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白骨王座的审判】
    罗迪把他的回答又用木精灵语说了一遍,对于娜塔而言,这样的战斗“思路”是她目前真正欠缺的东西—如何以最小力量的攻击达成最强的效果,对于一位战士而言永远是最重要的学问,娜塔虽然实力天赋尚可,但真正的强者,用得最多的永远是脑子。

    游戏中往往出现这样的情况:两个人同样的装备、同样的天赋、同样的等级,同样站在h6身后输出伤害,但在一场战斗之后统计数据,总会发现伤害输出值有着不小的差异—这是因为技术好的玩家,往往可以更科学的规划自己的技能,而不是闭着眼用脸滚键盘。

    “娜塔,从拔箭的动作开始就做错了,之前…”

    罗迪继续分析着刚刚的战斗,如同专业老教授在评述学生的论文般严谨--当然所谓的“评述”,基本就是一个字:喷。

    他的话语让娜塔微微抿起了嘴唇,原本没有表情的小脸隐隐有些发红—娜塔毕竟不是机器人,以往在艾尔莎村还从没有谁会说她这个不行那个不对,可到了罗迪这里,却当真被毫不留情的一通责备,听上去就好像娜塔根本不会射箭一样。

    “我、我知道了…”

    她最终忍不住出声回了一句,目光紧紧盯着地面,抬都抬不起来。

    罗迪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听她应了一声,便也懒得继续说下去,只是道:“你的射击习惯太差,要改的地方太多,看来以前那些练习根本就是事倍功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旁边的阿卡莎听不懂精灵语,听着罗迪叽叽咕咕说一大堆话后竟然让娜塔露出了羞愧的表情,她的心里却是生出许些莫名的情绪来:罗迪是在骂她么?看来这个木精灵也不是那么让他着迷啊…

    这样的想法让她嘴角上扬些许,可阿卡莎却怎么也没料到,罗迪转过头来便道:“阿卡莎,你的神术释放速度还有很大提高余地,刚才…”

    罗迪以往是独行侠,每次战后对自己的总结都是直切要点而不留情面,所以娜塔和阿卡莎同样没能幸免—说完了木精灵,这位美女牧师同样挨了顿批。

    两分钟后,跟在罗迪后方的两人都像是被晒蔫的花一样低头闷不吭声,心里面倒是对罗迪有了同样的想法:你就不能给我们留点面子?我们好歹是女人啊

    走在前方的罗迪可是没顾及这一点,情商是硬伤的宅男很难把“女性”区别对待,“照顾情绪”这方面尤其糟糕:对索德洛尔什么态度,他此时对阿卡莎和娜塔也就什么态度。

    试想…这能一样么?

    完全没有察觉两位美女不满的罗迪自顾自寻找着坠落在地的血鸦,在走出了两百多米后,他终于在一处街巷的岔口停住脚步,嗅了嗅鼻子,走入一处阴暗的小巷,随即蹲下身去。

    血鸦的尸体被长箭贯穿,此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面。浓烈的腐臭味道散发出来,但罗迪却抬手用长剑斩断了对方的脑袋,随即回头对阿卡莎道:“点亮戒指。”

    阿卡莎虽然执行了命令,但撅着嘴巴的摸样显然说明她此时心情不是很好—温和的圣光驱散了黑暗,同时也带起阵阵黑烟血鸦的尸体在被光芒照射后迅速瓦解成了灰烬,而刚被罗迪斩下的乌鸦脑袋,却在焚毁后被他用剑拨拉两下,从里面找出了一块晶状物体。

    “帝维水晶”

    精良

    魔法道具材料

    “在接受圣光的照耀后,它晶莹剔透,毫无杂质。”

    好运气

    罗迪眼神一动,立刻把它握在手中。

    虽然写的是蓝色字头的“精良”,可罗迪却明白这种水晶极其稀有,在记忆中的拍卖行里常年炙手可热——它的作用说白了就是“记录影像”,血鸦之所以能够成为死灵法师最强大的侦查手段,便在于它们能借助“帝维水晶”将看到的东西记录下来,并被死灵法师提取和阅览。

    不过当这种晶石落到人类手中时,它的作用便不再是侦查,而是“复制”

    各个职业的进阶技能大多数通过导师习得,不过强悍技能却基本都是从h6的收藏中找到,而“帝维水晶”曾经最大的作用,便是通过法阵的作用,将这些珍贵的技能卷轴“复制”一份

    原本只能一人使用的珍品卷轴,在复制后便可以多出一个或数个学习机会

    要知道,“裂土”中真正强力的技能都在中后期——即等级在进阶2级以后才会逐渐出现。并且“极品”技能卷轴都有市无价,拥有者无一不是公会精英或顶梁柱。

    因此这样的卷轴若是能复制哪怕一个…对于团体势力的发展,绝对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

    想到这里,罗迪不由yy起了一群极品骑士用强悍技能把敌人碾压的情景,当即握着水晶“嘿嘿”傻笑起来——身后的阿卡莎和娜塔完全搞不懂这家伙突然发什么神经,两人面面相觑,有些傻眼。

    罗迪也不解释,只是傻笑着跑去镇子另一头的血鸦身上去找,但这一次他所找到的却只是一块“帝维水晶残片”,已经没有了作为原材料的资格,显示“普通”级别的白色字体。

    罗迪倒也不贪心,毕竟“帝维水晶”本就掉率极低,这个阶段有一块就是赚大了。他又仔细看了看手中的宝贝,小心翼翼的塞到口袋里,回过头来,却看到娜塔和阿卡莎的表情很是诡异,赶忙解释道:“见到好东西,有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信你才怪阿卡莎和娜塔同时想到。

    战斗进行到现在也算是到了尾声,罗迪确认街道上没有危险,便带着娜塔和阿卡莎返回庄园,一路踩着积雪顺利来到已经倒塌的庄园大门前时,那些佣兵的身影已经基本消失,想必是被俘虏后拉到了别的地方。地上有许些血迹,那个浑身焦黑的亡灵同样没了踪迹,罗迪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问道:“伤亡怎么样?”

    “一群游兵散勇,没什么威胁。”索德洛尔在这里等他半天,此时望了望远处正在和下属交谈的约翰管家:“公爵卫队留了点面子,没直接把他们就地处决,所以我刚才简单问了那个佣兵团长几句,大概了解的情况就是…之前我们刚搜出来的那个药剂师是安萨丁的人手,他很早就在这个佣兵团安插了内线,并且在暗中扶植势力,现在是准备借助他们的力量进行复仇。”

    “这群老骨头亡我之心不死啊。”

    罗迪感慨的话语句式很奇怪,索德洛尔没听太明白,问道:“什么?”

    “没事,接下来小心应付,我明天离开,对了——阿卡莎留在这里,一定要照应到。”

    “我…我不跟着你走么?”

    阿卡莎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语气立马带上几分焦急…刚才还在想怎么在路上向罗迪讨教问题呢,结果突然得知自己要被抛弃在这里,这样的消息顿时令她有些发慌。

    “玫瑰十字在和你见面的话会很尴尬,所以不能带你去。”罗迪根本不会安慰人,只是把理由摆出来便不再解释,转而对娜塔道:“你明天跟我走,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吧。”

    娜塔点头离开,阿卡莎望着她的背影默默画圈,一脸委屈的跟着离开,心想罗迪果然还是要和这个木精灵独处…自己却只能抱着《能量本质》在冰冷的房间内生啃,真是想到就心酸。

    她可怜巴巴的眼神根本没被罗迪所注意,因为这位宅货正皱着眉头望向眼前的状态栏——他翻开“战斗记录”,很意外的发现了几行字迹:

    你阻止了安萨丁部下的复仇。

    你和“塔斯曼王国”的声望降至“极端仇恨”。

    “声望”这东西有升必有降,“霍利尔城”、“玫瑰十字”什么的都是尊敬以上,而“蝮蛇十字”则是“敌对”,说起来都算是正常的。可“敌对”之上是“冷淡”,之下是“仇恨”和“极端仇恨”,到了“极端仇恨”已经是最低一级,不能再降。

    声望在“敌对”时,双方见面便可以直接开战;而到了“极端仇恨”这种地步…罗迪很清楚,对方恐怕会特意针对自己实施专项打击了。

    穿越到这里之前,罗迪也从没在哪个势力的声望栏上做到这种地步,现在声望降的这么快,原因只会是一个:自己已经极大地影响到了塔斯曼的部署和国家战略

    想到这里,罗迪突然回忆起以往听说过的一个传闻,立刻打开“任务栏”,屏住呼吸向下一翻…

    “史…史诗任务,妈的—怎么这就能触发?”

    望着那突然出现的一排红字,罗迪狠狠咽了口唾沫。

    【白骨王座的审判】

    和其他任务所显示的字迹不同,这排字呈鲜红色,字体外还套着一层暗金色的花纹。

    “亡者皇帝奥古斯丁已经察觉到了你对塔斯曼王国的威胁,你的处境很危险。”

    废话,老子当然知道自己处境危险任谁被一个进阶6级以上的老怪物盯上能不危险么?

    可任务终究是用来完成的,罗迪还不至于被一句话吓尿,暗自诅咒几句之后,他赶忙寻找起了下面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