!

    他身后的同伴也借势跟上,死灵法师更是抬起手中的魔杖,准备将阿卡莎这个威胁立刻除掉…

    偷袭不成反被围,这完全是因为阿卡莎和娜塔的配合毫无默契可言,导致她们从一开始便失去了最佳打击的机会!

    按照以往的作战习惯,阿卡莎先施放护盾、buff和一系列辅助技能后才会考虑亲自参与进攻,然而今天这场“偷袭”,却因为她的乱打一气而乌龙叠出…极少说话的木精灵也明白此时这种错误有多低级,她低声骂了句“愚蠢”,无奈抽出腰间的短剑,被迫正面迎敌。

    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此刻都有些狰狞,娜塔是被阿卡莎气的,而阿卡莎…却是在两个小时前被罗迪气的!

    具体原因暂且不提,因为敌人已然冲到两人眼前——可就在那亡灵抬起弯刀全力下劈之时,一道黑影却从侧面无声无息的挥了过来!

    “铛——”

    金属碰撞声中,劈下去的弯刀竟然被大力弹飞了出去,虎口撕裂、小臂骨折的声音让这名亡灵满脸惊愕。

    “这是…”

    他举起左手准备格挡,却只看到一个黑色棍子在视野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呯!”

    无头的尸体在巨大的动能作用下朝后飞去,后方两个靠近的家伙被劈头盖脸溅过来的脑浆彻底吓傻,他们本能的停住脚步,却发现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

    罗迪单手紧握着手中的兵器,很没有技术含量的砸了过去…

    没有什么起手式,没有所谓的功放格挡,358点力量值加持下,手中那柄纯金属圆棍被他抡的虎虎生风——两名亡灵面对“惩戒术”可以硬抗,面对娜塔的箭矢可以硬抗,可面对这根黑棍子时,他们却彻底没了任何防御办法。

    “噼啪”两声,两人倒飞而出。

    骨头碎裂的脆响回荡在空气中,罗迪看也不看那惨叫的人影,启动“腾跃”,身形如瞬移般出现在了最后那名死灵法师面前三米处,抬手挥出了手中的铁棍…

    就是砸,没头没脑的砸。

    这棍子看起来只有一米多长,根本不像是什么正规武器,然而在他用力一挥的瞬间,一道由淡淡光芒组成的长链瞬息出现在了铁棍的上端,携裹着那惊人的力量,骤然抽在了死灵法师面前已经满是裂痕的骨盾上——

    “啪!”

    盾牌、魔杖、左臂连带着肩胛骨一齐碎裂。

    直到罗迪停下脚步、伸手捏住对方的喉咙时,后方那两个飞出去的家伙此时才刚刚落地…

    娜塔举着弓、阿卡莎抬着手,两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支援”,战斗便已经结束。而面对这样的情景,娜塔默默收起了弓箭,不做声的站在一旁。阿卡莎却握紧了小手,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浑身颤抖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罗迪没有理会她们,只是将那铁链消失不见的黑棍子放回后背,随即单手提起面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家伙,低声道:“四个人就想杀掉我?你们还真是够有自信的。”

    对方还想反抗,罗迪抬手一拳,直接把对方默念咒语的嘴巴完全砸碎,随即伸手将对方拖到了一旁一块略微平整的岩石上,平静道:“来,我需要你帮我写封信给贝洛姆。”

    手中的死灵法师拼命挣扎,罗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二话不说直接三拳抡在对方身上,让对方那干柴身板顿时耷拉下来。

    一个星期的苦苦侦查,连续三天的策划与推断,三十分钟内的团队大转移,罗迪早已把对方的一切行动彻底掌握,甚至连这片区域有几只血鸦都一清二楚!

    这些家伙自认为消灭了罗迪,却不知罗迪却要利用他们这一次行动…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不愿意写?没事,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商量…”罗迪转过头,招手道:“阿卡莎,戒指。”

    阿卡莎愣了一下,随即脚步微微发颤的来到罗迪身旁。望了一眼那已经不成人形的家伙,启动戒指,抵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受尽苦头的亡灵疯狂抖动着身体,张嘴“呜呜呜呜”的喊着,却因为整个下巴和牙齿被尽数打烂而根本说不出话来…

    十分钟后,一封汇报“罗迪及所有随行士兵阵亡”消息的信件成功的被塞到了血鸦腿上,随即朝西部的贡多拉山脉直飞而去。

    而完成任务的三人,此时也到了准备离开的时候。

    “那只血鸦…”

    “它没有进入侦查状态,刚刚发生的一切便不会被敌人察觉。”

    罗迪堵住了娜塔的问题,随即目光扫了扫始终不敢抬头的牧师,出声道:“阿卡莎。”

    披着斗篷的她紧紧攥着拳头,低头沉默。

    “我之前做的战斗计划,你为什么没有和娜塔配合?”

    阿卡莎没说话,长发遮住了她的眼帘,让罗迪看不见她的表情。

    计划被打乱是罗迪最厌恶的情景,按理说他此时应该狠狠的训斥阿卡莎几句,可想到来山顶之前发生的那一幕,他张开嘴,最终却没有说出任何话语。

    过了足有半分钟,罗迪目光里的复杂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他犹豫了一下,好似下了某个决定——抬起手,他将阿卡莎斗篷上松开的系带系好,随即拍了拍她的肩膀…

    “怕黑的话,把戒指打开吧。”

    “嘀嗒。”

    泪水滑落在地面,压抑许久的阿卡莎终于出声:“对…对不起…是我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