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死亡天使(终)
    罗迪递过来的护腕,在苏伦眼中和之前自己看过的那个半成品似乎并无区别—因为按他的理解,魔兽皮毛的魔法节点紊乱后,再怎么制作,都无法造出上品。

    不过想到目前自己和罗迪之间的地位差距,苏伦还是很拘谨的双手抬起接了过来…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简单夸赞几句后再指出其中小小的不足,这样他就应该心服口服了吧?

    目光望了望罗迪,苏伦发现后者似乎并没有在乎自己说什么,只是很随意的坐在了桌子前,伸手整理起了剩下的材料。

    这算领导者的通病么?对自己盲目自信?

    苏伦无奈摇头,握着护腕低头瞥了一眼,刚想说话,可眉头却猛然间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

    一瞬间,他的脑海冒出了许多问题,可苏伦竟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问哪一个:这种缝纫手法、切割方式自己之前已经见过,可制作出来以后…不该是这样的效果啊

    作为一个实力不差的制皮师,苏伦能知道“魔法节点”这个概念,已经证明他比那些普通皮匠要强得多。但在如何利用这些“魔法节点”上,他的想法便和罗迪有着极大区别--苏伦的做法是尽量“顺其自然”,不去破坏“节点”的运行,这样一来,做出的装备至少还能保证许些魔兽当初所拥有的效力,运气好些,或许还有额外的防护效果。

    而罗迪的做法则完全和苏伦相反,他完全打乱了魔法节点的运行,并硬生生将他们进行了“重组”

    苏伦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罗迪之前打乱那些魔法节点,难道是故意的?

    仔细观察缝合的纹路,苏伦更是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不说使用的线体材质,光是这种看不出丝毫误差的功底,便足以称为“大师级”手笔,那秘银锁扣的设计更是和以往的设计思路完全不同,既牢固又容易拆卸。

    苏伦没多想,伸手便把护腕套向了自己的左臂,随后他便清晰赶到了一股氤氲的魔力波动荡漾在了手臂之上,继而传遍全身

    “怎么可能?”

    优秀的装备不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只有传说中的“魔法装备”才能带来如此效果,苏伦这辈子只穿过一次魔法装备,所以他很清晰的辨别出了这种波动意味着什么…

    将低级别的魔兽皮打造成魔法装备,其概念丝毫不亚于有人把锈蚀的铜币转瞬间转化成了金币。

    “怎么不可能?”

    罗迪的反问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苏伦打了个激灵,瞬间明白过来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自己这点本事还老想着要在罗迪面前炫耀?恐怕连他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比不上吧…

    回忆起之前那些想法,苏伦不由得面红耳赤,匆忙把护腕拆下来后放在桌子上,讷讷道:“你…你是制皮宗师?”

    罗迪不置可否,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手拿出一摞写满字迹和图案的羊皮纸,递给了苏伦:“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打乱魔法节点,就是为了重组。”

    “因为我很清楚,保持魔力节点不变的做法,从始至终就是错误的。”

    人最怕的不是努力不够,而是在自认为走向成功的路上努力半辈子后,突然发现自己的方向是错误的。

    苏伦脸色苍白,一时间根本难以接受罗迪的话语,待他将目光移向罗迪递过来的羊皮纸时,更是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胸膛剧烈起伏几下,结结巴巴道:“你这是…给、给我的?”

    羊皮纸上没有别的,写的全是关于“魔法节点”重组的规律和“魔法装备”的制作秘诀

    苏伦之所以吃惊,是因为这种东西往往是一个制皮家族传承的“机密”,说是用来传家的“无价之宝”也不为过。可此时罗迪却将它很是随意的交给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罗迪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问道:“想听实话?”

    苏伦点头。

    “我知道你在制,方面有常人难及的地方,所以我才会找上你。”

    这是大实话,罗迪没有隐瞒的意图,“但我认为,你的本领…或许不止于强化制,这一方面。”

    “我会尽我所能教会你我知道的知识,也会为你找到更好的材料,只要你愿意,以后就是我手下专用的制皮师,你会成为高阶制皮师,然后达到‘宗师,乃至‘大宗师,。”

    话语间,全王国都不一定超过两手之数的“大宗师”皮匠仿佛成为了大白菜,但罗迪那淡然的语气,却让苏伦相信他并非只是在“画饼”。

    这不似谈判的谈判在无声无息间便完成了交锋,罗迪占尽主动,兵不血刃的瓦解了苏伦的心理防线—他手指轻轻敲击着那裁剪整齐的皮甲片,轻声问向了苏伦道:“你觉得如何?”

    翌日清晨。

    那名混迹在“狼獾佣兵团”的亡灵被砍下了脑袋,满是灼烧痕迹的头颅插在木桩上,狰狞痛苦的表情清晰可见,无声震慑着那些曾经看轻索德洛尔的宵小,以及原本蠢蠢欲动的亡灵探子。

    晨风寒冷,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视野中满满都是深蓝色。公爵卫队在早餐后整装待发,超过四十匹战马站在庄园外,响鼻声连成一片。而当罗迪走出宅邸时,宽敞舒适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前。

    约翰管家亲自接罗迪离开,姿态恭敬的站在马车旁等待着。

    “随机应变,这里交给你了。”

    站在自己的班底面前,罗迪对索德洛尔简单交代几句,话语中满是信任。

    “一直这么隐藏下去…或许并不是好选择,难道还不打算站到台前来么?

    索德洛尔低声问出了这个问题,随即目光扫了一眼约翰管家,补充道:“莎莉小姐肯定是要回来的,我觉得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鲁西弗隆家族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你这想法真是…”

    罗迪哭笑不得,敢情索德洛尔还想着要自己当一把小白脸呢?不过转念一想,在卡伦王国的贵族眼中,“联姻”是再正常不过的上位方式,而索德洛尔又知道莎莉对自己的态度,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正常。

    “联姻什么的我没想过,不过成为贵族的计划是有的,而且…估计接下来就要开始实施了,如果有动向,我会随时通知你做准备。”

    “好的,随时等候命令。”

    索德洛尔行了一个军礼,随后才是贵族礼,这代表在他心中,对于罗迪的服从永远是第一位。

    罗迪点点头,不再废话,转身准备登上马车。

    现在是6b年冬,距离590年时间真的不多了,获取“无主领地”已经成为罗迪接下来的最大目标,他此行去霍利尔城“领赏”,其实本身就抱着“筹划开荒领地”的想法。

    因为有卫队护送,罗迪便不打算带斥候保护,随行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抱着羊皮纸开始日以继夜研究的苏伦,另一个则是背着短弓、拉起兜帽的娜塔

    牧师阿卡莎被留在了这里,她站在前来送行的队伍中,脸上满是不情不愿的表情——早晨时候看到罗迪搬运的那些半成品皮甲,询问之下她才知道其中有一套装备竟然是罗迪准备制作给那个木精灵的,一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凭什么只给她啊?只因为她是木精灵么?

    因为她长的漂亮?还是身材好?

    阿卡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这个角度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和娜塔暗自对比一番后,她脑海中不由得冒出许些荒谬的念头:难道他对胸小的更

    算了算了,胡思乱想什么…

    以往总是随遇而安的阿卡莎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驱逐出了脑海,指尖碰了碰那枚戒指,目光抬起时,正好和望过来的罗迪相对——

    她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罗迪看向了自己的头顶,眉头突然微微扬起,随后便冒出一句略显古怪的话语:“阿卡莎,你这个…可以镶嵌符文了啊。”

    “啊?什么符文?”

    阿卡莎不明所以。

    “没事,我回来的时候会和你说,好好练习神术,随时保持警惕。”罗迪明显有些走神,心不在焉的说了这些话后,便把目光挪开了。

    这让阿卡莎有些傻眼,自己追随的主人怎么连告别的话都不讲?难不成是生自己的气了?

    马车很快启动,阿卡莎抬手想要挥舞几下,却看到罗迪已经把车厢木质的车窗关上,顿时撅起了嘴巴,可随后也知道自己生气毫无作用,只得叹息一声,望着那车队渐渐走远。

    索德洛尔注意到了这一幕,于咳着转身走掉,心里感叹罗迪神经真是迟钝,却是转头对旁边窃窃私语的鲁格和卡特道:“瞎扯什么呢?去去去,中午训练照旧,该巡逻的巡逻去…”

    大战过后,士兵们的精神都已经放松下来,鲁格和卡特嘻嘻哈哈的走远,庄园内的侍女们开始忙碌,传递信息的斥候把一摞摞卷宗搬了过来,以往属于特兰卡子爵的管家们正忐忑的在外面列队等候召见,神情忌惮的对插在庄园门前的头颅指指点点…

    从霍利尔城离开到现在,终于算是站稳了脚跟——这或许就是数次生死战斗的真正意义吧。

    索德洛尔感慨一句,转身走向了会客厅。

    而在数百米外,罗迪静静的翻看着【任务栏】,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眼眶:“亡灵史诗任务,兽人异动,无主领地…还只有一百五十天时限。”

    抬起头,他望着越来越近的森林边缘,听着耳边那颠簸道路和车轮摩擦的噪音,却是更苦恼刚刚查看阿卡莎状态栏后发现的问题——

    “明明只是进阶b级神牧,怎么能有‘死亡天使,这种变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