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万斧之王
    埃隆历6b年,ll月2日。

    【白骨王座的审判】任务倒计时:142天。

    数场大雪让艾弗塔领地彻底进入冬季,但同样的时间,向西七百里…跨越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耐希米亚大草原后,兽人王国却似乎依旧保持着初秋的于燥与凉爽。

    受草原性气候影响,冬季的兽人王国几乎没有雨,气温也不至于低到零下,但夜晚到来时终究有些寒意。那怕璀璨的星空展现在头顶,但习以为常的兽人却只会咒骂两句天气,然后裹紧满是膻味的羊皮衣服。

    罗哈尔酋长也不例外,此时的他正坐在自己的帐篷内,将那宽大的狼皮披肩挂在脖子上后,他语气不善的问道:“格雷什的部族真是这么做的?”

    站在他面前的是巫医布萨尔。自萨罗塔死后,布萨尔便成为了罗哈尔的第一副手,因而无论大事小事,酋长都会找他商量一番。

    “不光是格雷什有些不服,似乎另外一边的血蹄部族…又再酝酿着什么阴谋,不过他们的人都没有我们部族的勇士强大,这都不值得担心。”

    布萨尔巫医在同类中算是佼佼者,他精修“恢复系”巫术,因为总是将受伤的战士从死亡线上拉回,他在部族巫医中人缘一直不错。萨罗塔失踪后的第二个月,他便成为了罗哈尔酋长最信任的副手,由此过上了“有权有势”的日子—想吃什么随便吃,想上什么女人随便上。

    当然,女兽人这种重口味的存在有多可怕暂且不提,布萨尔“得宠”却是有目共睹。正如此时,罗哈尔对于他的话语根本那就是全盘相信,毫不怀疑的点点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结果,他们愿意挑衅就挑衅,大冬天的谁愿意出去拼命?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怎么想的…”

    “我们的狼骑兵永远是最强大的,那些卑微的家伙根本不值一提”

    布萨尔赤裸裸的马屁毫无技术含量,却依旧让罗哈尔哈哈大笑,黄色的大牙带着难闻的口臭,形象粗陋不堪。

    “等到明年春天,我就去把这些挑衅的家伙挨个砸碎,让他们成为下一个血矛部族”

    罗哈尔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豪气冲天的定下了这个“作战计划”。

    显然,曾经与“罗哈尔之锤”部族冲突的“血矛”部族已经成为了历史中的尘埃——而回忆几个月前的战斗,罗哈尔倒是想起一个立下不少功劳的身影来

    “布萨尔,萨罗塔的那个徒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酋长的问题让布萨尔嘴角微微抽搐,他努力平复心情,低声回道:“索隆最近似乎有事,带着他的人去了西边,好像是贡多拉山脉那边,或许是采集草药去了吧…”

    “采集草药?这个季节能采集什么?”

    “有些珍贵的草药的确是冬季才有…”布萨尔撒谎水平很差,紧张的直咽口水。

    罗哈尔听后没有任何怀疑,没几句话便扯到其他地方,让布萨尔放下心来

    说起来,索隆的确去了贡多拉山脉,但他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并非是因为要采集草药,却是因为被布萨尔和几位巫医共同“排挤”所致。

    之前灭掉“血矛”部族的战斗中,索隆这位未来的“万斧之王”带着萨罗塔的残部英勇作战,很快便立下汗马功劳,成为击溃敌人的最大功臣。然而树大招风,罗哈尔对他的“赞赏”,立刻令那几个刚刚看到上位机会的巫医们站在了同一条阵线…

    这也是索隆不太成熟的地方,他此时正是根基不稳、本该藏拙的时候,然而为了立功,他却不小心成为了焦点,直接导致明枪暗箭接踵而至。

    适逢大战刚刚结束,索隆的部队根本抗不住来自内部的打击,最终只能退避三舍,远离部族核心,彻底与酋长这个“核心圈子”隔绝开来…

    罗哈尔酋长至今蒙在鼓里,其他巫医则是喜闻乐见,恨不得索隆直接冻死在这片山沟子里才好。

    不过他们却没想到,如此行为,却为索隆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此时此刻,在距离酋长帐篷足有一百多里的贡多拉山脉脚下,这位披着兽皮斗篷的年轻巫医正惬意的烤着火,坐在一栋造型简陋的木屋内闭目养神。

    年轻的“万斧之王”身材强壮而匀称,一头黑色的长发编成了辫子,身旁放置着一柄巨大战斧,面前则有几页草砂纸和一张地图。屋子外的兽人们正在寒风中建造着新的屋子——来到贡多拉山脚下的森林后,他们不再以帐篷作为居住点,却是集体开始建造起了有着木质围墙、高台岗哨的“村寨”

    有狼骑兵从外面进入了寨子,随后风尘仆仆的来到索隆面前。对方恭敬的单膝下跪汇报情况,索隆听后满意的点点头,待这狼骑兵退下,他才微微睁开眼睛…

    “真以为把我赶到这里来…你们就能安心坐稳自己的位置了?”

    索隆的指抚上了身旁的那柄双刃战斧,冰冷的语气中透着残酷:“老师的遗愿,你们不完成,那我便替他完成。谁阻止我…”

    “便要付出代价”

    目光转向了摆在面前的那张草砂纸地图,索隆的焦点停留在了距离村寨只有二十公里远的一个岗哨标志上,他摇摇头,轻叹道:“呵…警觉的人类,总会像兔子一样脆弱不堪。”

    “真以为这么个小小岗哨,便能挡住我?”

    “嘶——”

    罗迪微微吸了口凉气,感受着那股滚烫的力量自手臂上的符文处传遍全身

    身体的肌肉紧紧绷着,剧痛倏然出现,又倏然退去——几秒之后,罗迪抬手擦掉额头渗出的冷汗,却是皱眉思索着刚刚痛楚走遍全身时的路线。

    这就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么…

    身处现实,罗迪作为“现代人”,对于自己身体里有一股乱窜的“力量”其实是很难接受的,使用技能的时候,他只是微微有所感觉,但这一次镶嵌符文,他却是清晰感受到了这种“力量”在身体内的分部——

    它们如同血液,无处不在,却又捉摸不透。

    罗迪仔细思考半天,发现自己对这样的力量根本想不出什么头绪,便转移了注意力,低头看了看手中价值昂贵而精致的符文晶体,休息片刻,将第二个、第三个按向了自己的手臂。

    “呲——”

    半透明状的符文只有指甲片那么大,在接触身体的一瞬间便如烙铁般融化了罗迪的皮肤——这是真的“熔化”,也因此罗迪才会疼得浑身冒汗。

    不过符文本身也会像消融的冰块一样,不出几秒便彻底消失在了手臂皮肤的表面,只剩下那被灼伤的符文状伤疤。

    使用三块符文,是因为罗迪目前只能镶嵌“匿踪术”、“凝神射击”、“腾跃”这三个技能,而这些符文的效果基本一样:降低技能本身的冷却时间。

    “匿踪术”的冷却时间从l分钟降低到45秒,“凝神射击”从l分钟降低到3秒,“腾跃”从15秒降低到2秒,别看字面上并没有多大变化,可对于罗迪而言,这样的提升,意味着更他的生存能力和杀伤力至少提升了20%

    翻看面板,确认符文成功起了作用,罗迪默默拿起绷带,忍着烫伤的剧痛包扎起来。

    来到公爵府已有五天,这段时间里,他升了一级,也在城里那个隐蔽的“符文出售”店铺买到了需要的符文。其他时间里,他便在苏伦帮助下努力制作着皮甲,同时每天和安格玛、本杰明就不断收集而来的信息作出判断和决策。

    起初还有些忙,不过到了今天,罗迪便显得放松了许多。

    对于罗迪杀死安萨丁等人的卓著贡献,安格玛公爵没有吝啬奖赏,封赏土地罗迪不要,安格玛便只能“折现”,送给了他大量的武器、铠甲、马匹和食物。

    这样一笔财富绝对比金币要实用的多,罗迪坦然笑纳…其实两人都明白,现在他们早已登上了同一辆战车,那所谓的“奖赏”,已然有了一种“守望互助”的意味在里面。

    让一位公爵和罗迪这样小角色的“守望互助”,听起来着实有些荒唐,但更荒唐的却是——本杰明主教升职前对修道院的最后一次人事调动,竟然是将两名司铎以“外出历练”的名义直接拨给了罗迪

    这两名司铎跟在本杰明身边多年,实力都达到了进阶2级的水平。如果按照原本的升职进度,他们或许要在修道院继续呆上十年到十五年才能看到成为“主教”的希望…因此对于两位司铎而言,跟着一位“新贵”和在修道院混日子似乎没多大区别,所以他们都是乖乖遵守了命令,来到公爵府,成为了罗迪的新手下。

    “凑齐三个进阶治疗,这倒也是好事…安萨丁还有一批高质量矿石,可以储备着做高阶装备,兵源问题——”

    坐在书桌前的罗迪抖抖疼痛的手臂,提笔在羊皮纸上画了个圈,确认接下来的兵源扩充计划后,随即却是打开【任务栏】,对着【白骨王座的审判】那“任务倒计时:142天”的字样微微叹息…

    “这任务,需要去哪里找线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