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答应过你
    ll月日,清晨。

    坐落于卡伦王国中东部的莫格拉村此时仿佛刚刚苏醒。

    鸡鸣狗吠的声音回荡在平静的村庄中,有身影走出简陋的农舍,拾起几根木柴后便晃晃悠悠的返回屋子,烟囱上升起的烟雾,表示人们已经开始起床活动。

    农家屋舍里并没有“厨房”一说,都是在屋子里直接将食物放在壁炉的火上烤…往常平民们只会在中午开灶做饭,但到了冬日,早餐便大多以炉火炙烤的面包为主。

    整个村子都是如此,卡米拉夫人一家也不例外。

    “呼呼呼,好烫,好烫…”

    刚咬一口便被烫到舌头的奈菲张大嘴巴,一边使劲呵气一边含糊不清的叫着,因为和餐桌配套的木椅太高,奈菲够不着地面的小腿正来回摆动着,穿着一身小皮袄的她好似永远这么活力四射,让屋子内的气氛显得很是欢快。

    一旁坐着的卡米拉夫人静静微笑着,虽然也在进食,可她的动作却优雅至极—毫不夸张地说,哪怕是吃这种便宜的白面包,她的姿态比起最讲究的礼仪官也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她是奈菲的母亲,一个十二年前突然出现在这个村庄的女人。

    来到莫格拉村的第一天,她只带着怀中的婴儿—不用说,那便是今天已经十二岁的奈菲。而时至今日,全村依旧没有人知道她的具体来历,有人问过,但得不到答案。

    平日里,人们觉得卡米拉夫人像是城里面那种养尊处优的贵妇,然而农忙时节,她却会极其自然的拿起镰刀和农妇们一起下地于活。真的面对面交流时,村民们便发现她平易近人,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傲气甚至脾气。

    而奈菲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只是和其他同龄人不同的是…在完成了最基础的高精灵语学习之后,奈菲已经阅读并背诵了《光与阴影的对立》、《奥术秘典》、《变形术:伪装与操控》、《奥术咒语基础》等等大部头书籍…

    活泼好动的奈菲看起来和其他孩童一样,然而在卡米拉夫人眼中,眼前这个被她悉心培养的女孩儿,堪称她最得意的“作品”,也是她未来的意志继承者。

    卡米拉夫人很清楚,无论是自己还是眼前的女孩儿,自生下来,便是带着“使命”的。

    如今,摆在书桌上的依旧是一本大部头,磨旧的字迹上写着几个简单的字眼:《充能晶石制作理论》,下方有一个高精灵文的符文状序号,代表这是“卷一”。

    餐桌上,奈菲正在悄声提着意见:“妈妈,那本书看得好累…里面好多东西我都看不明白,能不能—”

    “背下来,才能换下一本。”

    卡米拉夫人的语气平缓,却透着不可违背的命令感。小女孩瘪了瘪嘴…她可以在别人面前撒娇卖萌打滚哭泣,但她也很清楚,在自己的母亲面前,那些根本没有用。

    所以她只能默默的点头,继而问道:“妈妈,那为什么它只有一本啊…光看了‘卷一,,我也没办法真的制造这种石头啊。”

    “你不需要制造,你只需要记住。”卡米拉表情微微柔和下来,伸手抚了抚女儿那火红色的头发,“妈妈手里只有一卷,但这一卷是最重要的,不能失传,只要你活着,就不能忘记,懂么?”

    奈菲傻傻点头,但她真的不懂。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清晨,旭日的光芒逐渐映入屋子内,铜质的水壶烧开后“呜噜呜噜”的响着,卡米拉夫人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这十二年来重复无数次的动作透着骨子里的自信与强势,然而当目光转向屋子内的炉火时,她那看不出年龄的美丽容颜上却突然间露出一丝凝重。

    不知何时,火焰中出现了一封信件。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羊皮纸,可这封信却在红彤彤的壁炉里毫发无损的漂浮着,奈菲转过头看到了这一幕,惊讶的张大嘴巴,那涂抹奶酪的面包举起后戳在了脸蛋上,让她“哎呦”叫出声来。

    卡米拉夫人回过神,神情很快恢复正常,她望着奈菲,温和道:“不用大惊小怪,安静吃饭就好了。”

    奈菲闭上了嘴巴,可是眼珠却还是往壁炉瞟…她的母亲并没有避讳什么,抬手一指,那信件便在一股无形的力量下飘飞而来,径直落入卡米拉夫人的手中。

    火漆蜡封上的印记是一个三角状的印记,上面有着略显繁杂的藤蔓状花纹和高精灵语,奈菲好奇的盯着看了几眼…

    “奥术即信仰”。

    奈菲看清了这句话,心中却起了疑惑:她知道母亲是个“奥术师”,但从来没听说过有谁和母亲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联系的…

    而且…那个三角印记代表着什么?

    卡米拉夫人没有理会奈菲的疑惑,轻轻打开信件后,她的表情变得愈发严肃…奈菲心思机灵,立刻察觉到了问题,她放下了手中的面包,问道:“妈妈

    “噗”

    卡米拉手中的信件在一声爆鸣中裂为粉尘,她倏然起身,目光有些茫然的望了望四周这熟悉的景物,又盯住了坐在椅子上、正好奇眨着眼睛的女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忧虑而不舍的神情…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我…”卡米拉夫人竟然少有的出现了语塞,可理智却让她深吸了一口气,摒除一切多余情绪后,她有些于涩的回答道:“妈妈要出去一趟…”

    “一趟远门,很远很远。”

    她望着奈菲那表情凝固后逐渐露出惧意的小脸,心中愧意无可抑制的弥漫开来。卡米拉很想说我不去了我陪你在这里呆一辈子…可话到嘴边,却硬邦邦的成为了最后的嘱托:“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接下来,奈菲,你就要…就要…”

    “…一个人生活了。”

    奈菲微张着嘴巴,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母亲,似乎脑海中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母亲要“抛弃”自己的事实。

    女儿的神情让卡米拉心痛的要命,她感觉自己的指尖甚至刺入了掌心,可那封信的命令却是她存在的意义—卡米拉根本无法违背

    “我会让山姆大叔好好照顾你的生活的…我给你留下的这些书都要好好学习…我、我…”

    卡米拉闭上了嘴巴,因为她的声音哽咽起来,根本说不下去了。

    奈菲的眼圈已经红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可她并没有大哭大闹,却是跳下了板凳,伸手拉住了妈妈的手,低声道:“妈妈不要哭,我会听话的。”

    女儿这般成熟的表现让卡米拉心中更加难受,可命令终究不能改变…她深知此去凶多吉少,甚至连一个“我会回来”的承诺都无法给出

    命令如山一样压下来,她没有周旋的余地,此时的状态更近乎准备“遗嘱”:卡米拉匆匆找到山姆夫妇,交代了自己要离开的事实,随后便在紧紧拥抱奈菲后转身离去,从始至终哽咽着没有说出更多话语。

    “妈妈,你到底去哪里啊…”

    望着母亲那寒风中的背影,奈菲终于忍不住哭喊出声,然而卡米拉这辈子都不能告诉她自己要去的地方…因为那里的凶险,她这辈子都不愿女儿涉足。

    “埃尔森…终于要再次苏醒了么。”

    她望了望西方绵延的森林,轻声叹气。

    同样的时刻,罗迪正有些出神的望着自己面前桌子上摆放的皮甲。

    在苏伦的帮助下,两人终于将两套皮甲制作完毕——和之前那身“游猎者套装”相比,这两套皮甲绝对强悍了无数倍,因为等级的提升和苏伦的“鞣制”,它们已经称得上货真价实的“魔法装备”

    娜塔的装备名叫“针刺者套装”,而罗迪这套,则叫“巨兽掌控者套装”

    罗迪总觉得这名字对自己有些讽刺——被他一路带来的鳄龟“诺基亚”此时正在书桌上趴着,不知情的苏伦到现在还以为那是块石头。

    在罗迪眼中,诺基亚目前的作用大抵和个“镇纸”差不多,距离“巨兽”二字实在差得太远——估计再过个四五十年,它才能称得上“巨兽”?

    真是没盼头啊…好在魔宠可以在等级提升后找三个,这货…真是不抱希望了。

    一旁的苏伦满眼放光的看着这些成品,成就感溢于言表,可罗迪却是坐在那里有些发呆。

    因为他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自己上一次做出一整套“魔法装备”时的情景。

    此时还能记得,是因为罗迪做出那套装备的地点,正是在那个遥远而偏僻的莫格拉村——记得自己当初把装备喜滋滋的穿在身上时,那个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小女巫绕着自己转了好几圈,眼睛亮晶晶的问道:“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啊

    那时的罗迪笑的很腼腆,淡淡的喜悦藏在心底,却不敢明着说出来。

    “这样看的话,你还是蛮帅气的啦”

    “走啦走啦,不要卖弄了,为了庆祝你做出这些装备,晚饭我要吃你烤的兔肉行不行?行不行?”

    罗迪望着手中的皮甲,在苏伦疑惑的目光中默默出声道:“行…我答应过你,做多少次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