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头疼
    下午时分。

    公爵府的门前来了一支队伍,士兵们风尘仆仆,脸蛋被风吹的通红,一个个动作都有些发僵,在得到解散命令后,留在门口外的,便只剩下了两个高大的身影。

    惠灵顿和提图斯。

    艾弗塔最近出了不少事,除了基格镇发生的意外,今年的贵族似乎都显得不太安分,显然安格玛公爵身体每况愈下是主要原因—老公爵没有儿子,女儿虽然有继承权,但莎莉两年之后才能返回这里,虽然她的头衔必然是“鲁西弗隆公爵”,但可以预见的是,在她回来之前,根本无法控制领地内发生的一切

    两位守护骑士的巡视,大抵便是将这些心怀不轨的家伙们敲打一番。不过完美完成任务后的两人却在寒风中有些打趣的聊着天。

    “其实现在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你三十九,我三十七,老么?”

    “出色的后辈总让人感慨时间过得快啊。”

    惠灵顿若有所思,随即也是笑出了声:“也是,看到后辈中的佼佼者成长起来,心中是有些不甘心,不过—呵,又能如何呢?”

    “当年跟着队伍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老柯西、隆巴顿骑士他们也是咱们现在这个年龄,这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啊…”

    提图斯感慨几句,随后便不再多说,惠灵顿沉默的走在旁边。两人都不矫情,平日里基本没有废话,不过每次看到罗迪这个妖孽,他们便往往情不自禁的发出这种感叹。

    进了府邸,本以为要等待公爵午休结束才能见面,却没想到这位咳嗽了整整一个多月的老人竟然面色红润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两人都有些惊奇,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罗迪从安萨丁那里找来的药剂起了作用。

    “这样的药剂在透支…”

    “不透支身体,恐怕连这个冬天都撑不过去,”安格玛公爵看上去很是不以为意,摆摆手:“多活半年时间,我还能多做点有意义的事,这就够了。”

    两位守护骑士也是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是如此坦然面对死亡,终究让他们心中有些感慨。

    “有什么特别情况?”

    大多数情况已经在书信中做了汇报,公爵的问题自然真的某些其他东西。

    提图斯想了想,出声道:“领地内的贵族没什么问题,不过最近有一些奇怪的报告—我起初没在意,但后来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

    “有几个森林附近的村庄都目击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村民说他们都看到了头顶有三只盘旋飞行的黑色大鸟。”

    “如果是一个两个,我只会认为巧合,不过这样的报告出现了四次,我就觉得有些蹊跷了…”

    对于死灵法师的“血鸦”,其实人类之中真正了解的人并不多,即便如安格玛公爵这般阅历广泛的,也并不明白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所以此时的疑惑只能放在心中。

    “这件事我回头问问本杰明,他或许知道些什么。你们先去休息吧,或者—”公爵指了指窗外,“去和他聊聊?”

    提图斯和惠灵顿顺着安格玛的手指望向窗外,随即两人同时扬了扬眉毛,公爵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

    这两位骑士此时都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同时答道:“罗迪…竟然又变强了。”

    府邸的后方是一片占地颇大的后花园—和安萨丁当初那个庄园后面的简陋园子不同,鲁西弗隆家族的后花园已经有超过两百年的历史,既有参天古树,又有精致的喷泉和雕塑,几场雪后,仆人依旧将这里清理的规规整整。

    以前莎莉总喜欢在这里散心,因为这里气氛宁静—然而此时此刻,花园里的“宁静”,却透着一股子肃杀味道。

    娜塔凝神屏息,身体低伏,整个人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般躲在树后。黑红色的“钉刺者”套装穿在身上,她的气势随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娜塔是一个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射手”,那么如今,她已然有了罗迪初为“游侠”时的锐气和自信。

    娜塔从来没有想象过一套装备竟然能达到如此效果,穿上它,身体非但没有感觉沉重或不适,反而全身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似的…她甚至能察觉到一股淡淡的波动流淌在身体表面的皮甲之上,这股波动让她的五感更敏锐、让她的反应更快,奔跑速度更迅捷,甚至让她感觉…自己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艾尔莎村中那些曾经最优秀的猎人。

    箭矢扣在弦上,当娜塔听到远处传来的细微响动时,她当即奔跑而出,在移动中朝着远处拉弓瞄准

    黑红色的身影快成一道虚影,小巧的皮靴踏在石板路上几无声息。长箭激射,一连三支箭矢“咄咄咄”的钉在了树于上,射速远比之前快了数倍。

    然而这样凌厉的攻击却依旧落空,娜塔眉头紧皱,仔细从杂音中分辨着罗迪的位置。

    可脚步刚刚放缓,一支箭矢从身后侧方毫无征兆的出现,精准击中了她的手臂…

    “啪”

    箭矢没有箭头,当场被结实的皮甲弹开弹开,虽然没有皮外伤,可娜塔的手臂却瞬间失去知觉,手中短弓应声落地…

    这箭看上去似乎决定了胜负,但娜塔却当场咬牙横扑而出,拔出腰间的匕首,侧身闪过迎面袭来的第二支箭,冲入林中—

    三秒钟后,树林中“啪啪砰砰”的响起了打斗声,紧接着,她的身影便被毫不留情的扔了出来…

    这不是简单的“扔”,因为娜塔整个人在空中飞了足有十米的距离才滚落地面,身体停止翻滚的时候,整个人都彻底动弹不得,完全呈“大”字形躺在了地上。

    “任何时候都要明白自己的优势,一味的拼命并不代表有胜算,真正活到最后的人,往往都有足够的耐性…”

    罗迪的身影缓缓从树林中走出,“发狠没问题,但不要让情绪影响理智,否则这就是自寻死路。”

    娜塔费了好半天的劲想要爬起来,但身体受到的震荡实在不轻,而当看到罗迪冲自己伸出的手掌时,她微微一愣,随即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心跳不知怎的有些快,娜塔有些心虚的认为这是打斗所致…

    罗迪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而是很认真的低头将她的手臂翻过来看了看,确认自己那一箭没有伤到她,才低声道:“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就好,记住我刚说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样的场面看起来颇为诡异:前一刻他把娜塔打飞出去十多米,现在又做出一副关心的摸样…如果旁观者不明白这是两人在实战对练,恐怕都要破口大骂罗迪的虚伪。

    不过娜塔对罗迪的话语安之若素,好似根本不在意自己今天已经被罗迪打了五六顿的事实。

    “明天继续。”

    “知道了,老师。”

    她低声回应,态度顺从,并且还带着许些感激:因为当拥有数倍于以前的实力时,娜塔才愈发明白自己和罗迪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默默的跟着罗迪前行,娜塔微抬起头,仰视着面前这个理智的过分的人类,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在公爵书房的窗户向下看去,罗迪和娜塔刚刚的战斗场面一览无余—而在这样的视角下,罗迪所展现的实力…委实将提图斯等人吓的够呛。

    远程箭术已经无需多说,那随手将娜塔扔出十多米的力量是怎么回事?

    而他身上那种愈发从容而强悍的气势,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培养出来的。

    种种疑惑之下,安格玛不得不摇摇头,感叹道:“这样一个异类…如果给他足够的空间,究竟会走到哪一步呢?”

    见到惠灵顿和提图斯骑士回来,罗迪把皮甲换掉,来到公爵的书房聊了会天,待离开时边敲定了两件事:提图斯骑士答应担任基格镇骑兵队教官,而惠灵顿骑士则表示会尽力帮助罗迪挑选优质兵源。

    确认公爵身体的确因为药剂而好转许多,罗迪终于放下心来。回到客房后坐在扶手椅上,罗迪放松精神,想起自己带来了两本书籍,便将它们都摆了出来—一本是布鲁迪给他的《论防御体系的自我意识》,另一本则是当初转职时狩魔猎人杜卡尔的古旧笔记。

    罗迪对传奇狩魔猎人的事迹比较感兴趣,首先翻开了那个笔记本,之前他看到杜卡尔在这上面记载了一些简单的事件,此时仔细读起来,才发现其中似乎颇有文章。

    “五月四日,头痛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奥术师对我始终保有偏见,不愿意接触我这种异类,萨迦状况良好,并未出现头痛的症状。”

    头疼?

    罗迪想起自己的脑袋在和萨迦“灵魂链接”释放技能时痛过,后来释放“龟甲护盾”时也有过…这两者之间,难道有联系?

    “五月九日,我来到了埃尔森。”

    看到“埃尔森”三个字,罗迪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个城市似乎和“充能晶石”有关系,是安萨丁当初重点研究的地方。

    “…卡德加不愿意见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我的身份太过敏感,公开和这些位高权重的家伙见面已经成了奢望。”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座城市呆着让我很不舒服,脑袋里总有个声音在说话,我知道那不是萨迦—我决定尽早离开这里。”

    “凌晨,头疼的很厉害,这是症状出现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罗迪望着那微微扭曲的字迹,心中疑虑更甚—杜卡尔这么强大地存在,为什么要在一个本子上反复强调自己头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