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围攻
    苏伦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并没有清晰的概念,“鞣制“皮革这一步骤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根本没有什么“横向对比“一说,因为制作装备和武器的工匠往往一辈子都窝在一个地方不走出半步,他们消息闭塞,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有些敝帚自珍。也只有罗迪这样的“玩家“,才会在系统的研究和比对后选择所谓的“最优方案“去制作装备,至于游戏中的“土著“——恐怕他们脑子里从来没有过一件装备需要“多人制作“的想法。

    罗迪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虽然他之前制作的“游猎者套装“属性很强,但如果按照客迈拉兽鳞片本身的魔法属性而言,这套装备发挥的魔法效力恐怕不过-成——等级低是一方面,“鞣制“效果低其实占了至少7成比重,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游戏中没有哪个制皮师能和苏伦这般特殊——如果当初让苏伦来处理皮甲片,恐怕属性能提升至少3%甚至更多。

    苏伦自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除了“鞣制“以外没有任何一处能力比罗迪强——并且他对此没有任何认识。

    此时苏伦正伸手拿起桌面上尚未缝合完毕的护腕,扫了一眼,随即道:“火刺鬣蜥的皮不该用这种才裁切方式啊,这样么切开的话,皮质内部的能量会被打乱的。“

    “这里的缝合线口有些太靠外了吧?“

    “这个地方怎么能用反向针缝呢?“

    制皮没有特别系统的体系,几乎每个成名的制皮师都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苏伦同样如此——面对罗迪的半成品,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挑刺“,不过站在他后方的罗迪并没有辩解什么,只是点点头,道:“你说的都没错。“

    “恩?“

    苏伦万般不解,他本以为罗迪会惊讶万分的来询问缘由,可是看他回答的语气,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东西?

    “那你为什么——“

    苏伦的话没说完,房门便被突然敲响,他转过头去,发现门口站着一位武装的很严实的士兵,注意力当即被吸引了过去,忘了自己要问什么。

    “罗迪大人,外面来了一队士兵。“

    苏伦竖起耳朵,好奇什么样的士兵会来找罗迪,目光却没有从桌面上眼花缭乱的废料中发现那个不起眼的“成品护腕“。

    “什么人?找我的?“

    罗迪很随意的问道。

    “是安格玛大人的队伍。“

    这句话让苏伦的表情瞬间有些发僵。

    “哦,他们来于什么?有信件?“

    “没有,只是一个老头自称是公爵的管家,说要来接您去霍利尔城,。“

    这样的回答实在是呛到了苏伦,原本他想问些什么,却也因为士兵的话语而生生卡在了喉咙中。

    “呵——还挺有排场。“罗迪并没有太多意外的表情,只是点点头道:“我待会去见。“

    士兵领命而去,罗迪随即把目光重新转向苏伦:“对了,刚才我们聊到哪儿了?“

    “额——说到制皮手法,那个,你的缝制手法其实有些特殊但我想应该还是不错的。“

    苏伦当真不敢如之前那般批评了,语调有所改变,罗迪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也不戳破,只是笑了笑,道:“每个人的制作方式都不太一样,等我做完这套装备你看看再说?“

    “没问题,再说,再说。“

    苏伦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只是暗道你做的好才怪了,脸上勉强的笑了笑,觉得罗迪的做法有些暴敛天物。

    ******

    在庄园内发生这一切时,“狼獾佣兵团“内却在为怎样处理罗迪而大呼小叫着。

    堂堂副团长竟然被镇子的巡逻队伍按住暴打,还扔垃圾一样扔在路边,这对于“狼獾佣兵团“的大爷们而言完全就是奇耻大辱,又加上做这一切的是这个镇子最新的掌权者,这就让自视甚高的佣兵们立刻同仇敌忾起来——

    “抓住他们严惩凶手“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领主,有什么好耍威风的?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

    “老子现在就去剥了那家伙的皮“

    当然,也有士兵提出了反对,却很快被淹没在了这种批评的狂潮中,副团长达维早已被愤怒冲昏了理智,已经下令集结起了所有目前在镇子中休假的佣兵们准备冲击男爵府邸,若非自己伤势重的无法上门,恐怕早就抄着短剑冲上去了。

    “这群家伙,一定要付出代价“

    “这是肯定的,你好好养伤,剩下的交给我了。“团长莱斯利好言相劝,“队伍集合完毕我就直接把他们搞定,再有三个小时就动手。“

    听了这话,达维才心满意足的躺回病床,而莱斯利回到卧室时,脸色也变的阴沉起来——这样的事情可不算小,基本等同于领主索德洛尔和他们“势不两立“,接下来他的选择很简单:硬生生把这口气忍下去,委曲求全,或者倾尽全力做出玉石俱焚的姿态,逼迫索德洛尔让步。

    换任何一个其他小镇,佣兵团都不可能和领主对着于,但是在基格镇,“狼獾佣兵团“的势力让莱斯利有着绝对自信

    “把那个庄园包围,全副武装,必要的时候直接开战“

    莱斯利恶狠狠的下了命令:“津贴翻倍,薪资照发,这不是儿戏“

    “是“

    七八十名佣兵在整饬军备之后直接离开了佣兵团驻地,迈着大爷一样的步伐朝镇子边缘嚣张而去。