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丢下节操,逃之夭夭
    作为一个技术宅,既然带了“宅”字,那么罗迪对于某些动作电影或动漫自然不会一无所知。老实说,年轻上大学的时候,谁电脑里不是常备着几个g的存货?

    该看过的都看过,因而真正看到某些香艳场景时,罗迪还不至于有什么“鼻血横流”之类的过激反应。

    娜塔从浴缸中坐起来时,她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那白皙的皮肤在魔法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看上去紧致而充满弹性。不知是不是光线原因,脖颈下的锁骨显得极其精致而迷人,而之罗迪觉得“耀眼”,则是因为娜塔胸前嫣红的花瓣与大片白皙形成了鲜明对比,让罗迪觉得这种身体已然超乎了人类,甚至达到了“画中人”的夸张地步。

    就像是站在了阿芙洛狄忒的雕塑面前,罗迪能感受到的,只是对“美”的震撼,却丝毫没有其他欲望。有那么一瞬,他的确感觉自己像是在望着一个精致的艺术品—不过随着娜塔原本迷茫的面容露出惊讶神情,罗迪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当前的处境…

    “我—不好意思,我忘了敲门。”

    罗迪开口说道。

    娜塔微张着小嘴,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坐姿,仿佛忘了自己应该作出什么反应。

    罗迪那强大的理性思维让他向后撤了半步,随即抬起右手朝后指了指:“那个…我在外面等你,等下还有些事情和你说。”

    说完这些,罗迪便不顾娜塔反应直接退了出去,“咔哒”一声关上了大门

    浴室内,来不及说话的娜塔依旧呆呆的坐在那里,过了三四秒后似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的脸色“刷”的布满红晕,整个身子一仰,“哗啦啦”的重新躺入水中—但她却没想自己动作太大,直接导致浴缸水波荡漾,让水呛到了嘴巴里…

    “咳咳咳咳咳咳…”

    仿佛溺水挣扎似的划拉了半天,娜塔终于双手扒着浴缸的边缘,在硕大的浴缸内稳住身体,努力咳嗽半天后缓过劲来。

    他怎么进来的?他怎么能这样?

    性格偏冷不代表没有脾气,生活条件差不代表没有羞耻心—娜塔此时当真又羞又怒,木精灵对身体裸露的观念和人类接近,女性的上半身被看到,那绝对不是什么说过去就过去的小事…

    而最让她气愤的,是罗迪的反应…

    娜塔好歹被兰多追了这么多年,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有些自信的,可罗迪这样的态度,实在是有些“伤人”…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时,怎么好像看到个木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气死了

    倦意被火山般翻腾的羞愤彻底扫空,娜塔深深吸气,“哗啦”一声从水中站起了身,冷着脸想要去擦拭身体,却很快因为那凉飕飕的感觉而渐渐冷静下来。

    木精灵没有乱七八糟的习俗,至于“看到隐私部位就要定下终身”之类的事情更是不会发生,所以娜塔还不至于羞愤到无法思考—仔细想想这件事后,她却是觉得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因为无论怎么想,娜塔也不觉得罗迪是个会随意闯进来一睹春光的流氓…

    罗迪在外面等的很艰辛。

    虽然努力在把注意力集中在扶手椅的狼头雕刻上,可眼前似乎依旧无法抹消那白花花、甚至香喷喷的一幕—这是人类的本能,身体对异性的渴望是无法轻易忽略的。

    罗迪不是基佬,更不是性冷淡,所以他终归有些原始的冲动。

    但这不至于让罗迪真的成为下半身生物,将事件孤立开来后,罗迪的心里便彻底冷静下来—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个误会罢了,只要是误会,就能澄清。

    澄清了,就该于嘛于嘛。

    对于这件事,罗迪很快恢复了平常心,并且组织起了语言,等着娜塔出来后和她有理有据的讲述一番——然而当木门再次打开时,抬起头的罗迪却瞬间不淡定了…

    因为洁癖作祟,娜塔并不喜欢在洗浴后穿上已经换下来的“脏衣服”,而一套挂在旁边衣架上的长裙显然是为她准备的,做了艰苦的思想斗争后,她抿着嘴唇试了试,觉得这身衣服既严实又贴身,于是想也没想便直接走了出来。

    繁琐华丽的衣饰细节、丝质光滑表面,配合着那模特还要模特的纤细腰身、优美曲线,再加上那美丽的容颜、湿漉漉的头发,挺拔的双峰和翘臀,以及一路走来时那若隐若现的修长双腿…这一幕映在罗迪眼中时,只能让他想到“惊艳”二字。

    不过当注意到娜塔的表情时,罗迪还是感觉嘴角有些抽筋。

    他于咳一声,站起身道:“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郑重向你道歉…因为我在门外叫了很久,发现你没有回应,所以才擅自下的决定,推门进来…如有冒犯,希望你能原谅。”

    说完,他郑重弯腰,把姿态做的极为诚恳。

    有人说和女人聊天不要“解释”,因为“解释就是掩饰”,但罗迪这个掌控欲极强的家伙却从来不愿意让把柄落在别人手中,哪怕是面对自己名义上的“徒弟”,他也要先声夺人,把握主动权

    不解释?不解释我等着她h我

    娜塔伸手把微湿的头发抚向耳后,原本紧蹙的眉头微微松开—显然罗迪的话语的确为他的行为提供了理由。因为自己刚才在浴池中睡着,那么罗迪的行为的确不是“主动侵犯”,而是对自己的“关心”…

    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娜塔立刻想通了其中关节:看起来,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大意,才导致了这样的误会。

    不过女人终归是女人,哪怕娜塔是木精灵,在被“占了便宜”后,也不会傻傻的自认理亏。如果眼下站在这里的是其他女人,恐怕不管三七二十一早已在闹翻了天。

    但娜塔给罗迪的回应却很简单,她径直来到了罗迪面前,坐在了他对面的扶手椅上,脸微微望向一旁,表情虽然不至于“冰冷”,可是她微微撅着嘴巴的摸样,却再明显不过的表达了一种情绪:“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高兴

    罗迪对此头疼不已,但想到娜塔是自己的“徒弟”而不是“情人”,他又觉得自己真没必要再多废话什么。

    叹了口气,罗迪有些僵硬的转移开话题,很平静的继续道:“我来这里,是为了问问你是不是住的习惯,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和我提出来。”

    “还有…如果可以,最好学习一下布林加语,因为一直跟着我在人类世界历练的话,语言问题很重要。”

    “明天我要去城里办点事,也会处理一些冲突,早餐之后我要你跟我一起出发,全副武装。”

    罗迪其实也有“强迫症”—所有计划好的事情,他都会强迫自己按时完成。而之前想好要和娜塔说的话早就憋了半天,此时即便出了这么尴尬的意外,他还是决定一股脑和讲出来再说…

    交代了这些事情,罗迪觉得再这么坐下去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于脆直接起身:“我…那个—我先走了,晚安。”

    几步迈出,罗迪努力保持镇定的走到屋门口,觉得这么离开似乎也不太妥,便转头补了一句:“对于今天的事情,我再次道歉。”

    说完这些,罗迪丢下节操,逃之夭夭。

    娜塔愣愣的看着罗迪离开,随即气的连尖耳朵都有些发红——可呆坐片刻后,她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一个徒弟对老师摆脸色,又指望他能说什么呢?

    或许他能低声下气的道两次歉,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吧…

    为罗迪开脱的想法在脑海里只不过留存了一瞬,一想到自己被罗迪看了个精光,娜塔终究还是羞恼不已。平日里总是满脸冷漠的她,从没想过自己竟会因为这样一件事而心里乱乱的。

    撅着嘴巴,娜塔恨恨的爬上了充满奢华气息的大床,翻身躺下,轻哼了一声,随后却是用被子蒙住了头。

    “讨厌讨厌讨厌…”

    翌日。

    大雪初停。

    昨晚发生的意外显然没有其他人知道,当罗迪起床洗漱之后,四周的仆人们依旧是低眉顺眼的摸样。而到了早餐时,苏伦和娜塔也被邀请和罗迪一起,与安格玛公爵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公爵很客气的与两人问好,随后罗迪作为“翻译官”,把安格玛公爵希望和平发展的意愿同娜塔讲述一番——这也算是人类大领主和木精灵方面的第一次接触,所以早餐的气氛稍稍有些严肃。

    不过简单几句话过后,公爵却是悄悄问向罗迪:“额…木精灵是不是脾气都不太好?”

    罗迪望了一眼仍旧撅着嘴巴的娜塔,顿时尴尬不已,悄悄回道:“也不是…主要是我昨天和她闹了点误会,按常理,木精灵其实比人类好说话多了…”

    安格玛公爵扬起眉毛,很是八卦的看了一眼罗迪,却是轻咳一声:“你小子,可别做出什么水不流外人田,的事情啊…”

    罗迪于笑几声,心想老子又不是故意耍流氓,碰上这种事,任谁都是有理说不清啊

    悄悄望了望娜塔,罗迪发现她只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不过这次是对自己也一齐冷漠罢了——这总比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戏码好。

    微微松了口气,罗迪低头闷声吃饭,心里却开始琢磨着今天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