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灵余孽?
    十一月的气温已经逐渐寒冷下来,按照罗迪的记忆,两年后王国会有一场持续时间极长的严寒期,那一年王国死了很多人,有些道路被彻底封闭,直到两年后才重新开通,而有的山脉因为积雪严重而甚至完全改变了地形,对于玩家们而言,这不过意味着“新副本“或“更新补丁“之类的东西,但对于原住民而言,这意味着残酷的自然考验。

    69年的严寒在6b年便已初有征兆,经过许久的酝酿,阴沉的天空终于飘下了今年的第二场雪,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傍晚来临时,窗外的景色因为积雪而依旧清晰,苏伦望着白茫茫的雪景,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太真实。

    从决定来找罗迪时的落魄,到此时坐在房间内面对火炉的惬意,一切转变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内发生——之前店铺被狼獾佣兵团打砸的情景历历在目,随后便是一系列堪称梦幻的转折。

    不过如果说这其中让他最为震撼的,还是罗迪和那位仆人对话的一幕。

    苏伦猜不透他和公爵到底有怎样的关系。

    安格玛公爵是整个艾弗塔领地的最大贵族,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佣兵或小皮匠而言,这完全是遥不可及的大人物,可是罗迪这个没有半点贵族身份的家伙,竟然能让公爵亲自派管家来接,显然罗迪说他“救了公爵一命“并非吹牛。

    但为什么他不要加官晋爵?为什么非要再这么个破镇子和那些贵族打仗?

    疑问很多,苏伦想了半天,最终也懒的继续思索,唯一能仔细琢磨的,便是罗迪制作皮具的那种怪异手法——他之前觉得罗迪完全在浪费材料,可是细细想来,那个未完成护腕上,似乎某些细节精密程度并不低于自己,只是因为自己从未使用过过那种手法,所以认为罗迪在胡搞。

    难道他真能做出优秀成品?可是打乱魔法节点等于毁了皮子阿

    苏伦摇摇头,否决了这个可能。

    他自己有奇遇的事情至今没有和任何人说过,那个发光的石碑让他拥有了某些特殊的能力——但换个角度而言,苏伦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大,他只知道,经过自己“鞣制“的皮革,做起东西来效果远比普通皮具好。但再怎么好,距离“魔法装备“还是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的。

    真正的魔法装备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了,罗迪看起来也就2多岁,就算是10岁开始练习,估计也很难把这种皮甲做出什么新花样来。

    苏伦摇摇头,最终还是觉得还是有必要和罗迪说一下自己对那件装备的看法,否则浪费那么多好皮子实在是心疼——他为人比较实诚,想到就要去做,当即走出房间找罗迪,随即发现他的书房房门紧锁,问了女仆后转身朝楼下走,走过略显冰冷的大理石地板时,苏伦抬头朝窗外望了一眼,却正好看到了窗外的白皑雪地上有一大串准备接近的黑影

    ******

    “安格玛公爵给您写的信件在这里,还有一些用于证明领地归属的信函,为了证明依据,我把这本法典也带来了,公爵大人还排了专门的护送队伍,不过因为我奉命加速赶过来,他们估计要晚一些才能到。“

    说话的约翰管家正逐条陈述着他此行的目的,接近傍晚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因为光线的昏暗而点燃了蜡烛。罗迪在摇晃的烛光下点点头,回道:“我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会跟随队伍出发,感谢约翰管家。“

    “艾尔莎村的事情需要延期一阵子,基格镇目前的兵力估计不够用,如果可以的话多要点人来吧。“

    索德洛尔在旁边端起茶杯喝了几口,随口道:“这个冬天估计会很冷,到明年春天之前都招不上来常备军队,所以这方面不能马虎。“

    “常备军队?索德洛尔男爵,艾佛塔领地没有要发生战争的迹象吧?“

    约翰管家比不上原来的阿尔法聪明,只能说是一个见识不高的老实人,伺候起居没问题,分析参谋那是一窍不通。

    “其实这是我和公爵大人的一个约定,当初莎莉小姐向要塞求援时根本没有士兵回应,这证明整个领地的应急军力异常缺乏,现在组建一支常备军队,也是为了能防止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罗迪扯了一堆天花滥坠的理由,虽然有一部分原因在里面,但实际上接下来要组建的军队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应急“用,却真真正正是为了战争。

    “男爵大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旁边的女仆过来提醒,三人便准备去餐桌上继续谈论,可刚走到前厅,轮值的斥堠便传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消息——

    “庄园外有70人呈包围状前进而来,意图不明“

    虽然说着“意图不明“,但谁都明白大晚上的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围堵庄园意味着什么。

    “索德洛尔男爵,我们狼獾佣兵团需要你一个说法“

    庄园外的喊话很快清晰的传递到这里,透过大门,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火把下那漆黑的身影依然将门口围了起来。

    约翰管家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他们想于什么?难道是亡灵的余孽么

    “可能吧。“

    罗迪咧嘴笑道,只是他的笑的有些发冷:对于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蠢蛋,他更明白自己需要做的是什么,挥手道:“打开大门。“

    斥堠立刻机械般的执行起了他的命令,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面对那些全副武装的佣兵,前来开门的斥堠根本连畏惧的表情都不曾出现,从始至终都如同没有看到他们一样——这种服从并没有给佣兵们带来多大威慑,却惟独让站在队伍中央的莱斯利心中一凛。

    不过当他看到庄园内全副武装走过来的6名骑士时,心底的紧张和焦虑便彻底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