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洁癖作祟…
    “博多格教区”在王国中西部,毗邻艾弗塔,距离王室所在的地区较

    在罗迪的记忆中,这个教区便是兽人入侵后“起义军”发家的地方—因为有山脉环绕以及两条河流作为屏障,整个教区的核心领土因自然环境而易守难攻。当初索德洛尔就是在这里“揭竿而起”,带领无路可退的平民们走上了对抗兽人的道路。

    如果发生战争,本杰明主教定然是罗迪在“玫瑰十字”的主要后盾…如此一来,“博多格教区”便可以和艾弗塔相连接,有效扩大“战略纵深”

    罗迪从来不会心存侥幸的认为自己定然可以百战百胜,而他很清楚“战略纵深”对战争的意义:二战时的“闪电战”,波兰没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只撑了9天便被德军突袭到华沙城下,整个国家被势如破竹的敌人直接摧垮,2天后便不得不签订投降协议——罗迪可不想让卡伦王国遭遇同样的命运。

    “博多格教区是个不错的地方。”

    罗迪和这位主教继续聊了几句,本杰明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便点到为止,礼貌提出告辞。

    待书房内只剩下罗迪和安格玛后,这一老一少便很自然的聊起了有关兽人的话题。

    “我看到了索拉岗哨的消息,兽人出现在那里的原因比较奇怪,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进行判断。”

    安格玛公爵抬手指了指书桌,声音虚弱道:“先期部署在地图上,我能做到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罗迪拿起地图,发现那标注出的一个个岗哨、堡垒和防线方向,都证明这位公爵已经把手中几乎全部资源都用在了对战争的预防上…

    这多少让罗迪有些感动,毕竟这意味着公爵对自己的“完全信任”:他可以想象,换了任何一个其他贵族,就算相信兽人会入侵,也无法真正投入这么大精力来做出预防。

    这是真正的用人不疑。

    罗迪缓缓吸了口气,很快从这种情绪中脱离出来--信任代表着对实力的认可,他明白自己不是来吃白饭的,仔细看了看地图,他眯起眼睛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兽人出现在索拉岗哨,似乎就是为了几个重点布防区域。”

    “耐希米亚大草原是个天然的屏障,当初康恩大帝把他们赶到那里,就是为了让王国握有主动权…说起来,我作为边境的公爵,本身职责就是抵御外敌,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这些年——咳咳——有太多的东西没做到位。”

    安格玛公爵言语间颇为自责,他的面容因为疾病而老态尽显,不过目光却依旧犀利,指尖轻轻划过几处区域,他叹息道:“这些地方都有防御漏洞,破绽也大得很,不过我最近都在努力补上,而索拉岗哨,则是漏洞最大的地方,因为它那个区域实在是特殊。”

    “三不管地带,往往意味着混乱和麻烦。”

    罗迪目光望向了地图上那处线条交汇的地方,“索拉岗哨”可以说建在了卡伦王国国境线上。站在那里向西北看,左边就是塔斯曼的贡多拉山脉,右边是耐希米亚草原,背后则是卡伦王国,前不着村又不着店,最近的补给站要在一百多公里外,那里是一个如孤岛般的荒凉区域。

    “索拉岗哨是我投入资源最多的地方,但收效并不好,最近一段时日总是传来士兵阵亡的消息…显然那里的探索活动并不顺利。”公爵的语气隐隐透着担忧,“能传回来的有用信息太少,那里地形复杂,魔兽也比任何森林多,实在是让人头疼。”

    罗迪倒是明白这其中的苦衷,不过他却没有自己跑一趟的意愿:他要忙的事情多了,现在还于大头兵做的事,反而是有力气使错了地方。

    “那就只能等新的消息了,这个急也急不来,重要的是…后勤能跟上么?

    “有些吃力,领地的财政收入不太乐观。”

    安格玛没说具体数字,但这也算是坦诚相待了。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罗迪显然有很多要表达的东西:“财政方面,我或许有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打仗要花钱,而且花的比任何事情都厉害,领地这几年本就没有多大盈利,突然间开启这个计划,财政上捉襟见肘无法避免——安格玛想过很多办法,甚至已经准备提高税率,不过这终究是饮鸩止渴,始终找不到真正的解决之道

    所以听到罗迪的话语后…安格玛抬起目光,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真有办法?”

    这一刻,罗迪不由自主的开启了“忽悠形态”,回想着记忆里那些推销安利产品的家伙,他轻咳两声,出声道:“公爵大人,您听说过木精灵么?”

    在罗迪和安格玛就艾尔莎村的商业问题讨论之际,苏伦与娜塔已经分别被安置在了公爵府邸的豪华客房内。

    虽然苏伦是人类,娜塔是木精灵,两人从小到的环境有着迥异差别,但身处这栋累积了无数财富、建成已有两百多年的宅邸内,他们的反应却都是一样的——

    震惊。

    苏伦在今天以前根本没有进入大贵族宅邸的经历,而当侍女带他进入那温暖舒适的客房套间内时,他才明白,自己以往对“贵族宅邸”的想象,简直称得上贫乏可笑。

    并不像士绅暴发户那种镶金嵌银、恨不得地板铺上金砖的华丽夺目,公爵府内的一切事物,仿佛都不动声色的将“底蕴”二字暗藏在了表面之下。

    苏伦抬脚踩了踩,地毯的材质柔软,工艺精湛,透着淡淡的清香。视野内的家具简单考究,布局舒适,实木的表面光滑无比,经过经年累月的使用和保养,古朴而沧桑的气息远比黄金更让人沉醉。

    烛台是银质的,壁炉前那柄扶手椅的年纪估计比苏伦大三四倍,几乎每一样家具和饰物都有着出自顶级大师的雕刻装饰,普通人或许只是觉得漂亮,但不知它们本身的价值早已超过了同等体积的黄金。

    坐在这里,苏伦不由得感受到了那种延续数百年的大家族的威严,内心莫名有一股子压力,哪怕有侍女低声下气的为自己提供这样那样的服务,他也无法真正放松下来。

    罗迪所展露的实力此时便如此惊人,那么未来…他还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巨大的茫然充斥脑海,不过许久之后,随之升起的却是莫名的斗志与期待——他突然发现…接下来迎接自己的,或许是从未想象过的“未来”。

    这一刻起,苏伦再也没有了别的心思,彻底成为了罗迪阵营中的一员。

    而另一间客房内,娜塔站在古色古香的客房内,正不知所措的望着四周的一切。

    与简陋的艾尔莎村相比,眼前的一切无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在侍女离开之后,娜塔面容的冷漠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不加掩饰的惊讶——和苏伦那种因为出身而带有的“自卑”不同,娜塔此时的震惊,完全来自心底埋藏极深的“好奇”。

    左看看右看看,抬手想要摸摸,脑海里却想起了罗迪和自己说过的话,于是原本伸向羽毛笔的指尖便僵在了空中,随即不太情愿的收了回去。

    如果碰坏了,老师肯定要说我的。

    心里这么和自己重复几遍,娜塔便将那股小冲动压了下去。想了想,她干脆把双手背到身后,就这样在屋子里来回溜达起来——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她“好奇宝宝”的摸样,恐怕会认为她和往日满脸冷漠的娜塔完全是两个人。

    绣着狼头图案的靠垫、雕刻着人物故事的床帏木柱、武器架上货真价实的“精良”级长剑,发现任何一个看起来新奇的事物,娜塔都要把那张精致面庞凑近,小心翼翼的端详一番,嗅一嗅,随后似懂非懂的抬起头,眨着大眼睛寻找下一个目标…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除了对人类世界的恐惧和戒备,甚至有时候会忘记最初跟在罗迪身旁的理由——每个人都在改变,娜塔原本认为自己的所有精力都要放在研习箭术上,但如今…研究人类这些奇奇怪怪的事物,似乎远比射箭要有意思得多啊——

    这里就是老师口中人类的“大城市”么?

    真是够壮观的啊…那么高的城墙,连爬上去都困难,那些有着尖尖屋顶的房子,甚至比森林里最高的树还要高呢,这难道都是人类建造的么?

    还有…他们的衣服真好看啊

    在娜塔眼中,哪怕是送自己过来的侍女,那种有着蕾丝边的衣饰也是让她眼馋不已的新奇事物。女人喜欢漂亮衣服的天性似乎不分种族,娜塔往日里冷若冰山,可此时因为环境的剧烈改变,终于导致她内心被埋藏极深的想法渐渐浮出水面:真不知道自己穿上那种裙子会是什么摸样…会不会挺好看的?

    不过那样的话,老师会责备自己吧…

    想到罗迪对自己的警告,娜塔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望了望那宽阔舒适的大床,觉得自己直接去睡觉似乎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有严重“洁癖”的娜塔定然不会这么直接去睡觉,她看着客房内通往另外几个房间的房门,咬咬牙,终于下决心过去推开——而她也的确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有魔法阵驱动加热、并且在池水中洒满花瓣的大理石浴缸…

    【注:按照历史记载,中世纪的人基本不洗澡,哪怕是贵族,清洁方式也是“于搓”,我觉得这么恶心的设定还是不要遵循了,毕竟“裂土”是一个用来盈利的游戏,如果我是运营商,打死我也不会把这种历史搬过来直接用…仔细查了查,发现历史上这个时期的修女一辈子竟然不洗澡,据说“污垢的身体更能接近上帝”,只有修道院忏悔的时候才用冷水浴作为惩罚…还有修女向别人炫耀自己18年没洗过脸而觉得自己“圣洁”,这尼玛设定谁受得了啊?如果我这么设定了,莎莉还活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