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雪崩
    2月-日,午后。

    霍利尔王国东南部,王城伊格纳兹。

    自七十年前“征服者康恩”统一整个卡伦王国之后,这位伟大的皇帝便将王室扎根在了“伊格纳兹”这座由无数花岗岩堆砌而成的“白色城池”之中。

    这座临海而建的城市有着全国最为发达的港口、此时的大陆处于尚未开启“航海时代”的年代,所以王国为数不多的海上贸易尽数都在伊格纳兹,也因此,这里成为了王国最富有、也是贫富差距最大的城市。

    没有之一。

    风尘仆仆的惠灵顿骑士此时站在这座城市的核心内城前,沉默无声。

    他穿越了冰冷的高山与森林,跨越了凶险的路途,带着来自安格玛公爵的紧急信件来到这里,然而迎接他的,却是王国外面色冷漠的卫兵,与那白的令人压抑的大理石城墙。

    “骑士,你的信件已经呈上给陛下,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离开这里。”

    身穿金色铠甲的皇室卫兵将惠灵顿挡在了王宫外,这位幽灵骑士站在那里,虽然对方的话语只是公式化的推辞,却让他觉得胸中有股莫名的郁气在积聚

    王室对鲁西弗隆家族的忌惮是不公开的秘密,眼下一切冷遇,早已在预料之中。

    可是…这个名义上的国王,真的会在乎王国边境发生的事情么?

    他望了望眼前那巍峨却透着糜烂气息的华丽宫殿,暗自摇头,转身离开。

    “这些亡灵…到底想要做什么?”

    费尔米农宫殿的中央,坐在王座上的国王查尔斯二世目光阴鸷,似乎穿越眼前的大殿,投射到了王国的尽头似的—可实际上,他能看到的,只有那冰冷大理石组成的华丽墙面与一尊尊先王雕塑。

    以无数财富累积起来的费尔米农宫殿早已无法用金币衡量价值,而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三十六岁的查尔斯二世每天拥有的最多情绪便是“骄傲”…

    和这座城市所有的贵族一样,陶醉在往昔的荣光中,为整个王国如今所拥有的平稳局面而自豪。

    对于一辈子没有走出伊格纳兹城的查尔斯二世而言,他对于卡伦王国领土面积的概念仍旧停留在书本和纸张上,“艾弗塔领地”、“西部边境”、“贡多拉山脉”这样的词语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个字符,至于其背后所蕴含的某些意义,这位国王并不在乎。

    “艾弗塔是安格玛的,这件事他不管也得管,至于怎么管,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只要结果就是了…”

    对于宰相和自己商议时提出的那些计划,在查尔斯二世来看完全就是多余——他要的是结果,不是什么借口。

    阳光从费尔米农宫的正上方圆孔内透射而下,午后时分的光线正好照在王座上的查尔斯二世身上,白金相间的长袍反射着光辉,把这位国王衬托的有如神明般耀眼。

    而他,也极其享受这样的感觉。

    “奥古斯丁已经低头愿意向我道歉了,安格玛还想怎样?卡伦与塔斯曼之间都都要互相给面子啊--既然那个老骷髅诚心认错,那我们又何苦继续为难对方呢?胡乱树敌,得不偿失。”

    “贡多拉山脉又不是我们的领土,他们愿意做什么就做,给安格玛回信,让他克制点,别总是一副随时要开打的摸样。”查尔斯二世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毕竟…这些骨头架子远比那些兽人有诚意,至少他们送来的东西我很喜欢。”

    “给那个送信的骑士一些道别礼物吧,别让人以为我们王室都很小气。”

    “已经走了?呵…”

    2月-日,黄昏。

    前往索拉岗哨的队伍在寒风中继续行进着,山路不算陡峭,但因为积雪较厚,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并不理想。如果接下来的路况依旧糟糕,那么按计划三天能穿越的山脉,或许要拖延到四天甚至五天才能走完。

    对于急着去“索拉岗哨”支援的罗迪而言,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在进山的路上,没有人能从罗迪的表情上看出任何东西,他一路沉默,只有在教导阿卡莎高精灵语时才会多说几句话——

    “这个词的意思解释起来有些复杂。在这句里面,它的意思是‘表现,。不过放在这里…对,这句话里,它是‘征兆,的意思。”

    太阳渐渐落山,天边的只剩下了余晖,当书本上的字迹模糊起来时,罗迪才伸手合上《能量本质》,轻声对阿卡莎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好好复习一下。”

    美女牧师收好笔记本,乖巧点头应是—无论罗迪和娜塔之间有什么,坐在他身旁时,阿卡莎的心情终归是无比平静和愉悦的,不过随意聊了几句后,转身欲走的她却被罗迪突然叫住—

    “对了,晚上来我帐篷一趟。”

    罗迪没解释原因,只是这么下了命令—这话似乎带着点歧义,让阿卡莎愣在原地,眼睛眨了眨,问道:“有…有什么事么?”

    “挺重要的事,”罗迪朝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偷听,低声道:“之前一直没能跟你说,所以今天需要和你坦白谈谈。”

    阿卡莎从未见过罗迪有过这样的语气,心情顿时有些忐忑,他原本雪白的肌肤蔓延上了一片粉红,眼睛盯着罗迪愣在那里,连话都忘了说。

    “怎么?不太舒服?”

    罗迪皱着眉头问了一句,目光有些疑惑。阿卡莎赶忙摇头:“没、没、没问题,我会来的。”

    阿卡莎好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手心都紧张的冒出了汗,转过身的时候,腿还绊了一下差点摔倒,被罗迪扶住后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不会是…误解了什么吧?”

    罗迪挠了挠头,虽然情商低,但穿越后接触的女性对于以往的他而言着实不少,对于女人的某些表现,罗迪终归也有了一些简单的认识与判断—他可以肯定,阿卡莎刚才的表现,是“害羞”。

    只是和她说个计划而已,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又不是要冲她表白…

    等…等等

    联想到阿卡莎在自己面前的表现,罗迪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呼出一口气,无奈的伸手揉了揉眉头。显然,脑子永远迟钝的他终于主动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阿卡莎对自己有好感,并且以为自己今天要和她表白。

    罗迪都有些佩服自己能想明白这些事情,可随之而来的麻烦却让他头疼…虽然这位牧师性格温柔,身材火爆,面容姣好,可无奈罗迪对奈菲一往情深,根本对阿卡莎一点想法都没有过啊

    “难道因为脸长得好看了?”

    罗迪基本没有关注过自己的长相,但他也没觉得自己帅到那里去——这或许是以往独行多了的习惯。想不通原因,罗迪也便懒得去多做思考,他嘀咕一句,转过身来时,娜塔的身影已经悄声无息间出现在了身旁不远处。

    这位木精灵刚才望着阿卡莎若有所思,不过在汇报情报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确认了?”

    “已经确认,一共六只,”

    “那估计就是今天晚上了。”

    罗迪确认了心中的想法,微微松了口气,待娜塔离开后,便和索德洛尔低声交谈几句,继而对全队下达命令道:“天黑前,在前方的山腰处休息。”

    视野前方有一处略显空旷的平整地带,正好位于山腰一侧,一边是落差百米的悬崖,一边是略显陡峭而满是积雪的山壁。山风在这里被挡住些许,看起来正适合驻扎。

    士兵们听命行事,很快便抵达了预定的地点,随即如之前那般开始搭建帐篷、埋锅造饭…天黑之时,营地便亮起了点点营火,映照出了一座座雪地中极为显眼的帐篷。

    头顶的天空被阴云遮蔽,月光黯淡,似乎明天又要下雪了。

    罗迪抬起头,目光在黑暗夜空中那盘旋的黑鸟身上掠过,转头对索德洛尔道:“一切按计划行事,开始吧。”

    午夜。

    营地已经没有了动静,一簇簇篝火在寒风中摇摆着,只剩下了黯淡的橘色光芒。

    天空之上没有了飞行的黑鸟,然而此时的寂静,却透着一股莫名的诡异。

    “轰”

    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出现的毫无征兆,随后山壁间仿佛引发了一场雷暴,第一声过后,第二、第三声爆炸接连出现

    “咔”

    积雪瞬间出现塌陷与断裂,继而开始沿着陡峭的山坡滑落。

    起初积雪滑落的速度并不快,可是随着第六、第七次爆炸将冲击施加到积雪之上,几乎半面山坡的所有积雪都开始了加速移动…

    雪崩

    从积雪滑落的地方到山腰处足有六百多米的距离,积雪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后来彻底呈现山崩地裂之势,几乎没用半分钟便冲到了营地之前

    雪还未到,那恐怖的气流便已经将地面上的帐篷吹飞无数顶…

    “哗啦——”

    从远处看,星星点点的篝火瞬间如同被海水熄灭的火柴般毫无抵抗之力,眨眼间的功夫便彻底消失不见。

    两秒钟,两百多人的营地便被雪崩完全摧毁、掩埋…

    注:【罗迪的斥候小队】群扩为106人群,群号294432b(二三九四四三一二八),我经常冒泡,想搞基的赶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