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全视之眼
    惨叫声回荡在耳旁,佣兵们努力睁大眼睛,当看到视野中那个皮肤焦黑的同伴时,他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实说,这一瞬间发生一切,让正要冲突的双方都错愕的定在了原地,足足一分钟的时间内,他们都在大眼瞪小眼的思索着眼前这一切代表的意义。

    有的人疑惑,有的人迷茫,但莱斯利却很清晰的感觉道…自己的内心正在被一种逐渐蔓延的恐惧蚕食着。

    作为佣兵团长,莱斯利算得上“见多识广”,头顶突然出现的三只鸟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能把这种鸟射下来意味着什么。

    “箭术”只是个广泛的词汇,对于外行人而言,“箭术好”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射的准”,只要准,其他都无所谓,毕竟箭射出去就是为了击中目标,没有人能够否认这一点。

    但能够仰射在天空中高速移动的目标,这样的“箭术”绝对能够称得上“登堂入室”—现代人总能听到“弯弓射大雕”或“一箭双雕”之类的典故成语,总觉的好像射下天上的鹰鸟并非难事,完全是抬抬手便能做到的事情。

    事实上,哪怕是训练了五年以上的熟练弓手,也很难对仰射空中的目标有多大信心:距离估算难、箭矢抛物线计算难、目标体积小、移动速度、箭速、风速甚至箭矢的旋转方向都对射击空中目标有着远超平常的精度要求,并且目标距离越远,这些影响就越是呈几何级数上升。

    资深猎人也不敢说自己能对三十米外飞起来的大雁有三成命中率,而在这种能见度极低的黑夜、有风和目标距离超过四十米的情况下,莱斯利根本不信有人能够射中这样的目标

    可眼前的事实却让他不得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别人口中百发百中、一个人撵着上百人跑的“神箭手”,或许真的存在

    而看着那两个手持短弓的身影,莱斯利后背几乎立刻被冷汗浸透。

    不过更让他感到心慌的,是自己身后那个倒地佣兵的症状…“圣光术”下有人出现了灼伤的痕迹,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亡…亡灵啊”

    有人终于从一连串的变故中反应过来,怪叫着从哀嚎的佣兵身旁退开,他的动作带起了所有人的恐慌情绪,人群瞬间呼啦啦散开,只剩下站在那里面色铁青的莱斯利和那个浑身冒烟的佣兵。

    别的不说,来自鲁西弗隆家族的约翰管家对“亡灵”二字极为敏感,他目光一凝,目光锁定在那个身影上,却是直接扭头对索德洛尔道:“公爵大人有命令,领地内一切亡灵,格杀勿论”

    这不是商量的语气,在提醒索德洛尔:如果你不马上动手,我会替你动手

    他的话语远比罗迪的箭和地上的亡灵更让莱斯利感到匪夷所思…公爵的命令?谁会在这里提公爵的命令?

    此时此刻,莱斯利已经彻底没了来这里之前的心思…他退后一步,心中思索着这个“亡灵”下属之前的身份--对方是自己得力的副手之一,达维副团长之下便是他的话语权最多,而想到他的来历,莱斯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这个惨叫不已的手下,正是那个给自己“战略方针”的药剂师在两年前推荐入团的

    难、难道那药剂师也是亡灵?

    莱斯利脑子里一团乱麻,仔细回忆那位药剂师和自己合作的几件“大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些年来顺风顺水似乎并非是“运气好”,而是在几个关键事件中有对方大力“帮衬”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拥有成就的人最怕什么?不是敌人的强大,也不是自己面对困难时的无能为力,而是他在某一刻突然察觉到一个事实:自己所谓的“实力”,不过是别人精心布置后的错觉…

    莱斯利嘴唇颤抖着,目光茫然的望着索德洛尔等人,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这、这个家伙潜伏在、在我的佣兵团这么久,今天终于…”

    “够了。”

    索德洛尔原本还有各种备选计划收拾这些家伙,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意识到现在有更迫切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他当即拔剑而出,毫无废话的朝莱斯利劈了过去—“勾结亡灵,意图袭击贵族,叛国者必须死”

    怒喝声中,索德洛尔已然和莱斯利交手。

    一面是天赋惊人的幽灵骑士传人,一面是慌了阵脚毫无斗志的佣兵,这样的交手下场结果根本就没有悬念:莱斯利举剑格挡,随即“呷”的一声被索德洛尔一脚踹飞了出去。

    佣兵哗然,场面瞬间陷入混乱,他们冲上来想要帮忙,却又不敢真的动手,因为“叛国者”三个字和那依旧挣扎的亡灵带给他们太大的冲击,一时间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同仇敌忾的作战…

    噪杂而昏暗的战场上,罗迪握着手中的短弓,面对这群蠢蠢欲动的佣兵却并没有射击的意图,他只是微微叹气,在望了一眼远方后,低声对约翰管家说了句什么,转身做了个手势后,便直接带着娜塔和阿卡莎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刚刚刹那光华间的锋芒毕露,到了此时,便如刺客手中的匕首般,再次隐匿于黑暗之中。

    就在他消失后的下一刻,点点火把的照明便接连出现在了远方,随即是脚步和马蹄的噪音——约翰管家深深吸气,随即对着黑暗中那支接近这里的队伍直接大声道:“鲁西弗隆卫队,逮捕这群叛国者”

    被索德洛尔踹飞的莱斯利此时正在咬牙爬起来,可听到约翰管家的话语之后,他却是双目圆睁,直接一屁股坐了回去

    “鲁西弗隆卫队”是谁都不会搞混的称呼,整个艾弗塔领地,能叫“鲁西弗隆”的家族只有一个,那卫队背后的掌权者也只会是一个人…

    安格玛·鲁西弗隆。

    莱斯利瞬间心如死灰,接连的打击让他彻底连战斗的欲望都丧失殆尽…

    “狼獾佣兵团”此时的命运,完全就是历史车轮下被碾压的蝼蚁,毫无反抗余地。

    而同一时刻,罗迪却根本没有多少报复后的爽快,反而心情极其糟糕。

    脚下的积雪嘎吱嘎吱的响着,寒冷的空气掠过脸颊,让纷乱的思绪渐渐冷却下来,慢慢梳理成为一条条有用信息。

    “罗、罗迪,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阿卡莎紧随罗迪脚步,但她的体力比不上另外两人,说话时微微有些气喘

    “血鸦,亡灵法师的把戏。”

    罗迪目光不由自主的望了一眼静语森林的方向,随即对娜塔用木精灵道:“就是你之前在瓦格拉废墟见到的那种。”

    娜塔沉默不语,但面色显然凝重了几分。

    “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

    阿卡莎明显好奇这个问题,虽然这样的夜晚视野不错,但茫茫天空上谁会注意到那不起眼的三个黑点?

    “它们不单单是在飞行,而是在施放一个法术,所以我能察觉。”罗迪不打算解释“环境敏锐”这个战斗姿态的意义,更不会说自己以前曾经无数次面对过类似的情景,他只是做了个手势,继续道:“三只血鸦、低空盘旋飞行,这代表亡灵法师在着重侦查这片区域,并且通常意味着他们对这里有所觊觎。

    多的罗迪没说,在游戏中,召唤系死灵法师的在侦查上的强悍之处便是血鸦这个足以称为“招牌”的“全视之眼”技能:三只血鸦盘旋三个小时,便可以把基格镇的所有建筑细节都记在脑海中,甚至每一块砖石的位置都能确认

    这和单纯的高空俯瞰有着本质区别,往往意味着这里接下来会是亡灵行动的地方。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罗迪才会情糟糕…他好不容易才摆脱各式危机消停一阵子,谁曾想自己刚拿下的镇子,竟然还没捂热便被亡灵盯上

    他的郁闷阿卡莎自然不知道,这位小牧师此时已然彻底被罗迪的“博学”所折服,因为从认识罗迪到现在,阿卡莎感觉任何问题都能从他这里得到答案。而想到刚才的应对方式…她面色有些犹豫的望了望罗迪,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问,我没拿你们当外人。”

    罗迪继续向前走着,比对着四周的建筑物,随即带着她们拐上了一条小路

    “那个…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你要我施放两次‘圣光术,,”阿卡莎低声问道:“虽然‘圣光术,有灼伤亡灵的效果,可距离太远后完全没有作用啊。”

    “你觉得我为什么这么做?”

    罗迪的反问并非针对阿卡莎,却是用木精灵语将阿卡莎的问题复述后问向了娜塔。

    “我不知道。”

    娜塔如实回答,其实她更不明白的是,以罗迪的箭术本来有很大希望射死最后一只血鸦,可他为什么要对方跑掉?

    “‘圣光术,只是一道光芒,但衤绅术,中有很多在释放的时候都会附带光芒,比如‘惩戒术,、衤绅罚术,或者‘光明浩劫,。”

    “光芒过后,血鸦被于掉,那么最后一只血鸦将这些影响汇报给那个死灵法师后,对方只会判断基格镇出现了一个实力强悍的神术师…懂了么?”

    阿卡莎张大嘴巴,几乎过了三秒钟才回过味来,随即一脸崇拜的点点头——神术的杀伤力有限,“惩戒术”是最低级的,精度差,攻击低,甚至可以说没什么威力,但“神罚术”却足以达到罗迪所说的那种效果可能够施放神罚术,基本意味着施法者本身至少比本杰明主教还要厉害,用玩家的概念,就是进阶3级以上

    这样一来,这位实施侦察的亡灵法师定然会心生忌惮,不敢随意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