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意外中的意外
    在卡伦王国所处的时代里,虽然各个阶级之间等级壁垒分明,但却并不意味着一名新贵在获得“身份”后会立刻得到尊敬。

    对“贵族”的畏惧并非来源于字面本身,说白了,最根本的恐惧还是来源于暴力:领主手中的士兵、权势,这才是让人畏惧的东西。如已经死去的欧文伯爵,他的身份是世袭而来,家族延续了二百三十多年…而二百三十年的累计,其背后的人脉、势力、资源,这些东西如山一样压在普通人面前时,谁有胆量能淡然对待?

    相比之下,欧文的“伯爵”爵位,不过是一个符号罢了。

    莱斯利敢惹索德洛尔,并不意味着他不怕贵族,他只是对索德洛尔的“权势”没有畏惧罢了。

    “狼獾佣兵团”成立二十七年,产业遍布艾弗塔领地,底蕴相比某些贵族丝毫不差,相比索德洛尔男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佣兵团并没有像大型商行那般有足够的利益链来盈利,但莱斯利却知道,自己手下的这些产业,正在处于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

    这一次特兰卡子爵的“意外身亡”事件,正给了莱斯利将“佣兵团”向“商会”转变的契机

    他要发展更多利益链,并把佣兵团逐渐培养成自己的私兵,用以维护接下来即将组建起来的“利益金字塔”,同时把自己手下的势力打造成一个堪比贵族的庞大集团。

    对于文化水平不高的莱斯利而言,他自己自然是无法想出这样“发展战略方针”来的,如果说启迪,药剂师行会那位和他们合作的药剂师才是真正让他“野心”膨胀的人。

    在此之前,他对“挣钱”的概念无非是地头蛇敲骨吸髓那一套,不过如今有了目标,莱斯利感觉浑身都是于劲,甚至已经有了一种赶超贵族的优越感。

    “继续喊话,让那个索德洛尔出来和我谈判。”

    莱斯利自信满满的对副手安排了任务,自己优哉游哉的站在队伍后方,看着眼前这出破败的庄园,脸上挂满了戏谑的微笑…

    “团长大人,我刚刚听说前几天的战斗他们似乎很勇猛,杀了很多人…”

    “哦,那又怎样?”

    面对手下好心的提醒,莱斯利依旧是那副表情,转过头来,淡淡道:“杀了很多人就意味着我不敢动他?看到这个庄园了么?我为什么亲自过来逼他和我谈判?因为我提前让人来这里勘察过,他的手下根本就没多少人。”

    团长大人的语气带着一副胜券在握的底气,“就凭几十个兵来掌控镇子?搞几个巡逻队就要吞并一切?这位男爵大人实在是太嫩了,你看,他能应急来堵门的人才六个,他们再强能怎样?能挡得住我正面胁迫他?”

    “团长大人果然英明”

    一个个本以为莱斯利冒进的佣兵们心服口服,内心不由得生出许些崇拜情绪…如果自己有团长这么聪明该多好?

    太阳落山,大雪已停,阴沉的天空逐渐转晴,冷空气过境后带来的阵风已经有了冬日的萧瑟与寒冷,月光在地面的反光下让四周视野依旧不错,所以此时莱斯利甚至能看到庄园宅邸二楼窗前的那几个剪影。

    很快,庄园宅邸大门打开的声音便让他抬起了头,两名斥候举起火把照明,借着火光,莱斯利看到有数个身影鱼贯而出:一名老者,一名穿着贵族衣饰的年轻人,一个过着斗篷、把脸藏在兜帽下的家伙走在前面,而后面…

    莱斯利的双眼瞬间亮起了垂涎的光芒——因为走在后面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人正是自己有过想法的牧师卡莎

    而另一个背着短弓的也是身材婀娜,看的他小腹火起。

    “啧啧,看来今天交好运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即一挥手,让佣兵们呼啦啦展开队形,自己气势十足的朝前迈了一步,大声道:“索德洛尔男爵,我的副团长被你的巡逻队打了,这样的事情不准备给我个交代么?”

    给不给交代都要和我谈判,接下来就等着被宰吧。

    莱斯利心里不无得意的想到,哪知索德洛尔没有说话,那个老者却突然出声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哟,哪里来的老骨头?没活够跑我们团长面前耍威风?”

    四周的佣兵哄笑起来,莱斯利心中不悦,懒得理会约翰管家,目光转向索德洛尔道:“堂堂男爵,就让这么个老骨头顶在前面么?佩服。”

    站在庄园前的几人都没有什么多余神色,罗迪此时没有参与处理这件事的兴趣,他随手拿着短弓和箭筒,走出这里,一是为了防止意外,而是为了看看约翰管家的处理方式--因为这位老者的态度,直接代表着安格玛对自己的重视程度。

    娜塔作为学生跟随在罗迪身后,阿卡莎则是被罗迪叫来当保险的—在有可能爆发冲突的场合下,一个强大牧师站在背后,队伍的底气绝对不同。

    而此时的“主角”索德洛尔更不是罗迪放在台前的傀儡,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并且头脑灵活,有着绝对足够的应对手段眼前这个佣兵团他虽然不放在眼里,但从实际角度而言,对方的做法其实也代表着领地内其他一些势力的看法:自己毫无资历,又没钱没势,在霍利尔城或许可以狐假虎威,但到了其他地方必然束手缚脚。

    他要做的,就是狠狠回击,并且杀鸡儆猴

    “佩服我?其实我更佩服你。”索德洛尔耸了耸肩,“估计你是第一个敢和约翰管家这么说话的人。”

    佣兵们对“约翰”这个烂大街的名字根本没有任何认识,至于“管家”二字则自动忽略…贵族的管家领地内多如牛毛,搬出来吓唬人那都是老掉牙的手段了。

    所以莱斯利毫无惧意,更觉得有必要施展一些手段他抬起手,一指前方,正要命令佣兵前行,却发现正前方队伍里那个带兜帽的年轻人突然间抬起了头,随即伸手抽出了短弓

    这动作让气氛瞬间紧张起来,连索德洛尔也不明白罗迪要于什么,他以为这家伙准备直接武力解决问题,可随后却发现罗迪根本没有看这些佣兵,而是摘下兜帽,一脸严肃的抬头望向了天空。

    “不对劲…”

    罗迪的话语和动作让莱斯利立刻认为对方是在故弄玄虚拖延时间,他张开嘴巴便要嘲笑几句,可下一刻,他却因为对方的动作而瞬间停住了脚步…

    因为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在半秒钟的时间内弯弓搭箭拉开了弓弦,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不过他的目标并非莱斯利或任何佣兵—所有人都能看到,罗迪此时竟然将短弓指向了天空,而目光顺着望过去的时候,他们这才发觉头顶上方的天空上,竟然盘旋着三只黑色的大鸟…

    它们并非向普通鸟类那般没头没脑的飞行,而是按照同样的速度、在同样地高度以圆周弧度飞行着

    因为今天是月圆之夜,月光积雪的照耀下令四周有着极高的能见度,所以即便是视力并不好的佣兵们,也能清晰看到那天空上有着诡异光泽的三只黑鸟—冬日里有飞鸟不奇怪,但在黑夜中以这样形式飞行的,那就实在是有违常理了,哪怕是最迟钝的佣兵也察觉到了它们的异样。

    而视力较好的佣兵,甚至能看到对方双目中闪烁的红色光芒

    “这——”

    此时此刻,无论是胸有成竹的莱斯利,还是愤怒异常的约翰管家,又或者准备借势踩人的索德洛尔,都抬头望着头顶这三只盘旋的怪鸟,原本的思彻底被打乱。

    不过反应最快的罗迪已经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几乎是举起短弓瞄准的下一刻,他便冲着身旁的阿卡莎喊道:“圣光术连续两次”

    “娜塔,协助我对付左前方那只”

    一秒钟后,罗迪的箭矢率先飞出,而阿卡莎抬手施放的金色光芒紧随而至

    黑夜是衬托“圣光术”这种技能的最佳背景,雪白的地面更让骤然闪烁的光芒有了难以媲美的亮度——阿卡莎其实根本不知道罗迪为什么要施放这个圣光术,因为它本身的作用就是“照明”,往日使用最多的场合就是某些宗教仪式上,如果说杀伤力,只能是对“亡灵”这种特定种族造成灼伤。

    可罗迪的话语就是命令,作为追随者,阿卡莎只会选择“服从”。

    刺眼的光芒亮起之时,距离地面大概四十多米的三只大鸟身形猛然一晃,紧接着长箭便“噗”的贯穿了其中一只的身体,令其毫无悬念的坠向地面…

    罗迪的箭速太快,几乎毫无停留的瞄准了下一个目标——他根本没有理会身前这些被圣光术晃得睁不开眼的佣兵,眯起眼睛,在阿卡莎第二次“圣光术”亮起的瞬间再次射击

    仅剩的两只黑鸟已然开始闪避,突然间的俯冲让它侥幸躲过了罗迪的箭矢,可飞行轨迹刚刚确定,娜塔的箭矢便接踵而至,成功“补刀”,顺利将其射

    从头到尾,短短四秒钟的时间内,头顶的三只鸟便只剩下了一只,而仅剩的那一只已经全力振翅远去,几乎立刻脱离了罗迪和娜塔的进攻范围——娜塔举弓还要射,却被罗迪抬手拦住:“够了,我故意放它走的。”

    这句话让娜塔不明所以,木精灵夜视能力极强,所以她很清楚的辨认出那黑鸟就是之前袭击族人的“血鸦”,既然对方是亡灵的单位,为何不全部击落

    不过这样的问题还没来得及思考,佣兵间响起的惨叫和惊呼声便让原本冲突的量群人瞬间将注意力从天空之上转移到了地面。

    待重新适应了黯淡的光线之后,所有人才发现莱斯利身后的一名佣兵此时已然躺在了地上,面容、手指都仿佛被火焰灼烧般焦黑一片…

    罗迪眉头紧皱,突然意识到…这群佣兵来这里的动机,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